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六年, 七月十五日,下午三点。

    我跟夏洛克还有探长已经登上去赴约的船,万万没想到夏洛克竟然会因为探长也收到了这封信而答应邀约。

    大约是因为他终于感受到了事件的诡异性,并不仅仅是故弄玄虚可以解释的。

    但谢天谢地, 总算任务是完成了,现在的我口袋中已经有2000金币了。

    我躺在甲板上一边透过墨镜眯着眼欣赏高空中的美景,在出发前一连三天每天都是暴雨天,原本跟夏洛克说好如果今天还是那样的天气的话, 我们就放弃这次旅途。

    本来我还有些担心,但幸好,今天我一大早就从床上爬了起来, 拉开窗帘一看, 外面一点雨丝都没有。

    旅途可以顺利进行,我的任务也得以顺利完成。

    “真是个好天气啊。”

    我在甲板上滚了一圈, 四肢摊开舒服的感慨道。

    虽然天空中连太阳都看不到, 笼罩在层层叠云之后,但只要停雨了就是好事。在被暴雨笼罩在狭小阴暗的楼阁内整整三天后, 哪怕是阴天只要不下雨, 对我来说就算是很棒的天气了。

    “台风快来了。”

    夏洛克坐在船边固定的供游客观赏海景的椅子上,右腿翘在左腿上面无表情地看着四周, 右手放在膝盖上指尖无意识的敲打着。

    “台风?”

    我直起身子坐在甲板上,将眼镜拿下, 用手放在眼睛上方遮挡光线, 朝空中看去。

    “只是云层比平时较为密集而已, 这就预示着可能会有台风吗?”我细细观察了一会儿天空,发现确实没有其他的任何异相后转问夏洛克,“您能告诉我,您是从哪里看出来的吗?”

    我愿意多学习一些知识,哪怕是跟天气有关的知识。

    “看那边。”

    夏洛克的右手从膝盖上拿起,指向了我身后的位置,我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

    是探长。

    他正站在那里喝着什么,高脚杯中是白色的液体,不知道是酒还是水。而他的脚下正站着几只海鸟,看起来很是疲惫落在那里梳理着自己的羽毛。

    探长像是对这些海鸟的存在毫不在意,神色淡然地站在它们中间举着杯子,观赏着船外的海上风景。

    突然,他朝我们这边看了过来,像是察觉到了我的视线,在对上我的眼睛一瞬间他没有诧异,而是朝我举了举杯子。

    我朝他点头微笑。

    “海鸟吗?这也算是台风来之前的征兆?”

    我转头问夏洛克,他点点头,而后将身子朝后靠靠,皱起眉头看向远处。

    “赶不走的海鸟,海浪,层云,多日暴雨之后的突然停雨,这一切都是在宣示着台风将要来临。”

    他嫌弃地看了我一眼,他是真的嫌弃,不是装出来的。我观察表情向来准确,他的嫌弃甚至感染到了我。

    “连这个也不知道,如果这次是你一个人前来赴约,恐怕海里的鱼们又要有新的食物了。”

    “那当然,我怎么比得上福尔摩斯先生。”

    日常吹捧夏洛克任务达成。

    我顺着他的视线看去,海面还算是风平浪静,只是偶尔有不明显的长浪朝船边处拍打,海面上也没有任何雾气可视度极强。但可能是刚才夏洛克说了要台风的原因,此刻的我突然觉得四周的气压开始下降,呼吸有些许不顺。

    大批大批的海鸟开始朝我们的船上飞来,海鸟的鸣叫声刺耳难听,它们的到来让我本来还不错的心情一落千丈。

    不知道还有多久才能到达岛上,整个轮船上只有我、夏洛克、探长,以及驾驶员我们四人,但船内无论是床还是食物酒水都一应俱全。我没有别的要求,只希望旅途顺利。

    ……

    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五日,夜晚八点。

    距下午夏洛克说台风快来已经过去了五个小时,我们才到达岛屿登船地方,也就是说在海上我们一共行驶了十二个小时。

    开始坐船的时候我还觉得舒服又好玩,可一连在船上待了十二个小时后,在下船的时候,我还在觉得脚步轻浮脑袋重重,似乎整个人还处于海上摇晃。

    配合着海浪拍打在岛屿边缘的岩石上的声音,有那么一瞬间我真的以为自己还在船上。

    “小心。”

