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家您好, 您现在手中有一万金币可供使用,为您打开商城请确认是否购买。]

    一个略带机械化的女声将我吵醒。

    我睁开眼,四周一片混沌。

    我开始回忆着失去意识前的最后画面。

    刚才在失去知觉前,存在于脑内的最后一个画面就是汉尼拔的身子在自己面前渐渐消失, 整个世界开始变得透明,直到周围的一切全都消失不见,黑暗包裹了我的全身。

    我失去了意识。

    在这个声音响起之前,我一直在做一个梦, 梦中的我走在一片沙漠之中。

    一开始是我孤独的一个人行走,烈日炎炎我唇舌发干,周围除了沙漠就是饱含细沙的风烟。

    我孤独的走在沙漠中, 不知道自己前行的目的是什么, 只是机械的走着走着。

    不知道走了多久,突然汉尼拔的身影出现在我身侧。

    虽然看不清楚样貌, 但梦中我凭感觉就认定了, 他就是汉尼拔。

    他装备齐全,带着大壶的清水与食物。虽然他身上背满了生存所需要的东西, 却看起来脚步轻盈健步如飞。

    “我可以帮助你。”

    梦里他这么对我说。

    我们两个开始结伴前行, 一路上他在我身侧帮我挡住所有风沙,分给我大部分的清水与食物。虽然是在梦中, 也清楚的感受到了解渴与填饱肚子后的满足感。

    那似乎是泉水,我咕咚咕咚仰头大口喝水时有种感觉, 它味道可能是清甜的。

    沙漠内感知不到白天与黑夜的变化, 只觉得我们又一起走了很久很久。除了刚开始见面的时候他对我说过一句话之外, 在后来的旅途中,两人都沉默不语,只是一起安静的并肩走着。

    过了几天或者几月又可能其实连一天都没过完。

    我们走到了沙漠的尽头,只差一步,只要迈出一步,就可以踏进绿洲。

    就可以离开这个沙漠。

    他先跨了过去,然后转身对我伸手。

    梦中的我看着他的动作犹豫了一下,要不要将我的手放在他的手中。

    把手伸向他就能跨过绿洲,可又觉得心慌。不将手伸向他留在原地,会觉得难过与有些可惜。

    最终难过的情绪战胜了心慌,两者相比对我来说,还是难过更令我想要逃避。

    我将手伸了出去。

    可当我还来不及触碰到他的手时,那个机械化的系统音就出现在耳边,眼前汉尼拔的身影随之消失了。

    沙漠,绿洲,全都不见。

    闭上又睁开眼,就是现在的混沌一片。

    [请玩家打开商城选择商品并确认是否购买。]

    我还来不及思考刚才做的梦境的含义究竟是什么,就被再次重复的系统音打断了思路。

    机械女声提示的内容是让我打开系统商城,这让我联想到了之前手机新出现的规则提醒。

    新规则提示:[系统商店只有在获得一万金时才可开启。]

    而我似乎可以在商店中买到我所需要的物品。当时在我刚刚接收到这条新规则时,由于自己手中的金币远远不够一万金,所以一直没有思考过与此有关的信息。

    可现在仔细想想,这种设定似乎是很像曾经风靡一时的系统文。主角可以在系统中购买到各式各样的物品,通过完成系统规定的任务获取购买基金。

    物品内容也是千奇百怪,有可以让人闻一下就爱上自己的香水,也有提升自己美貌值或是歌声的妙药,又或是可以长生不老,随意调整年龄等等等等,只有主角想不到的,没有系统商店做不到的。

    这让我有些期待,但是问题是……

    系统商城要怎么打开?在哪里打开?

    我疑惑的出声问道:“怎么打开商城?”

