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我拒绝了巧克力的德拉科, 显得手足无措起来。

    他不会安慰人,起码这两年多以来我没见到过德拉科安慰人。德拉科应该是那种被众人围绕,拿着礼物从小哄到大的类型。

    不对……

    如果是小时候第一次见面时的那个他,那个软萌软萌的他, 应该是会安慰人的类型。

    想到这里我略带同情地瞧着德拉科此时僵硬的表情。

    明明是那么可爱的男孩,究竟经历了什么,才会变成现在这样别扭又不讨人喜欢的样子。

    “你这样太狼狈了。”

    德拉科摸了摸自己高挺的鼻子不赞同的对我说道。

    拿着巧克力的手紧了又紧,最终他还是选择将巧克力放在了我的床边的桌子上, 即便我曾拒绝过。

    我不是一个爱哭的人,也许当今天过去后我再也不会哭也说不准。而德拉科之所以今天会一反常态的对我温柔,百分之九十九的原因都是因为我在哭。

    我被他欺负了两年, 期间的反应, 一般除了生气就是冷漠无视。就连当初我被他放鸽子后,在猫头鹰高塔等了他一整夜后, 都没有哭。

    但我当时非常生气, 对德拉科也感到非常失望。正是从那次之后,我才会对于德拉科采取无视模式, 无论他怎么闹, 怎么吵,我都当作没看到。

    他恐怕以为我怎么欺负都不会掉眼泪, 今天第一次见到我哭泣的样子,确实把他吓到了。

    我看到他整个人都僵住了。

    想到这里, 我突然觉得, 也许今天这样的状态是改变我们之间紧张关系的一个契机。

    既然以后说不准自己还会不会哭, 也说不准下次哭的时候德拉科还会不会像这次一样对我突然变得友善。

    那不如就利用今天做点什么。

    “马尔福……”我神情难过气息微弱不稳地喊他名字,“你究竟为什么总是针对我?如果是因为小时候的那件事还在让你感到不快,我明明道过歉了不是吗?”

    “而且,你也惩罚过我了,我在猫头鹰舍整整等了你一晚不是吗?”

    他淡灰色的眼睛亮了亮。

    “我……”

    “罗恩,哈利!你们跑的慢一点,一会儿又要被庞弗雷夫人骂了!”

    赫敏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伴随着重且急促的脚步声由远而近。

    从她气喘吁吁的声音来听,她像是要小跑才能追上哈利他们的脚步。

    德拉科的话刚出口就被打断,这让他感到不悦,也让我感到可惜。

    在听到门外的声音后,他皱起眉头,看都没看我一眼就立马往后撤了几步,站到了离我更远的病床前。

    眼神冷漠而疏离地整理着自己的巫师袍,像是他干净整洁熨烫得笔直的巫师袍此刻突然变皱了一样。

    ……

    像是在配合德拉科一样,他刚站定摆好姿势,医疗翼的门就被嘭的一声打开,三人组熟悉的身影并排挤着一同跨过了门槛。

    他们三人目的非常明确,几乎是在进门的下一秒,就站到了我的床边。

    “金妮,你终于醒了。”

    赫敏关切地拉起我的手说道,她是三人中离我最近的那个。

    他们像是都没注意到德拉科在旁边一样——事实上罗恩应该是看到了,因为我见他冲向我病床前脚步原本是朝着德拉科去的。

    德拉科暗暗向三人组翻了个白眼。

    我开始走神,我在猜想自己这么喜欢翻白眼的动作,是不是因为平时耳濡目染跟他学的。

    “金妮,你怎么了?”

    赫敏有些担忧的撅起嘴,三个月不见,她也变得漂亮多了。一年级时,赫敏的兔子牙经常遭到取笑,哈利波特在学校有多出名,赫敏的兔子牙被嘲笑的就有多厉害。

    看着眼前的赫敏,我细心的发现她的兔子牙已经没有以前那么严重了,此时的长短很合适而且也显得不在突兀。

    她应该是做了牙齿矫正。

    “金妮……哭了?”

    听了赫敏的话,罗恩显得还有些迷茫。

    赫敏指了指我的眼睛,示意罗恩看我。

    哈利看着我的脸点点头附和赫敏道“眼睛好红。”

    我摸了摸脸,看起来很明显吗,可我刚才明明眼泪止住许久了。

    “为什么,金妮你告诉我是谁欺负你……”罗恩话说了一半像是突然想到一旁被晾了很久的马尔福,只见他话锋一转怒目瞪向德拉科,“马尔福!你为什么要欺负金妮!”