    探长与夏洛克突然一齐拽住了我的胳膊将我扶稳,他们两个一左一右的分别拉住我的胳膊,把我搞得有些莫名其妙,抬起的脚不知道是否应该落下。

    “看脚下。”

    夏洛克看到了我迷茫的神色言简意赅提醒了我。

    我顺着他的提醒往自己脚下看去,倒吸了口凉气。我原本打算落脚的地方是一个深约三十厘米的坑,就在两块石头之间,像是一整块石头裂开后中间留下的空隙。那空隙的大小刚好容得下一只脚落进去,但踩进去后,就不一定能不能把腿□□了。

    我开始有些后怕。

    幸好他们刚才拉住了我,不然此刻的我脚已经卡在了里面。

    “谢谢。”我向他们道谢并且解释道,“刚才在船上待的太久,以至于下船的时候头重脚轻,也没仔细看路。”

    “没事的。”探长安慰我道,“这里的路确实比较难走,而且已经开始日落,现在光线非常昏暗确实也不太容易看清,我扶着你一起走吧,这样会比较安全。”

    他这样建议我道。

    夏洛克似乎是看了探长一眼,而后松开了我的胳膊,继续向前走。

    由于探长要扶着我提醒我脚下的路,我们两个走路的速度比夏洛克慢了许多,他走在我们的前面像是变成了为我们开路的人,而我跟探长只需要跟着他走的方向后面并注意脚下的路就可以。

    “看好脚下。”夏洛克再次提醒,“不过如果你出了问题,我想探长会很乐意背你的。

    ……

    夏洛克的话我不得不信,也不得不多想。

    之后,我几次拒绝并告知探长,自己一个人走就可以,现在已经不走神了,他却仍然要坚持扶着我。

    像是一个老派的绅士会做出的举动,也像是一位对民众负责帮助惯了的探长。

    而且他始终注意着与我之间的距离,仅仅是扶着我有衣服阻隔的胳膊部分,并不会借着扶我的理由跟我发生其他的身体接触。所以我在推脱几次无果后,也就接受了他的举动。

    【会有台风吗?】

    回想起夏洛克之前对我的提议,我担忧地问了系统。

    [二十四小时内会有台风出现,但具体开始与结束的时间未知。]

    系统回复,令我诧异的是这次的天气状况系统竟然只是给了我一个模糊时间,往常他是可以精确到点几小时几分钟的。

    我心中疑虑重重,眼看再走几步就要离开海岸边进入岛屿的森林之中,我站住了脚步不再往前走。

    探长拉了我一下发现我停留在原地后,转头朝我投来询问的目光,他张张嘴像是打算开口问我,却被走在前面的夏洛克抢先了一步。

    “怎么不走了?”他询问我。

    我抬头看向夏洛克,发现他已经停下了脚步转身正皱着眉头看我,他的双手插在口袋中样子十分随意,像是在散步一样悠闲。

    “要不然我们走吧?”我有些担忧,“福尔摩斯先生下午不是说过,台风快要来了吗?我们现在正处于岛屿上,台风一旦来了,恐怕会既没有信号也无法离开岛屿,台风天气是肯定不能出海的。”

    夏洛克立马拒绝了我的提议:“台风是绝对会来的,可就是因为这样,才更有趣不是吗?”

    “你是在建议我们现在离开吗?可是我刚请了假,这可是我的休假啊金妮。”

    探长是个自来熟,从我们第一次见面后,他就一直称呼我的名字而不是姓氏。

    他带着抱怨的语气捏了捏我的胳膊。

    “而且,这么大的一座岛屿,竟然只邀请我们三个人,这是不是太不合乎情理?”我无视了探长的抱怨径直看向夏洛克。

    我希望他能明白我此时的担忧,我的第六感向来准确,此时它正在拼命地向我发出提醒,一旦我进入这篇森林,恐怕就不会那么容易出去了。

    “不止我们三个。”夏洛克摇头后对着我身后的方向抬起下巴,“在下船的时候我已经观察过了,附近还有别的轮船登陆过的痕迹,也有其他人上岸的痕迹,据我判断,最少还有另外三个人在岛上。多观察,侦探小姐,你的表现可完全不符合小报记者给予你的任何殊荣。”

