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是对晚餐哪里不满意吗?”

    刀叉整整齐齐的摆放在我的左右手边,面对汉尼拔的貌似关切的询问我回答不出。开胃菜与蔬菜汤香气扑鼻,饥肠辘辘地我口腔里竟连唾液都没有分泌出来,这可不像是一个馋鬼该有的作风。

    只吃了配菜的面包干与一点点甜酒,鹅肝酱肥而饱满,十分诱人,蔬菜汤是浓白色的像是奶油熬出来的。

    我一点都不敢吃,一口都不敢。

    他耐着性子又唤了一遍我的名字“米莎?”

    “我其实是素食主义者。”我真诚地眨眨双眼,“您的晚餐看起来就十分可口,不能品尝实在是我的遗憾。”

    汉尼拔用餐细嚼慢咽,品尝每一口时都像是在评审他自己创造的艺术。

    他做的菜无论是摆盘还是香味也确实称得上是艺术,如果之前没有猜测他这顿饭是对我的测试的话,我想我会被这个香味吸引,动心品尝那份汤。

    可一旦在我心中有了那个猜测,就一口都不愿意吃了,按着我的脑袋我也不愿意吃。谁知道那奶油般的汤到底是用什么熬的,鹅肝酱?看颜色我就不想去猜测了。

    且不论我想不想吃,一想到那些菜是他做的,我有点想吐倒是真的。

    “素食主义?”他放下刀叉轻沾唇边擦掉本就不存在的污渍,“我看你并不像。”

    “为什么?”我诚恳地询问并再次重复强调,“我真的是素食主义者!”

    “声音太大了,声音大表示心虚你不知道吗?”

    Emmmm……

    我连忙小声道:“我真的是……素食主义者。况且就凭声音来评判吗?”

    我跟汉尼拔再做无用的口舌之争,可能是为了拖延时间吧,能晚一分钟就晚一分钟去面对眼前的事实。

    正在直播的手机被我藏在汉尼拔装饰的灯台旁,虽说可能会被他的监控拍摄到,但只要不被他现场看到,汉尼拔就不会发现我手机屏幕的秘密。

    屏幕上显示着倒计时。

    [00:30]

    还有三十分钟,时间的逐渐缩短在提醒着我。虽说这个直播没有观众交流平台,没有弹幕,我根本接收不到任何观众老爷们的信息,但这个倒计时无异于是最好的信息,它在催促我快些完成任务。

    时间不多了。

    “当然不仅仅如此,最有力的证据就是,”他突然停了下来,轻轻笑了一下又接着说道,“是你的身材。”

    我:“???”

    WTF?

    身材?什么鬼?我的身材很惨吗?□□小细腰腿有点粗的身材怎么了?又有胸又有屁股又有腰我不就腿粗了点吗,怎么了?!

    没素质,太没素质了,不绅士,太不绅士了!

    在用餐的时候跟姑娘提身材,还特么发出了刺耳的笑声,对,那个轻笑现在回忆起来就是那么刺耳。

    别说眼前是汉尼拔做的菜了,就是世界一流大厨给我做的保证食物来源干净透明的,他说完那句话我都能把菜一口不动的摔他脸上。

    我气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要不是我力气小手里切面包的餐具都能被我掰弯。

    拼命安慰自己我是仙女,我不跟凡人一般计较,尤其是这种变态,我不生气。

    宽慰了自己许久,仙女终于开口:“您可真会说笑,博士,只吃碳水化合物才会发胖。”

    汉尼拔笑笑不再说话,我忍着气开始思索怎么消灭面前的饭菜。

    如果仅仅是汉尼拔为了测试我,我可以坚持不吃,无论他怎么嘲笑我的体重肯定我不是素食主义,只要我不吃,他就拿我没办法。

    吃了这顿晚餐可以博得他的好感跟信任,但也太恶心了。

    可无论我想不想博得他的信任,现在直播任务是让我消灭他做的晚餐,我已经接受了,我必须去完成的。

    如果完成不了……

    等等?!

    消灭。

    对了对了!这次的直播任务发布的时候说的是‘消灭汉尼拔为你做的晚餐’。是‘消灭’而不是‘吃’。

    直播任务有漏洞,而作为机会主义者,面对漏洞不去钻这个漏洞,那就太不应该了!

    可是怎么‘消灭’呢?

