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尼拔怎么会知道那个‘他’指的是自己?

    “不是的!”

    我大声否定道。

    他看着我的表情太过可怕,略微扭曲的笑容几乎可以称之为狞笑。我来不及犹豫,身体自保的本能反应促使我抬起手立刻举起了魔杖。

    我想对他用个咒语,无论什么都好,哪怕用变形咒把他变成一根萝卜都好。

    只要此刻能保证我的安全。

    变形咒的咒语我脱口而出,在他身边我练的最熟悉的咒语就是这个。可这次,我却没能成功的用出变形咒。

    几乎是在我抬手的一瞬间,他便用空着的手猛地夺过我手中的魔杖。他丝毫没有注意夺走魔杖的力度,魔杖脱手时生生将我的手心划出了一道红印。

    汉尼拔手持魔杖咬着牙对我说道:“怎么,你平时都是拿这种东西糊弄我的吗?”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装作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为什么语气这么凶?”

    他将手中的手机跟魔杖拿起在我眼前晃了两晃。

    “因为什么你不知道吗?”

    糟糕……

    在他将魔杖从我手中夺走的那刻起我的心就像浇了冰水一样,瞬间凉了个彻底。

    我是女巫有魔法的事情看起来已经被汉尼拔知道了,并且此刻连我的魔杖都在他的手中,我怕是凶多吉少了。

    想到这里,我捏住了我的袖口,那里贴着的东西是我最后的安全感。

    他将刚从我手中夺去的魔杖拿在手中摆弄打量,用手抚摸过葡萄藤木上雕刻的花纹,顺着花纹的走势而拂过。

    “你真把自己当女巫了?”

    不明白他话中的意思,我一愣,没有能够接上他的话。

    什么叫做‘你真把自己当作女巫了’?

    他不是因为知道我是女巫才在我施咒时将我手中的魔杖夺过去的吗?

    怎么现在话中却又透露着嫌弃,并对我的痴心妄想抱有着一丝无奈的感觉?

    我的眼神顺着他手中的魔杖而动,他将魔杖指向哪里,我就看向哪里。

    直到他指向了我。

    “这个怎么用?”他语气中带有一丝好奇与嘲弄,“怎么了,这难道是FBI给你改装的新型武器不成?”

    “……”

    他的问话让我突然有点出戏。

    看起来汉尼拔并没看到我用魔杖变魔法的样子,刚才的一切只是我想太多。

    或许即使他看到了我变魔法的经过,也不会相信我是一个女巫。

    因为我听说过,越是聪明的人越是不相信魔法。

    但这却也让我的处境危险了几分,他不知道我会魔法的事情,不仅不能让我此时的处境危险系数降低,反而大大增高了这个系数。

    因为先前我以为,汉尼拔看到我用魔法却不打算深究,所以才会什么都没说装作没看到一样拿钱继续去购物。

    他可以因为对我的感情,而故意忽视关于我会魔法与因为魔法而可能之前他所看到的一切都是我所做的假设。

    甚至可以不来询问我。

    当知道了汉尼拔之所以不去追究,之所以那么淡定,仅仅是因为他根本没看到我用魔法。

    ……

    我所以为可以拿来赌的,我所以为的他对我的感情已经足够多,都是假的。

    “为什么会这么以为?那只是根木棍而已啊,而且为什么你会说要杀了你,我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故伎重演,不知道还好不好用。

    我低下头似是委屈极了的样子捂着手上被魔杖划红的痕迹,口中虽然是在抱怨,却夹杂了些许撒娇的意味。

    “而且那么凶的将它夺走,划伤我了,好疼啊。”

    我不想去欺骗他了,尤其不想利用感情去欺骗他。

    可是好像没有其他办法可以用了。

    “麻醉?镇定?还是其中包裹着利器?”

    他用魔杖尖端挑起我的下巴,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自顾自的将话说完。

    在这个姿势下我的眼睛不得不直视他的眼睛。我看清楚了汉尼拔此时的表情,带着狞笑,眼中尽是嘲弄的意味。

    我的撒娇在此刻已经清醒的他来看,就像是在表演的小丑。

    直到他将自己的话全都说完后才慢悠悠地解答我刚才的疑问:“你觉得我会看不出你企图攻击的表情吗?”