    我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身后,那里是我们刚下船的地方,此时驾驶员正站在船下休息,他在我们下船前说过自己会在这里待上一个小时左右休整,如果想要返航就在一个小时内找他。

    不然下次再回来接我们就要七天后了。

    这也意味着我们如果确定要待在岛上的话,至少要待上七天才能回去。

    我看着远方海岸线下出现的放射状红蓝相间的美丽光线出神,伦敦的七月如果不是下雨天,日落时间一般都在八至九点左右,此时的我们正好赶上了日落的时间。

    很好看,比平常更加好看。

    “他们应该比我们更早到,坐的并不是同一班船。”他低头将手中的邀请卡片翻到背面地址处说道,“等到了别墅内应该就能见到他们了,而且……”

    他将我的视线又吸引了回去。

    只见夏洛克抬头对我耸耸肩,说道:“手机信号的话,其实在我们的船行驶到一般路途时,信号就全部消失了。”

    ……

    我脑内警铃大震。

    孤岛,台风,段时间内不会回来的船只,以及全部消失的信号,这一切一切像极了侦探中最经典的那类也是最恐怖的那类。

    “福尔摩斯先生……你看过阿加莎吗?”

    夏洛克与探长都不愿意现在返航,想要现在回去绝对是不可能了,我认命的跟他们两人继续前进,走进了树林。

    树林内静谧诡异,远离海边的我们此时连海水拍打海岸的声音都听不到了,耳内只剩下我们赶路踩在树枝或树叶上发出的吱吱丫丫的声音。

    “阿加莎?”夏洛克顿了一下,我瞥了他一眼,看到夏洛克皱皱鼻子似乎是在思索,“那是谁?”

    我愣住,仔细观察他的表情许久,发现他确实是不知道‘阿加莎’是谁。

    难道说福尔摩斯的世界里是不存在阿加莎·克里斯蒂这位著名的英国侦探家吗?她可是三大推理文学宗师之一,而我们现在的处境就像极了她所开创的‘暴风雪山庄’模式。

    可夏洛克并不知道?

    虽然心中不解,但我还是摇摇头故作无所谓得回答夏洛克。

    “无关紧要的人,那是一位美丽的女士,我刚才突然脑内一闪而过她的样貌,总觉得她会是你喜欢的类型,所以想问问你知不知道。”

    果不其然,夏洛克对于我的回答再次发出嗤笑,他对我的话并不感兴趣,他更感兴趣的是发出古怪信件的主人,与他设置的难题。

    探长此时已经松开了我的胳膊,走在我的身后,沉默不发一语,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但我似乎听到了他身上的手机传来过一次震动的声音,这让我差点以为有了信号,可抱着希望将自己的手机拿出来时却发现左上角依旧显示的是‘无信号’。

    这该死的苹果手机。

    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五日,晚上八点半。

    在步行了半个多小时后,我们终于来到了‘侦探会’的最终地点,也是这整座岛上唯一的一件别墅内。

    “哐哐哐。”

    探长握住门前金色的狮子口中衔着的金色门环,轻轻扣在门上。我们三人站在这栋别墅的门口处,头顶遮挡的穹顶与整个大门及穹顶下支撑的两根柱子都是枣红色的,只有门上的狮子与穹顶上露出的尖部是金色的。

    应该是镀金,我好奇的摸了摸那个十字的胡须后心中做出了判断。

    大约过了十秒后,门被打开。

    “嗨,你们就是剩下的三位侦探了吗?”

    开门的是一位有着茶色头发与浅棕色双眼的青年男子,他白皙的脸上在鼻子附近长着一些雀斑,笑起来非常清爽,像是大学中的喜爱运动很受欢迎的那一类学长。

    他打开门后朝后走了走,为我们让开了位置。

    “嗨。”

    我跟他打招呼,第一个走进了屋内,在一旁换鞋。

    地上刚好还摆放着三双鞋子,从左到右按照大小排列,给我的那双是最小的粉色拖鞋。

    我挑眉,看来举办这次活动的主人还是一位很细心的主人。

    “侦探?”

