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右手被他按住,左手放在枕头下面握住魔杖。

    “嗯。”我没有再挣扎。

    并不是不敢反抗,而是想听听他接下来会说什么。

    “米莎是我妹妹。”

    原来是妹妹……

    我还以为会是前任,或者初恋之类的的存在,没想到是妹妹。在所有猜测中,我偏偏对妹妹这个猜测是相信度最低的。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在汉尼拔开口时,我好像听到了他的叹气。

    但速度太快又太轻,以至于我总觉得刚才那声叹气大约是我听岔了。

    “她比我小几岁,从小爱黏在我身边。”

    他幽幽地在我耳边开口。

    从他的描述中,一个活泼美丽又阳光的小姑娘,在我脑内渐渐清晰起来。

    “她很调皮。”

    常常跟汉尼拔开玩笑,惹了汉尼拔生气后却又‘咯咯’笑着道歉,看起来是在道歉却毫无愧疚之意。

    但汉尼拔也从来不会跟她计较。

    他的生气也是假装生气。

    “她很善良。”

    对动物有爱心,家中养着不少小动物,即便家长反对。

    尤其喜欢鹿。

    “她很弱小。”

    ……

    “与你很像。”

    又是很像。

    “她长得是什么样子?也是红色的头发吗?”

    每次想到汉尼拔口中的‘与我相似’。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觉得这个‘相似’指的是外貌,而刚才在汉尼拔对米莎的描述中,关于脾气秉性是否相似这一点,基本也可以划掉了。

    这些不同。

    “可是你的头发并不是红色的,也没有夹杂任何红色。”

    我的‘外貌’最为明显的,大概就是那一头红发,但汉尼拔并不是红发。

    “不是,你跟她相似的不在这里。”汉尼拔否定了我关于外貌相似的说法,却也没有告诉我我们之间到底是哪方面相似,“关于米莎,我都说完了。”

    “可……米莎现在在哪里?”

    她如果像汉尼拔口中说的一样,那么阳光,天真,善良,美丽。那她对于汉尼拔来说无异于是一个天使的存在,如果有这样一个美好的妹妹陪伴在身边,汉尼拔的人生道路怎么会走的这么偏?

    每一个被美好所守护陪伴的人,理所应当都会变得温柔而善良,这是我心中不变的认知。

    有时候也会潜意识地有所期待,期待这样一个温柔得体,细心博学的绅士也是一位善良的人。

    汉尼拔的叙述没有前因,没有后果,真的像是我问什么他答什么一样。我问的是米莎是谁,他就真的只跟我说米莎是谁,是什么样子,而跟她有关的其他丝毫不提。

    短暂的交谈在我的问话中结束,他又沉默了。

    我不是一个迟钝的人,他的沉默已经说明了米莎现在身在何处了。

    哎……

    我在心中叹了口气。

    汉尼拔的气息吐在我的耳侧,痒痒的。

    我将握着魔杖的手松开,从枕头下面抽了出来,覆盖上他按着我左手的那双手背,轻轻地拍拍以示安慰。

    “很晚了,睡吧。”

    他将手松开,脑袋也离开了我的肩部,整个人又靠回了床的右侧背对着我躺下。

    “晚安。”我回答道。

    过了许久,久到我快要睡着的时候,汉尼拔又开口对我说道:

    “再等三天,我们就去意大利。”

    他声音很小,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在跟我说话,还是自言自语。

    “哈……”我迷迷糊糊的打了个哈欠回答他道:“好。”

    说完,整个就沉沉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直睡到了中午我才醒来,汉尼拔似乎早就醒了,但他却并没有喊我起床。

    “几点了?”

