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双标王爷他插翅难飞 > 第四十章 紫乌头

第四十章 紫乌头

第四十章 紫乌头 (第1/2页)

磬安院
  
  明婳一行人前脚刚踏进院中,便听得屋内一阵瓷片碎裂的声响。紧接着便是众人急切的惊呼声。
  
  “老夫人,老夫人你怎么了!”
  
  “快来人呐!老夫人晕倒了,快去寻郎中!”
  
  磬安院此时内外乱作一团,无数丫头婆子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齐嬷嬷见状一张老脸早白了,也顾不上院中的明婳,连忙冲进屋中查看。
  
  明婳同云喜对视一眼,眸中皆不约而同的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
  
  明姝这回,当真是下了血本了。
  
  刚想进去,却不料身后传来一道尖利的女声。回眸望去,只见明湘如带着十几个小厮将整个磬安院死死围住,这阵仗,确实有些唬人。
  
  “给我看好了,今日这磬安院不能放任何人出去,否则立刻送出去发卖!”
  
  话落,便瞥见屋外的明婳,顿时露出一抹狞笑,语气不善的道:“我当是谁,原来是前些日子才让我刮目相看的婳姐儿。真是不巧,今日磬安院出了桩大事,恐怕我这做姑母的要委屈你在这磬安院中多呆上一会儿,待我查清是谁黑了心肠给母亲下毒,这院中的人才能离开。”
  
  明婳并不理会明湘如此时阴阳怪气的话,只是笑望着她,轻声道:“姑母的消息真是灵通啊,这郎中还没到呢,怎的就知道祖母是中毒,莫不是通晓了天机,学会了未卜先知?”
  
  明湘如见她此时还敢如此出言不逊,便以为明婳还如上回一般只知道横冲直撞的鲁莽行事,也懒得同她解释,示意身后的嬷嬷拎着一名身量瘦小的丫鬟,便往屋里走去。
  
  屋里,二夫人宁琴,明姝,明荣。便是连燕绾都立在一旁瞧着榻上的老夫人,只见她双眼紧闭,一张老脸蜡黄,嘴唇上泛着些不自然的黑紫。
  
  明婳缓步行至燕绾身边,轻轻握住她的手臂,像是在安慰,又是在询问。
  
  燕绾见明婳来了,眸中闪过一抹惊讶。她是今日被宁琴叫来说老夫人最近身子不太好,希望有人来照料。她也怕落人话柄,说大房不孝,才过来瞧瞧。
  
  也是没想到,竟出了这样的事。
  
  此时齐嬷嬷带着郎中进来,明婳瞥了一眼那郎中。是老太太平日里常用的徐大夫,倒也没什么不妥。
  
  此时那郎中走至老太太榻边,放下手中的药箱。又是把脉又是施针的折腾了好半天。老太太这才有了些许好转之相。
  
  众人刚想松一口气,忽然看见老太太猛地睁开双眼,痛苦的呻吟了几声,一口黑血从喉间喷出,洒在地上,十分可怕。
  
  屋中的人被这一幕吓得魂都快丢了,顿时冲到床前,不住的哭喊。
  
  徐大夫望着这一幕,不禁面上有些许的尴尬,轻咳一声,道:“各位莫要着急,老太太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一时毒气攻心,方才我已为她施针逼毒,现下毒血吐出来了,便无性命之忧。”
  
  燕绾面上的紧张稍稍退去,随即轻声道:“大夫,可知道老太太中了何毒?”
  
  “这...”
  
  徐大夫面上露出一抹犹豫之色,他本是出身寒门,偶然习得一身医术。为这京中一些大户人家诊脉赚些诊金。大家大宅本就争斗不断,下毒这种手段更是屡见不鲜。若是他言语上有了什么纰漏,稍有不慎便会丢了性命。
  
  明姝见这大夫犹豫,望了眼身侧的明荣。明荣冲着她点点头。明姝笑着柔声道:“徐大夫不必忧虑,您既然已经医治好了祖母,便是我们明家的恩人,我们只不过是想查清楚此事,还请徐大夫行个方便?”
  
  徐大夫望着一旁的明姝,见她容貌秀美俏丽,仪态端庄。顿时心中闪过一抹赞赏之色。
  
  “姑娘言重,我不过一介郎中,若是府上需要,自是乐意帮忙。”
  
  话落,便从药箱之中取出一根银针,沾了些老太太方才吐出的黑血,观察了半晌,又放在鼻尖嗅了嗅。然后将那血用帕子擦净,捋着胡须,道:“奇怪,银针并无发黑,且血中有酸涩味道,或许是紫乌头中毒。”
  
  “这紫乌头是何物?”明姝问道。
  
  “这乌头有毒天下尽人皆知,可乌头廉价,田间野地里随处可得。银针也可轻易测出毒性,只是这紫乌头,却是极为昂贵,不仅毒性是乌头的数倍,且银针也测不出毒性。”
  
  “不过,紫乌头单服却是无毒,必须配合松子或是苦杏仁才会发挥出巨大毒性,轻者昏迷不醒,重者即刻毙命。
  
  明湘如一听此言,顿时怒从心起,命人将那名婢女拖了上来,一把丢在地上,道:“我刚才路过后院厨房,正巧碰见这小蹄子在那处鬼鬼祟祟的不知做了什么,细查之下才知。这丫头并不是磬安院的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幽冥异闻录 冷家二小姐 我为王者我荣耀 妇贵 系统之当软妹子穿成BOSS [综娱主BTS]欲戴王冠 三寸人间 战朱门 [综]向死而生 关于我那无可救药的弟控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