    夏洛克皱眉,他进屋后先是将围巾取了下来,跟大衣一同挂在了衣架上,才开始换鞋。

    “为什么你会觉得我们三个都是侦探?”

    他喜欢抓别人话语的漏洞,这已经成为了他的习惯。

    “哦因为这次的邀请函上不是说了会举办‘侦探会’吗?”他笑的非常纯良无害,“现在餐厅还坐着三名侦探,从餐厅餐具的摆放来看,除了我们还有三位,那肯定就是你们了。哦对了还没有自我介绍……”

    “我叫查尔斯,是一名业余的侦探家。”他看向我然后向我走来,“来我帮你把大衣挂上去,餐厅内开着空调,如果穿着大衣进去的话可能会让你感到不适。”

    说着就要帮我将大衣脱了,我向后退了一步还没有拒绝,探长就隔在了我们两人中间制止了他过分热情的举动。

    “谢谢,查尔斯,我帮她就好。”

    查尔斯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地点点头。

    “过气侦探家,最近毫无灵感,写不出东西,一直在躲避人——追债者或者情敌。之所以来参加这次邀约是希望能从中探索灵感,可从你失望的神色并且在明明更多的侦探聚集在餐厅内,你不选择在那里汲取灵感,而是选择来门口迎接我们,就说明他们要么谈话过于无聊低端,要么就是与你想象的千差万别。”

    夏洛克将查尔斯从头看了个遍,分析结果脱口而出,他撇撇嘴将最后一句话撂下。

    “无论是哪种,都让我同样感到失望。”

    这是他最喜欢干的事情。想当初我刚住进221B时,他给我的见面礼也是毫不留情的直白分析。

    查尔斯这下更尴尬了,手足无措。我拽拽夏洛克小声对他耳语。

    “一会儿的情况可能有些复杂,希望你尽力忍耐,刚才这样的情况越少发生越好。”

    夏洛克冷哼一声,将袖子狠狠地从我手中抽出。

    “你这是在告诉我隐藏我的智慧?”

    “不,福尔摩斯先生,您的智慧即便不说话也可以表达出来,”我摇摇头,“我只是在告诉你怎么获得人们的喜爱,这样可以防止一会儿我们被赶出别墅。”

    “呵……”他冷笑,“人们的喜爱?那种东西对我来说毫无价值。”

    他是发自肺腑的这样觉得。

    等我们三人都整顿结束后,查尔斯才带着我们进去,他直接将我们带向了餐厅方向。

    “你们的行李一会儿管家夫妇会把它们都送到你们各自的房间,我直接带你们去餐厅吧。”我们没有人反驳他的提议,“大家其实在七点多的时候就已经就位完毕了,但管家先生坚持要等你们来了才会上菜。我们都已经饿得饥肠辘辘了,肚子都叫了好几回。”

    他说话幽默极了,也非常会带动气氛,我想如果一本侦探是由他执笔来写的话,一定是一本夹杂着许多调侃与笑话主角幽默的侦探。

    可除了我会偶尔配合的笑上两声外,夏洛克跟探长都沉默着不作回应,他们两人一路都在观察屋内的陈设,似乎完全没有听查尔斯讲话。

    一直到了餐厅门前,查尔斯停下了脚步,他用手握着门把手却没有打开,而是向我们做出提醒。

    “对了,在你们来之前,里面发生了一些争执。可能气氛会不太好,希望你们不要见怪,大家都是来自各个领域的不同类型的侦探,人难免都有好胜心。”

    他像是怕自己解释的不够清楚,又加了句:“大家都觉得自己是最厉害的侦探,所以发生了一些口角。”

    “开门吧。”

    夏洛克对于这些无聊的八卦向来不在意。而且对他来说,别说是餐厅内大家关系不合,就算是有人在他面前相互辱骂大打出手,只要当时夏洛克不是在思考事情,那么是两个人在对骂又或是两只狗在互咬,都没什么区别。

    “好的。”