    不知道那个所谓的系统会不会给我回应。

    就在我声音结束的一刻,眼前忽地闪过一道白光,白光过后,像是平时玩游戏时游戏内的商城购买界面出现在我眼前。

    这个系统原来需要的是语音指令。

    我心中暗自记下了这一点。

    我抬起头仔细观察着眼前商城,商城中的物品种类并不多。我仔细数了一下竟然只有五样,连十种都不到!这与我刚才所幻想的差距实在太大了,可选性太差。

    而且每样物品的价格又都贵的离谱。

    我粗略扫了一眼每种物品所需要的价钱,其中最低需要付款2000金币,最高的则需要3000金币。

    而我只有一万金。

    计算了一下,哪怕我把自己的一万金都花了也无法把这五种物品全买走,这让我有些惆怅。

    没想到拼死拼活差点搭上老命的我,辛辛苦苦赚的一万金在这里竟然这么不值钱。

    不过……

    既然不能够将它们全都买走……

    那么我就需要对此进行取舍了。

    要哪个才好呢……

    我看着五种物品陷入了思考中。

    [系统音提示]

    价格:2000金币。

    这是所有物品中最便宜的一个,个人认为也是最为鸡肋的一个。且不说我以后还会不会那么倒霉穿越,就算再一不小心穿越了,有一个系统音也没什么意义。

    偶尔脑袋中响过:

    ‘滴——任务完成。’

    ‘滴——您有新任务。’

    这种跟美团饿了么一样的提示音到底有什么用,怎么可能会值2000金?

    没有多做思考我就选择了拒绝,我宁愿每次都去查看手机的任务内容提示。

    [美貌增加卷]

    价格:3000金币。

    这是所有物品里面最贵的,也是我最为心动的一个物品。我想任何一个女性,在面对可以增加自己的美貌值并且自身经济足以支撑,完全买得起的情况下,都不会选择拒绝的。

    这绝对是我的第一选择。

    接下来的三种物品都是同样的价格,类型也是同一种类型。

    [查看观众投票平台]

    价格:2500金币。

    [查看观众留言面板。]

    价格:2500金币。

    [与观众进行互动]

    价格:2500金币。

    看着这些奖励物品我有些纳闷,我已经完成任务回来了,那么那个手机对我来说就没有任何作用了。如果不进行直播,不去完成任务的话,这些奖励对于我来说岂不是跟‘系统提示音’一样鸡肋。

    看着奖励物品中有百分之八十都与进行直播与完成任务有关,我的心中突然产生了一个令人心惊的怀疑。

    我不会还会继续穿越吧……?

    这个猜测令我觉得忐忑不安,我想我需要问问清楚在去抉择自己到底应该买些什么,怎么挑选。

    想到这个商店是语音操控的事情,我直接开口喊道:“我以后还会穿越吗?”

    ……

    没有回复,刚才响起过多次的机械系统音像是消失了一样,除了我的声音在没有别的声音出现。

    这更令我感到怀疑了。

    看着商城里摆放着的物品周身所散发出的诡异的光,我先前坚定的想要买‘美貌增加卷’的决心有些动摇。

    万一我又穿越了呢?

    我有些担忧这件事情,万一再次穿越,有关于任务与直播的物品能多买一个就是对我未来的一份保障。无论少买哪个,都是决断的失误。

    可全部买了的话,我就买不起那个可以增加容貌的物品了。

    这让我觉得有些难以选择。

    回想起来,直到目前为止,并没有系统提示或者任何消息可以准确的告知我,以后我不会再穿越了。没有人明确的告知我,我会一辈子在魔法世界中待着,直到老死。

    这就说明了,我在未来某天会继续穿越的可能性至少会是百分之五十。

    再者,回忆起手机直播任务规则中,曾经看到过的提示——它将魔法世界称之为‘主世界’。

    那么之前的汉尼拔的世界就是副世界,而且最开始如果我不是拒绝了那个羞耻的唱歌任务的话,我应该会在一个比‘汉尼拔世界’更简单一些,也更安全一些的世界。

    由此,我可以推断出,像这样的副世界应该不止一两个那么简单,应该除了‘主世界’外,还有许许多多的其他副世界。

    再加上它的设定与那些快穿系统文相比较,实在是太像了,虽然多了个直播系统。

    但这也仅仅只是多了个直播系统罢了,增加了一些难度的快穿系统,其他的毫无不同。

    就我看过的所有快穿书中来说,没有一本书是只穿越一个世界就会停下来的。

    而且,它既然费尽心思设定了这么多系统,仅仅只让我穿越了一个世界岂不是太浪费了?