    魔杖尖顶着下巴的姿势在他说话期间一直保持着,汉尼拔的这个动作让我觉得有机可乘!他没有控制住我的双手,他似乎以为在他的气场下我会被吓得不敢轻举妄动。

    其实与他所想的差不了多少,我确实脚有些微软,不敢尝试抬起脚步,我怕微微一动就会因为腿软而摔在地上。

    在他说话的过程中,我假装自己的注意力全都被他所吸引,目光集中在他的眼睛。

    可我的右手的动作却与视线朝着截然不同地方向,猛地朝魔杖抓去!

    他手往后一撤!

    ……

    抓空了!

    我的反应速度赶不上他的万分之一,我自以为是的转移注意力,自以为是的伪装,正如我此刻的修辞一样。

    都是自以为是。

    在一个冷静的汉尼拔面前,我的伪装,实在太容易识破。

    他一把将我推倒在桌子上,用手抓住我两只手的手腕,将我的胳膊拉直举到我的头上。他的力气用的不大,却让我无法挣脱,整个人随他摆弄。

    汉尼拔左手按住我的双手,整个身子俯下靠近我,脸近乎与我贴在一起,我呼吸一窒。

    “不要多做小动作,我说过你企图攻击时表情非常明显,就像刚才那样。”

    他每说一句话鼻子中的气息都喷在我的脸上,我难受的撇开正脸,却被他另一只手捏住下巴将脸掰正。

    “不要忘了我是你的老师,你所学的那一切都是我教给你的,而且只是皮毛。”

    我听说过,汉尼拔哪怕在切开其受害者躯体时,他的脉搏指数都不会高于每分钟85次。可此时我们似乎离得过近,我好像听到了谁飞快的心跳声。

    “不要妄想欺骗我。”

    不知是我的心跳,还是他的。

    “这是录像吗,录下来交给谁。呵,你的上级吗。”

    不是问句,汉尼拔伸长胳膊,将手机摆在桌子的最边缘,我撇过头看到手机直播的画面中正映着我们两人的半个身子与脸。

    贴得很紧的身子与如此暧昧的动作,从直播画面上看来,只能感觉到皮骨悚然。

    暧昧?

    不存在的。

    我的发际线处红且略微向外渗血,汉尼拔放下手机与魔杖后,另一只手便空了下来。

    他用那只手温柔且小心翼翼抚摸着我额头的发际线边缘,慢慢拂过的样子像极了刚才抚摸魔杖时的样子。随着他的动作,我吓得心惊肉跳。

    汉尼拔手指所经过的地方,出了一层薄薄的冷汗。

    “你太不乖了,到了现在,你竟然还想着要反抗我。”

    他是怎么发觉的?

    我刚才心中除了害怕明明什么都没有想过,为什么汉尼拔却会说我想要反击的话?

    是我的表情从先前想要反击时就僵住了吗?

    氛围太过紧张,此时此刻我确实也没有时间与心思来管理控制我的表情,是表情出卖了我潜意识的想法吗?

    出卖了连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想法。

    “把你绑起来吧。”

    他说着就用空着的手随意拿过一旁的一件衣服,用袖子先是绕着我的手腕打了个结,又一圈一圈的绕着我想要将我的手捆绑的更为严实。

    不行,不能让他将我的手腕彻底绑死。此刻的我已经没有了魔杖,唯一可以有机会反击的就是手腕处他所教给我的手段。

    那是我确保他没有在注意我的动作时,偷偷忘袖口内贴着的刀片。

    他不会想到这一点的,因为那是下午他刚刚教给我的办法,而距离那时只过了不到四个小时。

    他将我的手狠狠地从头顶按在背后,‘咔啪’一声,我听到了自己骨头抗议的响声。

    感受着衣服一圈圈的将我的手越包越严,我心中暗叫不妙,此刻我必须要让他分心。

    “我真的很喜欢你,我希望你不要误会我。”

    而我能对付他的手段太少,他自己本身就是一名出色的心理学博士,如果从心理上斗法,我是万万斗不过他的。

    他唯一的弱点就是对我的感情,我只能利用这个。

    他的手微微一颤,但手下却很快接上了刚才的动作,就像是那片刻的愣神没存在过一样。

    但他手下的睡衣的轨迹确实偏了一些,绕开了我绑着刀片的手腕。

    我那句话的意思本身就不是为了让他相信我,从而放过我,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我只是想要用语言扰乱他的思维,哪怕一刻都好。