    查尔斯噤声,将门打开。

    里面白亮的光线立刻透了出来,我不太适应的眨眨眼。

    在来餐厅的走廊上,灯光都是非常昏暗的黄色,我以为这是为了符合古典的装饰而特意用的黄色灯泡。却没想到,餐厅内用的会是白灯。

    “哦查尔斯,你如果要背着我们说坏话的话,难道不应该找一个更远一些的地方吗?”刚打开门,就有如刀片般刻薄尖锐的话语丢在了查尔斯脸上。

    明亮的灯光下,我看到他的脸被对方的话打的通红。

    “抱歉。”

    查尔斯低声道歉,并且示意我们进来。

    我们三人跟在查尔斯后面进到了餐厅内,长长的餐桌上套着白色的顺滑桌布,在上面的布景无论是蜡烛还是瓶花都非常讲究。

    餐厅的墙壁正中,摆放着一副巨大的油画肖像,是一位长着红褐色络腮胡叼着烟斗的男人。

    这大概就是曾经拥有这座岛的主人,那位侦探家。

    “你们坐在这里。”

    查尔斯指指空着的三个位置,我发现每个人的位置上都摆着一个带有名字的金色牌子,看来座位是固定的。

    探长坐在右边挨着一位金发中年男人,我坐在探长的左边,而我的左边则是夏洛克,他是整个长桌的最后一位。

    我们这边带上金发中年男人有四个座位,我们的对面是三个位置。

    我们按照安排好的位置入座后我才抬头观察桌上的每一位人,哦不对……

    应该说是每一位‘侦探’。

    查尔斯正坐在我的对面,管家先生推着餐车站在他身边,管家太太从餐车中拿出食物放在查尔斯面前,他整理了一下面前的餐巾,而后抬头注意到了我的视线,对我笑笑。

    长得真可爱。

    我对他报以微笑。

    “嘁……”

    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我不悦地看向那个发出怪声的人。

    那是一个体态发福,发际线尴尬露着光亮脑门的男人,据我推断如果不是他长得过于显老的话,那他今年大概在五十多岁左右。凭声音判断,这就是刚才一进门就讥讽查尔斯的那个男人。

    “怎么了吗……夏普先生?”我看了一眼他面前的牌子。

    美食侦探家——安德鲁·夏普。

    原来是美食侦探家。

    我看着管家太太极不方便地将餐品从他的肩膀处费劲的摆在了桌子上,在给别人上菜时都是从旁边放在桌子上,可安德鲁·夏普的身材太过肥大,他将自己的两边位置堵的死死的,肚子也非常艰难的卡在桌子下。

    “没什么,只是对岛屿主人邀请人的标准感到质疑。”他的眼睛在我们三个这里扫过,语气相当不屑,“连经常在小报上博人眼球的小丑跟不知道哪儿冒出来的混日子的侦探也邀请,真不知道他是在侮辱侦探,还是在侮辱我们。”

    呵……

    在报纸上博人眼球的小丑?这是再说我咯?

    说着小报小丑,那他如果不看小报娱乐新闻,又怎么会知道我呢?我这样不入流的小丑又是怎么入了他高贵的双眼之中的?

    而且还敢说夏洛克·福尔摩斯是‘不知道哪儿冒出来的’,‘混日子的’侦探……

    真希望这次他不要出什么生命危险,安安全全的活到最后离开这个岛,我还是蛮期待他看到福尔摩斯出名的那天,下巴会不会掉在地上。

    我挑挑眉,没有搭理他的打算。

    一旁的夏洛克跟探长也是同样的举动,虽然都没有说话,但他俩显然更加不屑,连看都懒得看安德鲁一眼。

    尤其是夏洛克,即使这个安德鲁身材再肥,夏洛克一眼就能将这个草包看穿。

    他是在作死,我期待着夏洛克将他毫不留情的拆穿那刻。

    “我也这么觉得。”

    那个坐在我们右边的金发男人突然开口,我朝他看了过去。

    他竟然是一位法官?我看到他的牌子上所标注的身份后大吃一惊。

    这么年轻的法官?据我目测他大约只有三十多岁。

    祖德·朗曼?

    高个子的意思?他坐着我还真的看不出来有多高,但既然姓氏都表示他是高个子的,我想应该个子也不会太低吧。

    “呵……虽然刚才意见上有所分歧,但你的眼光还算是正常。”听到有人附和自己,安德鲁骄傲的撇撇他的嘴。

    他的嘴亮亮的,在灯下发出油腻腻的反光,我看的有些恶心瞥开了眼。

    “朗曼的眼光当然正常,”安德鲁左手边的那位一直没有说话静静地切着盘中食物的男子开口了,“但我想他要说的跟你理解的不是一回事儿,对吗?朗曼?”

