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了他。]

    [拒绝][接受]

    奖金:2500金币。

    本能反应般,我点了接受任务。

    但在接受了任务后,我才反应过来直播观众此次提出的任务内容,竟然是让我杀了汉尼拔……

    我对着手机上最新发布的任务内容发呆,红字黑底显得尤为诡异。

    他们费尽心机铺垫了一系列任务,让我将汉尼拔的好感刷到了最高后,竟然以'杀了他'作为最后的收尾任务。

    “杀了他?”

    正在我愣神期间,脖颈处被温热的气息扫了一下,汉尼拔的声音出现在耳边。

    “'他'是谁,我吗?”

    ……

    视线转回一个月前,那是我刚从魔法世界穿越到这个世界,刚从伦敦来到纽约的第一天。

    也是我第一次接触到什么是直播系统。

    “Fuck!”

    我急躁地跺脚,在美国时报广场十字正中。

    周围热闹的人群并未因为看到手持魔杖衣着怪异的我而安静,甚至脚步都没有停顿片刻。

    明明上一秒我还在魔法世界跟狼人做搏斗,一阵天旋地转后,我就来到了这个仅有印象却从来没亲身来过的地方。

    是谁把我送到了这里?我心中充满了疑问。

    这种感觉我并不陌生,我十几年前就是在这样的一阵头晕目眩的感觉后,就成为了哈利波特世界中的金妮。

    ——刚穿越过去的时候我还是个婴儿。

    “我不会再次……穿越了吧。”

    我蹙眉打量着四周,心里盘算。

    在来到这里之前,我原本为了保护自己的朋友,不顾危险挺身与狼人搏斗。

    可在他朝我扑过来后,我就来到了这里。

    '会不会是某位教授或者德拉科,为了保护我,用了某种可以将人传送走的秘咒。'

    这似乎是最合理的解释。

    但,这样的猜想仅仅在我脑内待了两秒,就被眼前观察到的景象无声否决了。

    来来往往的人们穿着都很时髦,那打扮绝对不是我之前生活的那个时代会出现的。

    毕竟……

    看着一个金发碧眼的的妹子忽然在我身边停下脚步,拿起手机对我咔嚓一声拍照。

    我压抑住心中不断涌出的各种匪夷所思的猜想,冷静地做出判断。

    毕竟一九九几年,可不会有苹果6s。

    金发小姐姐人很爽朗,拍照后歪着头对我友善地眨了眨眼睛,甜甜一笑询问道:“cosplay?”

    “对。”

    我表面笑眯眯地回应她,内心却对刚才的那番猜想得出了结论。

    ——我又穿越了,原因,不明。

    ‘嗡——嗡——’

    正在我在心中确认了自己再次穿越的事情后,口袋突然有节奏的震动起来,

    我习惯性伸手向自己的右侧口袋掏去,这个熟悉又久违的震感像极了我十几年前经常体验,而自从穿越成为巫师后就再也没有感受过的。

    ……

    手机!

    我竟然从巫师袍的右侧口袋找到了一个手机?

    ——这是我第一次接收到直播任务。

    任务内容非常不正经。

    [在当前位置大声歌唱‘忐忑’,当至少有一百个人听到后判为任务完成。]

    黑底红字,整个手机屏幕上除了任务提示外,连时间都不显示。

    这段话下面还有两个按键,左边的案件写着‘拒绝’,右边的按键写着‘接受’。看起来倒真的像游戏任务一样。

    右下角还有小字闪着光‘基础规则’。

    手机不停地震动,我想要关掉这个界面看一下时间,可摆弄了半天无论是按Home键还是锁屏更或者试着关机,手机屏幕都没有丝毫改变,上面的任务提示随震动闪着光。血红的字体漆黑的背景让我心里感觉不舒服。

    它的震动像是在催促我赶快做出选择。

    或许是这第一个任务内容太不正经,太让人无语,我几乎想都没想,就按了拒绝。

    也正是这个草率的决定,让日后的我每次想起都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

    为什么不先看看'基础规则'再做决定?

    为什么?

