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第一次遇到米莎的那天,正是汉尼拔心情大好的一天。

    在前一天,汉尼拔刚解决了一个令他恼怒的男人——那是一位在上周末一场音乐会上,演奏失败的长笛手。

    一位倒霉的长笛手。

    那场音乐会是汉尼拔花了大价钱购买的票,第六排的走道边,他常坐在那个位置。

    要知道这是一个非常著名的乐队演出的票,普通人都是一票难求,而他还偏要挑特定的座位。

    莱克特博士是位及其注重生活享受的人,他近乎将所有的工资都投入到了与生活有关的享受上。当然,这也仅仅只是他的工资就足够了。

    他在主办方中恰好有人脉——那么一两个聊得到一起去的朋友,同样有着怪癖却又是不同类型的朋友。

    砸了重金之后,莱克特博士终于拿到了他指定位置的票。

    演出一开始令汉尼拔十分满意,回荡在场内的旋律舒缓极了。超高水准的演奏令他有些庆幸,庆幸自己今天推了一位数学家的讲座的这个决定。

    而他的心情在那位长笛手出场前一直都是愉悦的,直到长笛手在乐队中突兀的发声。

    那是一个演奏失误,在场宾客面容都显得不悦起来,毕竟这样完美的一场演出就被这尖锐的一次出声所毁了。

    汉尼拔当时只是皱了皱眉。

    可第二天那位小可怜就死在了汉尼拔手上,尸体被切成了碎块,又重新拼成了一个新的形状。

    摆在一个附近没有安装任何监控的死角。

    他在用公用电话将那个同样粗俗的富豪艾伯特叫来现场,又找了FBI最为正义却极为信任与敬佩自己的克莱丽丝举报。

    “完美。”

    他挂下电话的一瞬间这么称赞自己。

    这不是汉尼拔的第一次犯案,也不是第一次因为这种奇怪的理由杀人。

    对他来说,这个世界上人类只分两种,一种叫做自己,一种叫做其他人类。

    而在其他人类中,但凡行为是影响美学的,粗鲁的,不够优雅的。只要碍了他的眼,统统都会死在他手中。

    像是别人对于美的不尊重,就是玷污了汉尼拔的生活。

    又或者说,在他心中,这种无法欣赏上帝所赐予的美的人类,甚至是破坏了这种美的人类,根本不配活着。

    但汉尼拔还是有底线的,只要这种人不在他眼前跳的特别欢,他就不会管。

    用这样天衣无缝的手段完成了一桩案件后,心情想不好都很难。

    所以在面对突然出现在办公室里的米莎时,汉尼拔显得及其有耐心。

    那是汉尼拔第一次见到原来红发在一位姑娘身上,也可以显得不但不滑稽,还能为外貌加上几分。

    她的侧脸弧度一定很好看,即便汉尼拔此时仅仅只能看到她的正脸也会有这样的感慨。

    她褐色的眼睛在自己的身上滴溜溜乱转,视线从手腕转到了领结。

    打量人的样子,真像只小鹿。

    “你好。”

    他慢悠悠地开口,拖长了尾音,像是要引起对方的足够重视。

    “是,是的。怎么了,请问有什么事吗?”

    对方的眼睛眨了眨,褐色的眼眸露出的情绪竟像是疑惑。

    她的反应倒显得汉尼拔才像是那个不请自来的不速之客了。

    对待美丽的事物,无论是人还是画作,都应当耐心且珍惜。这是汉尼拔一贯的准则。

    所以他又耐着性子详细的问了对方一遍,而对方却加深了疑惑的表情,像是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办公室一样。

    没过多久,小鹿脸上的疑惑散去,她开始努力编造着谎言。

    每一个人当着他的面撒谎都会被他发现,汉尼拔有些期待,期待她会编造出什么谎言。

    “我……”

    “莱克特医生,我从下午一点就开始给您打电话,一直不接,我的上司居然也知道了那件事,莱克特我以为你知道什么叫做秘密。”