    我起床靠着墙伸了个懒腰,屋内的窗帘被汉尼拔拉开,窗外的阳光透过玻璃正折射在我的眼皮上。我拿手挡着这恼人的阳光,十分刺眼。

    “中午十二点零三分。”

    汉尼拔已经穿戴整齐,此时他正坐在床角,用手帕垫着杯角,喝着往日他最喜欢的牌子出品的葡萄酒。而靠近床边的桌子上,摆放着的是汉尼拔的午餐。

    虽然我看不清餐盘里的内容是什么,但香味足以说明它的价格不菲。

    “为什么不喊我起床?”我掀开薄被下床穿上拖鞋,“逃亡期间不需要遵守时间规划表了吗?”

    提起这个‘时间规划表’我觉得有些可惜,因为我想起了这周汉尼拔所开书单上的新书我还没有读完。

    那本《心理学家的面相术·解读情绪的密码》我才看了不到两个案例。

    “昨晚休息的时间太晚,偶尔睡个懒觉也可以。”他解释道,“怎么了?为什么表情看起来这么遗憾,遗憾我没有早点把你喊醒吗?”

    “……我还没有读完你给我安排的书单,而且书房中那么多书我都没有看过,真的好可惜。”

    我真心的为此感到难过,对于获取知识,我想任何一个人都不会拒绝。

    而且是在有条件并且大脑有能力也有时间,支持你去获取知识时,怎么会有人拒绝。

    “这不是问题。”他听完我的回答后似乎并不把这当做什么,“书可以再买,而且你所想要学习的内容,都可以由我亲自来教给你。”

    我以为他起码会对无法携带藏书而感到略微的一丝惋惜,可在他心中对这些似乎毫不在意。

    “啊……”我的回答慢了一拍才接上,“也是,看书还不如问你更好,你的见解比书上更全面更独到。”

    我的马屁将汉尼拔拍的舒服极了,他眯着眼睛抖开一份今日最新的报纸,仔细的看着。见他满意了,我也就可以安心的去洗漱了,头发昨晚只是擦得半干,今早起来像是炸了一样。

    “今天有什么头条吗?我们有没有被悬赏通缉,是不是整版都在报道我们?”

    我洗漱过后走向汉尼拔,对他讲着无伤大雅的玩笑。待我走近看到他面前桌子上的午餐内容后,我的玩笑话就有些说不出来了,还感到有些费解。

    我有些不赞同地问道:“……怎么会有鹅肝酱和黑松露?”

    这里是公路旁,几百米只有这么一家汽车旅馆。如果要买到这些,只有可能是在我睡觉的时候他一个人去了市区。

    明明都可以屈尊来这种小旅馆凑活,却还要大费周章地去市区买鹅肝与黑松露,啊对了还有他最爱的葡萄酒……

    这种暴露行径的行为多么愚蠢,就不可以忍一忍吗?

    那既然连这种危险举动都出现了,那还不如直接去市区就住。

    “有些事情可以忍耐,有些事情不可以忍耐。”汉尼拔的话中来看,他似乎是觉得这种行径没有什么不妥,“我可以降低我的生活水准,但对食物方面,我有我的底线。”

    “但出去买这些实在不安全,忍一忍做不到吗?”

    “我从家里带来的。”他将报纸折起,用报纸指向背包说道,“其中一个背包,有一半都是酒跟食物。”

    “……”

    是我错怪他了。

    汉尼拔对食物方面真的是很执着呢。

    竟然就连逃跑时,在随身携带的仅有的两个行李包中,有四分之一都是酒跟食物。

    我坐在桌前看着他吃剩的鹅肝酱发呆,他坐在靠着桌边最近的床角处,我们面对面。

    他抬头看向我,四目相对。

    “要来点酒吗?”他扬扬手中的酒杯,“11月23出产的酒。”

    汉尼拔喜欢收购各种特定日期的酒,并将它送给生日是同一天的人,这点我是知道的。

    但刚起床可不是个喝酒的好时机。

    我拒绝了他:“不过还是算了,我刚刚睡醒。”

