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万历新明 > 第二百五十八章 茶馆(上)
    “今讯报诸君知:皇帝陛下前日召开御前会议,为政事堂诸公上奏钱庄兴业事。会议议定,度支部右侍郎刘尧海大人出任大明中央银行行长,京师银行、南京银行合并,更名为大明工商银行,将挑选某城作试点经营贷款业务。本报记者援引不愿透露身份人士透露,道是副总理大臣疏庵先生已责成中央银行拿出具体章程,京师将也成为银行试点城市......”

    “今讯报与诸君知:天津塘沽船厂试制最新快船成功,顺风航速达到每小时三十里,快如奔马。葡萄牙船匠史林瓦或得朝廷奖金四千两......”

    “今讯报与诸君知:仁圣太后前日凤体违和,皇后殿下捐银六千两于夕照寺设立育婴堂,为太后祈福;乐平公主殿下捐银一千两。京师弃婴得此活路,俱为两位殿下无边功德。皇后殿下另通过本报呼吁,天下有志于慈善者.......”

    “今讯报......”

    裕泰茶馆的王掌柜坐在柜台后面,一边听着自家请的读报人抑扬顿挫的读着报纸,一边用眼睛盯着大门,那里的小厮正热情的招呼着一位位进门的客人。

    “常二爷!您里边请!今儿还给您沏大红袍?”

    “宋五爷,您两位里面请,雅座招呼着——”“好哩!——”

    “公子爷几位里面请!贵客自己个儿带着茶,五份热水毛巾儿伺候着——”此起彼伏的喊叫声中,这新开张的茶馆儿开始上座儿,王立发掌柜心中暗喜。

    随即他就从柜台后冲了出来:“呦,这不是李伯爷家的管家大爷吗?小的就说今天下板子的时候,房顶上喜鹊叫的欢实呢,原来应在您身上!您老里边请——”

    这管家头发胡须都已经花白,穿金戴银不必细说。闻言将浑浊的眼睛在王立发身上一扫:“你不是原来那......那什么勾阑胡同口那个茶博士吗?行啊小子,扑腾起店面来啦?!”

    “全托了伯爷和您老的福!今儿您来,是会友还是喝茶?”

    李伯爷的管家看了眼身后的伴当,那伴当招手让王立发近前道:“掌柜的,你贵姓啊?”“不敢当,小的姓王,您老叫我小王就行。”

    “呵呵——王掌柜,你租的地儿是李伯爷的房子,这你不会不知道吧?”

    王立发听了,咕噜一声吞了口唾沫:“咳,这位爷可别吓唬我。我这才几尺大的地方,禁得住您开玩笑?是小的攒了一辈子的体己,中人保人签字画押买的是四脚落地,在宛平县都落了册子的——”

    那管家鼻子里哼了一声。那伴当一声狞笑:“这可麻烦了!看来这原主王八蛋一女嫁了两家。他欠了伯爷的钱还不起,说是拿这处铺子抵债,谁知道这边王掌柜也买了呢?”

    那王立发听了这话,身子半边都是麻的,哆嗦着嘴唇说不出话来。伯爵管家迈步向里面就走,那伴当一低头跟着进去了,对王立发要说什么不感兴趣。

    王立发定定神,跟着那管家进了大堂,吩咐伙计道:“给这位爷找个雅座儿......”话音还没落呢,就见那伴当已经走到常二爷桌子旁,一拱手:“这位兄台,让个桌子给我们家老爷如何?”

    常二爷这座儿离那报博士位置最近,正在饮茶听报,闻言一抬眼皮:“哟,这位兄弟,我不认识你呀,您坐别的地方成吗?”

    那伴当一听这话,一把就薅住常二爷的脖领子:“今儿我就让你认识认识!”

    没想到这常二爷有点力气,还没等这伴当动手打,这姓常的一个大耳刮子已经打在他脸上,啪的一声响,将那管家一行人都打愣了。

    一直跟在管家身后的另一名伴当跨前一步,就要与伙伴围殴这姓常的。王立发张开双臂,挡在他身前道:“这位爷,您别动手——”

    那伴当将王立发往旁边一扒拉,推了他一个趔趄,这边挨揍的已经与姓常的你来我往打成一团,加入战团的这位手上明显带着功夫,那姓常的很快就被打趴在地,两人的大脚专门往姓常的脸上招呼。

    正在这时,门口小厮一溜烟跑进来大喊道:“巡警来了!”这两位才住手。

    很快两个身穿黑衣的巡警进门,四下里瞧了一眼,其中一人问道:“刚才谁在斗殴?”

    王立发忙迎上去,“差爷——这边来,就是点小口角,事儿不大。”却将他们直接领到趴地上的常二爷跟前。

    那带头的年轻巡警见常二爷满头、满脸是血,吓得一激灵。用手摸着腰间的红黑两色圆木棒子,厉声道:“这人是谁打的?”

    茶馆众人皆不言语。趴在地上的常二爷抬起头,吐一口血恨恨道:“就是这两个,就为了我不给他们让座儿——”

    李伯爷管家不知何时,从袖子里掏出个碧玉扳指,在手里转着。见那两个巡警看向自己,他又整了整自己身上的曳撒前襟:丝绸上的繁复暗纹,外红内白的胸前系带,羊脂白玉坠领和腰间的翡翠禁步都告诉眼前这小小巡警,这是一位他惹不起的人。

    那两个伴当更是鼻孔向天,看都不看眼前两个巡警一眼。那年轻巡警才要说话,身后那个岁数大的拽了他一把。然后弯下腰对常二爷道:“这位兄台,你要私了还是见官?”

    那常二爷已经看出来眼前这几位自己惹不起,早就悔青了肠子,暗恨自己的臭脾气,闻言低声道:“我愿意私了。”

    两个巡警长出一口气,同时弯身把那姓常的扶了起来。常二爷不敢看向管家一行三人,低着头要往外走,刚走出一步,却踉跄着哎呦一声,又吐出一口血来,看样子是伤了脏腑。

    那年轻的巡警满脸涨红,看向那管家的两位伴当道:“你们两个伤了人,这医药费总要付吧。”

    这两个仍然鼻孔向天,不搭理这巡警。那年轻巡警怒色满脸,手又要往腰上的木棒上摸。那老巡警也面带怒色,低头看向常二爷。

    常二爷脸色苍白,眼圈通红道:“差爷,我......不打紧......”

    正在此时,茶馆角落里突然一声喊叫道:“这贱皮子该打!自己都不带把儿,窝囊人脾气大,不揍他揍谁?”

    茶馆众人本来就憋着一口气,闻言都带着怒意看向那角落。见一张桌子对着门的正坐上坐着一个华服公子哥,一身贵气。身边四个伴当孔武有力的样子,刚才那声喊叫正是其中一个伴当发声。

    那贵公子哥头上戴着六合一统帽——就是后世所谓“瓜皮帽”,帽子上镶嵌的白玉一看就不是凡品。肤色微黑,脸上带着微笑,手中拿着一把折扇轻轻摇动——此际已然深秋,这扇子除了装风雅没别的用处。

    那公子哥儿见众人目光看过来,将手中折扇对着那管家一指:“这是谁家的家仆,好大的威风!天子脚下,还敢作威作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