    省去了问题,过程,回答,直接得出了答案。

    原本在一旁故作不在意地整理衣袖的德拉科,被罗恩这一嗓子吼得迷茫。但迷茫的神色也只在脸上存在了一瞬间,紧接着他就挂着冷漠而疏离的表情,对着罗恩抬起下巴,却不做解释只拿眼神藐视罗恩。

    像是觉得不需要解释,不在乎罗恩是否冤枉了他。

    “你这是什么眼神!”

    他的反应惹恼了罗恩,我这个傻哥哥说着就要站起来,像是想要跟德拉科打上一架。

    “别这样罗恩,金妮还什么都没说呢。”

    赫敏跟哈利一起拉住罗恩的衣服,让他不要冲动。

    其实就平时而言,面对德拉科,最不喜欢他的人倒不是罗恩。一般都是哈利跟德拉科更为不对付,罗恩还时常劝哈利不要跟马尔福这种人一般见识。

    而今天看到我被欺负到流泪,出于哥哥对妹妹天生的保护欲,冲动驱使了他的大脑。

    想到这里我有些同情德拉科了。大多数格兰芬多,或者可以说是大多数的霍格沃茨学生,只要发现有斯莱特林在场,无论那件坏事是不是他们做的,又或者说是不是有证据能表明是他们做的,都不重要。

    大家的第一反应都是坏蛋是斯莱特林。

    这恐怕就是德拉科懒得解释的原因吧,因为解释也没有人会相信。

    就比如,虽然赫敏与哈利嘴上说着,在没有我的证实前不能去找德拉科的麻烦。可他们一同警惕的看向德拉科的眼神,其实已经表明了他们认定德拉科就是弄哭了我的那个坏蛋。

    呃……

    说不定德拉科自己也这么以为。

    他一句话都没说,只是对我冷淡的点点头,而后挺起胸膛迈着优雅的步子离开了医疗翼。

    那神情和模样就像是一只昂首挺胸的小松鼠。

    ……

    有点可爱!

    “马尔福为什么突然出现在这里?”

    德拉科的冷漠与不理睬使罗恩的全部力气都打在了棉花上,他显得有些泄气。

    “他发烧了。”我想了想决定还是为德拉科解释一下吧,“而且我也不是被他弄哭的,我就是一个人待在医疗翼觉得害怕,吓哭了。”

    “真是的,原来是发烧了。”罗恩径直忽略了我后面帮德拉科做出的解释,“我还以为他突然有了良知,知道当时如果没有你在他身前挡那一下,老马尔福恐怕就需要一大把年纪生二胎了。”

    韦斯莱家的男孩们对我都很护短,尤其是罗恩。可能是因为我只比他小了一岁的原因,他显得与我更为亲近。从小双胞胎想要恶作剧时,他都会第一时间跑来保护我。

    不过双胞胎恶作剧的目标本来也就只是罗恩而已……

    “他也不算老吧……”

    想起报纸上卢修斯马尔福对着镜头,露出的冷淡而傲慢的假笑模样,平心而论他看起来最多不过三十岁左右。

    “这不重要……”赫敏无所谓地摇摇头,比起这些她更为关心我的健康问题,“金妮,你感觉身体怎么样了?”

    罗恩随手拿过放在床头柜上的一包零食,拆开后递给了哈利。

    哈利摇摇头拒绝了罗恩。

    “好多了,我觉得自己马上就可以出院了。”我回答道,“对了,弗佳丽怎么样了?”

    弗佳丽是我养的一只玳瑁色布拉多尔猫,她有着明亮的蓝色大眼。

    当然就韦斯莱家魔法界出了名的‘穷鬼家族’称号来看,这只猫我肯定不是自己能买得起的,毕竟我连好一点的散粉都买不起。

    她是我一年级的圣诞节礼物,送的人是将弗佳丽放进了礼物盒中,又通过霍格沃茨的家养小精灵送进我寝室内的。

    我还记得,当时在我小心翼翼的扯掉盒子上的缎带后,弗佳丽就乖巧的坐在铺满了棉花的盒内,歪着头对我喵呜叫着。

    那一声软糯的猫叫瞬间就将我的猫奴之心呼唤了出来。

    从盒子内抱出弗佳丽时,她从盒子里带出了一张卡片。那是一张有简洁又好看的暗纹的卡片,暗纹在光下会闪闪发光,纸的质感摸起来也十分高档。

    那张卡片上没有祝语,没有署名,只在背面一个大写的字母‘D’。

    “它被抱回陋居了,妈妈对它很好,几乎把她当做你来养了。”说起这个罗恩语气中透露出无限的不可思议,“给它炸鸡,馅饼,它居然只是闻闻就走了,一口都不吃。妈妈为了猫该吃什么才好还去特地问了斯普劳特教授,现在每天都为它准备新鲜的鸡胸肉与鲑鱼。”

    “还时常搭配着花椰菜与煮鸡蛋作为零食,”他说得酸溜溜的像是在吃弗佳丽的醋,“妈妈都没让我吃过鲑鱼……”

    他吃一只猫的醋的行为引起了赫敏跟哈利的发笑,两个人一脸无奈地看着罗恩。

    “哦罗恩!别吃了!这些零食都是给你妹妹准备的!”赫敏看着罗恩刚吃完一包零食,又将手伸向巧克力蛙的举动不赞同的制止了他,“你怎么能抢你妹妹的零食。”

    “金妮不会介意的!”他口中的零食还没有咽下去,“再说了,这些零食基本都是哈利买的,哈利更不会介意了,对不对哈利?”

