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的观众老爷似乎可以听到我的心声,又或者这次发布任务的观众老爷三观正直,在晚上睡觉前我得到了新的任务通知。

    [解救艾伯特。]

    [拒绝][接受]

    短短的五个字,至今为止没有一次任务像这次一样贴合我的心意。这次单单从奖励金额来看就不是一个容易完成的任务,难度系数应该很高,因为奖励金额高达两千金币。

    我已有五千金币,如果能够再加上这两千金币就完成了整个主线任务的百分之七十。剩下的百分之三十的任务还是需要在汉尼拔身边蹭,所以这次的这个任务应当在瞒着汉尼拔的情况下去解救艾伯特。

    不能被汉尼拔发现,如果不小心被发现,也要想方设法瞒过去,我应该谨慎行事。

    从我穿越至今所接到过的任务来看,观众老爷们发布任务的大体走向我基本已经摸清楚了。汉尼拔作为这个世界的主要NPC或者说主要BOSS,发布的所有任务都围绕他来做。

    而任务内容多数是可以博得汉尼拔信任与好感度的,这次的任务内容是我没有预料到的,像是有两种不同的观众在看我的直播。可这个直播平台又没有任何与观众互动的地方,我不能了解到观众究竟是什么类型,对他们我只能进行猜测。

    “去睡吧,米莎,充足的睡眠才能保证高效的学习。”

    运动回去后我与汉尼拔在书房又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的晚读,他的生活规律像是一个干部。每天早起,晨练,上班,学习,运动。

    他几乎不看电影或者上网放松,对于他来说最好的放松就是睡觉和听古典音乐。而放松是为了更高效的进行学习,在我心中他已经达到了一门学术的巅峰,可在他心中似乎并不满足。他每天还是会保证一定的阅读时间,与一定的分析新病例时间。

    “那你呢?你是要去地下室吗?”

    汉尼拔将看了大半的书放回桌上,整个人靠在软椅上没有丝毫要起身的意思,往常他都会先送我回房间后道了晚安就回到自己屋子中的。

    今天却直接在书房催我睡觉,我猜他是要等我躺平后去地下室跟艾伯特进行一番亲切友好的‘交谈’。

    “对。”汉尼拔爽快的承认,他靠在软椅上闭起眼睛。

    “为什么不带我一起去?”我问道,“你不是要培养我吗,这种情况下带我去我应该可以学到许多‘知识’不是吗?”

    我希望汉尼拔带我跟他一起去地下室,在做任务的时候我曾去过一次地下室,里面的陈列的各种工具几乎可以称之为刑具。让汉尼拔跟艾伯特单独相处太过冒险,很有可能我一觉睡醒就提示任务失败,艾伯特没命了。

    如果我在场,起码可以对他用个法术减少他的受伤量与疼痛程度。

    “这种知识你不需要学习,”汉尼拔用手揉着眉心慵懒地说道,“在‘消灭’东西方面还是我来做就好,我并不希望你看到这些画面。”

    汉尼拔既然说了不,那就标示着事情没有商量的余地。我没有继续要求,但,我肯定会去地下室的。

    我离开了书房,按部就班地到卫生间卸妆,洗漱,敷面膜。一切全都整理完毕后,我关上灯并且拉上窗帘,确定没有光线可以照射进入房间后,安心地抱着枕头将整个人的身子都缩进了被子中。

    在心里大概数了三十秒左右,用阿尼马格斯幻化成蝴蝶,从被子的边缘悄无声息的溜走。在进屋关门前我留了个心眼,并没有将门关死,变身后的我顺着门缝就蹭了出去。

    我贴着墙壁上方向地下室的方向飞去,如我所料,在路上正巧碰到了朝着地下室走去的汉尼拔。

    刚才我洗漱保养用了至少三十分钟,单单是面膜我就敷了十五分钟。汉尼拔此时才动身,说明刚才全程都在监视我的举动,一直到看我关灯入睡并且观察我没有其他动作后,他才开展他的行动。

    一路跟随他进了地下室,刚进门就看到双手双脚都被绑在椅子上的艾伯特,此时眼睛还在紧紧的闭着,可眼球却在眼眶中快速的移动。

    一只飞在空中总会引起汉尼拔的注意的,为了避免被汉尼拔发现觉得碍眼而一掌拍死,我挑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停歇,观察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醒醒吧,艾伯特。”