    我的目的达成了。

    “呵。”薄唇抿起,嘴角生硬的勾起。

    不知是第几次对我的话出声嘲笑。

    一旦清醒后的汉尼拔,变得很难继续欺骗。

    说来也有些可笑,我本身在接到这个任务后,是拒绝的。我从内心真真切切的是不想要杀汉尼拔的,可他没有办法相信我。

    我之所以会产生攻击的姿态,是感受到了他对我的危害,是因为害怕而产生的自我防御。

    可偏偏,我对他‘怕’的本能反应,却恰好应正了他内心所猜想的事实。

    他觉得我怕他,他觉得我想要杀他。

    不论我说什么都没有意义,怎么辩解都不行,我的一切举动在他眼中,都像是无言的证词。

    正如他所说的那样,他不信任人类的语言,比起语言,他更相信人类无意识的表情动作。

    可也正如汉尼拔所说过的那样,他不理解人类的情感。他误会了我,且不会听我解释,不会有给我澄清的机会。

    现在已经不是我想不想按照任务指示去完成,去杀了汉尼拔了。

    而是为了自保,我可能必须杀了汉尼拔才行了。

    不然……

    就是我死。

    “我究竟曾经是被你的什么所欺骗?”

    他精心挑选着即将用来对我下手的刀具,就像是在挑选要准备给我的礼物一样,脸上的表情别无二样。

    “是美貌?”

    汉尼拔挑选出一片极薄的刀子在我脸上划过一道,皮肤后知后觉得感受到了刺疼的滋味。凉凉的液体划过脸颊,是血液流出的感觉。

    大脑与身体都在朝我发出害怕的尖叫,他们在警告我,不要愣神,专心应对眼前的汉尼拔。

    我一边小心地看着汉尼拔的举动,手一边用扭曲的姿势掏出贴在袖口处的刀片,用锋利的一面斜侧着磨着捆绑着我的衣物。

    “还是你聪明的大脑?”

    汉尼拔接着说道。

    他将刀子由我的脸转向额头,他口中的话与动作都让我感到害怕,我怕他下一秒就会掀开我的头盖骨将我的脑子挖出来涮脑花吃。

    我身子往后猛地一缩。

    他握住刀子的手一顿,脸上的笑容僵住了,下一秒就连那仅存的可怖笑容都不见了。

    整张脸上的表情跑得干干净净。

    “既然没办法跟你在一起,那么吃掉你也是不错的选择。”

    汉尼拔语气冰冷。

    我明白汉尼拔的期待,他大概是希望我能继续说点好听的,即便他已经不会在相信我的任何话。

    那他也不希望看到我躲避他的反应,因为我每做出一次这样的举动,就会让他觉得更应了自己心中的猜测一分。

    “不要再继续了,汉尼拔。”

    我企图劝说他,虽然明知道这会是无用功。“收手吧,我不是什么FBI派来的,那都是你无根据的猜测不是吗?”

    我观察到在我喊他的名字时他的身子微微一颤,这让我顿时有了些许信心,也许他对我还心存一些感情?

    加把劲儿我继续跟他说道。

    “如果我是那样的话,当初在看到你将艾伯特带回家时,我就会告诉那个警探了不是吗?我何必要大费周章的等到这种时候,去亲手杀了你?你也看到了,我的力气远不如你,我连枪支都没有,我拿什么去杀你?就凭那根可笑的木棍吗?”

    我以为我说出这番话后,无论如何也会让汉尼拔有所动摇了吧。

    “我喜欢你,”他一手持刀,另手抚摸着我的脸庞眼神近乎病态地说道,“可这并不代表你可以干涉□□。”

    他口中的语气像是在对我着迷,可却手持刀子想要将我分尸入肚。

    像是矛盾着,像是纠结着。

    喜欢却要杀了我,喜欢却也不得不杀了我,因为我企图干涉他的自由,因为我不认同他的理念,又或者是因为我欺骗了他。

    所以宁愿杀了我,将我吞入腹中,也比留着我感受我随时会来的背叛要好得多。

    看来他改变不了。

    我的期待全都落空。

    这个人真是……这个人真是可怕极了。

    “没有人可以干涉我。”

