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汉尼拔了结了那个人之后,我们便没有办法继续在这个旅馆内待下去了。

    在我稍稍平复心情后,汉尼拔就打算拉着我并带着收拾好的行李前去柜台退房。那个男人的尸体就横着躺在我们面前。

    “我们去市区住。”他将破了的睡衣一股脑的塞进了行李包,“之前是我疏忽了,这里虽然方便躲避追赶,但是对你来说并不安全。”

    剩了一半的鹅肝酱跟酒也被他装到了袋子后,丢入行李包中。

    “先等一下……”我叫住了即将离开房间的汉尼拔。

    “没关系的,”他误会了我的意思对我解释:“我们有伪造的身份,只要稍加小心谨慎,不会暴露的。”

    汉尼拔想了想又加了句话:“只剩两天不到了,不会被发现的。”

    像是宽慰我,不过他确实误会了我,我并不是在担心这些。

    “你今天早上起床后,有看到放在我床边的一根……呃,一根木棍吗?”我用手势向他比划着魔杖的长度,“大约……嗯……大约这么长,十英寸左右吧。”

    其实是整整十英寸,但我不能说的那么精准。毕竟,没有人会对于一根无关紧要的‘木棍’进行这么精准的测量不是吗?

    我一定要找到它,那是我的魔杖,十英寸的葡萄藤木与独角兽毛。在我开学前去挑选契合的魔杖时,奥利凡德先生还曾夸奖过我的魔杖。

    ‘十英寸……嗯,这个长度刚刚好,是我最喜欢的长度。独角兽毛性情高贵,心灵纯净的人才有资格与它契合。而葡萄藤木……很有趣的是,据我多年的观察来看,大多数会与葡萄藤木相配的主人在追求魔法与知识上,都会十分上进。’

    ‘孩子,你会成为一个优秀女巫的,内心纯净且强大。’

    他如此称赞过我。

    “……”

    他的沉默让我有些紧张,这说明魔杖确实在他手中。

    并且也说明了他在犹豫,可他在犹豫什么?

    如果魔杖真的在他手中,那么只有两种可能。一,他在犹豫是否要给我魔杖。二,就是在犹豫魔杖对我的价值。

    “见过。”

    汉尼拔将手中的行李包放在地上,旁边有一滩血液正慢慢朝这里流近,是那个男人的血液。他表情微变,似是不悦,将行李包又向一旁挪了挪,离那滩缓慢流淌的血液更远了一些。

    他打开背包,从中翻着什么,最后拿出了我那根价值十三金加隆的魔杖。

    果然在他那里!

    “是这根吗?”

    看着汉尼拔手中属于我的魔杖,我匆匆上前拿回,失而复得的心情实在是美妙。

    他拿魔杖时并没有用多少力气,几乎是在我将手放上去的一刻,他就松手了。

    “对,是这根。”我低头细细抚摸着我的魔杖杖身,“为什么会在你包里?我今天找了很久都没找到。”

    魔杖重回手中,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拿到的一瞬间,我的魔力似乎是与魔杖想通了,我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魔力正在从魔杖中缓缓淌入我的身体。

    握住魔杖的一瞬间,才能感受到真正的心安,魔杖就是作为女巫唯一的安全感来源。

    汉尼拔没有问我这根木棍是什么,也没有解释他为什么没有将木棍丢掉,反而放进了行李包。

    “今早在你床头发现的,你翻来覆去的,我怕那根细木棍戳到你。”

    他含蓄而隐晦地指责了我的睡姿,我猜汉尼拔之所以起的那么早,可能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因为我不规矩的睡姿。

    “哦哦……”我装作没听到:“我们该走了。”

    在我准备抬起脚的一瞬间,脚停在了半空中,我的动作顿住了。在我面前正直挺挺躺着那个男人的尸体,他脖子上的动脉被切开,伤口处还在往外渗血,而早先流出来的血液已经凝结。

    ……

    我攥紧魔杖的手有些发白。

    这是第一次有人死在我面前……

    他的血液还溅在了我的脸上……

    我……

    “不要看了。”

    汉尼拔嗓音低沉,他拉过我的手将我拽出门外,一步就跨过了那个男人的尸体。

    在我们前去退房的时候,几乎没有受到一点阻碍。

    那个先前瞧不起汉尼拔的旅店老板,在这次汉尼拔提出退房时,弯着腰二话不说就将钱退给我们。

    是全款,并且是一张崭新的二十美金。

    递钱时他的手似乎都在颤抖,从下楼退房到我们离开旅店,他的眼睛都没有敢往我们这边瞥过一次。

    旅店老板的反应也充分的表明了刚才我的呼救声所有人都听到了,不止住在二楼的旅客,连一楼的老板都听到了。

    可是除了汉尼拔,没有任何人打算来救我,他们都选择默不作声。

    “他会报警吗?”在走出旅店后我问汉尼拔道。

    “会。”但他却摇摇头,“不过短时间内他是不敢去报警的,可能会等个一两天。”

