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

    我的对面居然就是镜子!!!

    那刚才,汉尼拔侧身站在桌子面前那么久,他在干什么?

    他看到了,他绝对看到我了,甚至可能从一进屋子就透过镜子看到躲在桌下的我了。

    就站在那里透过镜子盯着我,那么久的时间,他透过镜子看着桌下发抖的我,他在想些什么?

    在那时候。

    横竖都是一死,走出去吧。趁着直播平台的观众老爷们还没有给我发布新的任务,走出去,如果汉尼拔正站在门口等我自投罗网,那大不了我们就兵刃相向。

    WHO怕WHO啊。

    要不是怕惹恼了汉尼拔后续任务做不了,我怎么会在完成了‘入住汉尼拔家’的任务后,还不逃跑。

    正好,趁此机会打一架然后逃离这个鬼地方。

    我拿起魔杖信心满满的往外走,一边走一边琢磨一会儿该用什么咒语。

    是用‘障碍咒’好呢,还是用‘粉碎咒’好呢?

    哦!‘禁锢咒’也不错。

    虽然我没有学过这几个咒语,但都在罗恩的课本上见过,也看过格兰芬多三人组平时练习过。

    Emmmm要说起来穿越后得到了什么金手指,我得到的大概就是过目不忘了。

    我从内往外推开地下室的门。

    “呼……”

    眼前的视物比起地下室清晰许多,汉尼拔没在门口蹲守我,这让我松了口气。既然他没有在门口蹲守我,那么事情就有回旋的余地,不用兵刃相向最好。

    他看到我这件事绝对没有第二种可能,但他不打算捅破,他可能想要对我做什么测试。

    我猜。

    “你怎么回来了?下班了吗?”我脚步轻快,来到了客厅,他正坐在沙发上喝着咖啡

    “没有下班,只是突然想起来有重要的资料没带,是关于下午病人的资料。”汉尼拔放下手中的咖啡杯,“你的咖啡在桌上。”

    顺着他的指示,果然,在他面前的桌上看到了另一杯新的咖啡,还在冒着温热的香气。

    他从地下室出来居然还不紧不慢的煮了咖啡,顺便给我倒了一杯。

    他是在等我出来。

    “哦。”

    真的吗?

    我一言不发,静静的看着汉尼拔走出门外,听见他发动汽车引擎的声音后,我开始在屋内踱步。

    假的,汉尼拔刚才在撒谎。

    他走的时候两手空空,根本没有从家里拿走任何东西。汉尼拔在撒谎,他根本不是回来拿东西的。

    他是特地回来抓我的。而他并没有询问我刚才去了哪里,是从哪里出来的,什么都没问,仿佛什么都没发生又或是他什么都不在意一样。

    我有个猜测,在屋内一定有一个东西是我没发现的。

    “在哪里呢?”

    我抬头环视屋内,一定有的,那个东西。

    但是被藏在什么位置呢?天花板的四个角都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更没有异物。

    那么……壁画?

    或是……

    哦!找到了!

    果然是那个东西!我看着玄关处放置的那个装饰用的铜鹿,刚来这个家的时候我还觉得这只鹿很好看,小小的惊艳了一下。平时不仔细瞧根本看不出来,现在仔细观察寻找下,我才发现了它的眼睛处怪怪的,他眼珠的角度跟昨天刚来这个家的时候看到的不同。

    昨天我看它时,鹿的眼睛是平视前方的,而此刻,它的眼睛正对着是我的位置。

    汉尼拔在家里装了监视器,而且绝不止有这只鹿。

    怪不得我昨晚睡觉的时候也觉得睡不安稳,总觉得有谁在看我。

    妈的,死变态,居然在客房也装监视器。

    还好我从进了汉尼拔家开始,只有拿着手机扣来扣去,魔杖从来没有拿出来施过魔法,一直藏在袖子或口袋里。

    现在,我需要探查下这个屋子里都有几个摄像头,但首先我需要找到一个监控死角来方便我动作。

    我端着咖啡一口口小酌,眼光平静的从鹿身上移开,心里思索着究竟有哪个地方是可以躲开他监控的死角。

    对了!我知道哪里是他不会放置监控的死角了!

    看着门旁边的衣架,我脑内灵光一现。

    衣柜!客房的衣柜!那里汉尼拔绝对不会在里面安装监控,毕竟没有必要。而且从我一朝地下室方向去,他就立马回到家里可以看出,他可能今天根本没有去上班,把车开在离家不远的地方从电脑或其他的设备上监控我的动态。

    如果连衣柜都安装的有针孔的话,怕是连汉尼拔都会觉得头大监控起来不便。

    说做就做,我跑到楼上打开衣柜躲了进去,在进衣柜之前特地查看过,果然衣柜内没有任何监控。

    在衣柜内我将自己变成了一只蝴蝶,这是我的阿尼马格斯,从我懂事想起穿越前的事情开始,就苦苦练习,终于在去霍格沃茨前学会了。

    据说阿尼马格斯会让你变成最适合你的生物,而一个人一生只能变成一种。

    第一次变成蝴蝶后我猜过,大概是来自‘蝴蝶效应’,暗示我将是那只蝴蝶。

    从衣柜的缝隙内蹭了出去,幸好我阿尼马格斯幻化的蝴蝶非常低调,说是蝴蝶不如说就是一只普通的白蛾子……小,而且没有花纹,很不起眼。

    我飞遍了家里的每一个角落细细观察,总共发现了十三个监控,有藏在壁画人物眼中的,有藏在餐厅墙壁植物内的,连办公室都要一层二层各装一个。藏得位置太过刁钻,以至于耗费时间过久,最后又飞了一遍确认没有遗漏后才放心。

