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字:
关灯 护眼
书本网 > 我有一口两界钟 > 第一百二十八章 古今如此

第一百二十八章 古今如此

第一百二十八章 古今如此 (第1/2页)

木星已经悠悠醒转了过来。
  
  她转头看向王胜群,轻声道:“胜群。”
  
  王胜群正坐在床畔昏昏欲睡。
  
  他一大早的就往这里赶,忧愁焦虑,耗费了不少心力,又险些命丧沈木业之手,一番举动下来,坐在床畔守着木星时,疲惫难当,竟然睡了过去。
  
  听到动静后,王胜群顿时惊醒了过来,喜道:“木星,你醒了?”
  
  木星痴痴地看着王胜群:“胜群,是不是我不受伤,你这辈子都不敢来见我了?”
  
  王胜群默然不语。
  
  片刻之后,方才轻声道:“我那还有脸见你啊。”
  
  此时已经煎好了药,王胜群本想亲自喂木星喝药,但想了想,还是打住了这个念头,急忙出屋,把女儿王金瓶喊来:“金瓶,你师傅醒了!”
  
  王金瓶急忙拉着李牧走进屋内:“师傅,您醒啦?”
  
  她将木星搀扶着坐起,身后为她垫了被褥,轻声道:“我去给您端药来,您喝完药,再睡一觉,伤势就好啦!”
  
  木星笑了笑:“还是你男友医术高,我才能活了下来。”
  
  她对李牧微微点头:“李牧是吧,谢谢你啦。”
  
  李牧点头致意:“都是分内之事,前辈不用客气。”
  
  此时王金瓶将汤药过虑了一遍,用瓷碗端了,在木星床畔坐下:“师傅,我来喂您!”
  
  木星失笑道:“我只是受了伤,又不是被打断了手臂,用不着你来喂。”
  
  她伸手接过药碗,拿着调羹轻轻喝了喝了一勺,微微皱眉:“这药性有点怪。李先生,您这药方能让我看看吗。”
  
  木星看向李牧,一脸好奇之色:“我最近几年,也在学习医术,现在我已经考了行医资格证,自己也开过一些跌打方子,但用的药,跟您这药性有很大不同。”
  
  李牧笑道:“我这人抓药开方,思路比较野,跟一般的大夫不太一样,开方的理念也跟一般人不一样,您先喝药,喝完药,有的是时间交流。”
  
  木星点了点头:“那就听李先生的。”
  
  她将一碗药缓缓喝完,把药碗递给王金瓶,眼皮子耷拉下来,沉沉睡去。
  
  王金瓶将药碗放到一边,一脸担忧:“李牧,我师傅不会再有事吧?”
  
  李牧道:“只要按照我的方子抓药煎服,最多半个月,就能恢复正常,没必要这么担心。”
  
  王金瓶顿时放下心来:“那我不走了,就在这里照看师傅,等她好了,我再回市里。”
  
  王胜群点头赞同:“我和李牧都是男的,不方便在这里久待,你留下来照顾木星最好。”
  
  他从兜里取出李牧给他的小铜人,递给王金瓶:“这是李牧给我的手办,你留着吧,能保护你和你师傅。”
  
  李牧笑了笑,按住王胜群的手:“王叔,这是给您的,您自己留着就行了,金瓶我另有安排。”
  
  王胜群凝视李牧片刻,伸手在李牧手背上轻轻拍了拍:“现在的年轻人……了不起啊!”
  
  他将黄铜战俑重新收了起来,缓缓起身:“我在这里多待无益,徒惹人厌,金瓶,我和李牧先回去,明天再来看你。”
  
  王胜群看向李牧:“我在山下等你。”
  
  他身为书画院的院长,事务繁多,木星既然没事了,这里又是女冠场所,他一个大男人多有不便,况且本身又是风流种的形象,在观内待久了,对整个素心观都有极大影响,因此还是早走为妙。
  
  道观里的几个女道都对王胜群怒目而视,自从王胜群入观内之后,就没有一个人给他好脸色。
  
  木星被王胜群伤害的事情,这些年龄大一点的女冠都知道,因此都对王胜群极为不爽,能让王胜群进入素心观,都已经是看在了王金瓶的面子上。
  
  不然的话,只要他踏入素心观,必定会被这些道姑乱棍打出去。
  
  王胜群出去之后,李牧将王金瓶拉到一边,取出一个拇指大小的绿皮小葫芦:“这个葫芦你拿着,这里面的丹药,能疗伤,也能治病,更能提升修为,聚拢真气,药效很不一般。”
  
  王金瓶将信将疑:“不是吧?那这跟传说中的灵丹妙药有什么区别?”
  
