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万历新明 > 第三百六十三章 教化
    美第奇家族的收藏是个宝库,而佛罗伦萨对于使团来说,则是更大的惊喜。

    最大的惊喜来自于新文献的发现——关于西班牙南部曾经的天方国度安达卢斯的大量记录,即现在西班牙的安达卢西亚行省曾经是天方教的国度。直布罗陀的名字就来自于天方将领塔里克.齐亚德集结其入侵欧罗巴武装的“直布尔.塔里克”山。

    使团在佛罗伦萨学院找到这批文献之后,立即解开了长久困扰徐光启与王家屏等人的谜题:既然古希腊文明是如此璀璨,为什么欧罗巴人一直到文艺复兴时才摆脱蒙昧状态。

    答案就在安达卢斯,四百年前的***学者阿威.罗伊,开始研究保存在天方世界的希腊哲学副本——以亚里士多德的作品为最多,震动整个基督世界。

    大量基督教学者由是开始大规模的翻译希腊古典哲学——徐光启能够肯定的是,在安达卢斯于唐德宗建中二年立国之前,古希腊文明在欧罗巴近乎灭绝,他们几乎已没有可信的文字史。而大量所谓的希腊先哲的作品都是在儒略历一千一百年前后,在安达卢斯被重新转译回来的。

    也就是说,安达卢斯几乎可以被看作欧罗巴新文明的母体,它不仅向基督教学者提供了大量的古希腊文献,撒播了科学和逻辑的种子,更在长达八个世纪的交流中,向欧罗巴提供了新式农具、水稻、蚕和甘蔗等大量提升生产力的工具和农业资源,为文艺复兴提供了思想上和物质上的双重准备。

    哥伦布发现美洲之旅,在安达卢西亚的韦尔瓦启航;安达卢西亚的桑鲁加小镇是更人类第一次环球航行的起点和终点——一直到现在,安达卢西亚还是整个欧洲金银货币的源头,金融业的心脏。

    找到这批文献的徐光启是非常欣喜的,因为这充分证明了自己的世界观:只有交流才能推陈出新,任何闭门造车的文明最终结果只可能是死水一潭——安达卢斯作为天方与基督教两文明沟通的桥梁和纽带,在欧罗巴结出的硕果是多么丰硕!而在此际的寰宇,还有多少文明等待中华去发现、保存乃至借鉴呢?

    按理说,既然数百年前的安达卢斯如此重要,在西班牙的此类文献应该最多。但遗憾的是,尽管如此之多亚里士多德作品的“发现”震动了基督教世界,欧罗巴的教会学校和兴起中的大学,至今仍在疯狂的追逐这些知识——但经徐光启观察,不忘自身来处,饮水思源之美德,好像唯有中国人才具有。

    对于目前的西班牙人来说,作为哈里发国首府,已经灭亡的安卡卢斯曾作为整个欧罗巴文明中心的地位早已荡然无存,现在的安达卢西亚对于他们和整个欧罗巴人来说,只不过是略具奥斯曼风情的一处所在了。徐光启有些遗憾,没有在西班牙时走访安达卢西亚行省,在那里倾听文明交汇大潮退却后的余音。

    ......

    在佛罗伦萨,类似的文献收获有很多,使团如饥似渴的进行收集和整理。

    这里不仅有艺术,更有艺术家。经弗朗西斯科一世的引荐,徐光启在下榻的老宫会见了重游此地的欧洲著名思想家——蒙田。

    蒙田出生在1533年,此时已经五十一岁。其父是法国波尔多附近的一个小贵族,因此他自幼受到了良好的教育,曾经在法国查理九世的宫廷里任职。

    在三十七岁那年,他继承了其父在乡下的领地,就过起隐居生活来了。他以对人生的特殊敏锐力,记录了自己在智力和精神上的发展历程,陆续写出了《随笔集》这部宏篇巨著,为后世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

    这位后世几乎被认为与莎士比亚、苏格拉底、米开朗琪罗一样是一位欧罗巴不朽的“大师”,如今在欧洲已经开始得享大名。因为他的《随笔集》前两卷已经在四年前出版,短短数年已经翻印数次,这让现在正担任波尔多市市长的蒙田成为欧洲社会真正的顶流,甚至可以说——蒙田用他的随笔改变了后世欧洲人对生活的看法。

