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万历新明 > 第三百零三章 Cállate!
    去国万里之外,与大国合纵连横——需要极高的政治智慧。在徐光启受命之后一年多的时间里,朱翊钧将之带在身边,抽空就与之相谈世界大势,尽可能的灌输政治经济的“战略”理念。

    若论起地球视角的大战略,朱翊钧的水平在后世应该算是半吊子,但在本时空,却必然高出此际所有人类。因为后世对历史感兴趣的人,各种手机app会推送大量的具有极高视野的文章——朱翊钧即便随意浏览,培养出来的视角也远超现如今的帝王将相。

    以殖民地政策为例,伊比利亚邦联如今尽管拥有超过两千万平方公里的殖民地,但其殖民地反哺本土的成效还比不上一个缅甸。尽管缅甸只有千万人口,但随着其农业产能的提高,这千万人口成了大明初级工业品的倾销市场,这市场为大明的工业产业带来投资、工作机会以及税收是惊人的——这才是殖民地的正确打开方式。

    地理大发现后的殖民1.0世代,殖民者的脑袋里只有两个字,掠夺!他们的眼睛只盯在金银和奴隶这些所谓“财富”之上,对于殖民地市场与本土经济的关系还傻傻的搞不清楚。

    西班牙占领南美并发现大银矿之后,对殖民地并不施行有效管制,在银矿边上建设小镇之后就组织奴工玩命的挖——每年从美洲运输进入本土的白银从数十万两上升到如今的每年五百万两,与之相对应的,西班牙的物价二十年上涨了三倍,并将通货膨胀波及到了整个欧洲。

    简而言之,如果西班牙历任君主不那么关注掠夺,并投入一定精力开发殖民地市场,那么本土工商业增长带来的财富增加就是健康的。反之,投入大量货币,但工商业产值没有相对应的增加——通货膨胀就成为必然。

    费利佩二世搞不清的是,自己明明每年都能够从美洲获得大量金银,却无法支付国内的巨额开销和银行利息——此际的西班牙在错误的道路上狂奔而不自知。因为挥霍无度和穷兵黩武,费利佩二世登基后已经破产了三次。最近一次在九年前,结果造成了西班牙金银的大量外流,铸币所用的金属如铜、锡等价格波动剧烈。

    为了缓解债务,费利佩二世不断加税,一方面造成了欧洲金融业的动荡,另一方面开始导致其优势产业包括造船业和工业企业的大量破产。

    如今整个西班牙的经济已经进入下降螺旋——帝国从政体到经济都盛极而衰。

    对于这样一个外强中干的所谓“强权”,掌握了大量信息的徐光启根本不带怕的。现在吕宋与香料群岛攻略的主动权完全掌握在大明手中,因为大帆船贸易所消化的瓷器和丝绸产能对于大明如今的生产能力来说,算是九牛一毛。

    虽然大帆船贸易的中断会导致进入中国的银流出现中断,但受过现代经济理念熏陶的朱翊钧并不像费利佩二世那般眼皮子浅——大明经济从本质上也无法依靠贸易来支撑。

    费利佩前番威胁的“一个盘子都卖不到欧洲”对于大明来说,近乎不痛不痒。而南洋如果开战,对于需要从香料贸易中得到大量利润的费利佩二世来说,却是不可承受之重。

    ......

    徐光启转着心思,盘算着如何在不提醒费利佩二世殖民地政策有误的情况下,让他明白西班牙已经没有任何主动权。

    王家屏听徐光启讲到了“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不由得心痒难搔,出言道:“子贡问孔子,有一言而可以终身行之者乎?子曰:‘其“恕”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此乃中国人终身奉行之礼,‘仁’在其中也。”

    西班牙宫廷的通译瞠目结舌,瞪大眼睛盯着王家屏。徐光启摸了摸鼻子,用白话文先翻译了一遍,那通译才松了一口气转译过去。

    费利佩二世没理会王家屏的拽文,他被油盐不进的徐光启给逼到墙角了。抱定了朱翊钧给出的条件,徐光启表示西班牙只能以两大殖民地来换取自由贸易权,否则就兵戎相见——对于西班牙来说,这完全是不平等的条约。

    费利佩二世越想越憋气,渐渐有些怒发冲冠的意思,看向徐光启的目光也有些不善。

    徐光启心中砰砰乱跳,端起酒杯看向其中深红色的酒液说道:“中国尽管也产葡萄酒,但风味不及欧洲所产,羊毛制品欧洲也做的比中国好。如果帆船贸易能够向中国输入羊毛制品和葡萄酒,中洲与欧洲的贸易也会平衡一些。”

