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万历新明 > 三百五十七章 金融
    朱翊钧听了梁梦龙等人的发言,对此时政事堂诸阁臣觉得比较满意。王国光与张居正等政事堂老人,与朱翊钧长期接触,对其经常阐述的经济学原理掌握的相对精深,例如货币的本质、市场调节、生产率、投资、财税调节等知识了解的也比较系统,因此王国光能敏锐的发现临清、杭州等城市存在的问题并提出解决方案,此不足为奇。

    但梁梦龙、罗万化两人,刚进政事堂不久就能提出创见,一个是眼界到了,一个是能力确实强——至少比张四维强。这内阁首辅固然听话,用起来顺手,但胸怀、格局、能力与张居正相比差的不是一点半点,朱翊钧对此也很无奈。

    见众人都说的差不多,朱翊钧才总结道:“所谓一叶而知秋者,此之谓也。此前,朕的精力有限,在格物一道着力较多,于经济一道,却无暇顾及。如今天下,深研此道者,也未多见。”

    这话说的就太自恋了,虽然朱翊钧因写出《三论》已经被朝臣惊为天人,但哲学思想固然与治国相关,但在座的文科学霸也非泛泛之辈,且都浸淫治国之道经年。

    此时文华殿诸臣,至少对《管子》和《食货志》的研究是到位的。至于桑弘羊的《平准》、《均输》,荀子《富国》,李觏《富国策》等经济学著作,他们多数也有所涉猎,对所谓“义利之辨”也有着比较务实的思想——如果对此还拎不清,就不可能走到朝廷高位。

    面对皇帝的自吹自擂,当臣子的就算不迎着臭味拍马屁,至少沉默是都能做到的。只有王国光对朱翊钧了解的比较深刻,当年宗室改革那一套给他留下的印象太深了,他发自肺腑的觉得皇帝没吹牛逼。

    朱翊钧接着道:“如今翰林院的翰林,真成了‘词臣’了!朝廷广哪贤才,若有人对经济一道有所阐发,如同李悝一般写出《平籴法》的,特旨点他一个翰林又何妨?嗯,朝廷的引导很重要。凤磐先生,这事儿政事堂要出章程,办好。”

    张四维见皇帝说了半天这话题也没回到这民间银行的事儿,反倒讲起了翰林院不称职,心里话说您不喜欢翰林,天下皆知,要招才纳贤我们都不反对,何苦又去踩他们一脚。心里这般想着,却躬身承旨。

    在座一直没发言的申时行在座位上略略躬身道:“陛下,翰林馆选,俱为一科俊杰。自唐玄宗创立此职,八百年来历朝历代翰林院都是朝廷储才养望之所,天下英才,都以点翰林为荣,以之最为清贵,清流华选之故。”

    “陛下这些年固然不喜部分翰林撰拟诗文,工于辞藻,甚至有些不事实务的政风,但制诰文字、纂修国史、经筵讲学等项,翰林院也做了些实事。若特旨点选未经科举的词臣——臣恐后世圣人,以此选拔幸进之徒,乱了国家选材之法,不可不慎。”

    朱翊钧听了,注目申时行。见他脸色严肃,坦坦荡荡,就抿嘴微笑道:“瑶泉先生说的不无道理,此事再议吧。”毫无被诤谏的芥蒂,众臣对皇帝纳谏的作风也都习以为常。

    朱翊钧沉吟一下,主动转了话题道:“至于今日所议之事。朕也想了些天,觉得还是双管齐下为好。”

    “一者,朝廷的银行要反过来操作,不必给缴存金银者免除火耗——这法子要更进一步,对存龙元与银票者,给予存银利息。二者,对民间钱庄的存、贷业务,存银付息与贷款取息不得超过朝廷银行给定的范围,违者法办;三者,凡是要干这买卖的,必须取得许可证,还要向朝廷银行缴纳准备金,防止其被挤兑破产后造成某地的产业动荡。这是一篇大文章,疏庵先生要办好——要慎重,最好朝廷先做几个试点。”

    在座众臣一听,如同醍醐灌顶一般,王国光尤其激动道:“妙!妙!妙!臣遵旨!”如同发情的猫儿一般,在座众臣无不侧目。

    这法子不仅是妙在给利息这个点,在朝廷银行要开展贷款业务的情况下,出台优惠政策吸纳民间金银也算应有之意,这只是一层窗户纸,此前没人捅破罢了。

    让王国光激动的是皇帝将梁梦龙的建议反向操作的办法——金银入银行,火耗照收不误,只有龙元和朝廷发行的银票才能吃利息!这种规定将直接造成如下后果:

    首先,按照皇帝的办法,如今民间储存的海量金银,如果不兑换成龙元和银票,是没法吃利息的。这就造成持有金银者必须先将自家金银换成龙元和银票。因为只有朝廷银行才能做这项兑换业务,这金银必然会被大量吸纳进入朝廷银行。而朝廷实际上并没有发出大量货币——这些钱还要放在朝廷账上吃利息么。

    其次,火耗照收不误,会将正在流通中的海量散碎金银,继续留在百姓手中——对于不能攒下大钱的普通百姓来说,就算想存钱吃利息,火耗钱也会阻挡这种冲动,从而减缓朝廷铸币的压力。

    再次,这会在民间催生出一条新产业。将会有大资金持有者,用低于银行收取火耗钱的价格,用龙元和银票去民间换散碎金银,再到朝廷银行存储取利。因为这些人能够长期持有资金,才能够赚取利息抵消散碎金银的火耗损失。

    也就是说,如果朝廷银行收火耗钱与成本持平的话,民间搞龙元银票换金银这产业的人,要想成功兑换就必然产生成本,这部分成本相当于分担了朝廷银行给出的部分利息。而这些大资金,将收来的金银存进银行取利,又再次付出了火耗成本——朝廷银行在火耗上赚了两次,双赢。

    而大资金持有者只要有足够的时间,一次性火耗成本迟早会赚回来,也是赚的——还是双赢。

    王国光先是赞叹一番,随即举一反三,想到了皇帝这法子的弊端:

    一来或有民间钱庄用散碎金银自行构建一套收储放贷的体系,这些金银与朝廷发行的龙元与小额银票无关。但这样做成本必然会很高,因为此际天下流通的散碎金银成色不一,计价困难,钱庄要想把业务做大,还得将散银融为标准银锭等易于计价的财富,在朝廷银行只收成本火耗钱,且限定存贷利息的情况下,这种经营方式注定小打小闹。

    第二是或有民间钱庄高息揽储,高利率放贷——因为这是皇帝政策中唯一需要执法的短板。而执法是有其局限性的,王国光很清楚这一点,虽然可用严刑峻法约束,但只要利润够高,还是很难杜绝。

    最后王国光能想到的弊端是银行很可能入不敷出。毕竟存款付息的话,则必须放贷将这利息和银行的运行成本赚回来,而好项目是不好找的——如今大明的大部分商贾,其经营资金或是自家存银,或是借贷于亲友,且惮于负债经营。如果贷款数额不够,朝廷很可能持续失血。

    王国光有一说一,将自己顾虑讲了。朱翊钧听了,脸上笑容大盛,对王国光道:“疏庵一身本事,可不能敝帚自珍,我建议你到京师大学、师范大学去兼任客座教授——好好给这些大学生讲讲经济之道。”

    “至于你担忧的几点。嗯,你先跟我做个学生吧。政事堂回去后,要责成吏部,推荐一批好苗子,朕要在这文华殿,办一个金融经济培训班,至于什么叫金融,我会在上课时再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