    小鹿的撒谎被克莱丽丝的出现所打断,汉尼拔对此显得有些可惜,可他知道什么才是重要的。

    可惜的神色只在脸上出现了十分之一秒都不到便消失了,他迅速进入了状态,用眼神示意克莱丽丝这里还有一位‘多余’的客人。

    果然她转移了对自己恼怒地质问,十分不耐的将小鹿赶出门外。

    迷路的小鹿,看着红发背影消失在门外,汉尼拔舔舔嘴唇。

    可以放过一次。

    秘密泄露给上级是汉尼拔做的手脚,克莱丽丝虽然信任他崇拜他,却又因为太过年轻与正直,对于这件案子不愿意草草了解。

    她认为艾伯特的嫌疑并不大,在上级不知道这件案件存在的时候,她有充足的时间去自己调查有关这起案件的一切蛛丝马迹。

    这对汉尼拔来说很不安全。

    他有着世界上最为尖端的表演技巧,糊弄过去克莱丽丝只用了不到半小时的时间,她便被汉尼拔精湛的表演所说服,心满意足的离开。

    另汉尼拔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小鹿回来了。

    穿着奇怪的巫师袍,脸上带着努力佯装的淡定,对他提起了那件杀人案,她说她是一位记者。

    汉尼拔如果此时是闭着眼睛,他可能会相信对方的瞎扯。

    可他偏偏睁着眼,对方摸鼻子与掐手的小动作全都没有逃过他的眼睛。

    “金妮·韦斯莱。”

    她对自己说了个假名,汉尼拔心想。

    这只小鹿谎话连篇,可她却知道那桩隐秘的杀人案,不急着拆穿她,再等等看。

    “汉尼拔·莱克特”

    他向‘金妮’介绍着自己。

    汉尼拔敏锐的观察到,对方在听到自己的名字时做出了明显的害怕举动。

    有趣,她知道自己的名字并且感到害怕。

    大概是因为震惊与害怕而带来的嘴唇毫无血色,汉尼拔略微有些走神,如果是那款kisskiss cold&diamonds的唇膏用在她身上跟她的头发应该很相配。

    只是味道太香,太刺鼻。

    汉尼拔对于香水也有着独到的见解与体会。

    汉尼拔与米莎第一次相见就是再这样的场合下。

    他看着她在自己面前惊慌失措却要强装淡定,嘴里前言不搭后语的漫天扯谎。

    她撒谎技术很低端,往往在撒到这个谎言的时候就忘记上一个谎言明明不是这么说的。

    可汉尼拔需要假装被骗过去,因为他对小鹿产生了好奇。

    她撒谎的小动作与神情,像极了米莎。

    尤其是在她以为自己真的被骗过去之后的表现,眼中的狡黠还透着一股可爱的样子。

    明明看起来天真且不谙世事,还非要故作老道的样子,有趣。

    想等一等,看她能对自己还能说出其他的什么谎言。

    至于她为什么会知道那桩谋杀案?这不重要,反正最后她都不会活着离开自己的视线。

    汉尼拔提议带她去吃饭,可是却被拒绝,这让汉尼拔感到有些可惜。因为如果她拒绝了自己的邀约,那就证明了她能活的时间变短了。

    [要在办公室解决吗?]

    汉尼拔这么想着。

    可这只小鹿也很警觉,在汉尼拔锁门的一瞬间,她敏锐的察觉到了他身上散发出的杀气,拒绝的话锋一转就成为了同意。

    汉尼拔有些想笑,美丽的女人他见过很多,虽然鲜少有气质样貌能跟眼前这位相比的。但他想,真正让自己能够如此耐心对待她的理由,可能还是因为她的神情与小动作像极了米莎吧。

