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尼拔是个实干派,说做就做。

    三天后我就在家中见到了那个倒霉的‘替死鬼’。

    通过了‘千元美金考验’的我被汉尼拔允许了户外活动,每天的有氧运动都可以在户外进行。虽然汉尼拔说过不会在跟踪我,但他肯定还在用其他方式监控我,可能是窃听器之类的装置?

    对这方面我不太懂。

    我能明白的就是他能在第一次我跑步跑累了要了一份热狗加果汁后,不到五分钟汉尼拔就开车到达我的面前。

    一边拿走我手中吃剩的热狗跟没喝几口的果汁丢掉,一边说:“我只是路过。”

    他就绝对不是路过那么简单。

    他就是在通过监控我发现了我正要摄取高热量,所以他丢下了手头的‘工作’或者‘书籍’马不停蹄的前来制止我。

    在第三天的日常例行运动过后回家,进门时看到门口有一双新的鞋子,价格不菲但却品味奇特,你们见过往鞋上装金饰的吗?

    我今儿可算是开了眼了,有钱人真是什么都干得出来。这可不是汉尼拔的品味,看来他招待了客人。

    我换了鞋子向书房走去,书房的门是半掩的,一走到书房门前就听到了门内传来了激烈的争吵声。

    “最后再跟你说一次,莱克特!去跟FBI撤回你的鬼鉴定结果,不然我会让你死得很难看。”

    一听到这句话我就明白了门内的‘客人’是谁,这恐怕就是那个汉尼拔口中倒霉的替死鬼了。表面说是替我而死,但更准确的应该说是替汉尼拔而死。

    “安静,艾伯特,安静。”汉尼拔的语调一如既往的平静,“我只是按事实说话,我的职责是分析罪犯的心理,判断嫌疑人口中的真假。而你是罪犯这点就是我所判断的结果。”

    “你知道不是的!”怒吼,伴随着一声重重的拍桌声。

    “你是。”

    “你究竟想要什么?钱?地?股份?又或是人?无论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满足你,只要你开口,提出你的条件吧。”

    这种桥段好熟悉,电视剧里经常见到。男主对女主说,你究竟想要什么?你怎么样才愿意跟我在一起(离开我)?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只要你答应我。

    又或者是男主角的母亲甩钱给女主角,让她拿了钱滚蛋,都会这么阔气的开口。

    但避免不了就是女主角在面对这样的话都会拒绝。

    刚想到这里就听到汉尼拔开口道:“我什么都不要。”

    ……嗯,是这个剧情走向。

    “你……”里面的人深吸一口气像是在极力克制自己,“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只是我不明白你凭什么抓我来当这个替死鬼?我好像从来没有招惹过你吧?今天来找你我是报着十足的诚意而来,无论你要求什么我都会满足你,请你也认真对待我的这份诚意。”

    汉尼拔的语气显得十分不屑:“你最多的不过是钱,可我也有。我要的是你认罪伏法,我只是尽我所责。你杀人犯罪,所以我将你的证据呈上,请你不要试图贿赂我,对于结果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更改的。”

    “而你,我能给你的建议就是回家处理好你的家务事并交接好你的工作,因为在你来之前的半小时我已经将完整的案件分析报告和罪犯侧写全都发送给了FBI。等上面审查通过拿了命令就会去逮捕你了,你所剩的时间并不多了。”

    “妈的。”

    一声咒骂伴随着杯子落地摔碎的声音。

    五秒后,我面前的门就被一股大力打开了。门内的男人僵住了脚步,他握着门把手看着以一种诡异姿势爬门偷听的我,脸上愤怒的表情还没有消散。

    我连忙站好清清嗓子跟他打招呼:“咳咳……你好。”

    “你回来了。”汉尼拔看到我立马站起身走过来,站在我跟艾伯特中间,将他与我隔开。

    “嗯,不打扰你们了,我先去洗澡换个衣服。”我看到那个艾伯特的眼睛正越过汉尼拔的背对我投来好奇的目光。

    他的眼神充满了探究与好奇,看我之余还瞥了几眼汉尼拔的后脑勺,他是在好奇我们之间的关系吗。不论如何,他的眼光让我觉得不舒服,我想避开。

    汉尼拔点点头道:“去吧。艾伯特先生,你也该走了。”

    “呵,”艾伯特冷笑,“我不知道原来博士你还有看马戏的爱好,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以为像你这样高雅的学者是绝对看不上马戏这种大众趣味。没想到你竟然还把马戏团请到了家中。”

    他假模假样的向四周看去像是寻找着什么:“咦?狮子呢?猴子呢?你只请了个小丑来吗?”

