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万历新明 > 第三百六十二章 大公
    徐光启在给乐平公主的信中,说自己享用不下王侯,实际上是有所夸张,即便是后世,出差也是件苦活累活。更何况对于此际的欧洲来说,所谓王侯的享用不过是那么回事罢了。

    相对于吃穿用度,徐光启、王家屏更重视的还是他们担负的使命,在徐光启发出给乐平信件的第二个月,使团就踏上了亚平宁半岛的土地。

    整个亚平宁半岛如同一只正在踢球的高靴插入地中海,教皇国在中间将这只靴子分成了两段:靴子跟加上脚踝部为那不勒斯王国,膝盖至小腿则分别为正在西班牙治下的米兰,独立的威尼斯共和国、热那亚共和国和私生子卡洛的老家——托斯卡纳大公国。

    至于那只变形的足球,曾经是一个独立的西西里王国,现在也在西班牙治下。

    西西里岛的南方,地中海中央还有一个岛屿马耳他,此时另有一个称呼叫做欧洲之盾——五十多年前,按照教宗克雷芒七世和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查理五世的命令,三大骑士团之一的医院骑士团来到马耳他岛,每年象征性地向西西里王国缴纳1马耳他鹰币作为租金,会同马耳他平民构筑了抵抗奥斯曼帝国扩张的最前线。

    在徐光启访问欧洲的二十年前,医院骑士团率领二千步兵和四千平民,取得了“马耳他大围攻”的胜利——这是奥斯曼帝国与基督教联盟间最为血腥和激烈的围城战之一,也是十六世纪欧洲史上的亮点。

    这些地理和历史典故,都是卡洛.美第奇一路上讲给徐光启听的。

    这位托斯卡纳大公的私生子已经下定决心跟着来自东方的伯爵混,对徐光启提出每日洗澡的要求也甘之如饴,反正在他心里,这位自称信仰天主的东方伯爵的虔诚度也很扯淡——他这些天就没见徐光启做过餐前祷告,至于每日洗掉污垢有可能让魔鬼附身这种事,就更不算不上渎神的邪行。

    关于自己是私生子这一点,卡洛.美第奇也在使团上船之前向徐光启主动进行了坦白。尽管这事儿是众所周知的秘密,但卡洛.美第奇讲起来还是相当尴尬的。

    但不讲也不行,因机缘巧合接近了徐光启,卡洛已经引起了包括美第奇大公在内的欧洲君主们的高度重视,大公在使团登船前,传信要求卡洛尽可能的影响使团——在到达亚平宁半岛后,先到托斯卡纳公国做客,大公本人的已经将派遣使者向使团递交了邀请函。

    别的不说,大明的传教使团那些‘赛吹’不断写回来的信,都反复告诉此际的欧罗巴人——赛里斯太富有了。而金钱足以拉平所有的距离,不管是地理上的,还是心理上的。美第奇大公作为欧洲首屈一指的大银行家,对于可能拓展的金融业务是不会放过的。

    对卡洛来说,这任务完全可行。因为他知道使团也希望尽量多的考察,托斯卡纳大公国本就是目的地之一——要考察文艺复兴,是无法绕过托斯卡纳大公国和其首府佛罗伦萨的。

    ......

    在卡洛.美第奇口中,自己的父亲弗朗西斯科一世.德.美第奇是欧洲的耻辱,顶级的渣男。

    弗朗西斯科娶的第一任妻子约翰娜是神圣罗马帝国的公主,奥地利的女大公,神罗马帝国皇帝斐迪南一世和波西米亚女王安娜的幼女,约翰娜继承了其母安娜特别能生育的基因,为托斯卡纳大公生了八个孩子,到目前活下三个,但全是女儿。

    约翰娜为美第奇当代家主生孩子生的腰椎畸形,弯腰驼背。在怀第八个孩子即将分娩的时候,却不慎摔下楼梯——嗯,很眼熟的死法,一尸两命。

    很快,弗朗西斯科.美第奇就迎娶了他在威尼斯的情妇比安卡·凯佩罗,让卡洛.美第奇最不满的就是此事。

    安卡.凯佩罗是有夫之妇,美第奇大公先除掉了她的丈夫之后迎娶了她——整个欧洲都知道是这家伙下的黑手,而且还抚养了安卡.凯佩罗带来的一儿一女。

    自己作为大公的真.血脉,被弃如敝履;而莱格林娜和安东尼奥作为安卡.凯佩罗带来的异姓人,却被大公收养在名下——卡洛.美第奇难以理解自己便宜父亲的脑回路。

    听他抱怨了一通托斯卡纳大公的缺德之后,王家屏对卡洛.美第奇对其父亲的差评有些听不下去,在一旁插言道:“你怎么知道安东尼奥不是你父亲的亲生儿子?”