    我装作在看风景,环顾四周。

    监视器在我目及之处就有三个,一左一右一前,近乎没有死角。而我也不能端着盘子背对着监视器,那就太明目张胆了,仿佛在亲身示范给汉尼拔告诉他我要丢了这些晚餐。

    [00:14]

    在这种时候,时间总是过得飞快,我越祈祷倒计时慢点走,它就走的越快。

    我有些着急了。

    现在摆在我面前的只有一条可行的路,那就是当着汉尼拔的面用魔杖对着晚餐‘清理一新’了。顾不得汉尼拔会不会追问我晚餐怎么会凭空从他面前消失,完成任务重要。

    下定决心就要立马行动,我将手伸进口袋握住魔杖。

    “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那个不能进的地下室吗?”

    汉尼拔忽然开口说话,把我吓了一跳,拿着魔杖的手抖了一下赶忙缩回去。

    “我记得。”

    为什么突然提起地下室?

    汉尼拔是打算现在提我进地下室的事情吗?

    “那里其实是我的食材储存室。”

    “所以?”

    “所以?我想说,里面的食材都十分珍贵,是我费尽心思与金钱通过各种渠道弄到手的。而今天的晚餐就是储存在里面的食材做的,所以,不要浪费。”

    汉尼拔对我微笑,他可真是坏心眼。

    明知道我已经看见了地下室里的内容究竟是什么,还要在这种时候特地点明。我开始好奇了,如果我真的当着汉尼拔的面吃下所有晚餐,他接下来会有什么举动。

    我重新抽出魔杖:“好的,我一点都不会浪费的。”

    虽然我很好奇。

    但我绝不打算为了好奇去付出这么大的代价。

    我将魔杖拿至与餐桌平行的位置,餐厅与洗澡前已经变得大为不同,在我泡澡的过程中他不但精心烹制了两人的晚餐,还用心将餐厅环境重新打造了一番。

    他把餐厅打扮的像个花园,也幸亏他布置了这么多花才让我有机会拿出魔杖当着他的面施法。

    我抬起右手对准盘中的食物画了个圈,嘴中念起咒语,“Scour……”

    汉尼拔闻声看来,咒语念了一半,突然。

    ‘叮——!叮铃铃——!’

    电话响了,是汉尼拔的手机!

    汉尼拔拿起手机,从我这个角度看不到他的来电显示,他没有直接接起电话而是对我道歉,

    “抱歉,有一个电话需要我接听。呃,不过你刚才想说什么?”

    我把右手藏回身后,用左手对他连连摆手:“没什么,你先接电话吧。”

    汉尼拔盯着我右唇角后扯,手机铃声又响了两声,他看了眼手机皱皱眉头站起身去一旁接电话,似乎是重要的电话。

    起码比盯着我吃饭以及追问我刚才要说什么重要得多,看着他背对着我走向书房,我知道这是一个天赐的好机会,我要抓紧,在他站起身接电话的一瞬间,我心中就有了新的计划。

    有时候觉得自己倒霉,可有的时候比如此刻,我真的觉得自己是自带幸运BUFF的,直播手机显示着倒计时时间,还有五分钟。

    我不用当着汉尼拔的面将盘中食物‘清理一新’了,既然他去接电话,那我也可以借此机会继续瞒下去,可我不缺不确定他是否在书房一边接电话一边看监控注视着我的一举一动。

    我需要瞒过摄像机,略微寻找就发现了极好的遮掩物品——餐巾。

    左手拿起餐巾遮挡住我的嘴部前方,右手在桌下握住魔杖,只让魔杖尖部露出一点,眼睛紧紧地盯着盘中的食物。

    “Scourgify!”

    盘中的肉类与前菜还有蔬菜汤全都消失不见,只剩下没有沾染上酱类的副菜与小面包。我把魔杖收回去,改用右手扯着餐巾,左手拿起叉子往嘴里送东西,并做出咀嚼的样子。

    其实往嘴里送的与咀嚼的都是空气,蔬菜要留到汉尼拔在场时当着他的面吃。

    我应当庆幸这顿晚餐还好不是杂烩,给了我钻空子的机会。

    三分钟过去,在倒计时还有两分钟时,汉尼拔回来了。

    终于回来了,我的腮帮子已经嚼空气嚼到发酸了,在汉尼拔走出书房的那刻,我飞快的用变形咒将部分蔬菜变成了肉类。

    眼前的盘子里像是被我吃掉了三分之一的食物,庆幸我的变形咒学的还算老练。

    “接了个电话你居然已经吃了这么多了。”汉尼拔调侃道,“素食主义者,嗯?”