    越想我越觉得心惊,我真的希望这一切是我想多了。

    但为了保险起见,最终,我还是放弃了‘美貌增加卷’的奖励,选择了其他四项的物品购买。此次购买,一共花费了9500的金币,还剩余了500金币。

    在任何事情不能确定的情况下,会发生的几率都是一半一半。也许我不是必定以后会穿越,但这也是存在可能性的。

    关于不能拿到‘美貌提升卷’这件事,我确实感到有些遗憾。

    不过仔细想想,对于自己的相貌我向来都是很有自信的。公平的来讲,我已经比大多数人要好看了,这就足够了,因为我并不是追求完美吹毛求疵的人。

    外貌美到极致是一种什么感受?

    我体会不到,我也没有见过那种人。

    真的会有世界上第一好看的人吗?我更倾向于不会有这种人的存在。

    每个人的审美观都不同,喜欢的类型也不同,我猜想应该不会有一种样貌能得到全世界所有人的喜欢。

    美貌本身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在喜欢你的人眼中你长什么样他都会说美。

    “全部确认购买。”

    我向系统进行最后一遍确认。

    [全部确认,玩家回归主世界三天后,奖励全部生效。]

    “可是我剩下的五百金币怎么办!”

    机械音的响起像是唤起了我的智商,我突然想到自己还剩下了500金币没有用,我对着空气大喊。

    [待玩家下次去新世界赢得一万金币后,即可再次开启系统商城,每次购买所剩余额可以叠加到下次购买。]

    系统提示音不掺杂任何感情,冰冷的回应了我。

    听着系统音的回答,我心中闪过一丝侥幸。

    原来真的有可能还会继续穿越!

    看来我是赌对了!

    我还没来得及夸赞自己聪慧,紧接着就是一阵天旋地转。这种感觉与汉尼拔倒在我身上后,听到系统音提示任务完成时一样。

    四周开始变得透明,像是在切换地图一样,我感到头晕目眩,整个人向后栽去。

    [主世界传送成功。]

    再次醒来,实在霍格沃茨的在床上上,我躺在那里,睁眼看到的就是霍格沃茨医疗室的天花板。

    窗外是深夜,医疗室内此刻只有我一个人,周围静悄悄的,偶尔还能听到几声窗外的猫头鹰的鸣叫。

    屋内只有我的床边点着两盏灯,幽绿的灯光有些微弱,让我有种一阵风吹过它就会灭掉的错觉,因为这灯光是用魔法来点燃的。

    即便将灯罩去掉,大风刮过也不会令它熄灭。

    “哎……”

    环顾四周后,我叹了口气。

    我终于回来了。

    “金妮,你醒了!”

    在我醒后不久,庞弗雷夫人就匆匆开门走了进来,亲切的问候我。

    据说医疗翼有监控患者的魔法,当患者苏醒或是患者说话后,就会被庞弗雷夫人所发现。

    这样可以更好的在患者苏醒的第一时间赶来,及时照顾他。

    有时候我会觉得霍格沃茨的医疗翼丝毫不输给圣芒戈,这里有最厉害的魔药大师与最体贴的护士。

    “是的夫人……”

    我开口时感觉喉咙十分不适,说话变得异常艰难。而后在听到自己说出的声音时,我被吓了一跳。

    我的声音听起来非常嘶哑,像是八十岁又得不到良好赡养的老太太才会发出的声音。

    “我……夫人,我的声音是怎么了?”

    我有些惊慌失措的指着自己的喉咙,努力想要将话语的发音念得清晰。

    但吐字清晰对现在的我来说变得十分艰难,我每念出一个字都像是从喉咙中生生挤出来一样艰难。像是有手掐着我的脖子,又像是有辣椒此刻正划过我喉咙中的伤口,

    好疼,带着被火灼烧般的疼痛。

    我忍不住伸手想要去摸我的脖子。

    “啊,别动!”