    在《随笔集》初次付梓的那一年,蒙田从阿尔萨斯经瑞士到达亚平宁半岛,在各国游历了接近一年时间,后来得知自己被波尔多议会推举为市长,就离开佛罗伦萨回国上任去了。

    而他之所以出现在徐光启面前,原因则比较搞笑——徐光启在马德里彻底公开天花防治之法的时候,波尔多市民正经历着鼠疫的大屠杀。

    而以此时的欧罗巴医学水平,只知道这是类似于“黑死病”的烈性传染病,对其致病机理与防治方法几乎是一窍不通的。

    在鼠疫初发的时候,波尔多市长就从城市里消失,对疫情不管不顾。愤怒的波尔多贵族不停的四处传信让他回去主持大局,搞得他名声变得很臭——这充分体现出人性的脆弱,尽管《随笔集》中的蒙田好像已经看透人生,看淡生死,但书外的蒙市长还是毫不犹豫的从心出逃。

    徐光启的出现,给了名誉近乎破产蒙市长一个强大的理由,他回信波尔多议会,宣称要追赶使团的脚步,在神秘的东方来客那里寻求传染病的防治方法——能治疗天花的神圣国度,波尔多正在爆发的这种传染病还会没办法吗?

    实际上,当来自赛里斯的天花防治方法传到法国的时候,蒙田在感到由衷敬畏的同时,确实产生了新的希冀:他从波尔多市逃跑本就不好意思,如果能得到波尔多传染病的防治方法,真算是将功折罪了。

    蒙田的家庭教师只会说拉丁文,因此他一生都以拉丁文为其母语,其与徐光启直接交流毫无障碍。徐光启听了他的来意,得知他从疫区来,就直接告罪更衣。等他出来的时候,脸上已经戴上纱布口罩——王家屏等使团其他成员一看,也都纷纷告罪戴口罩,把蒙田羞得满面通红,在座陪同的大公等人也感到有些尴尬。

    等徐光启听完蒙田描述的传染病症状,就知道这种烈性传染病的致病机理早已被大明发现——尽管京师医学院并没有找出鼠疫杆菌的培养和染色方法,但利用显微镜,已经在病患的血液中发现了这种卵圆形的细菌,并写出了相关论文。

    徐光启沉吟一下道:“在我离开中国的时候,我国的草原上正在流行你所说的这种疾病,朝廷派出防疫专家和医生已经将之控制住了。其实只有搞清楚防疫基本原理,几乎每一种传染病都是可以被预防的。”

    在座的托斯卡纳大公,以及红衣主教费迪南多·美第奇等陪同的贵族闻言立即屏住呼吸——儒略历1347至1353年,席卷整个欧罗巴的被称之为“黑死病”的鼠疫大瘟疫,夺走了2500万欧洲人的性命,占当时欧洲总人口的三分之一。

    黑死病对中世纪欧洲社会的经济、政治、文化、宗教、科技等方面造成了剧烈的冲击,产生了巨大的影响。经历了黑死病后,欧洲部分精英发现天主教的专制是一种桎梏,对文艺复兴、宗教改革乃至启蒙运动产生重要影响,从而改变了欧罗巴文明发展的方向——可以说,世界有多大,欧罗巴人对传染病的心理阴影就有多大。

    然后,徐光启就介绍了大明在传染病研究方面的一些发现——尽管这些发现都是显微镜发明以后取得的,但显微镜作为大明禁止出口的管制技术,徐光启有意的语焉不详;至于在“卫生”方面,一路上被“熏陶”的一肚子气的徐爵爷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优越感,对此际欧洲的现状进行了猛烈的抨击:

    “诸位先生们,对于欧罗巴,本人和使团对你们创造出来的文明是非常佩服的,对于开启大航海时代的先贤甚至是有些敬仰的——尽管大明的航海史要早于你们。但说句老实话,整个欧洲,从国王到平民,生活习惯是极其不健康,甚至可以说是野蛮和非常落后的!”

    “文明人应该知道处理好自己粪便,使得自己区别于家畜与野生动物!”

    “文明人应该知道清洁自己的身体,使自己免受疾病和寄生虫的侵蚀!”

    “文明人应该知道打扫自己的居所,使自己能够生活在干净、整洁的环境!”

    “文明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