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双标王爷他插翅难飞 > 第十二章 试探

第十二章 试探

第十二章 试探 (第1/2页)

纪朝领命而入,看见李珩面上情绪不显,也稍稍收敛了些笑容。
  
  清了清嗓子恭敬道:“正如主子料事如神,早在数月前便察觉北境匈奴王祁连吾有异动,暗中设了陷阱只为让那些鞑子自投罗网,北境匈奴猖狂了数年,这下虽未能赶尽杀绝,却也重创祁连吾,北境封地也能消停片刻。不过主子此番大捷,京中怕是要收回交托给您的十万兵权,若是如此,万一来年那些鞑子们卷土重来,怕是遭殃的还是边境百姓。”
  
  李珩指尖在桌上轻轻地叩击着,这可不是他料事如神,只不过是前世因北境战事拖着,直到明府落败,李椋暗中早已渗透进大绥朝堂,眼瞧着朝中无人制衡李椋,这让当时的崇安帝心中很是不安,随即下旨让自己班师回朝,明面上回京述职,实际上掣肘李椋。
  
  他与李椋的争斗持续了数年,明婳在其中更加激化他的野心与欲望。他始终不明白,明婳到底与李椋有过多少秘密,在她见证了李椋这个乱臣贼子的疯狂之后,可还会义无反顾地选择他。
  
  思及此,轻轻皱眉,抬眸低声道:“朝中可有消息?”
  
  “回主子,属下也是明确了朝中的意思后才来禀报,今晨圣上得知北境大捷的消息,便下旨让您回京述职,不得拖延,即刻动身。”
  
  李珩嗤笑,他这个父皇于政事上倒从不懈怠,可随着年岁推移,原本后宫充盈,子女众多的崇安帝,如今只剩下四子三女。那些皇子要不死在宫闱争斗,要不死于皇帝猜忌。总而言之,这崇安帝是个极为利己且贪生怕死的君主,不然当年母后也不会死在被送往北境和亲的路上。
  
  一想到母后,李珩便对北境祁连一族恨之入骨。当年祁连吾进京和谈,宫宴之上,竟看上了大绥皇后!并逼迫母后下嫁。这等奇耻大辱便是寻常大绥人都不会应下。可他那位好父皇呢?为了平息战事,竟然将国母送往和亲,那年他不过七岁。若不是舅舅沈国公用兵权逼迫,崇安帝怎会同意封他一个七岁小儿为亲王,连夜将他赶去北境封地。
  
  崇安帝明知祁连氏与他有弑母之仇,还将他的封地设为北境。定是为沈国公一事大怒,为了泄愤,不惜拿他做靶子。这些年,他受着北境与京都的双重夹击,皆拜这好父皇所赐。
  
  纪朝见主子发笑,只是那笑意却裹挟着凌厉,连忙问道:“不知主子意下如何?”
  
  李珩垂眸,放下一直把玩在手心的白玉扳指,声音冷淡,情绪暗藏。
  
  “备马,回北境。”
  
  暮紫苑
  
  明婳捏着昨日陈笙留下的方子,总觉得这人的医术似乎有所保留,不像是前世为自己诊治时那般妙手回春。
  
  难道燕家待他不好?还是他故意如此?
  
  不解地蹙了蹙了蹙眉,见今日日头尚好,便刚想叫上青楸在院中转转。
  
  却不料朱颜青楸正巧此时推门进来,神色有些古怪。
  
  “姑娘,大姑母来了。”青楸有些忐忑道。
  
  明婳闻言挑了挑眉,缓步走回榻上,微微朝朱颜使了个眼色,朱颜会意点了点头退下。
  
  青楸将明湘如请进来时,明婳正斜斜倚在榻上。
  
  大门乍开,风顺着门猛然灌入,明婳垂着的青丝被风吹得肆意飘散。像是受不住冷般明婳捂着胸口重重的咳了几下,直咳得一张苍白的小脸微微泛红,才堪堪止住。
  
  明湘如前脚刚踏进来,便瞧见这一幕,只觉得昨日齐嬷嬷委实太过夸张,这不过就是一个病秧子,眼瞧着命不久矣,怎的像是她口中那般咄咄逼人。
  
  明婳在明湘如眸光落在自己身上的时候便同时抬眸望过去,面上一派娇软柔弱,可心中却陡然升腾起一股杀意。
  
  明湘如,你不来,我都快要把你忘了呢……
  
  要说前世父亲的死多半归功于那设计邕寂台坍塌之人,可促使皇帝用极刑处置父亲的人,可是自己这好姑母的夫君宋贤才。当年宋贤才为了巴结皇帝,不仅大肆为皇帝搜刮各地有名的方士,还向皇帝进献各中美人,环肥燕瘦,屡见不鲜。皇帝为了证明自己宝刀未老,常年服用丹药后便召幸嫔妃。
  
  当年那道抄家腰斩的圣旨,便是皇帝神志不清之时下的旨意。她直到临死之前看到李珩扔给她的那两道奏折,其中一道是李椋同宋贤才所在的御史台力劝皇帝严惩明洵。还有一道便是李珩愿意放弃北境十万兵权只愿皇帝能够彻查邕寂台坍塌一案,保下明洵。
  
  那时明婳同明家女眷在狱中,便是这明湘如派人传来消息,直言皇帝要杀明洵,皆出自李珩之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幽冥异闻录 冷家二小姐 我为王者我荣耀 妇贵 系统之当软妹子穿成BOSS [综娱主BTS]欲戴王冠 三寸人间 战朱门 [综]向死而生 关于我那无可救药的弟控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