    庞弗雷夫人似乎也被我难听的声音吓了一跳,她呵斥住了我的动作,连忙快步走至我的身边。

    一走近我,就用魔杖朝着我的脖子丢了几个无声咒。

    咒语丢过来后,我的脖子感觉像是有一个冰袋敷在上面,刚才强行说话而带来的疼痛此时正在一点一点的缩小。

    “没有大碍,别担心。”刚才的几个魔咒中似乎包含了检查的魔咒,庞弗雷夫人拍拍我的肩膀宽慰我,“你是因为太久没有醒,而且也没有喝过水,才会造成嗓子的不适。我去喊西弗调配一剂魔药给你就好,你这不是什么严重的事情。”

    这么轻松就可以治好吗?我朝她眨眨眼,可是我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快要失声了。

    半个小时后,斯内普教授带着极低的气场跟在庞弗雷夫人身后进了医疗室。

    “喝了它。”

    他苍白修长的手指捏着一个细小的水晶瓶,里面正装着透明的淡蓝色的液体。淡蓝色,那是一种十分漂亮的颜色,魔法界制作成功的魔药往往是根据功效来决定颜色的。

    淡蓝色一般是属于治愈人病痛的魔药才会有的颜色,而颜色这么纯净毫无杂质的魔药,我不用多想也能猜出这大概是斯内普教授的杰作。

    毕竟他可是魔药大师。

    可这瓶魔药的颜色虽然看起来非常漂亮,但我清楚的明白,味道绝对不会像是它的颜色一样美妙。

    “赶快,韦斯莱小姐。”我接魔药的动作慢了半拍,这可惹恼了斯内普,他的脸上写满了不耐烦,“不要以为你跟著名的救世主在谈恋爱就可以在学校里搞特殊了。”

    胡扯!

    他的话像是惊雷,炸的我整个脸都红了,我连忙伸手接过水晶瓶,打开并且一饮而尽。

    恶……

    我的脸皱成了一团。

    味道恶心极了。

    魔药喝起来还是温热的,看样子是斯内普教授刚刚调配好的魔药。

    “一定要提一提你跟波特之间的粉色小秘密,才愿意喝药是吗?”

    见我将魔药一饮而尽,斯内普又瘪着鼻子冷哼一声,拿过我手中喝空了的水晶瓶,不仅没走,还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原本我因为魔药味道而皱成一团的脸,此刻又因为他的讽刺而变得发青。

    关于我跟哈利波特的这个梗都快记进斯莱特林的院训里了吧?以前还仅仅是德拉科带领斯莱特林的学生一起这么传流言,现在竟然连他们的教授——眼前的神色不耐的斯内普——都会乐此不疲的借着这种虚无漂毛的传言来讽刺我。

    我有点接受不了,这可是一位教授。

    “虽然学校没有明确规定过,”他拖着长长的腔调将我的视线全都吸引过去,“但是低年级的学生应当明白什么才是第一位,是学业,学业。你们来霍格沃茨是为了学习的,而不是为了来这里找一个金龟婿将自己嫁掉。”

    我看向斯内普,他此刻坐在沙发上,左腿翘在右腿上,两手放在沙发两侧扶手上。

    他说话时的眼睛原本是看向窗外,似乎是察觉到了我观察他的视线,他鹰般的双眼突然从窗外转向我的脸。直勾勾的视线像是要在我脸上划个洞才好。

    “咳咳,而且,韦斯莱小姐。”

    斯内普教授突然十分严肃的清了清喉咙,他的动作与表情让我也情不自禁的跟着严肃了起来。

    “怎么了教授?”

    我开口问道,此时的我再说起话来,嗓子比刚才舒服多了,说话时不会再有像是火在灼烧的疼痛感了。

    见效如此快的药剂让我感动的眼泪差点流出来,魔法世界真好,魔药万岁!

    我终于回来了。

    他的声音就像是硬生生从鼻腔中挤出来的一样:“仅仅是不务正业每天只想着谈恋爱就算了,还不带脑子跟着救世主一起去跟狼人搏斗。呵……伟大的波特倒是又一次毫发无损的回来了,而你,却在医疗翼整整躺了三个月。”

    斯内普教授一般在教育人的时候都喜欢加上一个对比,或者是比喻。

    我正这么想着,果不其然,他接下来就对我以一个比喻句作为结尾。

    “你就像是巨怪一样鲁莽。”

    且没有智商。

    “不过……”在斯内普刚才教育我的那番话中,我敏锐的捕捉到了谈话的重点,“教授,我睡了三个月吗?”

    “恩。”又是一声冷哼般的回答。

    我怀疑如果可以用冷哼来回答我的所有问题的话,他绝对不愿意开口跟我说话。

    我大惊:“那岂不是,岂不是我错过了二年级的期末考?怎么办,我需要重修一遍二年级吗?”