    费利佩二世听了这话,怒火稍息,心中有些纠结。徐光启给他指出的金光大道听着好诱人——以赛里斯之富庶,如果真能开辟一条欧洲产品的销售渠道,那还真能收不少税呢。

    徐光启又对他笑道:“陛下,如果香料群岛归属中国,皇帝陛下可以进一步承诺,现有的香料种植园将得到保护——此地归属权的转移不涉及私有财产。”

    看着费利佩二世脸颊肌肉已近扭曲,徐光启补上了最后一击:“当然,如果我们双方处于战争状态,那伊比利亚邦联的所有资产将作为敌资予以没收。”

    适才冒了一泡的王家屏现在对徐光启不仅是高看,他甚至有些崇拜了。大明如今国势初起,以出使前王家屏了解到的大政方针来说,日本、安南都在皇帝的优先攻略范围内,其次是罗荒野——南洋要往后放一放。

    也就是说,按照缅甸攻略的进度,大明的势力伸向南洋至少还要五年以上的时间。现如今八字没一撇的事儿,被徐光启与费利佩二世两次谈判搞得像真的一样,仿佛费利佩二世说个“不”字,双方在南洋立即就能打起来一般——徐爵爷虽然年轻,还真他娘的是个人才啊!

    西多尼亚公爵听了徐光启所说的条件,一阵阵口干舌燥,不住的用眼睛余光去窥看费利佩二世的脸色。见国王陛下还在那里举棋不定,他敲边鼓道:“陛下,赛里斯陛下非常富有——您也许可以把这两块殖民地卖给他。”

    没等费利佩说话,徐光启的脑袋摇动的如同拨浪鼓一般,插言道:“这不可行。如果中国拿钱赎买,隐含的意思是承认西班牙对吕宋和香料群岛的占领是合法的——这绝对不可行!”

    费利佩二世气极反笑:“照你这么说,以后朕的殖民地中有人向赛里斯朝贡,那我都要无条件退出来了?”

    徐光启眨了眨眼睛:“陛下,耶稣说:‘你们愿意人怎样待你们,你们也要怎样待人。’——这和孔圣人所说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字眼相反,但,是一个意思。”

    “如果有人愿意奉中华为上国,变其服章、更其礼俗,听圣人声教,那朝廷没有不接纳的道理。”

    费利佩二世出离愤怒:“那你们把美洲和非洲都拿去好了!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无耻的理由!”

    徐光启温言笑道:“陛下,不必发怒。您得承认,欧罗巴人与中国人对事情的看法不一样。更何况,我们怎么想无关紧要,如您所说,有没有实力来实现想法才是最重要的。”

    西多尼亚公爵插言道:“伯爵阁下的意思是,如果赛里斯实力允许,那必然要与西班牙争夺美洲和非洲了?”

    徐光启正色道:“中国有句俗语‘千年田换八百主’——这世界上还有势力永远不衰退的帝国吗?因此,我国的皇帝陛下认为,征服再多的土地,也没有保有人类的文明重要。”

    西多尼亚公爵疑惑道:“我没听懂您的意思。”

    徐光启笑道:“我们陛下说,这世界上有历史、礼仪、语言的民族千百计,当然他们的实力比不得中国——但这并不意味则中国有权力对这些文明的承载者进行杀戮,并掠夺他们。”

    “因此谈不上中国将来在实力允许的情况下,与西班牙争夺什么。达.伽马和哥伦布没有发现这些大洲之前,那些大洲已经在那里了,上面有人群、有文明。如果他们愿意与中华文明进行交流,并采纳中国的礼仪制度,我们理所当然的要保护他们的生命财产,也要保护他们的文明成果——最终实现中国人追求的最高目标,大同治世!”

    这些话怎么评价呢?徐光启说完之后,马德里皇宫内的强盗们有一种感觉,自己在文明程度上好像被碾压了。

    仿佛是街边的乞丐看到了高雅的贵族,只会兽吼的大猩猩初次听到了音乐——费利佩二世和西多尼亚公爵不约而同有了这种感觉。

    费利佩二世除了觉得赛里斯皇帝是个高尚的人,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之外,还感觉这赛里斯皇帝莫不是一个傻子——同时,他内心深处也有一种要被压榨出披风下的“小”一般的感觉。

    在一旁听得情绪激荡的王家屏,突然再次冒泡道:“国王陛下,中国北宋时期石介曾做《中国论》,其中言‘夫天处乎上,地处乎下。居天地之中者曰中国,居天地之偏者......”

    “cállate!”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