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医疗翼补作业的漫长时光终于过去, 整整用了一周的时间。

    一周后的傍晚, 在庞弗雷夫人的确认下,我终于可以这个令我坐立难安的离开病房了。

    ——每天斯内普都会熬制特效的药剂带来给我,据庞弗雷夫人说, 在我昏迷时斯内普教授也是这样每天都来‘探望’我。

    我想我的这学期的魔药课成绩算是完了, 开始我以为自己仅仅是打扰了他一晚罢了, 现在才知道原来斯内普教授的整个暑假都贡献给我了。

    ——为了让我能快速补充体能,使身体变回从前的最健康状态。庞弗雷夫人每天都要监督我进食。

    可穿越回来后的我, 已经变成了一名半素食主义者了, 进食肉类对我来说是一件较为痛苦的事情。可庞弗雷夫人总是有耐心, 等到你将盘子里的食物全部消灭后她才会离开。

    她还擅长挂着笑眯眯的表情嘴里却说着令你毛骨悚然的话来威胁你。

    ——以及最后一点, 这是最让我头疼的一点。每天刚刚入睡,就会准时被德拉科派来送糖果的猫头鹰所吵醒。

    在当我察觉到德拉科每晚都会送糖果时,我有尝试过让自己晚睡,一边补作业一边等着猫头鹰的到来。可每当我困得以为德拉科今晚不会来了,然后躺倒在床上盖好被子,刚进入梦乡时!

    那只猫头鹰就来了。

    无论是早睡还是晚睡, 但凡我脑袋刚落到枕头上进入梦乡, 它一定会准时敲打起我的玻璃。

    这让我每天都困到怀疑人生。

    补作业, 复习, 发愁怎么才能在庞弗雷夫人眼皮子底下用清理一新, 以及睡眠不良。

    这些繁忙, 辛苦, 还有苦恼充斥了我这一周。

    可这也有好处。

    坐在霍格沃茨礼堂内的格兰芬多长桌上的我, 一边看着级长刚刚发给我的本学期课表,一边慢吞吞的喝着牛奶。

    起码,人一旦忙起来,是真的没有功夫再去胡思乱想。

    一离开医疗翼我就迫不及待的冲进了霍格沃茨的礼堂,之所以这么兴奋,是因为从今天开始,我终于可以自己挑选进食内容了。

    “金妮,你明天上午是什么课?”

    赫敏见我在看课表,好奇的问道。

    现在正好是霍格沃茨的晚餐时间,几乎所有的霍格沃茨学生此时都聚集在礼堂大厅里。

    格兰芬多的长桌最为热闹,大家不按年级而是按照自己的心情就坐,熟悉的人坐在一起当然有说不完的话聊。刚下课不久的赫敏就坐在我的右手边,我们对面坐着的就是与她一同赶来的罗恩跟哈利。

    “黑魔法防御课。”

    我没好气的回答她。

    今年是哈利波特中的第四年。我清楚的记得今年的黑魔法防御课教授,是由‘疯眼汉穆迪’担任的。

    之所以将名字也带上引号是因为,这个‘穆迪’是个假货。

    他其实是臭名昭著的食死徒小巴蒂·克劳奇,喝了复方汤剂才会变成穆迪的模样,而真的穆迪此时正被他锁在办公室的箱子中。

    小巴蒂扮演‘穆迪’潜入霍格沃茨的真正原因,就是为了帮他的主子伏地魔,在三强争霸赛的时候将哈利波特骗到伏地魔面前。似乎是需要取走哈利身上的一部分,才可以使伏地魔复活。

    而整个世界也就是从这一年,伏地魔复活后,变得越来越黑暗。

    无数代表正义的英雄与勇士相继死去。

    想到这里,我难过而又同情的朝着教师席上的斯内普教授看去。他还是穿着那身黑色的袍子,周围的教授都在两两攀谈,唯有他低着头认真的切着面前盘子里的小羊排。

    斯内普长期的间谍生涯令他有着不同于常人的敏感。几乎在是我投以异样目光后的五秒,就被他察觉到了。只见他停住了往嘴里送羊排的动作,将拿着叉子的手放下,抬起头望向了我这边。

    我同情的目光遭到了他恶狠狠地一瞪。

    嫌恶的目光令我感到心中有一丝暖意流过,真好,今天的教授还是一如既往的恐怖。

    “新的黑魔法防御课教授特别恐怖!”罗恩打了个哆嗦,手中的炸鸡腿也跟着晃动,“你知道吗金妮,他居然在第一节课,就向我们展示‘三大不可饶恕咒’!我觉得他比老蝙蝠还可怕。”

    他说话的时候脸都变白了,看来不止是纳威,穆迪对罗恩造成的心理阴影恐怕也不小。

    往常罗恩在说教授坏话的时候,赫敏总会站出来严厉的制止他,可这次没有。

    她坐在我的旁边低着头看一本草药学书,头发垂下来遮挡住了她的脸,我看不清楚赫敏的表情。但我想,她的沉默可能也是对罗恩的话一种无声的支持。

    “不是的。”哈利反驳了罗恩的话,他看起来不太高兴,“穆迪教授只是为了让我们尽早了解这些咒语,我们总有一天要面对食死徒的不是吗?”