    千万不要啊,如果每年期末我都恰好穿越,回来的时候又是睡了三个月那么久,岂不是我要成为第一个在霍格沃茨念二年级念了一辈子的女巫吗?

    千万不要。

    我被吓得唰白的脸色似乎愉悦到了他,斯内普教授观察了我半晌,才勉为其难的告知了我答案。

    “原本来说应该是这样的……可校长让你破例不需要重修,而是随同年级一起升入三年级。”

    后面的话似乎让他感到不是多么开心,我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就听到斯内普接着说道。

    “但每门考试跟作业,你都需要补回来。”

    “……每门?”他的话几乎将我吓得呆住。

    “是的,每门。”斯内普此刻的心情又好了起来,我清楚的看到他嘴角微微勾起的弧度,“而且考试时,将是每门课的教授单独监考。”

    如果他是一个吸血鬼的话,从他的语气来听此刻恐怕已经是兴奋地舔了舔牙齿。

    “对了,别忘了……”

    斯内普教授向我咧嘴一笑,窗外的月光此刻正巧照在了他洁白的牙齿上,柔而白的光让此刻的他显得有种说不出来的阴冷与诡异。

    “你欠了我六期的魔药课报告。”

    ……

    看着我被他带来的噩耗打击地萎靡不振得样子,斯内普教授反而看起来心满意足极了。

    他从沙发上站起身来,用魔杖指着我的脖子啧啧道:“你该庆幸,狼人之所以没有把你掐死,可能就是为了给你们的巨怪家族留下最后一丝血脉。”

    这么久没见,斯内普讽刺人的功力还是这么厉害,丝毫没有减退。

    黑色的巫师袍在他的带动下像是被风吹起一样,他转身大步离开了医疗翼。

    在斯内普转身的一瞬间,我脸上怯懦的表情立马切换到了生气模式,对着他的背影狠狠地翻了几个白眼。

    ……

    故意的,他绝对是故意的!从斯内普出现在医疗翼开始,就没给我带来过任何一个好消息。

    他在报复!他绝对是在报复庞弗雷夫人因为我而大半夜把他吵醒的事情!

    该死的斯莱特林脾气!

    回想着他走前拿魔杖指着我脖子的动作,我有些纳闷的将手朝着脖子摸去。

    “嘶……”

    刚触碰到我脖子上的皮肤,就传来了一阵刺疼。

    “别摸它。”

    此时刚进门的庞弗雷夫人,正巧看到了我摸脖子的举动,赶忙制止了我。

    “喉咙的伤痛喝上几剂魔药就好了,可是这个外伤就需要你慢慢修养才行。”

    外伤?

    “是什么样子的外伤……”

    我心中有些忐忑地问道。

    “是手印,”她看着我的目光很是心疼,这让我想起了韦斯莱夫人,“你在晕过去时可能被狼人掐住了脖子,而且今天早上的时候,那个手印越来越紫,当时吓了我一跳。还是西弗给你特制了消肿剂才将你的伤势稳定。”

    ……

    果然是手印。

    我的眼睛突然感觉有些发涩,像是要哭了一样,鼻子开始发酸。

    我连忙使劲的挤挤眼皮,抬手抹抹眼睛。

    干的,没有眼泪。

    “你看起来不太舒服我的孩子,是魔药太苦了吗?正好,你的朋友们在你住院期间,给你拿来了许多礼物。我看过,里面有许多的甜品糖果,要不要吃一个?”

    庞弗雷夫人敏锐的察觉到了我情绪的低落,她语气温柔又含着一些俏皮,即便我此刻是闭着眼睛,也可以感受到她在哄孩子般对我眨眼。

    “没事的庞弗雷夫人,我睡一觉就好了。”

    我轻声拒绝了她的好意,此时的我不想吃任何糖果,就想躺在床上睡一觉。

    有些事情此时我还不想去想,而睡觉,就是最好的逃避方法。

    “可是你才刚睡醒。”庞弗雷夫人有些担忧的说道,“是不是应该在找西弗来帮你检查一下身体?突然嗜睡可不是个好兆头。”