    听到这里我才明白艾伯特实在嘲讽我的红发,我又没招他没惹他,上来就要挤兑我?吵不过汉尼拔就那我开刀?我不善地瞪了他一眼,庆幸在这里我找不到草药,不然我必定熬一锅毒药毒死他。

    “闭嘴,”汉尼拔一脚踩到艾伯特的脚背上,“如果你以后还想用这张嘴继续说话的话。”

    艾伯特痛的呲牙咧嘴,他踉跄后退几步,气急败坏地说道:“汉尼拔·莱克特!你在神气个什么,你不过就是个心理医师罢了,而且你别忘了!你……”

    他说到这里戛然而止,看了一眼我像是在估计着什么,含糊的说道:“我也是有证据的,那东西在我手上。我提的条件会一直作数,你考虑考虑,我耐心不多。正如你所说,我剩的下的时间也不多了。”

    汉尼拔这是被威胁了?

    我愣住了,他是有什么把柄被艾伯特抓到了?

    “再见马戏团小姐。”他不怀好意地对我抬起下巴冷笑,还恶心的对我吹了个口哨。

    “他就是那个‘凶手’?”听到‘嘭——’的关门声后,我问汉尼拔道,“他看起来很有钱,像是一夜暴富的暴发户。”

    “是的,”他看了我一眼皱眉,“去洗澡,很多汗。”

    我撇嘴,灰溜溜的走去洗澡。

    我以为下次见到那个倒霉的‘替罪羊’会是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但绝对没有想到会是在当天晚上见到了他第二次。

    会这么快。

    为了观察汉尼拔家附近的地形,我向汉尼拔申请了在无氧运动前加上半小时的夜跑,有氧搭配无氧效能更高。汉尼拔当时急着出门,看都没看我一眼就答应了我的申请,提前我一步离开了家中。

    在我绕着社区跑完一圈后用了四十分钟,超时了,怕被汉尼拔说教的我急匆匆的赶了回去,却在门口就撞到了神色匆匆的汉尼拔。

    “哎,你回来了?这……你肩上抗的是谁?”

    汉尼拔表情严肃,他肩膀上抗着个人,从身材看来应该是个体型健硕的男人。那个男人的嘴被胶布死死的封住,眼睛是闭起来的看起来已经昏迷了过去。汉尼拔的车就停在门口,男人是被他从后座拽下来的,连开到车库都来不及,他看起来很紧张。

    汉尼拔没回答我直接从我身边径直走向屋内。

    “嘭——!”大门被关上了。

    在看着汉尼拔的背影消失在门后,我突然想起那个被他抗着的男人是谁,那是今天下午在书房被我撞见争吵那幕的没品暴发户——艾伯特。

    他还穿着下午的那双镶金鞋。

    汉尼拔刚才急着出门是为了见他吗?

    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争执以至于被打成这样带了回来?

    汉尼拔这么着急进去连理都不理会我一下,是否在被人追踪?

    他把艾伯特带回家来,是要对他做什么……

    艾伯特会成为地下室墙上的相框中的一员吗……

    疑问太多,我踌躇在门口不敢进去,不知道门内是什么情况。此时回屋内的危险系数一定很高,可是继续这么站在门外的话,恐怕门内的艾伯特生存几率就不会太高了。

    他是只可怜的替罪羊,无论是替我还是替汉尼拔。并且,无论他是否说话招人讨厌品味恶劣低俗,都不能成为我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在汉尼拔手中的理由。

    我似乎应该进去救他,可……怎么救呢?

    正在我犹豫的时候,外面传来了停车关门的声音。紧接着转身就看到了刚穿越到这个世界时见到的那个FBI气势汹汹的朝我走来,她还像第一次见面一样看起来利落果断。大热的天还穿着风衣,走起路来步子迈的又快又大,人似乎能带起一阵风。

    “是你,之前在莱克特医生那里见过的怪异打扮的女巫小姐。”她看到我第一眼就想起来了我是谁。

    “你好,没想到你……”

    我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她急切的打断。

    “你刚才见过有人从这边经过吗?我在追捕一名罪犯,希望你配合我。”

    果然!汉尼拔刚才这么紧张是有原因的,他果然是被人追踪了,而那个人就是跟他一起办案的女警官!我猜可能是在他提交了有关‘艾伯特’的犯罪嫌疑报告后,女警官就开始紧盯艾伯特了。