    前往市区时汉尼拔没有选择乘坐顺风车,而是选择做出租车,中途还换了两次车。

    在中途等车的时候,我向他问了刚才没来得及问的疑惑。

    “你是怎么把睡衣弄开的?我明明看到你把自己的手绑的很紧……”

    他对着我扬扬手,我发现他袖口处竟然用透明胶带贴了一片刀片:“平时都可以携带,只是坐飞机的时候就不行了。”

    汉尼拔言语之中略表可惜之情。

    他竟然在袖口处藏有刀片,就像是我经常把魔杖藏在袖口内一样。

    我一愣……

    他难道不会被刀片割到吗?万一忘记自己袖口处藏有刀片,在众人面前将衬衫袖子卷上去的一瞬间,岂不是暴露了?

    不过如果刚才,在面对那个猥琐男时,如果我袖口处也藏有刀片的话就好了,也不至于让我们处于弱势了。

    准备一个魔杖意外的武器防身最好,要可以随身携带的那种。在我心中最理想的武器是枪支,如果没有枪的话准备一个方便携带的刀片也是好的。

    “脖子是一个人最脆弱的地方,像是刚才,只需要用力一刀,他就没有任何胜算。”

    汉尼拔又一次对我进行教学,他不甘心的再次教学似乎在表明着,直到现在他还在对我捅了艾伯特十几刀这件事感到不满。

    我想如果我一直呆在他身边的话,他也许会每隔一段时间就拎出来这件事嘲讽我一下。

    ‘哦你还记得吗,上次你捅了一个人十几刀对方都没死,在你眼皮子底下逃脱了。’

    ‘嗯?杀鸡的时候知道从脖子下手了,不错,我以为你会捅它十几刀然后在锅里水开后,眼睁睁的看着拔光毛的鸡从锅内跳出呢。’

    他的教导我记住了,我会铭记于心的,绝对不再忘记了。

    我们在下午四点左右到达市区,他带我去了市中心的高档酒店入住,登记身份的时候十分顺利。

    看来他关于新身份的伪造十分成功,可谓密不透风。

    “我去买些今晚与明早的食物回来。”

    一进门他就嫌弃的将口袋中裹着的肥鹅肝酱丢在垃圾桶中,连带着其他未开封的与半瓶酒,无一幸免。

    “那些都还未开封呢……”

    我有些可惜的看着,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全都丢掉。

    “染上异味了。”

    他整理了自己的穿着,虽然没有恢复到以前的定制三件套的标准,但比带着线头的衬衫好太多了。

    “这里很安全,你呆在酒店内看电视,不要出门。”

    他叮嘱了我两句就走出门外。

    经过中午的一番缠斗,又加上下午换住处的奔波,我感到浑身酸痛。进屋时我层照过镜子,现在我的样子就像是被家暴过后的妇女一样……

    虽然出门前汉尼拔有帮我将衣服稍加整理,但还是看起来很脏,配上肿肿的脸跟发红的额头边缘。我看起来就像是被按在地上打了一顿似的,如果入住酒店时我不是站在汉尼拔背后的话,登记人员看到我的样子可能会问我是否被挟持都有可能。

    身心疲惫的我此刻非常想要泡个澡,但又坐在椅子上不想动弹。被那个男人差点拽断的头发根部此刻隐隐作痛,我靠在椅子上,拿起魔杖随手对自己用了个清理一新,衣服变回了整洁的样子。

    我感到有些渴,从出门到现在我一口水都没有喝过。面前的桌子上就有一个空杯子,可接水的地方却离我还有四米远,我不想战起来……

    用了个飞来咒将杯子招到手中,又用清水如泉将杯中灌满甘甜的泉水。

    拿着杯子仰头一饮而尽。

    “啊……咳咳咳……”

    仰头喝水的姿势太过潇洒,我整个人的脑袋都几乎仰了过去,正看到身后门口处,汉尼拔正背靠着门边看着我。

    ……

    水直接呛进了鼻腔,我疯狂的咳嗽。

    他为什么突然回来……

    刚才我用魔法的时候他看到了吗?

    我连忙从凳子上站起来,把水杯放到一旁,用手胡乱的将脸上的水抹去尴尬地跟汉尼拔说话。

    “怎么回来了了?”

