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双标王爷他插翅难飞 > 第四十一章 对峙

第四十一章 对峙

第四十一章 对峙 (第1/2页)

双标王爷他插翅难飞
  
  第一卷
  
  第四十一章
  
  明荣一听明姝如此说,顿时来了精神,附和道:“是啊,这旁的不提单是这紫乌头便是价值千金,别说云姨娘一个妾室,便是母亲也不是说买下就买下的,若说这府中谁有能力买下紫乌头去毒害祖母,明婳,你好狠毒的心啊!”
  
  明婳闻言差点没笑出声来,这年头,有钱倒成了错处?不过这紫乌头的确是贵,一两经过提纯后的紫乌头就得将近千两,也难怪这明荣一上来便咬定是她下毒,感情这回是下了血本啊!
  
  燕绾此时见明荣无凭无据的便随意攀扯明婳,登时怒从心起,厉声道:“荣哥儿,这凡是要讲证据的,你这空口无凭的便想栽赃,到底是何居心!”
  
  “大伯母,别急啊,既然要将证据,那我便同在场的诸位讲讲证据。”
  
  “带上来!”
  
  明荣大手一挥,一名小厮端着个托盘从屋外走来,道:“少爷,这是从云姨娘屋中搜来的银票,还有几个瓷瓶,不知装了何物。”
  
  明荣拿过那叠银票,递到众人眼前,燕绾望着那银票上的印戳,顿时面色大变。
  
  “惠丰钱庄?”
  
  “是啊,大伯母,谁人不知,这惠丰钱庄可是您燕家的产业,明婳若是想从中支取些银子,岂不是十分方便?再说这数万两银票,便是这明府上下除了你们大房谁还会出手如此阔绰!”
  
  燕绾瞧着那银票上的戳,的的确确是惠丰钱庄印的银票,可毕竟自己也许久没管过这些陪嫁过来的钱庄铺子,一时之间竟不知该如何回应。狐疑的望向明婳,见她面色倒还平静,也稍稍放心。
  
  明婳接过那叠银票,拿在手中细细观察了片刻,倒也不说话,面色仍是挂着清浅的微笑。
  
  此时被人搀着的柘黄突然像是疯了一般冲到众人面前,喉中发出呜呜的声响,可就是说不出一个字,众人只瞧见她眸光充血,眼神惊慌地望着小厮托盘里的白色瓷瓶。
  
  众人惊讶的瞧着她,只见柘黄将那瓷瓶放在手中,指了指明婳又指了指自己的喉咙。最后摇了摇头。
  
  这意思,便是明婳命人将她毒哑,想要她无法开口指认凶手。
  
  这下大家全明白了,原来这一切的主使便是这些天风头正盛的婳姑娘,果然如传闻中所言,这个明家大房嫡女是个蛇蝎美人。
  
  明姝见机会来了,便皱着眉头沉声道:“妹妹,你怎可做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呢,祖母虽不是你亲祖母,可这么多年,大家在同一屋檐下,都是至亲啊!”
  
  至亲?谁家的至亲会将兄弟送上断头台?会将妹妹送往勾栏院?还没日没夜的命人羞辱践踏,只为满足幼时没能满足的那可怜的自尊。
  
  明婳越想越觉得讽刺,不免面上的笑容愈发明显。
  
  众人只觉明婳是畏惧责罚,刺激之下怕是疯了。皆侧目望着她。
  
  明湘如此时心中大快,没想到明姝这回如此得力,谋害祖母,戕害妾室。便是那一条也够明婳死一百回了,说不定还能将明洵拉下尚书之位。这样自己夫君这些年的筹谋也算是得到回报了。
  
  思及此,明湘如横眉一挑,瞪着明婳喝道:“来人呐将这个谋害祖母的罪魁祸首给我押入祠堂,明日报官法办!”
  
  此言一出,明湘如带来的小厮便冲上来想要将明婳押走,却不料被明婳身旁的云喜一招制服,趴在地上直哼哼。
  
  明湘如见状简直气愤到了极点,眼瞧着马上便能发落这个丫头,不能叫她在有翻身的机会:“你这是何意?如今认证物质皆在,便是明日公堂之上你也无从抵赖,还不承认吗?”
  
  “姑母要侄女承认何事?”
  
  “自然是你蓄意谋害老夫人,毒害府中妾室。”
  
  明婳抖了抖手中的银票,扫了眼一旁的柘黄,笑道:“就凭这些没明目的银票和二叔新纳的妾,便想将这罪名栽赃在我头上?这话都让你们二房的说了,我方才可是一句话都没说,便是公堂之上审问犯人也要给个分辨的机会吧!你说对吧,姑母?”
  
  明湘如望着明婳眸中的神色,是不似寻常十五岁的女子该有的那种冷静,阴森森的,令人有些莫名的发憷。
  
  沉默了半晌没开口,倒是明荣先急了:“明婳!这银子可是你母亲燕家的钱庄,上头的私戳可骗不了人。还有二姨娘,从前也是从你院中出来的,说不定是你用什么事情威胁人家,这才迫不及待的想要杀人灭口。”
  
  明婳简直要气笑了,这蠢货陷害人都不动脑子的吗?若她真想杀人灭口,就该让人喂柘黄吃下毒药而不是哑药,不过她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幽冥异闻录 冷家二小姐 我为王者我荣耀 妇贵 系统之当软妹子穿成BOSS [综娱主BTS]欲戴王冠 三寸人间 战朱门 [综]向死而生 关于我那无可救药的弟控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