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双标王爷他插翅难飞 > 第九章 荣华

第九章 荣华

第九章 荣华 (第1/2页)

昭和院
  
  明荣自被抬回来,后半夜便高烧不退,二夫人在床畔抹了一宿眼泪,见儿子病情未有好转,只好将怒火发泄在身边的仆婢身上。
  
  “让你们去请郎中,都是死人吗?怎么这么慢!”
  
  二夫人望着床上呓语不断地明荣,怒吼道。
  
  房中的仆婢皆惊恐的不敢上前,只得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忽听得自院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夹杂着慌乱的惊呼。
  
  “夫人!方才老奴去请郎中,可没想到老夫人昨夜也病了,府中常用的大夫全去了磬安院,眼下京中的医馆都没开门,这,这可如何是好啊!”
  
  “磬安院那老货用得着这么多郎中?匀一个给我们荣哥儿都不成吗?”
  
  “是啊!老奴方才去问,却被磬安院的齐嬷嬷一通呵斥给赶了出来,那老东西话中还责怪夫人您没过去伺候……”话到此处,像是又想到了什么,附在二夫人耳边低声。
  
  “老奴给磬安院的小丫鬟塞了一吊钱,那丫头同我说,云姨娘一听老太太病了,上赶着便过去了,已经在院中守了一夜了。”
  
  这云姨娘是二老爷明翰从南边正经抬回来的良妾,出身书香门第,这明翰本就是一介商贾,对于这舞文弄墨的女子本就心中向往。二夫人宁琴又算不上美貌,自然不受宠爱。云姨娘虽说是个妾室,可知书达礼,又生的貌美,久而久之在老太太和明翰面前便得了脸,若不是二房有个能干的嫡女明姝,这云姨娘怕是早就将宁琴踩在脚下。
  
  二夫人一听云姨娘这三个字顿时火上心头,原本熬了一夜蜡黄的脸色愈发难看,一连砸了好几个茶具碗盏,整个昭和院都响彻着妇人的谩骂。
  
  “贱人!贱人!真是个吃里扒外的狐媚货色!”
  
  一旁的赵嬷嬷连忙上前拉住二夫人,不住口的劝道:“哎呀!夫人!您要冷静,如今荣哥儿不好,姝姐儿又没出阁,您要是气出个好歹,那可如何是好啊!那小狐媚子不过是个妾罢了,当下要紧的是大房!”
  
  赵嬷嬷的一番话惊醒了正发疯的二夫人,也顾不上方向手中的瓷瓶,连忙跑到儿子床边,掏出帕子为明荣擦拭嘴角不断渗出的血液。
  
  “别……别打我!都是贱人,都给小爷去死!”
  
  明荣仿佛是被二夫人方才的动静吵醒,可脑中仍旧不清楚的呓语着,因着动作过大,扯到了身上的伤口,原本包扎好的伤口再次裂开,夹杂汗液,腥臭味弥漫整间屋子。
  
  二夫人不忍心的别开脸,刚想命人再去请郎中,可不料院中却响起一阵男人的怒骂。
  
  “宁琴!你让那个不要脸的畜生给我出来,我今天便要了结这个畜生!省得他再出去惹祸!”
  
  明翰一进昭和院,便怒气冲冲的朝着宁琴房中走去,其间有仆婢想拦,却被他一脚踹开。
  
  此时天已大亮,宁琴一夜未眠的照顾儿子早已精疲力尽,一听明翰气冲冲的前来,又想到这些日子受的委屈,心中更加恼怒,一个箭步冲过去迎上明翰快要喷火的目光。
  
  “你儿子快要被人打死了,你还在这兴师问罪,明翰,你好狠的心啊!”
  
  明翰不理会,一把将身前的妇人推开,步子极快地冲到榻边,看到明荣被打得鼻青脸肿的模样,心中更加气恨,伸出手恶狠狠的揪住明荣的衣领,将人掷在地上。
  
  明荣半梦半醒间被人仍在地上,一双肿得如同鸡蛋似的眼睛微微睁开,嘴中仍不清不楚的嘟囔道:“是谁啊!是谁敢扔小爷!”
  
  “你看清楚,老子是谁!”明翰被明荣不着边际的话刺激得愈发恼怒,作势便要动手。
  
  一旁的宁琴见状连忙用身体挡在儿子面前,语气哀求道:“老爷!不要,再打下去儿子会没命的!”
  
  “你可知这个畜生得罪了谁!他看上哪个女人不好偏偏看上齐王的女人,现在我的商队全在陇西积着,齐王说什么都不让我们明家的货过去。这全是拜这个小畜生所赐,我看不如打死了干净!”
  
  宁琴此时已经惊得哑口无言,她只当是昨日大房故意吓唬她,却没想到齐王的手段竟然如此快,若是明家的货始终过不来,那他们这一年算是白干了!
  
  明翰发泄了一通,此时也算是冷静下来,望着屋内一片狼藉,又想到昨日明洵同他说的那些话,蹙着眉,沉声道:“我早就同你们讲,明面上不要同大房起争执,你们这帮蠢货这么就不明白呢!”
  
  这不提大房还好,一提大房这二夫人便气的胸口发疼,咬牙切齿道:“你整日里在外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幽冥异闻录 冷家二小姐 我为王者我荣耀 妇贵 系统之当软妹子穿成BOSS [综娱主BTS]欲戴王冠 三寸人间 战朱门 [综]向死而生 关于我那无可救药的弟控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