    我稍将魔杖向后藏。

    虽然藏魔杖的这个动作会显得我心虚,像是要隐藏关于这根‘木棍’的秘密。但我却也可以因此测试出,汉尼拔是否对我的魔杖有所察觉与注意,以及他刚才是否看到了我用魔法的古怪动作。

    “没什么,我只是突然想起来自己没有带钱。”

    他的视线跟随着我藏魔杖的动作而动,说完话后朝着屋内的行李包摆放处走去,接近我时还看似无意的瞥了一眼我的身后。

    汉尼拔注意到我的魔杖有问题了!

    可他看到了多少,有没有看到我用魔法?

    如果看到了……

    他会不会怀疑我的身份?

    正在我犹豫期间,他已经走过去蹲下,从行李包中拿出钱点了几张放进口袋,转身朝门外走去。

    汉尼拔没有问魔杖的事情,他不打算拆穿我吗。

    “我报的去意大利的旅行团是明天晚上的机票。”

    他语气轻飘,毫不在意,像只是跟我随口一提而已。

    “哦好的!”

    我对着他的背影回答道,此时我的手背上还在往下滴水,滴着我刚才不小心洒出来的水。

    他关上了门,砰的一声,然后响起了门锁启动的声音。

    等等!

    我突然想起他刚才走的时候根本没有关门声,而进门时也没有扫卡发出的‘滴滴’声。

    ……难道他刚才一直都在门口?

    那岂不是我使用魔法的全部过程都被他看到了?!

    该不该走?是否应该扔下汉尼拔立刻逃脱?

    我捏着魔杖跟手机开始权衡利弊。

    距离一万金币此时我只差两千五百金币了,现在离开汉尼拔这个主线NPC的做法看起来是不够明智。

    可今天发生的事情,让我觉得我其实根本就不是一个明智的人。而粗心大意,鲁莽无脑,才是我应该有的形容词。

    而且我甚至当着汉尼拔的面用了魔法,用魔法之前根本没有考虑过,也没有确认过四周是否有汉尼拔。

    是我放松了警惕,是我太过大意。

    汉尼拔这些天来对我无微不至的保护与照料,让我放松了对他的戒备。

    ……

    我到底该不该走,留下真的很危险。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我回忆着这些天来与汉尼拔的相处,以及他对我的帮助与教导。

    说不感动那是假的,可他对我的好完全建立在他确信了我会帮助他,我认同他的观点,我跟他一样内心存在着一样的病情。

    ……

    他觉得我们是一类人,又觉得我们是完全不同的一类人。

    可如果他发现了他所认为的有关我的一切,都是假的呢……

    那他还会不会像刚才一样不顾一切来救我?

    ……

    我低头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

    [16:37]

    我想逃跑了,离开汉尼拔身边。我怕他下次回来的时候就已经想清楚了我的所作所为,再想清楚后也明白了我对他这些天来的利用,对他感情上的戏耍。

    仅仅是我的死亡恐怕都无法让他宽心。

    这种认知让我感到害怕,但现在只差两千五百金币了,既然所有任务都要围绕着汉尼拔而展开,如果我离开汉尼拔总有一天还是会回来的。

    我是否可以赌一把,赌一把他会不会察觉,会不会原谅,会不会装作没看到?

    我想等一等到五点,如果还没有新任务,我就……

    我就走。

    ……

    [16:38]

    ……

    [16:39]

    ……

    [16:40]

    ……

    “嗡——”

    手机忽然在手中震动,就在四点四十分。

    真的来任务了,我被这么多次任务所训练出了本能反应,几乎是第一时间就点击了屏幕上的接受,连任务内容也是在接受后才来得及细看。

    [杀了他。]

    奖金:2500金币。

    倒计时:[59:58]

    ???

    我拿着手机愣在那里,我以为……

    我以为观众让我跟汉尼拔刷了这么久的好感,最后不是让我攻略他,就是让我举报他将他送入监狱。最多也不过是答应跟他交往再狠狠的甩了他那么残忍。

    可怎么会……

    最后一个任务怎么会是让我杀了汉尼拔呢?

    ……

    手机上一个小时的任务倒计时不停闪烁,它一下下的跳动在提醒着我面对现实抓紧时间,而那红字黑底的屏幕此刻显得尤为诡异。

    ……

    让我杀了汉尼拔?

    即使我刻意去回避这些天我对他产生的似有似无的感情,那也没办法否认,我对他无法下手。

    我恐怕做不到。

    ……

    “杀了他?”

    正在我愣神期间,脖颈处被温热的气息扫了一下,汉尼拔的声音出现在耳边。

    我被吓得立马转头,汉尼拔的头正搁在我的肩膀处。我转过头后鼻子正巧触碰到了他的鼻子,这将我吓了一跳,几乎整个人蹦了起来。

    “杀了谁?”

    他将我的手机从手中一把夺去,笑容富有深意并略显扭曲。

    “我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