    他说完话后,我跟赫敏的视线不约而同的都转向了哈利。

    看到我探过来的目光,他的脸瞬间红了,结结巴巴的向我解释:“当时如果你不是为了救我们,也不会受伤……我真的很感谢你。”

    真好,哈利还是没变,还是那么容易害羞,而且也没有变高。脸还是那么嫩嫩的可爱极了,真希望他不会像电影演员丹尼尔·雷德克里夫一样,脸越长越方……

    我点点头:“没事,让罗恩吃吧,谢谢哈利。”

    我对哈利报以微笑,并且趁他们不经意间将刚才德拉科放在床头的巧克力拿了回来,塞在了枕头下面。

    “看吧,他们都不介意的。”罗恩嘴中塞满零食开心地说道。

    赫敏嫌弃的拍掉被罗恩喷到袖子上的食物残渣:“吃东西的时候不要说话。”

    看着他们三个人一如既往的拌嘴打闹,我的心中感觉无比温暖。

    家人跟朋友都在身边的感觉真好。

    回来真好。

    医疗翼每天都有许多的学生进进出出,白天太过热闹,吵得我头疼极了。在那里,只有到了晚上的时候,我才能得到片刻的安宁。

    而且自从我醒来,我的几个哥哥们每天都会来探望我,更不用提格兰芬多三人组了。就连韦斯莱夫妇也在征得邓布利多校长的同意后,赶来医疗翼看望了我。

    被这么多人关心着的我,根本没有时间休息。

    更不用提有没有时间去补作业了,更别说是还要补上全部的二年级期末考试,我哪儿有时间复习。

    于是,我尝试向庞弗雷夫人提议了想要出院回寝室住的一员,可她不仅严厉的拒绝了我,还一再地建议我多在医疗翼修养几天。

    “你脖子上的伤还没好利落呢。”

    她满眼心疼地看着我。

    “不用急着回去上课,作业慢慢补就可以,我相信教授们都会谅解你的。”

    想到斯内普教授阴恻恻的笑容。

    我比她更为严肃的摇了摇头,真是不当学生不了解学生的苦。

    既然不能离开医疗翼,那我就需要利用晚上的时间去补作业与复习,因为这是医疗翼唯一没有人说话的时间。

    在霍格沃茨的禁闭时间到达时,我用魔杖将整个病房内的八盏灯全部点亮。坐在床上,翻开赫敏借给我的二年级下学期的笔记,并拿起一旁的斯内普教授‘好心’送来的每门学科的作业题目。

    我将两者进行对照后发现,每门学科所教的内容与上一届都是一模一样的。

    应该说是霍格沃茨的教学缺乏创新与改革,还是说是魔法世界缺少创新与改革?

    如果连传授知识的学校,每年教导的都是一成不变的内容的话,想必所有毕业的巫师水准都会停留在同一界面。这样一成不变的教学内容与方式,终将会让魔法世界变得越来越落后。

    不过这对我倒是有极大的好处,既然从教课内容到课后作业,全都跟上一届一样的话。

    有了赫敏的这本笔记,我相信补完作业对我来说只是时间的问题,不会有什么难度。

    我将每门功课,按照教授的脾气与对作业要求的程度来排序,要求较高的放在前面,要求低的放在后面。

    没有要求的——比如魔法史的宾斯教授,就不列入补作业的列表之中了。

    安排好顺序后,我下笔如飞,赫敏的笔记十分详细,详细到我几乎可以不用脑子思考就能完成这些论文。我希望早点赶完作业然后去复习功课,因为在交完作业后的两个星期,我还需要抽出一整个周末的时间,与每个教授进行‘亲切友好’的考试。

    “运气不好的话,可能会所有教授聚集在一起,一边喝茶一边盯着你写试卷。”离开医疗翼前赫敏严肃地对我说道,“听说五年级有个学姐就是这样,因为期末时生了重病而没能参加考试。结果开学回来补考时,就是所有教授一起监考。”

    “我记得!”罗恩的嘴里塞满了饼干,碎渣在说话是不小心喷出几粒,含糊不清地附和赫敏,“听说那个学姐考完试后就又进了医疗翼。当时整个学校传得沸沸扬扬,说她因为魔药考试操作太差,让斯内普觉得丢人,于是那个老蝙蝠就给她下了恶咒。”