    但怎么会有第二个米莎呢。

    也不过就是像而已。

    撒谎技术低端,狡黠,美丽,活泼,机警,自投罗网。

    这些词包含了他对米莎的最初印象。

    汉尼拔以为眼前的这只小鹿不过仅此而已时,对方带给了他更大的惊喜。

    ……失忆。

    ……出现在犯罪现场。

    ……像是故意出现的完美替罪羊身份。

    太过完美,完美到像是骗局的身份设定,让汉尼拔产生怀疑,他开始一遍遍的复述,又设计陷阱给对方跳。

    可对方没有撒谎,从她的叙述与肢体动作及表情上来看,都是这样的结果。

    而从对方刚出现时一系列蹩脚的撒谎方式来推测,这点的可信度还是极高的。

    于是汉尼拔几乎没有多做考虑,就答应了对方暂且留宿的请求,只是要求对方必须叫‘米莎’这个名字。

    像是恶趣味。

    指明她是个替代品,无论是替代米莎的百分之一,还是替罪羊。

    米莎,标志着她存在的意义与身份。

    替代,这是第一个惊喜。

    在与小鹿相处的几天后,汉尼拔发现小鹿并不安分。

    首先,在他不在家时,偷偷潜入那个他三令五申不准进入的地下室。这害的他不得不还没有到班上,就开车匆匆返回。

    小鹿需要一个警告。

    汉尼拔在地下室内看着镜子里害怕的瑟瑟发抖的米莎,心中暗下决定。

    当晚他就精心烹制了料理,只是用普通牛肉制成的料理。

    米莎在地下室时的反应,清楚的表明了她已经知道了地下室内的工具意义,也知道了那里都储存着些什么。她的惧怕,就是最好的证明。

    可她没有逃跑,强忍着恐惧也要故作没事儿的留下,这又证明了她绝对在策划图谋着什么。

    汉尼拔需要对她做一个小小的测试。

    他欺骗米莎,告诉她盘子里的食物就是从地下室中取出的,平时用餐的所需材料全都来自那里。

    米莎的神情僵住了。

    她果然知道。

    汉尼拔自顾自的用餐,用餐期间几乎没有催促过米莎。他心中有着时间限定,如果在自己吃完这餐后,米莎还没有动过刀叉,那她就没有存在的价值了。

    他优雅的用餐,不用去看也知道米莎此刻的神色不会多好,时间一分一秒的接近限定,他开始思索用哪种工具切割她更好。

    这一次是取哪一部分作为战利品更好呢?

    可她身上的每一处都看起来特别美味。

    这样的想法一直持续到被克莱丽丝的电话打断,汉尼拔有些不耐,却碍于案件关乎自己安全,只好暂时丢下眼前这么有趣的事情,走去书房接听电话。

    是关于对艾伯特测谎的无聊事情,对方严谨的跟自己又确认了第二遍测谎步骤。

    他一边打电话应付着克莱丽丝一边看向监控,观察着监控中小鹿的一举一动。

    汉尼拔在想,此刻自己不在,不知道她是会将饭菜全都倒掉呢,还是趁机逃跑。

    不过就算想要趁机逃跑也是不可能做到的,汉尼拔口袋中随时都装着关闭大门的钥匙,只需要轻轻按一下按钮,整个屋子的门窗都会被紧紧锁住。

    可当他真的看到画面中小鹿的举动时,却愣住了。

    小鹿的举动在汉尼拔的意料之外。

    她拿起了刀叉一口口的分食着盘中的食物。

    “莱克特博士……莱克特?你有没有在听我讲话。”

    “当然。”