  李牧道:“虽然算不上仙丹灵药,但肯定比现在的药物要强不少。”
  
  王金瓶伸手接过葫芦:“诶,这葫芦真好看,这么小,里面能装几粒药啊?”
  
  李牧这个葫芦乃是从黑水玄府内得到储物法宝,内部的丹药也是里面自带的,经过顾倾城和他一起验证药性,已经知道这些丹药是疗伤和修行用的,效果竟然出奇的不错。
  
  便是胡芸娘吞服了一颗,都难以一时间炼化药力,给家中仆人们一人一粒后,这些仆人修为短时间提升不小,都已经成就先天高手,比昔日贪狼帮的帮助卢占林的修为,只高不低。
  
  这些丹药,便是比天河剑派炼制的孕灵丹都要厉害。
  
  现在李牧担心王金瓶,便直接给了她这么一个葫芦,但小心起见,只在里面装了三颗丹药,至于里面别的东西,则被他暂时封存了起来,一时半会儿,王金瓶还用不着。
  
  他再三嘱咐王金瓶:“这里面共有三颗丹药,十分珍贵,没有特殊情况,不要随意服用。”
  
  王金瓶急忙点头:“嗯,我一定随身携带,好好保存!”
  
  李牧平日里出手大方,几千万的田黄石和翡翠,说送就送,连眼睛都不带眨的,平日里整天一副视钱财如粪土的姿态,简直有点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象,就没见过他重视过什么东西。
  
  现在对这碧绿的小葫芦这么看重,那定然非同小可,恐怕绝非金钱所能衡量。
  
  这翠绿色的小葫芦,葫芦腰上系着一根红绳,造型自然可爱,精致非常,就算是这葫芦里面什么都没有,只凭其卖相,也足以令人爱不释手,舍不得丢弃。
  
  王金瓶将小葫芦拴在腰间,轻轻拍了拍:“我除了洗澡外,其余时候,都不离身,这应该可以了吧?”
  
  李牧笑道:“倒也不必太过看重,东西再好,也是给人用的。”
  
  他对王金瓶道:“伸手。”
  
  王金瓶乖乖听话,伸出手臂:“干嘛?”
  
  李牧取出一个金镯子,轻轻戴在她的手腕上:“呐,送你的!”
  
  这金镯的造型是一只凤凰造型,首尾相顾,长长的凤尾与凤喙相对,整个凤凰双翅展开,每一根羽毛都纤毫毕现,琥珀色的双目似乎随时都在转动,细节上堪称无敌。
  
  就好像真的是一只凤凰被缩小压扁了,做成了手镯模样。
  
  “哇,这也太精致了吧!”
  
  王金瓶将手腕举起,凑近观看,喜不自胜:“真好!”
  
  她轻轻抚摸了几下手镯,凑近李牧,“么啊”一下,在李牧脸上亲了一口,笑嘻嘻道:“这算不算定情信物?”
  
  李牧哈哈一笑,伸手去搂王金瓶,王金瓶身子一扭,躲闪开来:“我先去照顾师傅,你快下山吧,我爸还等着你呢!”
  
  她对李牧挥了挥手:“咱们有的是时间,以后日子长着呢!”
  
  李牧一脸坏笑,连连点头附和:“对,日久生情。”
  
  王金瓶一愣,片刻后明白过来,脸色涨的通红:“臭流氓!”
  
  她紧张的扫视四周,低声道:“这要是让我师姑师姐们听到了,非得把你打出去不可!”
  
  李牧笑道:“修道修的是身与心,你这家伙胡思乱想,胡乱解读,明明是一句好话,你偏要往邪道上想,真是不可救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幽冥异闻录 冷家二小姐 我为王者我荣耀 战朱门 妇贵 网游:我有万倍增幅 系统之当软妹子穿成BOSS [综娱主BTS]欲戴王冠 三寸人间 曾经,我想做个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