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双标王爷他插翅难飞 > 第二十三章 委屈

第二十三章 委屈

第二十三章 委屈 (第1/2页)

明婳望着二人如今针锋相对的模样,眸光微动。伸手扯了扯身旁明胥的衣袖,附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
  
  只见明胥神色微怔,目瞪口呆的望着明婳,疑惑道:“你确定?”
  
  明婳眼神坚定的点了点头,低声道:“大哥若不如此,只怕今晚所有谋划都将付之一炬。”
  
  明胥不可思议的瞧着明婳,随即朝着李珩的方向正色道:“殿下,臣以为瑜国公还是送往刑部最为妥当。”
  
  此言一出,众人皆眼神惊异的望着明胥,只道这人怕是得了失心疯。
  
  如此剑拔弩张的局面,明胥竟敢公然往枪口上撞,到底是蠢呢,还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李珩闻言也不禁蹙了蹙眉,一双眸子凌厉的向明胥处望去,只见他躬身行礼,一副正气凌然的模样。怒意压在胸口竟怎么也发不出来。
  
  就在他要收回视线出言拒绝之时,余光瞥见明胥身后藏着的那抹纤细身影,她像是发觉了他的目光,微微往明胥身后躲了躲。像只狡猾的狐狸。
  
  明婳此时以为自己隐藏的极为完美,却不料早已被人发现。她也没想让李珩答应明胥。此举本就危险,若是李珩答应让李椋带走瑜国公最好,若是李珩不相信她不肯如此,她也有办法破了此局。
  
  李珩心中了然,脑中总是不断回想着白日里明婳软着声音对他说的那些话,她说要送他份大礼,让他只管瞧着。
  
  可是这女人向来是谎话连篇,他本不愿意相信。可如今亲眼所见,却令他生出些许犹豫。
  
  似乎只在片刻之间,李珩还是垂下眸子,遮挡住眼中的复杂神色,缓缓道:“本王也觉得将瑜国公交于刑部更为妥当。既然澄王愿意揽下这事,那便有劳了。”
  
  李椋挑了挑眉,心道今日雍王竟如此反常。也罢!这瑜国公还是拿捏在自己手中好些。不然若是他真的说出些什么不该说的,到那时可就真的束手无策了。
  
  微微颔首,李椋便带着人将瑜国公拖了下去,瑜国公挣扎着不愿离开,只是无论他如何扭动,却浑身怎么也使不上力气,像是被人抽了骨头般难受。
  
  安南县主早已被眼前的景象吓得说不出话,奈何此时父亲又被人强拖着离开,便急道:“殿下,没有圣上旨意您怎可随意拿人!”
  
  安南一边哀嚎着一边用力的扯着瑜国公,可她终究是女子,力气不敌那两名禁卫,只听得一声女子的惨叫,安南县主不小心摔在地上,头发散乱,十分狼狈。
  
  可她现在早已顾不得这许多,连忙跪到李珩面前哀求道:“殿下,求你看在先皇后的份上,饶了我父亲吧!”
  
  咋一听到先皇后这三个字,李珩掩在衣袖中的手攥的死紧。
  
  她竟还有连提先皇后?李珩嗤笑,眸光倏地变得凌厉起来,众人仿佛感受到一股突如其来的杀意,那是上位者与生俱来的气息,令人心寒。
  
  前世他到最后才知道,他的母后,当年是被那赵贵妃联合整个国公府逼迫陷害前往北境和亲。最终不堪重辱,死在定州城中。
  
  如今竟还有脸提他母后?
  
  众人只见李珩踱步走至安南县主跟前,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她,众人本以为雍王会怜香惜玉的将人扶起,在如何论,这二人也是有婚约在身上的,雍王应该不会如此绝情。
  
  可李珩眼神只在安南县主身上停留了一瞬间,倏地收回目光,声音寒凉。
  
  “瑜国公罪孽深重,府中众人也难辞其咎。自今日起,府中所有人皆不可擅自离开,若有不从,本王定会上奏陛下,军法处置。”
  
  话落,便沉着一张俊颜,负手而去。
  
  李珩自出现在京都便一直是收敛了锋芒的,面上总是挂着一抹玩世不恭的笑意。先前人们还奇怪,这样一个年轻王爷是如何在几个月内平定北境战乱,班师凯旋的。
  
  要知道,那些鞑子们自先帝起便是大绥的心腹大患。每每隆冬将至,祁连吾便会带着兵马踏过定州城,去掠夺大绥边境百姓们的粮食,土地,甚至是人口。
  
  安南县主一脸惊慌的望着李珩,自得知他打了胜仗回京,又得皇帝眷顾,大权在握。
  
  依稀记得年少时进宫看望姑母赵贵妃,那时李珩刚刚没了母亲,太后见他可怜便带在身边养着,无意中撞见。彼时年纪都小,姑母便求太后给他们许婚。
  
  起初她很是不屑,李珩不过是个无权无势的皇子,又刚没了母亲,陛下有意将他赶去北边封地。边境苦寒,她若是嫁过去,岂非要吃一辈子的苦。
  
  可如今看着国公府就要遭难,安南县主很是不甘心,她这个县主之位还是当年朝廷看在瑜国公的情面上才封的,若是父亲出事,那她便要沦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幽冥异闻录 冷家二小姐 我为王者我荣耀 妇贵 系统之当软妹子穿成BOSS [综娱主BTS]欲戴王冠 三寸人间 战朱门 [综]向死而生 关于我那无可救药的弟控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