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双标王爷他插翅难飞 > 第五十章 小临春

第五十章 小临春

第五十章 小临春 (第1/2页)

李珩瞧着她一颗晶莹的泪珠自眼角滑落,刚想伸手替她擦掉,可最终还是忍着没有动作。
  
  明婳明没有看到李珩微变的神色,以为他还气着,轻轻吸了吸鼻子,有些心虚地看向车外。
  
  此时刚过未时,街上人头攒动,热闹至极。
  
  马车在行至一道街巷处缓缓慢下来,拐进一片小胡同,明婳疑惑地望向李珩,低声道:“不是去天牢?怎的到了此处?”
  
  李珩此时正眯着眸子假寐,闻言没有却没有出声,只静静停着外头的动静。
  
  明婳心中打鼓,正欲掀帘去瞧,却不料肩膀被人拦过,往怀中一带。
  
  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一支短箭闪着银光擦着二人的鼻尖而过。带着外头簌簌风声,只听一声嗡鸣,那箭死死钉入车壁之中。
  
  明婳惊呼,余光瞥了一眼箭尖,那上头的光芒隐隐透露着异色,同之前飞云观那波刺客所用的羽箭如出一辙,淬了剧毒。
  
  这些人,数次要取李珩的性命,究竟是何目的?
  
  难不成是李椋的人,可记忆中李椋虽然势力庞大,身边却从未养过这些人。
  
  这些刺客不仅身手不凡,且手段狠辣,若李椋有这般本事,如今便不会处处受制于赵家。
  
  可京中能有这般势力的人,她如今也想不出是谁。
  
  莫非,此人不在京中?
  
  想的头疼,半晌才发现自己现在还倚在李珩怀中,双手竟还十分不安分的扒在这人的领口处,姿势十分暧昧。
  
  刚想起身离开,背脊突然被一只大手抚上,死死按在怀中。
  
  明婳此时只觉心都快跳出来,刚想开口,便听见李珩低哑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不想死就别乱动!”
  
  狭窄的胡同巷子中,明婳除了能听见彼此有些粗重的呼吸声,不经意间还能听见外头刀剑相击的声音。
  
  明婳心中稍稍有些不安,她不过单独与李珩相处几回,可却数次遇上这种险事,可想而知,她不在的时候,李珩怕是日日都处在这等危险之中。
  
  再说,上回肩膀上的伤没好多久,现下又遇见这帮亡命之徒。难免有些后怕。
  
  李珩像是发现了明婳不安,不禁唇角微勾。心道终于有这女人害怕的事情了,他还以为,她一直胆大包天,连死都不怕。
  
  如今竟怕这些刺客?
  
  心中虽如此想,可话中却透露出浓重的肃杀之气。
  
  “速战速决!一个不留!”
  
  明婳只听到低沉冰冷的声线自头顶传来,还未来得及反应,马车微动,疾行起来。
  
  听着外头簌簌风声,明婳稍稍回过神来,疑惑道:“当真一个不留?殿下难道不想知道这幕后主使?”
  
  在听到幕后主使四个字后,李珩面色明显阴沉了三分,自上回遇刺之后,他便留心去查,可每每查到陇西地界这线索便断了。
  
  这些刺客,根本不属于京都,或者说,他们不属于大绥。
  
  可到底是匈奴人还是南疆人,至今未有答案。只是知道这帮人异常的凶残和暴虐,在他们内部有着超出常人的规则和手段。他们就像是一场来路不明的瘟疫,不断向大绥内部渗透。
  
  可大绥开国百年,疆域辽阔,兵力充沛。就算是如今国力减弱,可终究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瓦解的。
  
  若不是大绥内部有人接应,这些人怎么会如此容易来到京都。
  
  至于这幕后主使,岂会是留下活口便能知晓的。
  
  瞥了眼有些疑惑的明婳,语气恐吓道:“你记住,这些人,今日看到便当没看到。不要试图去查,否则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明婳瞧着这人此刻薄唇紧抿,眉头微微蹙着,看上去心情不佳。便也不在追问,可心中却始终留下了个疑影。
  
  此时车厢寂静,只是速度比之方才快了不少,约莫半炷香的功夫便缓缓在刑部天牢门前停下。
  
  明婳率先下车,垂首立于马车一侧。因着她如今是小厮打扮,不得太过招摇。
  
  李珩缓步从马车中下来,明婳只得低眉顺眼地跟在他身后,向刑部走去。
  
  此时刑部门前乌泱泱站了一片人,原本的刑部尚书姚宏在瑜国公一案中被降为侍郎,现下这位雍王殿下接手之后,又给自己来了个下马威,直接被贬至郎中。
  
  那新上任的右侍郎白肆言看着玩世不恭,像个只知道吟诗作画的纨绔,可在他上任的几个月里,以凌厉之手段,平反了不少冤假错案。
  
  又有雍王撑腰,便是那赵家之子贪污一案也是照查不误,丝毫不给贵妃颜面。着实不能小觑。
  
  今日刑部众人一早便得了消息说雍王要来巡视,只是没想到来得如此之快,还如此低调。只带了一名侍从。
  
  众人垂着眸子不敢瞧李珩,生怕惹得这位活阎王一个不快,步了赵德显的后尘,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幽冥异闻录 冷家二小姐 我为王者我荣耀 妇贵 系统之当软妹子穿成BOSS [综娱主BTS]欲戴王冠 三寸人间 战朱门 [综]向死而生 关于我那无可救药的弟控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