    这还是他第一次这么明确的反驳罗恩观点,看来他真的是很喜欢这个假‘穆迪’。

    罗恩被他吼的吓住了,手中的鸡腿掉在了盘中。他看看哈利又看看我跟赫敏,然后低下脑袋挤出了一句微弱的道歉。

    “对不起。”

    我想开口帮罗恩辩解几句,或者岔开话题活跃一下气氛,突然,感受到了背部的异样。

    又是那种背部被注视着的感觉。

    仅仅是凭借着视线传来的方向,我就可以推测出是谁在看我,可我并不打算回头。一来是他的注视目光我太过熟悉,根本无需确认。二来,我的回头只能造成我们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加尴尬,也会让他觉得不自在。

    这些天来,不间断寄糖果的行为已经足够说明他的态度。他特意留下卡片,看起来似乎是不希望让人知道自己是谁,所以才不写上名字。可卡片背面留下的那个字母‘D’却又说明了,其实德拉科心中还是希望我能猜出来这是他送礼物。

    少男的心思略有复杂,在他明确向我表达出自己的意思之前,我不打算用我刚得以休息的大脑进行思考猜测。

    ……

    所以我打算装作不知道。

    “呲——”

    罗恩低着头,正用刀叉切着盘子里的炸鸡腿,刀子划过盘子发出刺耳的声响。

    他的动作让我看着感到心中不忍,罗恩平时都是用手抓着鸡腿大口大口啃咬的,只有做错事时,他才会规规矩矩的用刀叉来吃饭。

    他现在肯定在因为自己刚才说了引发哈利不快的话而感到难过。

    我看向坐在罗恩旁边的哈利,此时的他跟罗恩的头近乎低到了同一高度。因自己对朋友发脾气而感到羞愧的情绪,透过他的镜片下的绿色双眼溢了出来。

    赫敏更是将眼睛快要黏在眼前的那本书上了。可我看了一眼书上的内容,熟悉的草药图片提醒着我,她大概有五分钟都没有翻过页了。

    ……

    还都是小孩子啊。

    我叹了口气,将课表摊在四人的桌子中间,故作苦恼地开口道:“三年级的课好多哦,比二年级一下子多了三四门课的样子。”

    丢课表的动作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我立马转移了话题。

    “哦对了,我听周围的人都在议论什么‘三强争霸赛’,那是什么?”

    学妹课程变多这件事,或许没有办法引起三个人的共鸣。但‘三强争霸赛’一定会吸引到他们的注意力,三人一定有许多想要对我进行科普的。

    而彼此间,只要有一个人愿意先开口,三人间的僵局很快就会破解。

    果然。

    他们三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向我介绍起了‘三强争霸赛’。赫敏向我科普历史,罗恩则着重告知我奖品有如何丰厚。哈利一边告诉罗恩年龄不够十七岁是无法参加,想要制止他的野心不切合实际的野心,一边又告诉我参加这个比赛有多么危险。

    “可乔治跟弗雷德都劝我试一试。”罗恩向哈利问道,“你不考虑参与吗?”

    哈利果断的摇摇头:“我从来没考虑过要参与……”

    “也是。”罗恩点点头,“你的名气已经够大了,而且你还那么有钱……根本不需要参与,如果我能成为冠军拿到那笔奖金的话……”

    罗恩脸上的傻笑出卖了他此时脑袋里都在想什么,赫敏拿起书本朝着他头上毫不留情的拍去。

    “你没听邓布利多校长说吗!很危险!这很危险!而且你根本没有到十七岁,别做梦了!”她很不耐烦地说教道,“又幻想的时间,还不如提前预习功课,明天上午是魔药课!”