    “是斯内普教授!”她呵斥了罗恩后又试图安慰我道,“别害怕,教授不会做这种事情的,那位学姐只是被斯内普教授的批评吓到了。”

    显然,她的话并不能很好的安慰我。

    回忆着当时他们同情的目光,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手中的羽毛笔抖了一下,一滴墨汁滴落在我的羊皮纸上。

    “哦……”看着那个脏脏的墨点我无奈的抽出魔杖,指向它,“清理一新。”

    魔法真是好用。

    这样漫长又无聊的赶作业的时光持续了很久,我昏昏欲睡。手中的笔已经停下了很久,我强撑着头一下一下的向前点着,感觉自己下一秒就会栽倒在桌面上。

    突然,硬物敲打玻璃的声音将我吵醒。

    “咚咚咚!咚咚咚!”

    快而急促。

    我向窗外看去,那是一只英俊不凡的猫头鹰,带着雾气的玻璃也没能遮挡住它锐利的金色眼眸。它的爪子抓着一包东西,翅膀扇动着在空中,用嘴敲打着我医疗翼的窗户。

    我连忙跳下床去,将玻璃的锁打开并推到了上面,猫头鹰飞了进来将包裹准确无误的丢在了我的床上,然后静静地站在一旁。

    我回到床边,将包裹打开,里面露出了一堆从外包装上就能看得出价格昂贵的糖果。

    这是谁送的?我有些纳闷,谁会大晚上给我送糖呢?

    我从床头拿出白天罗恩剩下没吃完的半包零食,从中掏出些饼干喂给了这只猫头鹰。它吃完后亲切的用脑袋蹭了蹭我的手背,展开翅膀朝窗外飞去。

    温顺的性格与它凌厉的外表相差甚远。

    虽然送糖果的猫头鹰已经飞远很久,但我并不打算将窗户关上。现在已经到了秋天,白天还会觉得有些炎热,可一旦到了晚上,温度就会变得凉爽起来。

    秋风吹过脸庞,十分舒服,而且也会让我觉得头脑清醒。

    我将床上堆着的那些糖果挨个查看,包装有些眼熟。仔细看过去,发现每个糖果都是一个公司出品的,我灵机一动,将白天我为了防止罗恩染指而藏在枕头下面的巧克力拿出。

    我将糖果与巧克力放在一起对比后发现,果然,巧克力也是这家公司出品的。

    ……

    这一包糖果大约有二十多个,我将他们挨个拿出与巧克力一同放在了自己床头的书袋中。当将所有糖果都拿出后,我才发现原来在包裹里还有一张卡片,它刚才被糖果压在最下方所以一直没有被我发现。

    我将那张卡片拿在手上,卡片的正面是空的,什么都没有写,我将卡片翻到背面。

    此时,窗外的秋风吹入室内,卡片透着一股淡淡的香气。

    这张卡片的暗纹与上面的香味我很熟悉。

    与当时被弗佳丽带出盒子的卡片一样。

    上面写着一个漂亮的‘D’。

    ※※※※※※※※※※※※※※※※※※※※

    看来我需要让你们暂时忘掉拔叔了!!!

    我要让你们跟女主一起忘掉他!!

    看德拉科多傲娇多可爱啊!!!!一个能给你送布偶猫的男人,还在等什么!!快爱上他啊!【喂】

    ————

    小剧场:

    暑假的德拉科很发愁,他想去看看金妮,可是霍格沃茨暑假是不允许学生进的。

    他每天都很发愁,郁闷的心情无处可撒。

    最后在对角巷见到罗恩之后,这股心情终于有地方可撒了,他上去就给了罗恩一拳。

    罗恩:你神经病啊!

    德拉科:谁让你家那么穷啊,连圣芒戈都去不起!!!

    ————

    感谢小天使们的打赏,我的天被你们包养的时候我有一种自己是万人迷的错觉啊!

    :一二三四做体操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8-29 11:38:16

    红凤琉璃色~~凤琉璃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8-29 12:12:56

    花十四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8-29 13:01:59

    药不能停何弃疗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8-29 14:06:11

    指染红颜笑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8-29 16:24:30

    ————————

    PPS:为了回馈大家,今天依旧是前20的留言会送红包,然后如果超过60个人留言的话,我会再送一波,前六十小天使都有份!

    然后虽然定的是每天中午12点发,但是过两天上千字收益夹,我这几天每天提前发一下,啾啾啾。

    字数又是美好的5800~为自己的勤劳点赞!

    喜欢[综英美]每个直播都想要我命请大家收藏:()[综英美]每个直播都想要我命更新速度最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