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字:
关灯 护眼
书本网 > 夏日陷情 > 第六十一章 一夜透雨

第六十一章 一夜透雨

第六十一章 一夜透雨 (第1/2页)

她的反应,江川尧第一个回应;她的演技,他同样第一眼识破。
  
  -
  
  “好了,现在没人了。”
  
  江川尧坐上驾驶座,甩上车门,淡淡丢出一句。
  
  “……”
  
  白芒已经坐上副驾驶,原本还是忍受疼痛的模样,双手捂住肚子眉头紧锁,一张用力拧成痛苦状。在江川尧丢下话,立马面部愉快舒展,神色摊开,嘴角微微上扬,朝着江川尧抛出一个感激眼神。
  
  江川尧瞧了瞧,启动车子。
  
  “你怎么看出我是演的?”白芒坐正,有模有样地咳嗽了一声,问开车的江川尧。
  
  江川尧的点评很客观:“因为太突然了,前面没有一点铺垫。”
  
  那是因为,她也是突然看到照片里扫到白蕙的身影,事出突然才想出了这个办法……
  
  江川尧又加了一句:“演得也不太自然,痛苦表现太浮夸。”
  
  白芒有点不服气了:“我已经演得很克制了,毕竟要上医院的事,没一点激烈反应,怎么有说服力。”
  
  江川尧看了她一眼:“很有经验吗?”
  
  白芒眼睛忽闪,莫名说起了走心实话:“对啊,我小时候最爱就是演戏骗人。我会演很多疾病呢,休克,手脚抽筋,羊癫疯我都演过……”
  
  说完,白芒眼睛一闭,脑袋一歪,整个人靠在副驾驶上抖了两下。
  
  江川尧:……
  
  白芒缓缓地掀开一只眼,斜着视线看驱车的江川尧,期待问:“怎样,刚刚是心脏痉挛导致的短暂休克。”
  
  江川尧:……
  
  白芒又坐正了,掰扯手指玩着。演技不被欣赏,就像展现幽默不被读懂,效果都有点冷场。
  
  就在这时,江川尧从唇间冒出一句:“演得不错,下次别演了。”
  
  白芒呵呵地笑了,尴尬地将手放进口袋里。她是戏精附体演上劲了么,居然跟江川尧“刻画入微”地展现了演技。她前面的行为,如同一个无聊很久的人,等了很多年,终于逮住一个朋友就开始讲一个藏了很多年的校花。
  
  她讲得津津有味,然后迫不及待地问他:“好不好笑?好不好玩?”
  
  然后,对方像是看傻子一样看她。
  
  莫名有点小沮丧——
  
  如果,她真是傻子也挺好。
  
  就在这时,江川尧清清淡淡的声音再次从嘴里溢出,却是一句疑问句:“白芒,你小时候也一定很无聊吧。”
  
  如果换个人,白芒听到这句话都觉得对方在嘲笑自己,但江川尧不太像。明明是疑问句,他的口气有一种温柔像是找到同类人的笃定。还夹着淡淡的遗憾。
  
  你小时候也一定很无聊吧。就像我一样。
  
  白芒垂下眼,好一会倔强又好强做出否定回答:“没有。”
  
  江川尧没有继续问了,他是一个相处上很给对方思想随时陷入沉默的空间,她一沉默,他也不会过多打扰,就安静地开着车。
  
  他不是什么讲道理的人,却从不强词夺理。
  
  “我小时候跟着外婆在乡下田野生活,后面才去了云城。我们那边大人不太流行把太多专注力放在孩子这里,把小孩丢在一边她就会自个长大。大人很忙,我小时候也很皮,为了吸引大人的注意力,常常演生病。为了锻炼演技,我就学电视里面的角色演戏,自我学习提高演技。”
  
  白芒说了一段往事,还是来云城之前的成长记忆最早的一段时光。
  
  “难怪你的演技,有股子肥皂味。”江川尧说得不偏不倚。
  
  白芒无所谓这种评论,回应一句:“主要是接戏的人不行。”
  
  江川尧换了一个问题:“不怕演过了被打吗?”
  
  白芒口气很淡,又理直气壮:“小孩被打几下很正常啊,我就从小……”被打大的。后半句说到一半,戛然而止。
  
  她觉得挺好玩的事,不理解的人只觉得她在卖惨。
  
  “你小时候肯定很皮实。”江川尧接了她后半句的话。
  
  白芒肯定点头,自带傲气地:“那是的,我小时候没人敢欺负我。”
  
  江川尧:“那——真的很厉害。”
  
  如果忽略这句话的背后逻辑,江川尧设想白芒小时候肯定是威风凛凛又充满正义的漂亮小姑娘,但哪有什么天生的正义和勇敢,无畏和锋芒背后,一定是一次又一次的反抗和自我肯定。才换来了她现在的傲气和自信。
  
  “你真心啊?”白芒怀疑道
  
  “我不太会说假话。”江川尧声音还是懒倦,话里却夹着笑意,“所以,你逃出来,是要去哪儿?”
  
  车子稳稳地停在分叉路口,江川尧撇过头,很有耐心地看着她。
  
  此时此刻,正是晌午最清明的时间。灿烂的日光,给外面的一切景色打了滤镜,划在挡风玻璃的阳光,反射江川尧的脸正中间,如同将他的脸分割成两半,
  
  一波三折,下颚凌厉流畅,一双被半圈阴影遮挡的眼睛,十分的铮亮明光。
  
  “江川尧,我想去云莱酒店,参加你妈举办的活动,你可以带我进去吗?”
  
  白芒明确地说出了她的目的,她对他的需求。
  
  前面,她和江川尧说笑话,玩笑话,真心话……他确实让她有倾述的欲望,除此之外——
  
  如果人类的交流是为了目的存在。
  
  她的目的就是,她希望能得到他的帮助。
  
  她是他的朋友,对吗?
  
  他一定会帮她这个朋友,对吧。他这人像他说的那样,对朋友很好。他对詹宇对周铭程都极其好……
  
  “好。我带去你。”江川尧答应她,“不过答应我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啊?”
  
  “别把酒店烧了。”
  
  “……”她在他这里,难道想说什么事都是搞破坏吗?
  
  江川尧如实开口:“我怕闹大了,跟你成为同伙,也被抓进去。”
  
  “……!”
  
  安静片刻,白芒忽地咧嘴,保证:“放心啊,我不会连累你的。”
  
  “倒不是怕连累。”
  
  “那你怕什么……”
  
  怕什么,怕自己吧。不能完全任何时候都保护她。
  
  “怕丢脸。”江川尧轻轻启口,“我有你这样的夸张朋友。”
  
  白芒:……
  
  沮丧地撇过头。
  
  -
  
  农庄到云莱酒店位于宁市南北两个方向,车子从北驶向南边,中途上了一段高速。
  
  高速路口下来,又是国道,再盘山公路。
  
  半个小时,车子缓缓驶入云莱酒店最大的停车区。
  
  酒店建筑面积很大,而且分区域,一幢幢别墅类型的房子依山而建,连成一片直至山顶。
  
  停了车,有专门的酒店接待车,接送宾客入住。
  
  白芒和江川尧双双上了接待车,她手里拉着安全带,视线循着一幢幢建筑往上瞭望,最后眯瞪看向山顶最高的一幢楼,难以想象地摇摇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幽冥异闻录 冷家二小姐 我为王者我荣耀 战朱门 妇贵 网游:我有万倍增幅 系统之当软妹子穿成BOSS [综娱主BTS]欲戴王冠 三寸人间 曾经,我想做个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