    随着我按下[拒绝]选项的动作,周围嘈杂的声音也一同消失。

    再睁开眼时,就看到一个打扮斯文的男人在对我微笑。

    “您好,请问您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他双手十指交叉在胸前,抵着下巴,顺着他的手腕看去,竟发现这个男人左手手腕戴的是Patek Philippe。

    哇哦。

    我在心中忍不住发出小小的赞叹。

    这是一个有钱人。

    还是一位医生。

    ——从他外面套的白大褂可以看出。

    ——虽然他里面的衣服被白大褂挡住,看不出是什么牌子,可佩斯利花纹的领带十分扎眼。

    “小姐?”

    由于我被他的打扮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没能及时回答。

    他不得已,只好耐心的再次开口喊我。

    我回过神来,连忙应答:“是,是的,怎么了?请问有什么事吗?”

    似乎是没料到我竟然会这么反问,他愣了一下才再次开口:“应该是我问你有什么事才对?突然出现在我的办公室里,你好像也没有预约吧?”

    语气听起来颇为无奈,虽然语调温和,但我却从中听出了些许责备的意味。

    “我……”

    撒谎对我来说并不难,可以说信手拈来。

    但在我开口的同时,口袋内的手机突然再次开始了震动。

    这突如其来的震感打断了我的思路,让我将原本到了嘴边的谎话忘得一干二净。而且还条件反射地想要将手伸向口袋拿出手机,但这个动作在看到对面男人跟过来的视线后,停住了。

    “莱克特医生!”

    一秒后,门外传来了一个女性的声音,坚定而有力。

    我忘记谎话的尴尬就这样因她的出现,打破了。

    门象征性的敲了两下就被推开,我几乎是带着感恩的目光,看向那位救世主。想知道究竟是哪个小可爱,来的这么及时。

    毕竟没有她的打断,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再想出来一个合理的,能解释'我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个关着门的房间内'的理由。

    一个穿着干练的女士手拿着一个文件夹气势汹汹的冲了进来。

    “莱克特医生,我从下午一点就开始给您打电话,一直不接,我的上司居然也知道了那件事,莱克特我以为你知道什么叫做秘密?!”

    她把文件夹重重拍在桌子上,杯子里的水溅出了几点在桌上。

    语速快且急躁。

    “我当然知道什么是秘密,如果你不希望这件事又被多一个人知道的话,我建议你还是不要继续说下去为好。”

    这个被叫做莱克特的医生平静的回答她,并用眼神示意她我的存在。

    那个女士前一秒还焦急的看起来像是想要揍医生一顿,下一秒就因医生的话变得平静。

    她看向我,语气不善地:“你是谁,我要跟莱克特医生谈话,你先出去。”

    明明是在向我提问,却不等我开口就一把拽过我的胳膊,粗鲁的将我拉出门外。

    '砰'的一声。

    门几乎摔在了我的脸上。

    “哇哦……”

    我小声的表示了自己的惊叹。

    真是粗鲁。

    由于手机在口袋内不停的震动,所以我站在门口并没有急着走,而是从口袋中拿出手机,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拿出来,屏幕上醒目的一行任务提示,就吸引了我全部的视线。

    [与莱克特医生相识。]

    [拒绝][接受]

    原来是新任务发布了,而且是属于只要不做出选择,那么这个任务提示震动就会一直响。

    我的手指在拒绝跟接受之间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选择先看看规则再说。

    这次这个任务看起来比较正经也比较靠谱,虽然不明白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但看刚才我拒绝了任务后就被传送到新地图来看,我的穿越之行肯定跟这个手机有关。

    尤其是这些不知道由谁发来的任务。

    我按下了‘基础规则’键。

    任务界面的字体瞬间消失,紧接着血红的字自右向左,自上而下的依次显现。我的视线紧紧跟着挨个浮现在手机屏幕上的字。

    直播规则需知(基础篇)

    ①手机执行任务期间是全程直播状态,请藏匿好你的手机不要被当世界的人发现,请把手机摆在可以看到执行任务全过程的位置。

    ②任务由观众提出,奖金也是。同理,任务难度系数越高,奖金越高。

    ③得到1W金币即可回到原世界。

    ④参与游戏即自动默认同意保密游戏内容,泄露游戏内容会受到最高惩罚。

    ⑤拒绝等同于任务失败。

    其他规则需要玩家自己发现。

    [返回]

    读完规则,我按下返回键,界面又跳转回了任务界面。

    原来是这样?