    ……

    一想到,斯内普教授如果今晚第二次因我的‘健康状况’而打扰到他休息,我就疯狂摇头拒绝了庞弗雷夫人的建议。

    开玩笑,我才不会自寻死路。

    虽然第一次的时候,只是吓唬吓唬我就可以满足他。但当第二次的时候,他绝对不会这么轻易就放过我了,说不定会为了报复我,故意调制出难喝又恶心的魔药。

    即使我身体检查没有异样,他同样也会建议庞弗雷夫人给我服用魔药。

    “真的不用,夫人。我只是想要好好睡觉将身体养好,能够早日回学校继续上课。”

    我说的一本正经。

    “真是个乖孩子。”她欣慰地拍拍我的头,“如果你哥哥们也能像你这样令人省心该多好,莫莉能多出来不少休息的时间。”

    莫莉是我在这个世界的妈妈,庞弗雷夫人跟她是好友,经常交流生活类魔法(尤其是关于烹饪类)的使用心得。

    “睡吧,明天你的朋友们就会来看你了。”

    “晚安……”

    我抓住枕头下的魔杖陷入梦乡。

    不知从何时起,手中牢牢的抓紧魔杖后才能安心入睡,已经成为了我的习惯。

    第二天一早,我还没能等来自己的亲人朋友,医疗翼里就迎来了一位身份‘尊贵’的客人。

    之所以说他是‘身份尊贵’,是因为他将架子摆的很大。

    “只要服用了药剂就可以退烧了,不需要住院的。”

    我就是被庞弗雷夫人这严厉的劝告声所吵醒的。

    “可是我此刻非常头晕,”德拉科马尔福正站在病房内,不乐意的反驳着,“我需要有一个安静的地方供我暂时歇息。”

    “病房外有沙发可以供你休息!”庞弗雷夫人凶巴巴的吼道,“这里有病人,你在这里会影响她的休息!她还在睡觉呢。”

    德拉科听了庞弗雷夫人的话,将视线转到了我这里,原本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在视线与我对上的一瞬间,愣住了。

    ……

    被发现偷看了!

    这有些尴尬,似乎我只要偷看就一定会被偷看的对象抓包。可既然小动作已经被德拉科发现了,我只好无奈的开口。

    “没事夫人……我已经醒了。”

    而且不是被德拉科吵醒的,是被您。

    我睁开眼,小声示意她。

    “那好吧,你可以在这里的病床上躺上一会儿……”

    庞弗雷夫人不悦的让步。

    我的病床位置正对着德拉科的侧面,他看起来气色红润气息稳健,丝毫不像是发烧的病人。庞弗雷夫人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可她没有拆穿德拉科的小把戏,只是含有隐意地威胁他。

    “但你只能待到第二节上课前就要离开,如果是想要装病逃课的话,我相信你们的院长会亲自调配一剂魔药,让你的‘发烧’立刻变好的。”

    胖胖的庞弗雷夫人威胁人的样子很是可爱,霍格沃茨的学生每天想要装病逃课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她对于应付那些想要装病的学生很有一套办法。

    “好的夫人。”

    德拉科表情很是诚恳,可当庞弗雷夫人转身离开时,他脸上的表情就又变为了不屑。

    他的表现真像个小孩子……

    “你在看什么?”

    德拉科察觉到了我的视线,走到我身边的病床上坐下,正对着我发问。

    短短三个月不见,他整个人比之前长高了一截,脸上的婴儿肥也退去了不少。现在德拉科的五官都变得深邃且明显,退去婴儿肥的面容变得有棱有角。

    英俊非常。

    “没什么。”

    我摇摇头然后撇开视线整个人又躺在床上闭目养神开来。

    并不打算理他。

    其实,我只是好奇为什么他要在大早上装病,如果仅仅是为了逃课的话,为什么不装的再像点?而且从庞弗雷夫人的话中来看,他上午只有第二节有课。

    为了更好的休息的话,难道不应该是待在寝室才对吗?