    那个‘嗯’字尾音上挑,配上他沙哑的声音非常的挑逗。

    然而此时的我甚至顾不上回答他,因为手机直播画面的倒计时开始报警,只剩下一分半了。我拿起叉子不停地往嘴里送着食物,随便嚼个一两下就着水吞咽下去。蔬菜是半熟的,被变成肉类的蔬菜还是改变不了它略带爽脆的口感。

    这样的用餐方式是我两辈子加起来第一次,太狼狈也太令人消化不良了,我觉得我可能被噎到了。

    拼命的填食终于赶在还剩下三十秒的时候将盘中食物一扫而空,手机嗡嗡震动。

    任务完成,2000金币进口袋。我粗鲁的拿起手边的餐巾朝嘴上一抹。

    “慢点吃,米莎。你……需要更改你的用餐习惯。”汉尼拔皱眉,他像是被我豪放的用餐方式吓到了,并且极为不满。

    我满不在乎地答应着:“好的好的。”

    任务已经完成,而且是2000金币这样的巨款,我已经有4000金了,这让我忍不住心情雀跃起来。

    “你为什么笑得这么开心?”汉尼拔好奇的在我身边转悠,他的眼睛在寻找什么,我猜是在看我有没有把一部分食物藏起来,可能他也不是很相信我真的将食物都吃了。

    我当然,没有全部吃掉啊,我又不像你是个变态。

    我拿着手机眯眼笑道:“是因为晚餐太美味了,所以我才会很开心。”

    汉尼拔在我周围转了两圈并没有找到任何食物残渣,他显得很满意,告诉我要送我一些礼物。

    五分钟后我看着眼前的标价几千美金的眼霜,面膜,散粉防晒等。

    陷入了沉默。

    ……

    “为什么突然要给我买护肤品啊?”反应过来后的我大惊失色,“是我皮肤不好了吗?”

    确实从来到这里开始整整两天,我只用过清水洗脸,什么护肤都没做过。但也不至于因此皮肤变得很糟糕,糟糕到让汉尼拔看不下去而给我买护肤品吧?

    真的很糟糕吗?

    我摸了摸我的脸,还是很嫩滑啊,一个痘痘都没有。

    他的举动让我摸不到头脑。

    “不,你的皮肤比你的身材好多了。”汉尼拔推开椅子,椅子腿蹭在没有地毯覆盖的地方将地板摩擦出刺耳的声音。

    “但女士应当穿着得体的衣服,化着得体的妆容,不是吗米莎?”他站到了我的面前,身子靠在背后的桌子边,用手朝着卧室方向指指,“衣服不够的话可以告诉我。”

    “在家还穿着名牌衣服化着全套妆容吗,太麻烦了而且也很伤皮肤不是吗?”我不是很喜欢化妆,虽说每天护肤我会做的很起劲,但是化妆却是又麻烦又伤皮肤。

    汉尼拔送我化妆品护肤品还有衣服鞋子,我很开心,没有女人不喜欢这些的。但衣服是为了给我在衣柜安装监控才买的,我可以理解,但化妆品呢?

    为什么要给我买化妆品呢?莫名其妙。

    难道说,这是我通过他晚餐测试的奖励?

    “我希望你用,米莎。”他突然靠近我用手抚摸我的脸颊,“时刻让自己呈现最美的样子,好吗。”

    “好……”我呆呆的点头。

    不知道是室内恒温器出了问题还是他的手太冰冷,我身上的汗毛又竖立了起来,并伴随着鸡皮疙瘩。

    汉尼拔的眼神与以往的死寂不同,这一次他看向我时眼中多了一些光彩。我从来看不懂别人的眼神,但此刻我想我能明白他眼中的神采是什么意思。

    我听说过,一条鱼最好吃的部分在鱼鳃,嫩而鲜美。

    我也听说过,汉尼拔最喜欢吃的部分就是人的脸颊肉。

    他冰冷的手轻轻抚摸着我的脸颊,他的眼神令我毛骨悚然。

    妈妈,送我回家,我一点也搞不懂这个变态的一举一动QAQ。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