    这个说话的棕发男人叫路易·布朗,他吃饭的仪态非常优雅,连最后问话时对金发法官挑眉的那个举动都贵族感十足。

    ……

    商业侦探。

    这是什么侦探?

    我纳闷,跟他们一比,我倒是想要赞同安德鲁的话了。因为跟他们一比,我跟福尔摩斯反而是更准确的侦探吧。

    安德鲁将手中喝汤的勺子放下,不悦道:“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金发法官接上了对方的话,“美食侦探到底是什么东西?邀请这样的人来,真不知道是在侮辱侦探,还是侮辱我们。”

    我绕过探长看去,那个金发法官居然还挑衅的向安德鲁勾起嘴角。

    探长配合的笑了几声,餐桌上的气氛瞬间箭拔弩张。

    我放下了手中的刀叉,饶有兴趣的准备观战。

    在我们进了餐厅后,除了查尔斯跟那个讨人厌的安德鲁和管家夫妇外,其他的两名侦探都一言不发,如果不是这次他们两个讽刺安德鲁,我想我应该短时间内也不会去关注他们。

    没想到他们两位竟然是这么有意思的人,有趣,有趣。

    这场戏可比管家夫妇精心准备的菜肴‘好吃’多了。

    “嘭嘭嘭——!”

    三下连续的响声不知从何处传来,像是法官击锤的声音,示意众人安静。

    安德鲁警觉地朝四周看去,费劲的转动着他肥胖的脖子,像是被吓到了一眼脖子上的肉还一颤一颤的。

    大家都停止了动作,注意着四周的声音。

    紧接着,一个苍老阴霾的声音再次响起,声音之大充斥在整个餐厅中,隐约还能听到回声。

    空灵,沙哑。

    “七名侦探你们好,将各位聚集在这座岛屿上,是因为各位以前做过的事情……”

    他的声音又慢又难听,我胳膊上的寒毛再次立了起来。

    “正如我心中所说的那样,你们每个人都曾经背叛过上帝,做出过上帝不能容忍的罪孽,正如我在邀请函中所说的那样……我知道你们每一位所做做过的事情……”

    “□□熏心的家,贪图享乐的美食家,热爱金钱的商业大亨,毫无目标的法官,超越法律赋予权力的探长,记恨美好者的女侦探……以及将傲慢一词刻入骨髓的福尔摩斯先生……”

    “你们每个人都无法洗脱自己的罪恶,因为它们都确确实实是你们曾做过的……”

    “我会给你们最后一次坦诚的机会,你们可以在一小时内坦白自己的罪行并利用自己的侦探头脑找出我是谁……”

    “如果做不到的话,那么你们每个人都将被……”

    众人面面相觑,没有人再开口说话,甚至没有人再动一下,连管家夫妇都僵硬的站在餐厅门口。

    每个人都保持着寂静前的动作,脸色难看至极。

    除了夏洛克。

    他一个胳膊搭在椅子靠背上,另一只胳膊放在桌面,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轻叩桌面。

    我却从他敲着的手指感受到了他期待的心情。

    那个声音就像是一位年老的法官,他的每一句话都说的慢且清晰。

    “宣判——死刑。”

    他话音刚落,只听见“嘭——!”的一声。

    再次落锤。

    当真如在法庭审判,而我们每个人,都是被告。

    ※※※※※※※※※※※※※※※※※※※※

    么么哒各位宝宝,求留言求留言,打滚卖萌求留言。

    昨天我换了封面后,好多宝宝找不到了,你们……都是凭借着封面认这本书的吗?!QAQ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人家想要留言嘛QAQ哭唧唧。人家发了这么肥的章节呢!

    梓筠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9-13 11:56:50

    指染红颜笑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9-13 13:56:55

    私下很可爱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9-13 23:11:32

    谢谢宝宝们的打赏!!!扑倒按在地上么么么大

    喜欢[综英美]每个直播都想要我命请大家收藏:()[综英美]每个直播都想要我命更新速度最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