    斯内普就是罗恩的天生克星,一听到明早就是魔药课,罗恩再也笑不出来了,一脸菜色地继续用叉子戳着盘里的那个鸡腿。

    我跟哈利都忍不住笑出了声。

    不过也正因为还都是小孩子,心地还都很单纯善良。

    朋友之间不愉快或许来得快,但彼此的隔阂消除的更快。

    吃过晚餐后,赫敏送我回到寝室。医疗翼的所有零食与衣物早在我回来前,就被霍格沃茨的家养小精灵运送到了寝室。

    在打开衣柜查看时,我发现所有衣物在送回来之前,都已经被勤劳的精灵们洗熨过了。

    我走到了寝室内属于自己的书桌前,打开带锁的抽屉后,将直播手机与这些天德拉科送给我的糖果一同装了进去。

    德拉科送的糖果我暂时并不打算吃,而直播手机对现在的我来说也没有什么用处,所以我将他们都锁了进去。

    还记得,在我醒来后的第三天。直播手机就出现在了我的口袋中。

    那时还是清晨,我刚刚睡醒,熟悉的机械化系统音就在我脑内响起。

    [所有奖励已全部实装完毕。]

    一个女声这么对我说道。

    我将口袋中重新出现的手机拿出,打开查看着所谓的奖励发放。

    这个手机外观与之前毫无差别,只是在打开后发现,屏幕上多了‘观众留言栏’,‘任务投票区’类似APP的图标。

    我好奇地一一点开查阅,却发现里面都是空的。

    没有观众的留言,也没有新任务的投票。

    ……更别提所谓的观众的互动了。

    这让我对于花了大价钱购买的任务奖励而感到万分嫌弃……

    [回归主世界时,直播任务功能无法开启。]

    我在脑内刚嫌弃了一下手机,系统音立马就在脑内回复了我。

    买了系统音的好处就是,我不需要出声讲话就可以与系统进行交流。但我的系统跟看过的中的系统不同,我的比较高冷,属于只回答跟直播有关的。但凡是无关的话题,他一概不会理你。

    在我用脑电波尝试与系统接轨失败第八次后,我心中就有了将它丢到柜子中锁住的想法。

    毕竟,它一不能跟观众互动查看留言,二也不会发布新的直播任务,三连唯一活着的系统音对我都是爱搭不理的状态。

    我实在没必要拿着它到处乱晃。

    至于上网,看电影?

    现在是1994年,那都是不存在的。

    综上所述,这个手机对我来说根本就是一个破铜烂铁,毫无用处。

    所以才会将它与糖果一起锁在柜子中,如果以后我不会再一次穿越的话,那这个手机怕是一辈子也不会被我从抽屉中拿出了。

    在放糖果与手机时,我看到一个熟悉的本子夹在其中。

    ……

    我都快忘记它了。

    ——那是伏地魔的日记。

    得到这本日记是因为,在我入学前与家人一起去对角巷进行采购时,卢修斯·马尔福在离痕书店引起骚乱后,趁机将它塞到了我的包中。

    原本的金妮在收到这本日记后,应当向日记本中的汤姆·里德尔(伏地魔年轻时)倾诉自己的感情,倾诉自己有多么的爱着哈利波特。而后里德尔会通过对金妮长时间的开导,而逐渐取得她的信任并且控制她,借她的手将密室之门打开。

    可惜里德尔小倒霉遇到了我。

    在拿到日记的两年间,我不仅一次次拒绝他打开密室的要求,还经常在写论文发觉羊皮纸不够时,就对它下手。

    一年不到它就已经被我撕的只剩下一页了。

    之所以在剩下的一年间,这个日记本还能保住自己的最后一页纸。除了我担心全部撕掉后,就没有办法与他对话的原因外。

    更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我每次刚刚动摇,想要撕掉它仅存的一页纸张时,它就会立马在纸上浮现出几个大写的字母。

    [不!准!撕!]

    就像是里德尔透过日记感受到了我的内心一样。

    而且讲实话,年轻的伏地魔真的既有魅力又有学识。

    我的功课但凡遇到不会的,向他请教后总能得到漂亮的答案,而且对于许多问题他都有自己独到的见解。

    在最初与他通过日记本聊天时,里德尔的表现就像是一个知心大哥哥,体贴,温柔,风度翩翩。

    直到……

    我将日记本摊开,拿起放在桌上的羽毛笔,蘸蘸刚拧开瓶盖的墨汁。

    好久没跟他聊过天了,不只是这离开的三个月。

    他大概有半年多没有理过我了,二年级的下半学期开始,无论我在日记本上跟他写什么内容,都得不到里德尔的任何回应。

    如果不是每次写上去的字迹都会消失的话,我都要以为自己的日记本被人掉了包。

    [嗨,汤姆,我有些问题想要请教你。]

    我犹豫着该怎么开口对方才有可能回复我。黑魔王的脾气很差,心眼又小,但凡我跟里德尔聊天时出言不逊惹到了他,那么少则一周多则半年,这个日记本都不会在对我做出回应。

    可都已经半年多过去了,年轻的黑魔王应该消气了吧?