    只见汉尼拔大步走到艾伯特面前,随手拿起一旁桌上的水杯朝着艾伯特泼去。

    被泼了满脸水的艾伯特不再装昏,他‘呜呜’地甩甩脑袋,水顺着他皱着的脸上的缝隙从四周流向他的眼睛与鼻孔,这使他更加不舒服,发出了想要咳嗽却无法开口的‘嗤嗤嗤’的声。

    他的嘴巴还被胶带封着,此时正在努力的用鼻子朝外喷气,进水的眼睛还在使劲地瞪着汉尼拔。

    “别这么看着我,艾伯特,你想说话是吗?可你这么瞪着我,我怎么会给你撕掉胶布呢?”他像是在跟一个愚蠢的傻瓜说话,一边走向陈列着格式‘工具’的台子,一边可惜地摇摇头。

    “我之前给你的建议不好吗,交接好你的后事,然后承认罪行老老实实的待进监狱。最多不过十年,你就可以出狱,为什么要跟我对着干来威胁我呢?”

    他在挑选工具,拿起了一片极薄的小刀,瞥了一眼艾伯特右唇角扯起一个轻蔑的笑:“活着,不好吗?”

    屋内的灯从汉尼拔手中握着的刀面反射出的光正照在他的脸上,蠢货如艾伯特也知道大事不妙,一个劲儿的用身子往后撞,脚在地上拼命的蹬着,嘴里呜呜的叫声在看到汉尼拔拿出刀后就没停下。他拼命地想要往后退,逃离眼前这个恐怖的杀人犯。

    可无奈的是,艾伯特的双腿也被牢牢的绑在凳子上,他这么做的后果不仅没有逃离汉尼拔的跟前,还连人带凳子都一起向后倒去,狠狠地摔倒了地上。

    “呜嗯……”他发出的痛苦的闷声。

    看着慌乱不堪地倒在地上的艾伯特,汉尼拔嫌恶地拿脚踹踹他的脸,像是看到臭虫一样恶心:“哦……很疼是吗?一会儿可能会更疼,你看到周围墙上的照片了吗?那些都是我杀过的人,全都坐过你现在坐着的椅子。”

    说着,他拿食指对着艾伯特的椅子指了指。

    “但我杀过的远远不止这些人,这些只是死在这里的人罢了。”他边说边把玩着手中的小刀,拿小刀对着艾伯特的脸比划着思索,“是割掉哪里才好呢……哦艾伯特,你平时太不注重保养了,看起来一点也不美味。”

    汉尼拔慢条斯理的说着,小刀无比的锋利,他只是假模假样的比划了两下,艾伯特的脸上就出现了好几道伤痕。

    艾伯特紧缩上扬的眉毛,两只眼的眼皮全都收紧切上扬,浑身抖个不停。不知是被汉尼拔的话吓到了还是被他手中的刀所吓到。

    但无论是因为什么,他恐惧的样子都取悦到了汉尼拔。

    “对,就是这种表情,”汉尼拔满意地欣赏着艾伯特惊恐的样子,“我喜欢恐惧,因为恐惧使人更加美味,它简直是世上最好的调味品。”

    他将小刀随意的丢回台子上,拿起了鞭子。

    “你真该庆幸自己粗糙的嘴脸令我无从下手。对了,说起嘴……你还记得之前你都是怎么说话的吗?马戏团的小丑?吃屎的心理医生?读到狗肚子里的博士?哦……你不要摇头,这些都是你说过的话,你不能否认的。”

    他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坏心眼的注意,脸上闪过一个邪恶的表情,虽然就只有一秒。

    “如果现在你能说话,你会说什么呢?”

    说着,他将艾伯特嘴上的胶布用力地撕开,力度之大看得我下半张脸都感到剧痛。艾伯特尖叫一声,他嘴唇上有部分的皮被胶布黏住撕裂,血顺着他的伤口往外冒着,嘴唇的周围也都变得通红一片。

    “汉尼拔,我/操/你/妈。啊啊啊啊——!!痛死老子了,你/他/妈/你个变态杀人魔,你想干什么!”

