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万历新明 > 第三百零四章 醉汉
    费利佩二世最终还是选择了拒绝。他实在无法因为大明的威胁而放弃香料贸易的发源地,尽管满剌加已经腐败不堪,与墨西哥和秘鲁相比,几乎不能为他提供太多的利润。

    费利佩二世逃避摊牌的同时,也祈盼奇迹发生,也许赛里斯这个贪婪的皇帝突然得了急病死了呢?

    徐光启虽然担负着与费利佩二世谈判的使命,但朱翊钧也未天真到西班牙能主动放弃香料群岛。因此对于使团来说,这项使命的失败并不影响士气。实际上,对于使团的真正使命来说,这项使命的优先级是排在后面的。

    费利佩二世做出拒绝交还吕宋和香料群岛的决定之后,对徐光启反倒更好了。他内心深处并不希望双方发生冲突,毕竟没人愿意去打必败的战争。因此,他希望借着徐光启向朱翊钧反馈一个这样的信息:费利佩二世这人还算不错。

    在使团向罗马开始前进的时候,第一批回国的人员名单也产生了。这三十人需要离开使团,押送徐光启向国内发回的报告。

    徐光启客观而详实的记录了使团在西班牙的交流情况。跟随着报告一起向满剌加返回的大船中,使团带回去的第一份礼物是麦酒的样品和酿造方法,啤酒花的种子以及栽培技术。

    徐光启作为格物学家,敏锐的认识到,经过低温杀毒的麦酒比淡水保存的时间更长,将极端有利长途航行——随着显微镜的发明,低温的巴氏消毒法在徐光启出使前已经被格物院掌握。

    随返回船一起出发的,还有四季豆的种子、栽培及其食用方法等物品。最大宗的货物是四十只美利奴羊——西班牙对这种细毛绵羊并没有敝帚自珍的意思,如今这种羊在美洲和非洲到处都是,因此使团的畜牧小组花了十个杜卡多就买下了它们。

    羊虽然不贵,但是雇佣羊倌儿价格不菲。为了防范船只失事,这四十只羊与其他东西一样,都分成等份被装在五条船上,每条船都要有熟悉这种羊的西班牙本土牧民来照顾它们。

    让人家背井离乡到万里之外去生活,必然要让人带着老婆孩子,而且还要拿出一笔巨额安家费,否则谁也不会下定这个决心。当然,任何事情都有价格,来自赛里斯的老爷们出手阔绰,让每一个被选中的人无从拒绝。

    ......

    使团从马德里离开时,卡洛.美第奇也离开了萨拉曼卡大学,他要陪同徐光启一起穿过西班牙赶赴罗马。

    通过这些天与中国使团的密切交流,卡洛.美第奇坚信:如果自己在马德里找一个低级事务官或者秘书的工作,前途将远远不及自己跟着徐光启。

    现在的卡洛.美第奇每时每刻都在学习汉语,而且也告别了无意义的美酒与交谊舞会,他已经将所有时间都用来投入使团的工作。

    有了卡洛的加入,罗明坚身上的担子也轻了些,他至少不必老陪在徐光启跟前向他介绍一些常识。因为身份的关系,跟罗明坚一起低级教士没资格陪在徐光启身边,但卡洛的岁数与徐光启仿佛,作为一个跟班则无伤大雅。

    如今罗马教廷里面美第奇家族的势力极大,既然卡洛.美第奇已经攀上徐光启这棵大树,罗明坚也不介意给这个私生子更多的机会。

    ......

    使团的马德里之行结束后,使团将横穿整个西班牙,并在阳光之城“瓦伦西亚”登船,前往意大利和罗马。

    因为进入了“冬季”,西班牙南部进入了令人感觉舒适的季节——地中海将积蓄了一夏天的热量吹拂到整个南欧,天空澄净,阳光和煦,而空气却是清冽的。

    这般宜人的气候,让使团众的心情也跟着大好。他们每天悠哉的赶路,遇到城市就改善一下生活,遇到有城堡的贵族就愉快的做客——除了想家,这日子不要太美。

    ......

    同一时间的两万里外,大明的京师也进入了冬季。尽管是初冬时节,但阴沉的天空下,北风夹杂着沙尘、落叶和呛人的煤烟味道,让人感觉到只有压抑。

    黄昏时分,东城东南的勾阑胡同口,晃晃荡荡的走出来一个拿着一个葫芦的葡萄牙人。一边走,他一边比划着向后扭头骂着什么。随即他身后传来一声老鸨的骂声:“驴蛮子,臭的要死!以后不洗澡莫进这胡同,没得扫了客人和姑娘们的兴致!”

    黄胡子已经有些打绺的葡萄牙人愤愤不平的骂咧咧走开。见他身体打晃,胡同口几个汉子纷纷围过来道:“这位兄台可是往四夷馆走?坐出租马车罢,十个大子儿包您送到!”

    这位葡萄牙人看了一眼招揽生意的马车夫,摇头道:“不用!我地身上,总共也没十个,大子儿,都书光了!豆没有啦,老伏破产啦!”

    说完,他从眼角流下两滴泪来,将手中的红漆葫芦递到嘴边,咕咚一声喝了一大口。

    他面前的汉子抽动一下鼻子:“呦,这是太白居家的二锅头唉!您这一葫芦,够我干一天的!”

    “走开,这是我的酒!”那葡萄牙人听汉子们开始赞叹他的酒好,不由得有些着慌,忙握紧葫芦低下头,就要从人群中溜出去。

    那些汉子们哪能让他这么样走了——大冷天闲着没事,逗一会儿闷子也好。就有两个挡在他身前,一个在后面拽住他的皮袄——“蛮子,你这皮袄也不错啊!要不去当铺当点酒钱,这车钱也出来了!”

    这葡萄牙醉汉在人群中左冲右突,却破不开这默契的包围圈。一会儿工夫,这醉汉脑门上汗津津的,嘴角也出来一堆白沫子。

    几个马车夫闲汉正闹呢,突听有人一声咳嗽道:“行了,差不多得了!”

    一个闲汉扭头骂道:“你嘛——呦,原来是六爷,您今儿怎么得闲过来逛?”

    那被称呼六爷的汉子一身精致的绸缎袍子,左手拇指上带着绿油油的翡翠扳指儿,听那马车夫出言不逊,右手扬起了就是一个嘴巴子。

    “滚!”

    这东城地头蛇的威风非同小可,几个马车夫讪讪的走开。那葡萄牙人得了空隙,哧溜一声矮着身子就想跑。被“六爷”身后的一个伴当一把拽住道:“伊内斯先生,跑什么?我们六爷找您有事儿,是能发财的好事儿呢!”

    这醉汉正是跟着罗马使团来到京师的伊内斯。葡萄牙被吞并后的第二年,果阿总督文森特去职,西班牙人阿尔梅达.胡里奥克接任了总督,这直接导致留在京师的文森特一等秘书伊内斯先生失去了最大的靠山。

    他本想离开中国,但使团在中国获得的成绩和荣誉又让他舍不得——一个教徒还没过百的教区,红衣主教一下子就任命了三个,伊内斯长这么大闻所未闻。

    这个使团必然永载史册,但伊内斯的定位却非常尴尬。里斯本被费利佩二世占领之后,伊内斯被马德里宫廷忘了——而刚经历亡国之痛的葡萄牙贵族们,谁还能想起了败犬文森特身边的曾经的一等秘书?

    7017k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