    他说道。

    我失望地看着汉尼拔,不打算再继续跟他多说下去。

    他的回答让我最后的一丝期待也破灭,可能刚才我的话语,也让汉尼拔对我的最后一丝期待破空。他像是对我开始感到不耐烦起来,那没有表情的脸此刻浮现出了厌恶的表情。

    他好久都没对我露出过这样的表情了。

    突然,咯嘣一下。

    我感到了背后手腕上的绳子突然一松,衣服在我刚才拿刀片小心翼翼地划动下,终于裂开,只剩下一丝连着的布料挂在我的手上。

    应该要反击了。

    我的眼睛看着汉尼拔,面上表情不变。

    从他最后的回答与对我的态度上,我开始暗下了决心。

    或许我跟他今天真的是只能活一个了。

    但,虽然此时此刻绑着我的衣服已经被我割开,并且我手中握着刀片。

    那我也没有多少把握打得过他,甚至可以说是没有丝毫把握才对。

    想要赢他,似乎只能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才行。

    “你想想米莎。”

    我突然提起米莎,想要扰乱他的心智。

    冷静的汉尼拔是这个世界上最难对付的敌人,如果能扰乱他的思维哪怕片刻也好,我就能找到机会。

    “闭嘴!你没有资格提她。”

    他情绪起伏突然很大。

    我忐忑的心略微镇定,果然,米莎是他更为致命的弱点。

    “那你更没有资格提她!”

    我大声反驳他,想要刺激他,惹恼他。

    “她是那么的纯洁,那么的可爱,你怎么配做她的哥哥?别说她死了,如果她在世见到你这个样子,也是会讨厌你厌恶你恶心你的。”

    汉尼拔的表情越来越狰狞,他的脸几乎皱到了一起,哪怕是当初他以为我背叛他时,他的表情都没有这么恐怖。

    “你会让她感到恶心!”

    我壮着胆子,大声吼着给了他最后一击。

    “我叫你闭嘴!”

    汉尼拔猛的靠近,伸手掐住了我的脖子,死死掐着,像是想要我在下一秒就去死一样。他眼内呲红,怒目圆瞪,红色的眼球像是要从眼眶中跳到我的脸上。

    我又听到了那个心跳声。

    之前本就飞快的心跳声此时变得更响而且跳的更快。

    是汉尼拔的心跳。

    原来刚才听到的,是他的。

    “闭嘴,你的嘴里怎么能吐出这样的话……我竟然原本,还打算带你……”

    汉尼拔此刻已经开始有些分神,就是这个时候!

    虽然我的脖子已经被他掐的快要断掉,但我脑内也清楚,此刻就是我最好的反杀时机,我来不及犹豫!

    他话音未落,我将手上挂着的绳子剥落。我牢牢捏住刀片的背部对准汉尼拔的脖子手起刀落。

    “噗……”

    血从他的脖子飞出溅了我一身。

    汉尼拔瞪大了双眼,看向我的眼神已经与刚才的愤怒不同,是震惊,又像是费解。

    我赢了……

    “对不起……我不是…………”

    可看着他瞪我的眼神,为什么我会开口道歉。

    我为什么要向他道歉……

    明明这是必须要完成的任务,他不过是任务中的一个NPC罢了。

    他是一个变态杀人魔,就算杀了他我也只是为民除害而已,为什么我要道歉。

    不杀了他,那死的就是我,我到底为什么会感到愧疚啊……

    为什么……

    明明已经在心中铺垫了那么久……

    眼泪流出,我又一次在他面前哭了。

    不是接吻前刻意酝酿的泪水,不是被绑架后惊吓的泪水。

    “我不想的……”我对着他说道。

    我不是想要杀你的……

    即便我认为你是不对的,你的做法是错误的,我原本也只是打算将你送到监狱等法律来制裁你……

    我连鸡跟鱼都没敢杀过……

    我不想的……

    可你为什么要逼我呢……

    我半躺在桌子上,话梗在喉咙中再卡不出半句。

    汉尼拔的手至始至终都没有捂过自己的脖子,一直到现在他的手还牢牢扣在我的脖子上,只是已经使不上力气。

    他倒了下来,整个人砸在我的身上。

    汉尼拔还在看着我,他现在在想什么?

    想为什么要在我面前情绪失控吗,为什么要教给我那么多的手段,为什么最后死在了他曾经教给我的技巧上。

    为什么,我说着爱他,却要骗他,说着求他收手让他重新走向正规,却用刀子结束了他的生命。

    可他一句话都没有说出口,看着我的眼睛亮了又灭,而后再也没能亮起来。

    [你将是我最完美而且也是唯一一个活着的‘艺术品’。]

    而我的活着,竟然是用他的死换来的。

    “嗡——”

    任务完成,玩家回归主世界,正在传送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