    但我没有跟他搭话的意愿,因为经过两年来在学校被德拉科马尔福针对的经历来看,一旦我接了话茬,他就会不停地对我进行讽刺。

    其原因不过是因为我儿时对他做了一件令他‘伤心’的往事,德拉科就能记仇到如今。

    在往日,只要我不搭理他的挑刺,他就会闭嘴从我面前离开。可我低估了今天德拉科的无聊程度,在我明确表示出不想与他交谈的意愿后,德拉科竟然还一个人自言自语起来。

    他先是照例感慨了一下我是多么的迷恋救世主,迷恋到愿意为他献出生命,挡在他跟狼人面前。

    我没有反驳,虽然我当时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害怕狼人伤及德拉科才上前的,但这种话面对德拉科我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的。

    紧接着,他又讽刺了我鲁莽的行为,区区二年级霍格沃茨的新生,竟然以为自己可以凭借着仅有的匮乏又不精湛的生疏魔法,能够真的制伏狼人。

    我在他心中的地位快能和罗恩相媲美了。

    他喋喋不休的样子完全表示了他是一个身体健康的人,说了半天连水都没有喝一口。

    我还是不打算理他,虽然我不理睬也阻挡不了他教育我的热情。

    德拉科在我昏迷前不是这样的,明明他热衷于用简练的话语讽刺我,用不屑的眼神嘲讽我,在把我气急时拍拍屁.股就走人。

    怎么我‘睡了一觉’起来,他就成了个话唠?

    我沉默着,直到……

    “……在你躺在这里的时候,父亲带我去了意大利游玩,不过你不用难过。就算你是醒着的时候,韦斯莱家也不会有钱能支持你去意大利游玩的。”

    直到我听到他炫耀感满满的对我说出这句话。

    我睁开双眼直挺挺的瞧着头顶的天花板发呆。

    [等到了意大利就会好了。]

    ……

    “……你怎么哭了?”

    一旁的德拉科突然像是噎住一样,向我问话。

    “啊……?”

    我哭了吗?

    在听到了德拉科的话后,我才发现我眼前的视线确实变得模糊起来,眼泪一点一滴的顺着眼角流下。

    我为什么会哭……

    刚才在不断地说着难听的话来讽刺我的德拉科,视线似乎一直停留在我身上,几乎是在我流泪的一瞬间就被他所察觉。

    他从坐着的病床上跳了下来,似乎是想要朝我走过来,可当他刚迈出第一步后,就硬生生的抑制住了自己的脚步。

    笔直的站在那里,摆足了姿态。

    “……你们格兰芬多的女生都这么爱哭吗?”他语气中掺杂了一些故作的嘲讽,但从语气的虚实来听,他的话语中很没有底气。

    德拉科双臂抱胸正对着我,从胳膊处露出来的左手手指此时正捏着巫师袍揉搓,这代表了他在紧张。

    他扬起下巴表情冷淡高傲,飘忽的眼神却泄露了他此刻的慌乱。

    即便是在哭泣的时候,我依旧在观察周围的人细微的动作跟表情。

    察觉到这一点后,我哭的更凶了,停不下来,一下一下的抽噎。

    我明白,自己之所以会哭,并且哭的越来越严重。并不是因为德拉科的刁难,也不是因为他刚才对韦斯莱家贫穷的嘲讽。

    而是被他的那句‘意大利’刺到了我不愿意想起与面对的事情。

    愧疚,难过,自我厌恶与害怕,多种感觉相交杂在我心头蔓延。

    德拉科的话是压断我的最后一根稻草,他令我不得不直视我想要逃避的事情。情绪的堤坝一旦崩塌,难过的情绪就会肆意蔓延开来。此时此刻的我,就算是想克制也克制不住。

    “格兰芬多的女生不都该像格兰杰那样吗?”

    我哭哭啼啼的样子令他纳闷。

    我想他指的是二年级时曾辱骂过赫敏‘泥巴种’这件事,对于巫师来说,被骂泥巴种等同于普通人被骂低贱。这是相当不礼貌的侮辱,当时的赫敏即便委屈至极也只是涨红了双眼。

    最终,强忍着没有流出眼泪。

    他在讽刺我没有赫敏坚强,我无法反驳,也不想反驳。

    我确实不如赫敏坚强。

    现在我的心情很糟糕,我想找一个没有人的地方躲起来痛痛快快的大哭一场,一味的逃避与忍着,只会令我更加难受。

    或许真的需要好好地发泄一场才能够让心胸更舒畅一些。

    而此时此刻,在学校医疗翼的病床上,坐着对斯莱特林的马尔福少爷放声大哭,显然不是什么绝佳的发泄方式。

    再者,说不准他接下来的哪句话就会戳到我的心脏,让我更加难过。

    下定了决心,我一边流着眼泪一遍将病床上的杯子掀开,跳下病床踢上鞋子打算离开。

    “你要去哪里?你不能随便离开医疗室……”

    见我起身穿鞋准备离开,德拉科上前走了几步拦住了我,嘴边还嘟囔着:“我当初只是觉得你不适合格兰芬多,但现在我觉得你更像是一个赫夫帕夫了……”

    见我自顾自往外走根本没有搭理他的打算,德拉科像是下了极大的决心一样说道:“道歉,我跟你道歉,现在立刻停下不准再走半步!”