    而艾伯特不知道又给汉尼拔透露了什么信息,可能是关于汉尼拔被抓住的把柄。艾伯特可能在发现自己被FBI紧盯后威胁汉尼拔要公布他的小秘密。

    而那个小秘密,似乎不止是个小秘密那么简单……

    能让汉尼拔冒着被FBI发现的危险也要揍晕艾伯特将他带回家中的秘密,是怎样的呢。

    而此时,正在我准备回答之际,身后被汉尼拔关上的门开了,汉尼拔一脸神色自若的走出来向我们打招呼。

    “米莎,准备好运动了吗?嗯……?克莱丽丝?你怎么会来。”

    短短两分钟的时间,汉尼拔竟然就已经换上了一套运动装,气息平稳的站到我们的面前装作要跟我一起去运动的样子。

    他似乎还对克莱丽丝的存在表示不解。

    “你不是应该在监控罪犯吗?还是说逮捕令已经下来了,你们已经将艾伯特抓起来了。”

    他一边问,一边不在意的摆弄着自己手上的腕表,似乎只是随口问问,对这个问题不是特别挂心。

    “艾伯特逃跑了,他是被人带走的。”虽然表情一瞬即逝但我还是敏锐的捕捉到了,刚才在汉尼拔低头摆弄腕表时,克莱丽丝对他有厌恶的表情。

    皱起眉毛,印堂处起皱纹,上嘴唇上扬。

    同样的表情出现过两次,在她回答汉尼拔的问话时又出现了第二次。

    她发现汉尼拔了,而且在她的话中有所隐瞒。

    ‘艾伯特逃跑了,他被人带走了。’

    这句话所隐瞒的应该就是那个‘被人带走’,我想克莱丽丝已经知道了那个带走艾伯特的人就是汉尼拔了。

    汉尼拔不悦道:“逃跑?你跟丢了吗?”

    克莱丽丝没有回答汉尼拔,而是拿出一张艾伯特的照片面向我问话:“米莎是吗?米莎,我问你的话你还没有回答我,你有没有见过照片上的这个人。”

    她似乎不想跟汉尼拔说话,情绪表现太过明显又太过生硬的忽略汉尼拔的问话,汉尼拔一定也发现了这一点。

    “她没有见过。”汉尼拔挡在我的身前用左手将我往后推,“你这么问她会吓到她的。”

    他像是在谴责克莱丽丝太凶,又将我塑造成了一种胆小怕事的形象。汉尼拔抢先替我回答并且不让我跟她接触的举动点醒了她,她好像意识到了汉尼拔在害怕我的回答。

    “你见过他吗?告诉我,或者有可疑的人从附近路过吗?”她反复询问我。

    克莱丽丝在怀疑汉尼拔已成事实,现在两人的焦点都在我身上。她希望我做出回答指认汉尼拔,而汉尼拔又在制止我讲话,可此时我必须做出回答。

    直接指认汉尼拔吗?我不敢看汉尼拔此时是什么表情。

    可此时的确是一个指认汉尼拔的最佳时机。即便FBI武力值没有汉尼拔高也无所谓,我可以帮她轻轻松松制止汉尼拔。随身佩戴魔杖是我的好习惯,即便是紧身的运动装魔杖也会藏在我的袖子中。

    如果我放过他,他可能会就此逍遥法外,门内的那个‘艾伯特’下场一定很惨。而我虽然可以刷够一万金币后就拍拍屁.股走人,但这个世界不会停止,汉尼拔会继续杀人,犯罪。

    而错过了这次,下次就不知道还会不会有机会将汉尼拔送入监狱。

    答案其实不会令我纠结太久,我深吸一口气准备回答。

    “克莱丽丝女士,我……”

    “嗡——嗡——嗡——”

    手机突然开始震动,我心中不好的预感升起。汉尼拔跟克莱丽丝都被我的手机吸引去了注意力,我打开手机在他俩看不到的角度。

    新的任务来了,在沉寂了几天后终于有观众老爷向我提出新的任务了,可此时面对这个任务我却并不高兴。

    [新任务:帮助汉尼拔隐瞒。]

    [拒绝][接受]

    ……

    “怎么了?你刚才要说什么,继续说下去。”克莱丽丝焦急催促着我。

    手中的手机还在嗡嗡震动,我看向汉尼拔。

    而此时,汉尼拔也正在用不善的目光盯着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