    在略微思索后我又接着下笔书写道。

    [你知道三强争霸赛的舞会吗?我听说会有舞会,可我才三年级,似乎没办法参加……]

    纸的质感非常好,书写起来也感到十分流畅,这可能就是为什么我会撕日记本的纸来写论文的原因吧……

    纸上的字迹在我书写的同时从左至右一点点消失,等我写完将笔放下后,刚才的那句话已经从纸上彻底消失了。

    他会回复吗?我有些期待也有些好奇。

    十几秒后,空白的纸上浮现出了新的笔迹,与我风格完全不同的笔迹。

    [三年级?只要被高年级的人邀请就可以参加舞会。]

    汤姆里德尔写得一手漂亮的好字,让人读起来流畅又舒服。

    我拿起笔对他进行回复。

    [那你当时有舞伴吗,是几年级的?]

    似乎是他的漂亮字体感染到了我,我此时再下笔,手下的字就显得没有刚开始写的时候那么随意了。

    [当然。]

    我的话语刚刚从纸上消失,下一秒就得到了里德尔的回复,他自信的模样跃然纸上。

    [想要当我舞伴的人很多,我的舞伴是一位比我大了一级学姐。虽然没有见过你,但从你这么久以来与我聊天时的表现来看。只要你努力一下,从现在开始少说话,多微笑,我相信还是会有人愿意邀请你去舞会的。]

    里德尔的谎话编的极其自然。

    今天晚餐时,赫敏刚刚跟我普及过‘三强争霸赛’的历史。这个比赛因为危险程度过高,已经有好几个世纪没有举办过了,今年是重新举办的第一年。

    ……

    他不仅装做经历过这场舞会,还要假装自己很有魅力,虽然我也承认学习成绩优良长相又迷人的年轻伏地魔,的确很迷人。

    但你自吹自擂就算了,为什么还要嘲讽我?

    什么叫只要我努力一下,还是会有人邀请我去舞会的?恩?

    我不太乐意的在纸上点了几个点。

    [哦……]

    [你这是什么反应?]

    虽然听不到黑魔王的声音,但仅从他的回复来看,就足够说明他此时对于我的回复有多不满意。

    他在大概期待我的崇拜吧。

    [没事,我只是在感慨。首先是羡慕你的魅力,其次……]

    他像是误会了什么,头一回在我还没有写完全部话的时候就回应了我。

    [不用担心,我相信会有人邀请你的。只要你不说话保持微笑,尽量装的像一位淑女。]

    ……

    他对于我的嫌弃令我恼怒。

    [不,我并不是担心这个,我只是觉得伏地魔有点可怜。]

    我写下这句话后,就没有在期待对方有所回应。

    因为在我拿到这本日记后,我经常对他调侃伏地魔的事情,往日来说一般我一提起伏地魔他就干脆不回我话了。

    [为什么这么觉得?]

    咦?我惊讶地看着纸上的回复,没想到里德尔今天居然回应了这个话题。

    我一边摇头感慨着,果然时间就是容易让人忘记伤痛,不长记性。

    一边用羽毛笔重新沾了墨汁流利地在纸上写道

    [毕竟他连鼻子都没有,我想应该没有任何女生愿意跟他做舞伴吧……]

    [真的是太可怜了。]

    这是我每次提及伏地魔后都要用的结尾。

    之后的半个小时,纸上都再没有任何字体浮现。

    我打了个哈欠将日记本合上放回了抽屉内。

    ……

    小气鬼先生今晚应该是不会理我了。

    ※※※※※※※※※※※※※※※※※※※※

    今天来点伏地魔换换口味(喂)

    小剧场:

    女主: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刚见我的时候明明是体贴含蓄又温柔的设定的。

    黑魔王:你特么对这一个天天指着你说‘哇你没鼻子,哇你真可怜,哇你是秃头。’的人,你能体贴起来?你能含蓄起来?你能温柔起来?

    女主(眨眨眼):可是我有鼻子也不是秃头啊。

    黑魔王:……卒。

    ————

    小剧场2:

    女主:德拉科你就没想过我吃这么多甜食会胖吗?

    德拉科:你多胖我都爱你。

    女主:200斤也爱……?

    德拉科:笑容逐渐僵硬……

    ——————

    今天老规矩!留言前20有红包,到了60留言就前六十都有红包(今天上收藏夹应该能够吧QAQ)

    ——————

    今天又有小天使包养我哈哈哈哈我要膨胀了我跟你们讲!

    南枝北风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8-30 12:27:01

    指染红颜笑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8-30 15:22:56

    喜欢[综英美]每个直播都想要我命请大家收藏:()[综英美]每个直播都想要我命更新速度最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