    ??

    我向外走的脚步停了下来,一脸茫然地转身看他,因为太过震惊连哭泣都忘了继续。

    我刚才是听到了什么?

    德拉科马尔福向我道歉?

    这可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事儿,我曾经连想都不敢想。

    在我入学这两年以来,他近乎是只要看到我,就会用言语来讽刺我。单单是关于‘金妮是哈利波特的头号迷妹’这种无聊的八卦,他都能乐此不疲的讲上两年。

    哪怕是整个学校都因为他的话,而宣传我是救世主的女友,我被救世主甩了,我心甘情愿当救世主的备胎时,我都没奢望过他的道歉。

    他是哪根筋不对?难道不应该看到我的挫败而沾沾自喜,再乘胜追击地甩下几句讽刺我的恶言恶语,然后甩甩巫师袍就离开吗?

    不会是因为我哭了的原因吧。

    想到这里我试探性的开口跟德拉科说道:“不需要你的道歉……你说的没错,我是不如赫敏坚强,甚至可以说是有些丢格兰芬多的人。”

    眼内最后的泪水应声而下。

    他听到我带着哭腔的话后,神色果然比刚才更加慌张,但斯莱特林式特有的傲娇属性让他此时此刻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不带任何嘲讽,柔声细语的同我讲话。

    “你能有这样的认知很好,”德拉科像是满意的讲出了前半句话,可他接下来的动作却与前面说的话中所表达的意思丝毫不符。

    “吃吗?”

    他在巫师袍中拿出了几颗包装精美的巧克力递给了我。

    看来只要是男性,无论是男人还是男孩,都很害怕女性哭。

    ……

    尤其是当你第一次在他面前哭时。

    ……

    这让我又想起了汉尼拔。

    我用袖子抹去脸边的泪水,摇着头拒绝了德拉科的巧克力。

    “不……嗝……不吃……嗝。”

    难过到打嗝。

    ※※※※※※※※※※※※※※※※※※※※

    小剧场:

    (嘲讽脸)没想到你堂堂马尔福家少爷这么娘,随身带巧克力的。

    德拉科(嫌弃):我是自己喜欢吃还是特地带巧克力为了给谁,你自己心里没点13数吗?

    女主:我不爱吃巧克力【。

    德拉科:哦【。

    ——————

    谢谢小天使们的支持!!本章节下面留言前20送红包啦啦啦。留言超过60再送一波!(做梦怎么会有那么多人留言)

    ——————

    以及以后都是甜甜的,今天只是略微甜,后面都是大甜章,偶尔emmmm吃个醋酸一下,也是酸甜

    没有虐!【吧】

    女主是受到了惊吓与自我否定,不过不要担心,本文女主心大【,】接下来教你们在钻牛角尖的时候怎么样才能走出死循环,调整好心态!

    ————

    天啊累到绝望,累到哭泣,累到瘫痪,一天一万字太累了,写之前捋了一下这个世界的大纲,竟然写到了早上。

    我发誓下本书一定还是写第三人称,本来是为了第一人称方便带入才写的,结果第一人称就会需要好多心理活动,如果是第三人称上帝视角的话,我就可以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让全人类都爱女主让她无条件的牛轰轰的,可一用第一人称我就……

    我就没脸下去那个手……

    希望你们看的开心~这可是宝宝在七夕时候熬着夜写的呢!我一个单身狗写人家俩谈恋爱【。】

    ————

    谢谢小天使们的打赏!

    指染红颜笑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7-08-28 15:58:38

    辣炒丁螺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22:24:50

    Vassage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22:28:57

    汶女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7-08-29 00:54:53

    喜欢[综英美]每个直播都想要我命请大家收藏:()[综英美]每个直播都想要我命更新速度最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