书本网

字:
关灯 护眼
书本网 > 万历新明 > 第三百六十四章 崇仰

第三百六十四章 崇仰

第三百六十四章 崇仰 (第1/2页)

亲爱的德.古内小姐:[注1]
  
  感谢您整理我的手稿时,将《论傲慢、偏见与真知》这篇放在了第一卷第一章,因为在我献上《随笔集》的时候,无比庆幸的从赛里斯伯爵的脸上看出赞赏:他至少认为我们还不是不可救药的。
  
  “从未见过河流的人认为他碰到的第一条河是一片汪洋。”“自高自大是我们人类的与生俱来的一种病症”。这些曾令我自鸣得意的箴言,竟然毫无疑问的拯救了欧洲的荣誉。
  
  否则托斯卡纳公爵、费迪南多主教和我,甚至当时在场全体欧洲人,只能用自杀才能挽回“自诩文明人”的颜面——尽管徐光启伯爵后来已经大大的缓和了他的语气,甚至可以说是非常温柔的了。
  
  我写了这么多,您一定奇怪在西尼亚利亚宫内发生了什么,才让我有如此感慨。您知道,我是带着神圣的使命去追赶来自东方的使团的。通过大公的引荐,我非常荣幸的见到了来自赛里斯伯爵阁下——一位真正的圣哲。
  
  通过与他的交谈,我由衷的认为我就是那“从未见过河流”的小丑,一个典型的自大狂,全体欧洲人的表率。因为我们所掌握的“真知”与赛里斯所掌握的相比,是如此的浅薄和可笑。
  
  刚开始的时候,伯爵有些情绪化的抨击了欧洲人的陋习,那就是没有在清洁“卫生”方面与动物区别开来。当然,我向他解释了我们不愿意清洁身体具有宗教上的意义——但即将受洗皈依天主的伯爵对此嗤之以鼻,并引用了《利未记》将我反驳的体无完肤:
  
  “耶和华对摩西、亚伦说:‘你们晓谕以色列人说:人若身患漏症.....他躺的床、坐的凳、衣物、和他摸过的东西都是不洁净的......要洗澡洗衣服才行;沾到漏症患者和他的衣物用具或者沾到他的呕吐物等等,都要洗澡洗衣服......如果漏症患者痊愈了,也是跟其它疾病一样,先观察七天,并且用活水清洗衣物和身体......’这一段非常长,我在此不全文引用。”
  
  “徐光启伯爵道,‘波尔多的传染病,如果按照上帝的指示去做,早就控制住了。赛里斯人并没有信仰上帝,但所用的控制传染病的方法与《圣经》所记载的并无本质上的不同,只不过做的更加彻底。”
  
  他紧跟着给我讲了赛里斯已经发现的几种传染病的致病机理:包括天花、血吸虫、脱水症和波尔多正在流行的疾病——鼠疫。您一定想不到,波尔多正在流行的传染病病竟然是通过老鼠和跳蚤来传播,遗憾的是,这两种东西在欧洲到处都是,而我们肮脏的居住环境和长满跳蚤的头发和身体成了传播这种疾病的温床。
  
  感谢无所不能的上帝,祂派来的天使将拯救波尔多。我即将从佛罗伦萨返回法国,比我更先到达的将是我的命令——清洁、消毒、隔离和防护,只要做到以上四点,短时期内克服这种病症的继续流行是完全可能的。
  
  当然,对已经罹患病症的市民,必要的治疗的不可或缺的,徐光启伯爵慷慨的提供了药方,但现在令我发愁的是短时期内无法凑齐这些复杂的药物——那些唯利是图的商人如果能从赛里斯进口这些能够救命的草药,而不是运回奢侈的香料与瓷器,那还真是一笔更加划算的买卖哩。
  
  亲爱的德.古内小姐,如果——我是说如果,我在伯爵到达里斯本的时候就见到了他,那么波尔多的瘟疫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幽冥异闻录 冷家二小姐 我为王者我荣耀 妇贵 战朱门 系统之当软妹子穿成BOSS [综娱主BTS]欲戴王冠 三寸人间 [综]向死而生 关于我那无可救药的弟控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