    我这次穿越的设定竟然是平时常看的小说中,直播加系统的设定。

    我作为已经穿越过一次,并且看过不少类似小说的人,此时并没有太大的惊讶。

    甚至在心中迅速制定好了目标。

    ——完成任务,凑够一万金,赶紧回到魔法世界跟我的朋友们汇合。

    环顾四周发现没人后,我一边点了[接受任务],一边紧紧贴着门开始偷听。

    我进入状态的速度飞快。

    但无奈,门的隔音效果非常好,我的任务目标在里面究竟跟那个女人在说什么,我一句都听不到。

    所以我只好从袖子里抖出魔杖,对着门轻轻一点,念出咒语。

    “耳听八方。”

    门内二人的谈话立刻变得一清二楚

    这次偷听我获得了不少重要的信息,如果我接下来的任务都会跟这位博士有关的话。

    首先,这个女人是FBI的一员,而里面的莱克特医生是心理专家,博士级的,似乎很权威在他的专业领域里,连FBI都要找他咨询。

    他们讨论的是一起连环杀人案,凶手与五年前的一个杀了五十多个人并且成功潜逃的凶手作案手法相同,几乎一模一样。

    昨晚又发现了最新的被害人,而她就是来找他质问昨晚的事情为什么差点被泄露出去。

    我看着手机屏幕微微皱眉。

    这个直播系统发布任务竟然还有倒计时。

    而我的任务倒计时,从半小时的期限一直等到了现在,仅剩下最后五分钟时,才熬到了FBI心满意足的咨询完然后走掉。

    看着她窈窕的背影消失在视野内后,我清了清嗓子,转身推门又返回了任务目标的办公室。

    “嗨。”

    我向他打招呼。

    莱克特医生正在整理文件,从封皮看,那应该就是刚才FBI带来的文件夹。

    他似乎对于我的再次出现感到不满,看着我不悦的皱起眉头。

    “你怎么又进来了?”

    看来刚才跟FBI的那番交谈,浪费了他的所有耐心,他已经懒得用那副温和谦逊的面孔来对待我了。

    手机上的倒计时还在继续。

    我连忙开口:“莱克特医生,我想做个专访,关于这次的连环杀人案件。”

    “连环杀人案?那你应该去采访警方才对,”莱克特医生笑笑并对我摇摇头略显可惜,“而且媒体已经连着几天都报道过这个新闻了,换句话说这个新闻已经不算是新闻了。是哪个企业会聘用你这样的记者?”

    他在讽刺我,他误会了我的意思。

    在偷听时,我已经想好了应该怎么完成这第一个任务,找好了理由。

    一个漏洞百出,却能引起他关注的理由。

    我挂着和善的微笑。

    “我说的不是之前的几起,我说的是昨天晚上刚刚发生的那件,医生。”

    唰唰翻页整理文件的声音忽的停下,他的眼睛眯了起来,从文件内容移至我的脸上。

    “你从哪里知道的?是谁告诉你的?”

    他那危险并且不怀好意的眼神让我感到不舒服,不对,一个面对自己审查案件泄露的医生露出的不应该是这样的表情。

    他的表情让我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这是凶手才会露出的表情。

    “这不重要。”

    我被自己的猜想吓得打了个哆嗦,却还是故作淡定地将手伸向他。

    “金妮·韦斯莱。”

    为了完成任务,直觉告诉我,他刚才似乎注意到了我打哆嗦的动作。

    他并没有在我伸出手后第一时间做出回应,而是用他蛇一样的视线,把我从头到尾绕了个遍。

    最后像是打量够了一样,才伸出手,勉勉强强地握住了我的手。

    “汉尼拔·莱克特。”

    ……

    ??

    我竟然,来到了,食人魔的世界?!

    [新规则·解锁]

    [拒绝任务等同于任务失败,失败后将会从此世界转换到下一个世界,下个世界难度系数将比当前世界高一至两星。请玩家拒绝任务前三思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