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万历新明 > 第三百六十一章 相思
    访欧使团派回国的船共有八艘,却只返回五艘。这些大帆船是万历十二年十月初从里斯本出发,十三年九月初时方返回广州——这也是这个时代帆船的平均速度。

    大西洋给了徐光启面子,但对于返回大明的船队,却露出其残忍凶暴的一面。尽管使团雇佣的船都是当世顶尖的盖伦式大帆船,足有一千八百料,但它们中的三艘在咆哮的风暴下如同孩童折叠的纸船,被击成了碎片。[注1]

    返程的使团擦干眼泪,唱着挽歌继续返航。所幸的是分别装载美利奴羊等动植物的大船虽然沉没了一艘,但船队仍有四份备份——这也算是先见之明。

    船队返航后,整个广州为之轰动,市民到码头争睹西洋景。消息传到南京时,被《南京日报》头版头条报道——十天后,京师的日报也转载了这篇报道,这又导致整个大明的轰动。

    随船而归的,除了使团众人的信件和捎回来的物品;更有想要来东方挣大钱的欧洲建筑师、制造工匠、技工等技术人才,还有大量的文献资料。短短一个月时间,欧洲使团只能将最重要的公开资料弄回来一批,而且也没有时间复制,因此沉没的三艘船上的文献只能献祭给大海了。

    在沉没的三艘船上还有几十个使团成员和护卫——这些人的家庭朝廷肯定要厚加抚恤,给予相应的荣誉也属应有之意。

    ......

    尽管损失很大,但五艘六百吨大船带回来的财富也极其惊人。

    最值钱的当属美利奴羊及伺候他们的羊倌儿。按照后世人类学的理论,古代美洲大陆不可能发展出比欧亚大陆更高级的文明的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没有牛、马等畜力——而原时空这种西班牙细毛绵羊伴随着殖民者在世界的扩散,对政治势力想消涨乃至人类文明走向所起到的作用是令人瞠目结舌的。

    如果古代中国就有这种细毛绵羊,并发展出与之匹配的纺织业,那整个欧亚文明史都要改写——无法生产长期保存的商品用来与农耕文明交易,游牧民族就只能用武力掠夺,这是生存需要,非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也不是所谓“教化”能解决的经济基础问题。

    本时空,这些细毛羊种的引进,比历史上早了四百年。后世一直到1985年,中国才在在引入澳美羊的基础上,培育成第一个毛用细毛羊品种,此时的游牧民族已经能歌善舞三百年,其代价就是满清对其实施“减丁政策”的残酷杀戮——到全国解放时,蒙古族人竟然不足百万。

    因此,这些美利奴羊与大明国运息息相关,是使团最重要的访问成果。这四十只长途跋涉,瘦成皮包骨的小家伙们,将成为朱翊钧整个北方战略的重要支撑。

    除了这些羊,欧罗巴人对机械制造的研究与此际的大明各擅胜场。例如随船运回来的磨面滚压机,其中的齿轮、摇杆和细筛可以将麦子磨成面粉,并进行四次分离——比如今大明的双扇石磨加人工筛粉的效率高出太多,而这东西在欧罗巴已经发明了38年,并被大规模推广使用,使团没费吹灰之力就弄回来两台,还带回来相应的制造技工。

    另外,在基础科学领域,使团还运回来大量文献。仅《几何原本》一书,不管它是希腊人还是埃及人写成,只要拿回大明翻译出来,这趟出使就值回票价,其他都是附带。

    同时,跟着运回来的还另有逻辑、形而上学、伦理学、美学和政治学等等文献,包括亚里士多德、柏拉图、色诺芬、德谟克利特等人的诸多著作——他山之石,足以攻玉。[注2]

    .......

    仁圣太后与乐平公主听闻船队遇到风暴且沉没三艘的消息后,惊吓不已,深恐徐光启将来返航时也遭此厄运。朱翊钧去慈庆宫请安时,见乐平公主眼睛哭得如同桃子一般,仁圣太后也吓得不住念佛,心里不由得有些愧悔——以徐光启为访欧使,确实忽略了这娘儿两个的感受。

    尽管乐平公主虽是领养的,但早已成为仁圣太后在亲情方面最大的依靠。如今女婿去国万里,海途风波险恶,她老人家不挂心是不可能的。

    见仁圣太后与乐平公主眼巴巴瞅着自己,朱翊钧心里不是滋味,忙安慰她道:“母后不必过于担心。儿子听闻船队失事,也后怕不已。前日已经下旨塘沽,让他们加快大封船的建造速度——明年开春,将有六艘七千料大船下水,这船将载着钦差先去日本、萨摩和琉球去册封国王世子,然后不返航直接去欧罗巴将徐光启接回来。”

    仁圣太后听了,先抚胸叹气道:“这混小子一贯不听劝的,不然当年也不会离家出走——这是他自己选的差事,怪不得皇帝。”

    又横了一眼乐平公主道,“就是乐平当初也不听我劝,当时我不让徐光启去,她还跟我使性子,如今却也吓得麻爪儿了。可怜!”