    克莱丽丝不满的腔调令汉尼拔回过神来,他满意地看着画面上米莎的举动,跟电话那头的交谈也连带着略微认真了起来。

    同类,这又给汉尼拔带来了第二个惊喜。

    米莎的学习能力极强,自己给她开的书单,她不仅可以一天看上一到两本,甚至可以做到看过就能理解其中的内容。

    而且对于自己的讲解,她吸收的很快,还能将书本与自己讲解的内容都迅速与实际相结合。

    做到学以致用。

    她可能是个天才。

    汉尼拔对米莎有着这样的高度评价。

    后来汉尼拔开始给她讲解越来越多的知识,他好奇的是米莎究竟能吸收多少,她的极限在哪里。可每一次米莎都不会让他失望,他所布置的功课与测试,米莎总是完成的很漂亮。

    对,测试,是汉尼拔随时且随机丢给米莎的各种测试。

    各种错了就会死的测试,她都完成的漂亮极了。

    可即便她通过了各种测试,汉尼拔对她还是无法信任。因为她完成的这么漂亮,学习能力又这么出众,如果她想骗人,也不是不可能做到的。

    汉尼拔只是单纯的欣赏她,像欣赏她的脸一样欣赏她的头脑。

    就包括在听到艾伯特那只蠢猪拿米莎的头发开玩笑时,汉尼拔当时心中只产生了一个念头,他要将这张出现不逊的嘴缝上,将那条扰人的舌头割掉。

    他想这也仅仅是因为欣赏米莎而已。

    直到那天晚上,艾伯特威胁他要暴露他曾在案发现场出现过的事情。

    汉尼拔不顾周围正有克莱丽丝盯梢,就将艾伯特打晕,还带了回来。一路疯狂飙车才甩开了克莱丽丝两分钟不到的车程,扛着艾伯特进屋时还恰好遇到了运动回来的米莎。

    他不信任米莎,克莱丽丝一会儿追上来时,一定会从米莎下手。

    汉尼拔对此十分担忧,他用最快的速度将艾伯特绑好,并换了一身运动装,出门的时间刚刚好,正碰上克莱丽丝找米莎问话。

    他试图打岔,可克莱丽丝不相信他,甚至不想让他插嘴。

    她已经确认了汉尼拔是凶手,她此时只是需要米莎的一个肯定。

    而米莎当时看向汉尼拔的眼神,也让汉尼拔觉得下一秒米莎就会叛变。

    要杀了这两个人今天。

    汉尼拔在米莎看向自己的一瞬间,心中就有了这个盘算。

    可接下来的事情又出乎了汉尼拔的意料,米莎不仅帮助他开脱,还用巧妙的谎言将克莱丽丝堵的严严实实。这些天来所交给她的表情与动作管理,她真的做到了活学活用。

    她口中的谎言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天衣无缝。

    只要不是水平达到与他相同的人,几乎都看不出来她在撒谎。

    她很聪明。

    比起担心她对于撒谎技巧如此迅速的掌握,汉尼拔对此心中的惊喜显得更为多一些。

    他想要培养她,不仅仅是好奇她的极限而已。

    助手,这已经是米莎带给自己的第三个惊喜了。

    汉尼拔开始期待会不会有更多。

    而第四个惊喜果不其然,很快就出现在汉尼拔面前。

    小鹿帮他杀掉了艾伯特,虽然不认同他的观点,却依旧听话的帮助汉尼拔杀死了艾伯特,而且将尸体处理的干干净净。

    汉尼拔从监控上观察到了小鹿杀人的全程。

    手法笨拙,但却思维冷静,她表现的很出色。

    没有几个人可以在第一次杀人时做到反应如此冷静的。

    自己算一个,米莎也可以算一个。

    将艾伯特拿去喂猪,这是一个绝妙的点子。

    对汉尼拔来说,这样粗鲁的人拿去喂猪简直是对艾伯特最大的报复,虽然无法看到但是仅仅是听着当时猪群撕咬艾伯特尸体并且吞咽的声音,就令他感到满足。

    汉尼拔对米莎更添了几分赞赏,这种赞赏可能是他自己也无法说得清楚的。

    替身?同类?助手?