    拒绝之后,我继续放空视线发呆。

    从来到这个世界后很少有这样可以发呆的时候,每天汉尼拔在的时候我需要小心谨慎应付他,仔细斟酌跟他所说的每一句话。

    而当汉尼拔不在的时候,我又需要努力学习他留给我的‘功课’,除此之外还需要汲取这个世界最新鲜的讯息。

    每天忙的晕头转向,每天晚上躺在床上都觉得自己又逃过了一劫。

    像这样与汉尼拔面对面,却可以让整个人的身心都放轻松,是头一回。

    “……”汉尼拔被我放空的眼神盯了好一会儿,他放下了手中的酒杯,“接下来的几天我们都不需要出门,一会儿我要去准备这几天所需要用的东西,你要跟我一起去吗?”

    他似乎是察觉到了我的无聊,才对我进行这样的提议。

    我想也是,在他心中的第一方案一定是让我留在这里,他一个人前去采购。

    “带你去吃些饭。”

    “好。”

    我没有拒绝他的好意,出去透透气也好,有汉尼拔的带领我想我不会露马脚被盯上。

    汉尼拔比我起的早很多,他收拾整齐提前一步出门,在楼下等我。我收拾好后准备出门,看到行李包时突然想到,也不知汉尼拔带的钱够不够。

    如果遇到了需要的东西,可汉尼拔却又为了装一个合格的穷光蛋,身上钱不够怎么办?

    想了想,我往口袋中揣了一小打钞票,出门反身准备关门。

    此时隔壁的住户也打开门走了出来,是昨晚频频发出怪声的那户。

    出来的是一个体型健壮的青年男人,他的五官其实不错,只是从表情到气质又到他游走在我身上的眼神,全都透露出一股‘猥琐’的令人恶心的气息。

    ……

    我恶狠狠地朝他瞪了一眼,然后将手放进口袋打算……

    “???”

    魔杖呢?

    将手伸进口袋后却没有摸到魔杖,我惊讶的将手伸出来打算再掏掏别的口袋。可将手从口袋抽出的动作,连带着将口袋中的钱一起带了出来。

    那个男人看我的眼神更不对劲了。

    我想都没想就把还没关上的门打开,钱都没捡就跑回了屋内反身将门锁上。

    魔杖在哪里?

    我进屋后朝着床头走去,我记得昨晚睡之前是将魔杖放在枕头底下的。

    走到床边掀开枕头。

    ……

    没有!

    “哐——哐——”

    两声砸门声,紧接着就变成了门把手扭动的声音。这个酒店的锁几乎形同虚设,昨晚进屋时我就查看过,我想用力只要够大,多扭几下总会扭断的。

    “快出来啊。”

    我翻着床单与枕头找寻魔杖,我开始有些慌了。

    门把手不停转动的声音越来越响,我也越来越焦急。

    还好我刚才的反应够快,在看到钱掉地上的一瞬间就知道大事不妙,立马反身进门。此时只要我能找到我的魔杖,我就可以让那个猥琐男下场很惨。

    可是魔杖呢?!

    其实我本可以先找个武器代替魔杖来进行防卫,但在魔法世界待了那么久,对魔杖已经有了过度依赖。

    此时此刻只有一个念头,要快点找到魔杖,如果找不到魔杖,我就没有办法保护自己。

    我将整个床的各个角落都找了一遍,床头柜与桌子都找过了,连行李包都翻了一遍。

    可我就是找不到!

    “明明就在枕头下面的啊昨天……”

    刚才门外的那个男人看起来就不怀好意,难道我没被汉尼拔分尸,今天却要死在一个炮灰手上?

    汉尼拔如果在就好了。

    就在我感到万分绝望之时,大力拧动门把手的声音停住了。

    我停下了翻寻魔杖的动作,快步走到桌边拿起汉尼拔的葡萄酒瓶握在手中,站在门后趴在门上屏住呼吸,侧耳倾听门外的动静。

    ……

    ……

    ……

    “咔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