    “闭嘴!”汉尼拔拿着卷起的鞭子狠狠地抽了一下艾伯特的脸,“你的声音太大了,会吵醒我的……”他说了一半却住嘴了,但我想他后面要指的那个人就是我。

    他拿胶布重新封住了艾伯特的嘴,用鞭子一下下的敲着艾伯特的鼻子。鼻子是最敏感的部位,鞭子上的刺让艾伯特的五官都疼的皱了起来,眼泪混合着汗水顺着他满脸的褶子流下来。

    “如果是在平时,我不介意多听一听你的惨叫,但今晚不行,今晚有人在睡觉。”

    汉尼拔可惜的摇摇头,他拿着鞭子轻轻拍拍艾伯特的脸颊。

    他将被封住口的艾伯特跟椅子一起扶了起来,用将卷着的鞭子伸开,站在离他一米远处对着艾伯特的身子挥起了鞭子。

    艾伯特吃痛的想要躲开,可汉尼拔并不愿意如他所愿。艾伯特将头偏向右边,汉尼拔就狠狠的抽打他左边的脸,当他将头偏向左边,汉尼拔就狠狠地抽打他右边的脸。最后艾伯特认命一般的将整张脸摆正了,汉尼拔却开始抽打他的身子……

    鞭子一下下落在艾伯特的身上,伴随着他的声声闷哼。

    抽打着艾伯特的汉尼拔带着嗜血的表情,他像是感受到了至上的快感一般,他脸上的表情是愉悦的,惊悚的,邪恶的……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汉尼拔,虽说这样的汉尼拔才更符合与我心中对他原本的认知,可他从来没有在我面前展现过这一面。

    他展示过他的涵养,他的学识,他的挑剔,他的耐心……

    可他从来没有向我展示过他的凶残,似乎从我穿越到现在,他都刻意地将自己的这一部分人格在我面前所隐蔽。

    我被这样的他所吓住了,躲在角落傻傻地看着,一直到他打累了,一直到艾伯特不在动弹不在做无谓的反抗。

    他似乎再次昏过去了。

    汉尼拔上前确认了艾伯特确实是疼昏过去后,他无趣的将鞭子丢在刚才刀子的旁边,他对着已经昏过去的艾伯特冷哼一声。他一边放下刚刚挽起的袖子,一边朝门外走去。

    我清醒了一下头脑连忙跟了上去,趁着他关起地下室门前溜了出去。

    一路上我跟在他的脚后,不敢飞得太高怕被他发现,在发现他走的方向是向着客房后,我加快了速度早他一步飞进了客房钻进被中。

    在汉尼拔推门进入之前,取消了阿尼马格斯,变回了人形,手中还抱着枕头。

    汉尼拔动作小心的进入了我的房间,轻手轻脚的走向我的床头,我只能听到微乎其微的呼吸声。他可能要去睡了,睡前来我的房间视察一遍我,可能还是因为对我不太放心?

    我不明白也不敢细想他为什么会在鞭打完别人后,第一反应是来我的房间看我。

    此时我紧闭双眼,满脑子都是他刚才抽打艾伯特时血腥的画面,他对施暴感到兴奋,感到愉悦。我的眼球控制不住的在眼眶中转来转去,越是想要克制,越动的厉害。

    希望汉尼拔不会觉得我在装睡,希望他能当我是在做梦。

    他在我的床边坐了许久,虽然我一直闭着眼睛,但我却可以感受到他的视线在我脸上游走。此时我大脑杂乱无章,一方面想着艾伯特被打的伤势十分严重不知道能否扛过今晚,一方面又想着汉尼拔血腥的一面打从心底的害怕。

    我想我今晚肯定是睡不着,要一直醒着挨到天亮了。

    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突然感受到一只带着温热温度的手轻轻触碰我的脸庞。

    “晚安。”

    汉尼拔说。

    ————

    [新规则查阅]

    [任务每次提出将经过投票及加注进行比拼,最终得票率与奖金最高的任务则成为玩家需要完成的项目。]

    [直播后台系统因等级不够暂时无法开启,开启需要进入系统商店购买,您可以查阅观众留言及每次发布前的任务得票变化。]

    [系统商店只有在获得一万金时才可开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