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双标王爷他插翅难飞 > 第三十三章 为妾

第三十三章 为妾

第三十三章 为妾 (第1/2页)

清晨的嘉和居,春意愈发繁茂,可这令人迷幻的春景里,燥意更浓。
  
  云姨娘端着食盒款款行至书房,身旁的侍女忍不住奇怪道:“老爷昨日真是奇怪,竟独自歇在了书房,平日是忙得再晚也会回屋歇息的。”
  
  “许是最近太过劳累了吧,你去多叫几个人来同我一起服侍老爷洗漱,今日还要去庄子上查账,不能耽搁了。”
  
  那侍女闻言连忙下去叫人,云姨娘望了下四周,眸中的笑意含了些莫名的情绪。
  
  云姨娘边扣书房门边道:“老爷,可起身了,妾身伺候你洗漱。”
  
  可回应她的却是一片寂静,云姨娘仍不死心地又扣了几遍门,最后实在没了办法,刚想推门进去,却不料书房的门竟然从里头死死的锁住,无论她使出多大的力气都无法打开。
  
  此时院中聚集了许多仆婢,望着那紧闭的大门心中有些不安。
  
  明翰在榻上微微睁开了眸子,像是听到了外头的动静,刚想起身去瞧。不料肩头忽然攀上一只洁白纤细的手臂,因着没点烛火,屋中光线昏暗的看不清身后女人的面貌。
  
  明翰以为是云姨娘,便将那只柔荑握在手中把玩了几下,轻轻斥了句:“妖精!”
  
  那女子不肯出声,只轻轻喘息了几下,如莺啼一般,颤着尾音,诱惑至极。
  
  “老爷...”
  
  这一声,让明翰原本就躁动不安的身体猛地一颤,随即好似鼻尖闻到了些什么,片刻间身子像是被火烧过般,尽管听见外头不住地砸门声,却还是伸出手拉下床帐。
  
  此时嘉和居外聚集的越来越多,议论声响彻整座院子。
  
  宁琴闻讯赶来,原本昨夜老爷宿在嘉和居她就有些不快,现如今看到这场面心中又不免来了恼意,快步上前,厉声道:“闹什么!”
  
  云姨娘见宁琴总算是来了,眼中闪过一抹嘲讽,可面上却是十分着急的模样。
  
  连忙俯身行礼道:“禀夫人,这老爷昨日宿在了书房,妾身本想早上进来伺候,可没曾想这书房的门却是怎么打也打不开。”
  
  “打不开?”宁琴嫌恶的瞥了一眼云姨娘。
  
  “老爷平日里在书房从不锁门,定是你们这群人偷懒懈怠,未能服侍好老爷,还在这讲这些冠冕堂皇的借口!”
  
  “妾身不敢!”
  
  云姨娘惶恐地跪下请罪,可宁琴却是连一个眼神都不屑给她,扶着赵嬷嬷便要吩咐小厮踹门。
  
  今日可是让大房倒霉的好日子,她不想被这贱人搅了兴致。
  
  院中的人聚得越来越多,众人瞧着几名人高马大的小厮将那木门撞开,顿时心中稍稍安定片刻。
  
  可只一瞬间,那房中突然传来令人脸红的诡异声响。
  
  宁琴走在前头,将眼前的景象看得一清二楚。霎时间脑中一片嗡鸣之声,一时竟不知该作何反应。
  
  此时云姨娘眸光微动,忙带着一群侍婢小厮上前,惊呼道:“老爷!老爷怎么样?”
  
  可下一秒,却被榻上的场景惊得一张俏脸发白,涔涔汗珠顺着额间滑落。
  
  “这,这不是大姑娘身边的柘黄吗?怎么,怎么会...”
  
  宁琴一眼便看出这丫头是柘黄,可她明明吩咐她去的是弄竹轩,可如今这丫头竟在明翰榻上,还是光天化日之下,行这种苟且之事。
  
  身旁的赵嬷嬷有些看不下去,她本就明白夫人如此行事迟早有一天会栽在自己手中,像大姑娘那般的女子,不是寻常内宅阴私手段便可以随意拿捏的,更何况,这次本就是夫人冲动之下行事,各方面都没安排清楚。
  
  可眼下,赵嬷嬷瞧着夫人一副手足无措的模样,一把从榻上拉出一脸潮红的柘黄,怒道:“贱人!竟敢勾引老爷!”
  
  这一声怒吼像是惊醒了还在床上迷醉的明翰,他望着满屋子无数双眼睛都在盯着他,恍然意识到自己如今衣不蔽体,顿时颅内像是有什么东西炸开一般,望着地上瑟瑟发抖的柘黄,一脚踹上去,勃然大怒道:“你为何在此!”
  
  柘黄被赵嬷嬷衣衫不整地拉出来,身子被踹得生疼。像是药性还未解,嘴中仍不住的呓语。
  
  “是,是二夫人,让奴婢来伺候老爷的,老爷是很喜欢奴婢昨夜的伺候吗?”
  
  一句话说得极为放荡,观之屋内一些不同人事的丫头皆羞的低下了头。
  
  宁琴闻言登时气的浑身发抖,几巴掌甩在柘黄脸上,一把扯过她散乱的头发,道:“贱人!你好好想清楚,到底是谁派你来勾引老爷的!”
  
  宁琴一双凤眼吊着眉梢恶狠狠的盯着柘黄,眼中全是赤裸裸的威胁之意。
  
  只要这丫头啃咬死是明婳指使她如此做,那么今日这事也有回旋的余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幽冥异闻录 冷家二小姐 我为王者我荣耀 妇贵 系统之当软妹子穿成BOSS [综娱主BTS]欲戴王冠 三寸人间 战朱门 [综]向死而生 关于我那无可救药的弟控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