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双标王爷他插翅难飞 > 第二十章 惊变

第二十章 惊变

第二十章 惊变 (第1/2页)

在场的众人皆被眼前的这一幕惊得说不出话,只得胆战心惊地望着明婳那快要逼近瑜国公眉心的剑尖。
  
  只见她衣如泼墨,脚步翻飞间隐隐约约可以望见那嫣红如血的袍摆,像是从地狱而来的修罗一般,眼神炽热而疯狂,带给人一种前所未有的破碎美感。
  
  一时间,所有人皆吓得屏住呼吸,甚至有些胆小的姑娘害怕地钻入母亲的怀中。明姝同安南县主皆不可思议地瞧着厅中的女子,她们着实不明白,明婳如此做,对她自己会有何好处。若她真的伤了瑜国公,那今日怕是别想活着走出这国公府。
  
  明姝如是想着,方才还有些惊讶的眸中缓缓生出一抹讥笑。
  
  “明婳,这可是你自个儿不要命,到时候,可莫怪我不顾姊妹情分。”
  
  一贯冷静的李椋瞧见这一幕时不自觉地蹙了蹙眉,他有些看不透这明家姑娘,本是见她生的貌美,又是明洵的女儿,便是为了她父亲手中的东西,也得向明婳示好。今日他来赴宴,便是打探到明家也会派人前来,所以不管是明婳还是明胥,他都需拿捏在手上,用来钳制明洵。
  
  只是今日明婳的举动太过诡异,正常的闺阁女儿怎会公然在宴会上有如此举动,再加之自己方才的解救,她竟全然不放在心上,连一个眼神都不肯给他。
  
  李椋十分讨厌这种掌控不住的感觉,只觉明婳此时像极了猎场上那些狡猾的狐狸,让人难以捉摸。
  
  李珩好整以暇地望着这一幕,不动声色地勾唇一笑,修长的手指把玩着案上的玉盏,像是在看一场极为精彩的戏码。
  
  瑜国公此时早已吓得浑身僵硬,像是被禁锢住了一般,一动不动地坐在主位上,望着那快要刺向自己的剑尖,惊呼的嗓音哽在喉间,只得发出呜呜的声响。
  
  明婳极为满意的瞧着众人的反应,只见她剑光微闪,那快要刺入皮肤的剑尖,瞬间向下撤回,擦着瑜国公腰际而过,明婳动作干净利落,众人还未看清发生了什么,只见她早已撤回身子,立于厅中。
  
  此时鼓点声渐渐放缓,筝鸣声倏地响起。那乐声沉重哀婉,直击人心。明婳手中的剑忽然打了个璇儿,原本被玉带束着的黑色外袍应声而落,露出里头的一袭红衣翩然。发丝随着乐声舞动,给原本肃穆沉重的舞蹈平添了几分热血。
  
  在场的宾客有不少是刚从北境战场上回来的将领,他们随着雍王殿下征战数年。如今初回京都,本应是得到这些权贵们尊重,再不济他们也应该对那些战死沙场的兄弟们表露出些许的哀悼。
  
  却不料,这些纨绔竟全然沉浸在声色犬马之中,一个国公府竟然奢靡到如此地步!
  
  明婳的一曲剑舞使这些上过战场的男儿们皆热血难凉,目光炽热地盯着那一抹嫣红,像是对战死沙场将士们的无声祭奠。
  
  曲声渐渐平息,明婳收剑立于厅上,随后躬身一礼,正色道:“青山处处埋忠骨,何须马革裹尸还。明婳以此舞献给为大绥征战沙场的将士们。”
  
  好一个青山处处埋忠骨,何须马革裹尸还!明婳一句话在厅中炸开,像是刺激到了一些男人的卑微的自尊,有人实在忍耐不住,站出来怒道:“不过就是个区区闺阁女儿,懂什么征战沙场!”
  
  此言一出,便有人附和道:“就是!就是!早就听闻明府姑娘生的貌美,今日一看不过就是个中看不中用的绣花枕头,竟还如此还大言不惭。依我看,还是多跟你姐姐学学如何做好闺阁女儿该有的样子,莫要在这口出狂言!”
  
  明姝没想到明婳如此震撼一舞竟然会招致这些人的贬损,不觉喜上心头,娇声道:“家妹年纪尚小,还不懂这些,今日之举纯属无心,还望各位莫要苛责。”
  
  明婳望着明姝无辜地替自己分辩,顿时心中冷笑。
  
  她这个好姐姐向来是很会猜度人心的,见众人贬低她,便反其道而行,既能骗得人心,又能将自己踩在脚下,一箭双雕。
  
  明婳并不急着反驳,只是不语地望着明姝一脸焦急的替自己开解,只是她越描越黑,那些男人皆对明婳怒目而视,颇为嫌恶。
  
  就在厅中焦灼众说纷纭之时,忽听得一声酒盏落地的脆响,那声音似惊雷般响彻整个花厅,众人吓到顿时安静下来,余悸地盯着那人。
  
  只见男宾席中有个武将打扮的中年男子,约莫四十多岁的年纪。生得魁梧非常,一双浓眉下悬着两个亮如明镜的眸子,皮肤黝黑而粗粝,一看便是在战场上征战数年的人物。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幽冥异闻录 冷家二小姐 我为王者我荣耀 妇贵 系统之当软妹子穿成BOSS [综娱主BTS]欲戴王冠 三寸人间 战朱门 [综]向死而生 关于我那无可救药的弟控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