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双标王爷他插翅难飞 > 第十九章 刁难

第十九章 刁难

第十九章 刁难 (第1/2页)

厅上众人屏息,有婢女搬来古琴,明姝落座,双手附在琴弦上,手指微勾,只听得那琴弦颤动之下发出一声低沉深厚的低吟。而后她指尖飞快的拨弹,阵阵琴音自厅中弥散开来,像是情人间相互的低语,如泣如诉,婉转悠长。
  
  众人只觉被这琴音化了境一般犹如身处一场难言的情爱之中,让自觉地回想起那内心深处最原始的欲望。
  
  尤其是坐在上首的瑜国公,乍听此曲只觉平平,可随着明姝渐入佳境,瑜国公的一双眼睛微眯,脑海中全是明婳那张娇媚动人的面孔,和那纤细诱人的身段。
  
  男宾们皆微眯着双眸享受着这令人心折的乐曲,女宾则颇为嫌恶地望着厅中弹琴的女子,皆心中不悦。
  
  这明姝表面上看着端庄,可作的竟是些上不得台面的媚俗曲调,说是淫词艳曲也不为过。
  
  众人之中只有二位王爷像是不曾被这曲子所迷惑,明姝望向李椋的方向,只见他仍平静地垂着眸子,注视着酒盏中晶莹的液体,不知在想些什么。
  
  明姝有些着急,这曲子可是父亲特意从陇西一位道士手中重金求得,有安排名师悉心指教,为的便是在这喜宴之上让李椋倾心于自己。
  
  显然,她失策了,明姝心中焦急,手下的动作也渐渐没了章法,曲调间也有些差强人意。
  
  忽然间,指尖的琴弦应声断了,发出“嗡”地一声闷响,众人被这种声音惊醒,霎时间反应过来,皆怔愣地望着明姝。
  
  明姝的手指被忽而断裂的琴弦弹得生疼,像是突然意识到有什么不对,旋即一脸不可思议地望向立于瑜国公身旁的安南县主。
  
  只见安南县住惊呼一声,颇为关切的道:“哎呀,大约是府中的琴年久失修,竟让明姑娘伤了手不说,还扫了大家的兴致,着实是我们国公府招待不周。”
  
  话落,便朝着明姝的方向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开口。
  
  明姝想了片刻,顿时会意,有些意思地上前,喃喃道:“县主言重了,此番是明姝技艺不精,才弹坏了琴弦,着实是我明家失礼了。”
  
  当她提及明家之时,一直低垂着脑袋的明婳微微抬眸,模样十分有趣的瞧着明姝,像是在看一场莫大的笑话。
  
  安南县主颇为满意地看了眼明姝,勾唇一笑,道:“既如此,我听说明家有个多才多艺的大姑娘,上回在外头还见过,既然明姝伤了手,那便由你这个做妹妹的替姐姐献艺吧!”
  
  众人听罢,皆顺着安南县主的方向看去,只见明婳闲适地坐在位置上,一副安然的模样,倒像是与自己无关一般。
  
  知情的宾客皆相视一笑,之前这明婳同安南县主在怀锦居结下了梁子,今日这场面,怕是安南有心安排,只瞧这明家姑娘如何化险为夷。
  
  明姝见明婳半晌不做反应,便笑道:“我这妹妹自小体弱,让各位见笑了。”
  
  宾客之中有人闻言,便急声道:“我倒是听闻明家大姑娘极擅丹青,不置可否让我们大饱眼福。”
  
  上首的瑜国公自听完明姝的曲子后视线便一刻也离不开明婳,忽听得有人提议作画,顿时没了兴致,失望道:“这大喜的日子作画多没意思,不知明姑娘可还有别的才艺?”
  
  明姝一听此言生怕明婳拒绝,开口道:“回国公爷,明婳妹妹身姿窈窕,极擅舞艺,不如由她来舞一曲,便当是我明家的赔罪。”
  
  一番话说罢,还未等众人反应过来,瑜国公便欣喜地拍了下桌案,高声道:“好!那便请明姑娘舞一曲,就当是为老夫贺这新婚之喜!”
  
  瑜国公酒醉,胡言乱语之中竟是忘了明婳可是官家女眷,不是那些可随意拉出来娱乐宾客的歌舞乐妓,他说这话便是随意将人拿来取笑,不可谓不失礼。只是有明姝在先,方才又失了颜面。既然主人家有所要求,明婳若是不答应未免显得有些小家子气。
  
  明胥一听妹妹被人刁难,顿时气血翻涌,厉声道:“瑜国公,小妹体弱,这舞怕是舞不得,还望国公见谅。”
  
  “明副将此言差矣,今日在座的都是贵客,尤其还有二位皇子在场,倒也不算委屈了令妹。”
  
  此时男宾席上有名中年男子忍不住出声道,他方才无意中瞥见明婳,只觉此女着实太过貌美,明洵这些年倒也能藏。奈何明婳却只不动声色地坐着,便是连头都懒得抬。刚刚失了兴味,陡然听见这绝色美人儿要上台献舞,便又来了兴趣。
  
  明胥恼怒地瞪了一眼那男子,瞧向上面端坐着的二位皇子,见二人神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幽冥异闻录 冷家二小姐 我为王者我荣耀 妇贵 系统之当软妹子穿成BOSS [综娱主BTS]欲戴王冠 三寸人间 战朱门 [综]向死而生 关于我那无可救药的弟控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