    似乎都不是。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以后他不打算再让米莎亲手接触到这些事情了。

    之所以会让她亲手去处理艾伯特,只是因为她的思维过于单纯,虽然她的内心有潜在的跟自己相同的因素,可似乎都被她所谓的没必要的‘良知’所耽误。

    总要接触一次这种事情才对。

    一次就够了,以后他来处理。

    至此之后,汉尼拔每次看到米莎,心中都会有一种别样的感觉。

    是一种看到自己即将完工的‘最杰出的的艺术品’的感觉。

    她表面单纯,内心潜在与自己相同的因素,聪明好学,随机应变能力又强。她有着米莎善良的心,也有着自己狠辣的手段。

    她冷静,却有着多而杂的情绪表达。

    小鹿很矛盾,但这无疑是所有心理学专家都最喜欢的案例,复杂且多变。

    从这天起,汉尼拔对于人类的分类中增添了一类——自己,米莎,以及其他人类。

    这足以证明他对米莎是有多么满意,可这满意并没有持续太久。

    一天晚上,一通来自一位医生朋友的电话打破了这场短暂的梦。

    艾伯特没死,还发布了巨额悬赏他的人头。

    在朋友告知他这个消息后,汉尼拔心情一下子跌落谷底。不过,倒不是因为被追杀的原因。

    他挂下电话,抬眼看着米莎略有不解的眼眸。

    心中开始盘算起来。

    她这么美,如果想要拍出合适的照片一定会很轻松。

    去找医生最后确认关于消息的来源,如果这件事是真的,那么就把她最后惊恐的模样挂在地下室吧。

    汉尼拔冷静的想着,披上大衣踏出了门。

    出门时他按下了按钮,将整栋屋子都锁了起来。

    骗人的小鹿,这一次,可不能放过了。

    或许在去验证的路上,汉尼拔心中还对结果抱有一丝期待。

    或许不是呢?或许是误报?

    他不太愿意相信米莎是期满了他,毕竟在处理艾伯特的那天自己近乎监控了全部过程。

    可事实给了他一巴掌,不仅艾伯特活着是真的,甚至他已经被杀手跟上,在回来的路上差点不留神被杀手抓住机会。

    汉尼拔感到无比愤怒。

    他很少有这样情绪失控的时候。

    满脑子就只有一个想法,掐死那个胆大包天的小鹿。

    而他也确实这么做了,在到家的一瞬间,就将米莎掐的死死的,看着她体力不支已经在自己面前翻起了白眼,看着她微弱着求饶。

    她说她可以解释。

    解释?能解释什么呢?这话另汉尼拔想要发笑。

    根本不需要解释,艾伯特活着,这就够了,根本不需要任何解释了。

    汉尼拔这么想着,手却鬼使神差的松了下来。

    “解释?你能怎么解释?”

    汉尼拔听到自己的发声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刚才怎么会有这样的举动?

    为什么松手?

    为什么还要听她无聊的解释?

    ……

    难道还对她有一丝期待?

    也许是无聊,也许是猫在逗弄耗子多给她一些喘息的机会,又或者是真的对她有些期待。

    可无论是因为什么,米莎接下来蹩脚的解释都击碎了他的所有侥幸。

    她骗他,用最蹩脚的谎言。

    她还说她爱他。

    汉尼拔忍不住发笑。

    他开始面无表情语调平缓的跟米莎一一指出她话中的漏洞,看着对方惊讶与慌张的表情,他突然觉得有些了然无味。

    自己竟然之前还对她存在过不切合实际的幻想。

    突然,在他讲解道为什么会说对方的那句‘我爱你’是假话时,她像是受到了侮辱,又像是下定了很大的决心。

    汉尼拔正要猜想米莎此时下定了什么决心时,就见到对方一步跨过,扯住了他的领子将他身子拉的距离自己近一些。

    看着她的嘴唇贴上自己的嘴唇,汉尼拔愣住了,并在自己的大脑反应过来之前,手揽住了米莎的腰。

    他喜欢她。

    他应该这么回应。

    爱人,这就是她带给汉尼拔的,第四个惊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