    说完将乐平公主搂过来,摸着她头发笑道:“如今知道‘悔叫夫婿觅封侯’的滋味了把?”乐平公主破涕为笑,扭着身子在太后身上撒娇。

    嫡母给自己女婿要爵位,皇帝当然要凑趣儿,当时就拍板了:“嗯,母后放心,等徐光启回来,一个一等侯跑不了他的。”

    又笑了笑道:“他干的真不错,身体也好得很,母后和乐平妹子都放心吧。”说完,跟身边的魏朝示意一下。

    魏朝忙躬身将一个厚厚的牛皮纸信封递给乐平公主:“殿下,这是徐爵爷给您的信,好大一封呢。”

    乐平公主忙接过信件,那信封皮却很厚,封口粘的牢固还封了蜡,她连扯几下也没撕开,朱翊钧笑道:“还是朕来吧。”

    魏朝有眼色,立即跑出去取裁纸刀。朱翊钧拿到手刚要撕,乐平公主又后悔道:“皇兄等一会儿,若撕开这信封就不好看了。”

    朱翊钧听了心里莫名一疼,嘴上却取笑妹子道:“也好,可别把里面的情话儿扯破了。”乐平羞红了脸,仁圣太后哈哈大笑。

    等魏朝请罪了,用裁纸刀打开封口,掏出信件,果然厚厚一大叠,看样子徐光启差点写了一本书。

    见乐平公主展开信笺,仁圣太后又促狭道:“到那边坐着看去,一会儿眼泪儿莫把娘身上的好绸缎糟蹋了。”朱翊钧忍不住大笑。

    乐平公主嘟着嘴到炕桌另一头坐着读信,才看了称呼,就霞飞双颊,因为徐光启第一句写的就是:“亲爱的琳。”

    轻轻啐了一口,她红着脸看下去:“‘亲爱’乃欧罗巴人信中常用称呼。此地人虽粗鄙,然情乎于中,不惮于发乎于外。炽烈之状,别有动人心魄之处。”

    “为夫去国万里,无时无刻不思念你,一句亲爱,写下竟恰如其分,无他字可替。而攒眉千度,相思入骨,又有何字能解得!”

    不出仁圣太后所料,开头短短几句,乐平公主就已然泪流满面,打湿了信纸。朱翊钧有些尴尬,就离了慈庆宫去养心殿批阅奏章去了。

    这边乐平公主继续看信,见徐光启信中写罢相思之苦后,又写道:“......此前途中,在西班牙殖民地停船时往回捎信,未知你能收到几封。其中天地广袤,星斗相异,人文骏烈之状,为夫已有描述、最令人惊异的,竟是南半球星空全然不同,天上并无紫薇、北斗......”

    “欧罗巴人虽有‘文明’,但与中国相异。其地虽广,但国家众多,诸王相互攻伐,民生困顿。其民人虽多数信仰天主,但另有教派之别,且各自抱团为教义相互屠杀,惨烈之状耳闻不得......”

    “使团此来,因陛下盛德泽被,国家强盛之故,教皇为表尊重,发布‘止兵令’,欧罗巴战乱暂息,此陛下为欧罗巴民人所施第一道慈恩也;及天花防治之法发布,为夫假陛下天威,已成欧罗巴人头等贵宾,用度享受,不下王侯,卿卿不必挂念......”

    乐平公主看到此处,捏信纸的手紧了紧。享用不下王侯——是不是还有狐媚子侍寝哪?开头丈夫还说,欧罗巴人情感炽烈,别有动人心魄之处——这狗东西不会身体出轨了吧?

    “里斯本号称欧罗巴第一大港口,然人口据说不过十余万;马德里为西班牙京师,人口不足三十万。与中国相比,诚为边鄙。其人不讲任何卫生,随地便溺,虽国王贵族,体味之重甚于鲍鱼之肆,其人近吾一丈,为夫就恨不能掩鼻而去......”

    还好还好,自家丈夫有点小洁癖,应该不会跟臭鱼烂虾发生超友谊关系,这欧罗巴人也不是一无是处,至少体味大算一个优点呢。

    就这样一边读信,一边胡思乱想,乐平公主晚饭都没吃,将徐光启的信读了一遍又一遍,直到东方既白,才昏昏睡去。

    因徐光启出使,乐平在宫中陪着仁圣太后起居,这一晚太后麻将也没打成,睡觉时就听得女儿在外间忽哭忽笑,自己也翻来覆去睡不着。不由恨得牙痒道:“莫等徐光启回来,明儿还是让这丫头搬到自家公主府去罢,我想她了才让她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