    直到飞回衣柜变回自己后一看手机,时间竟然已经过去了三个小时。

    熟知了家内每一处的监控位置,这对我日后的活动也非常有利,虽然耗时很久但却很值得。比较令我在意的是,从昨晚完成任务后到现在,没有接到任何任务,手机像是变回了普通的6s。

    而没有任务的时候我是无法打开直播界面的,只有它主动联系我,而我无法联系它。

    下午五点多汉尼拔回到了家中,比昨天回家的时间早很多。

    身后跟着陌生的我不认识的人,一位长得非常漂亮的黑皮肤女士。她手中抱着许多食材与一些大牌包装袋。

    “放在沙发上,你就可以走了。”汉尼拔松着领带对她指指沙发的某个位置,她顺从的把手中的东西都放了过去整理好,向汉尼拔道别后就离开了屋内。

    全程都没有朝我看过,仿佛我这个人并不存在。

    “米莎,”汉尼拔叫我,抖抖手中的购物袋,“我让助手帮你挑了一些衣服,按照你的身材,毕竟总不能让你一直穿着一套衣服,连换洗的都没有。”

    “啊……谢谢。”我连忙上前想要接过他手中的衣服,却被他拒绝了。

    汉尼拔看着我微笑道:“买了很多衣服,很重,我帮你挂到衣柜里去吧。”

    “好的,那实在是……太麻烦您了。”

    很重?看起来确实很重,可是刚才那个美女助手不仅提着这么多衣服,手里还抱了最少五斤的食材,也没见他多在乎心疼过。

    看着他往我的衣柜挂衣服,我明白他此举的意图,也更让我确定了他确实会去监视我在家里的一举一动。

    他把衣服在衣柜内挂好后,这个衣柜也不再是家里的死角了。买衣服给我是假,安装监视器才是真的。虽然衣柜以后不再安全,但我想以后我还是会去衣柜几次,躲在里面刷刷手机看看小说,睡睡觉。

    不然当他安装了摄像头后我却一次都不去,岂不是更加惹人怀疑了吗。

    “博士,您真是考虑的太周到了,”我为他的体贴而感动,“这个古怪的袍子我怎么也穿不惯,而且也不知道在身上穿了几天了,浑身上下都觉得不舒服。”

    “去泡个澡吧,不用着急,在浴室里好好放松一下,你的换洗衣物都在这里,你去的时候顺便拿过去。”

    我点点头还没来得及回答,他又接着说道:“我去做饭,昨天你不饿,今晚总要让我展现一次我的厨艺吧。”

    “早餐很好吃。”

    言下之意是你的厨艺我见识过了,今晚就不用了。

    “早餐赶时间,所以是简单的应付罢了,看厨房样子你午饭多半没吃,快去泡澡吧,好了我会喊你用餐的。”

    ……

    我想要拒绝,可是拒绝不了。

    汉尼拔在观察我,观察我会不会吃下这顿饭。

    吃了就可以排除他对我的怀疑,不吃就说明我已经发现了他的秘密,而我在抵触他。他不摊牌这让我很被动,而我又实在不擅长主动出击。

    可此时此刻已经不能再躲了,再这样被动下去我难不成还真跟着他吃人肉?我可不要,浴室是二楼,我无论是幻化阿尼马格斯还是直接施魔法跳下去,都是没有压力的。

    虽然是当着汉尼拔的面,虽然汉尼拔此时有可能正看着监控中泡澡的我。但这可能是我们的最后一面了。

    可能是对于一会儿即将进食人肉的恐慌跟恶心感觉太强烈,以至于我脱光了泡在浴池里享受着浴池底部按摩舒服到快要睡着,我才反应过来,浴室也是有监控的!我就这么当着监控的面脱光进的浴池。

    Emmmm脱衣服的时候他可能没看到,但万一是个老色鬼,万一视频还录像了呢?

    正当我万分后悔时,敲门声响起,紧接着传来汉尼拔低沉的声音。

    “晚餐准备好了,米莎。”

    “知道了!”我穿上浴袍边擦头发边答应着门外:“我擦完头发就来。”

    擦完头发我就跑。

    心里的这个念头刚一闪而过,手机突然就嗡嗡的震动了起来,我心里‘咯噔’一下,不好的感觉在我心中升起。

    手机屏幕亮着,嗡嗡的震动着,屏幕上血红的大字告知着我新任务的内容:

    [消灭汉尼拔为你做的晚饭]

    [拒绝][接受]

    看着新的任务内容我在心中不停地哀嚎。

    ???我的观众们怕不是一群丧病吧?

    [01:3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