    这句话把卡洛.美第奇打个闭门,他细思极恐后,对徐光启道:“伯爵阁下,您还是直接去罗马吧,我个人建议,对托斯卡纳大公还是敬而远之要好些——真的,您不必顾虑我的感受。”

    徐光启闻言哈哈大笑,王家屏也不禁莞尔。同船的罗明坚解释道:“如果使团在格里高利历十二月中旬前到达罗马,那就来得及。既然美第奇大公盛情相邀,我们可以先到佛罗伦萨转一圈,若论此际欧洲人文之盛,佛罗伦萨要超过罗马。”

    1584年的11月20日,使团到达了欧罗巴的文化中心,文艺复兴运动的发祥地,由鸢尾花家族守护的佛罗伦萨。

    托斯卡纳弗朗西斯科大公夫妇和其弟弟——罗马教廷的红衣主教费迪南多·美第奇热情欢迎了徐光启一行,礼遇之隆不必细表。

    使团当日下榻在西尼亚利亚宫,此宫此际已有二百多年历史,又称“韦奇奥宫”,也称老宫,原为佛罗伦萨共和国政府大楼——第一人托斯卡纳大公科西莫一世掌权后,将其改为美第奇家族的府邸。

    与此同时,科西莫一世还装修了皮蒂宫,并让著名建筑师阿玛纳蒂对它进行了扩建,佛罗伦萨人称之为新宫,新宫、老宫之间,是文艺复兴的开创者之一乔托的弟子哥弟设计并负责建造的瓦萨利走廊——美第奇家族可以在不露天的情况下,利用该走廊横跨皮蒂宫和韦奇奥宫之间的河道。

    当然,哥弟设计这条走廊的最主要原因是,走廊下方是佛罗伦萨的菜市场兼垃圾排放点,河水也是臭不可闻的——与此际欧洲的气味相同,徐光启在瓦萨利走廊上参观时已经无力吐槽。

    虽然气味照旧难闻,但佛罗伦萨的建筑、雕塑与绘画还是给了使团很大的冲击。依然健在的阿玛纳蒂在旧宫广场雕塑的《海神喷泉》,在美第奇家族中不算是顶尖作品,这个家族的艺术品太多了。

    米开朗基罗在老宫有雕塑名《胜利》、拉斐尔画的的《洛伦佐.德.美第奇》,达芬奇《岩间圣母》以及大量素描手稿——文艺复兴的顶尖人物都曾受过美第奇家族的资助,因此也在美第奇家族留下了海量作品。

    美第奇家族从第一代银行家乔万尼开始,就开始资助艺术家,到现在已经接近二百年——后世有一句话虽然偏颇但不无道理:没有美第奇,就没有文艺复兴。

    欣赏完艺术品之后,徐光启理所当然的求购其中的部分作品:从乔托开始一直到拉斐尔和达芬奇,数十名顶尖画家的画作他都挺感兴趣。

    弗朗西斯科很不好意思:“伯爵阁下,美第奇家族还没有出售艺术品的先例,我必须得找到一个无法推脱的理由才可以。”

    徐光启听了微笑道:“很遗憾,嗯。吾皇陛下对油画和银行都很感兴趣。在离开中国之前,皇帝陛下还委托我找一个,嗯,能在欧洲开设赛里斯银行的合伙人。”

    “哦,赞美主。我想——让这些美丽的艺术品保存在和平的东方而不是不停爆发战争的欧罗巴,才是对他们最好的保护,也是它们最荣幸的归处。”

    说完这些,弗朗西斯科剧烈的咳嗽了几声,招手将站在徐光启身后的卡洛.美第奇叫了过来——伯爵阁下,这是我的儿子卡洛.美第奇,希望您能照顾他,并允许他代表我,时刻准备着为您献上美第奇家族的忠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