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双标王爷他插翅难飞 > 第四章 重逢

第四章 重逢

第四章 重逢 (第1/2页)

明婳闻言微微一笑,道:“那便走吧!九录阁从前倒是常去。”
  
  青楸见状连忙拉住自家姑娘,颇为担忧道:“可是姑娘,夫人吩咐过您身子没好全,不能随意出府的,再加上正月刚过,外头不太平……奴婢怕。”
  
  “无妨,只是去九录阁,便是母亲知道顶多训斥几句,不会过于苛责。”话落,也不等青楸开口,款步往府门外走去。
  
  马车内-
  
  青楸有些疑惑地瞧着一旁神色有些凝重的明婳,道:“奴婢不知这画有什么稀奇之处让您如此念念不忘。”
  
  也不知从何时开始,姑娘擅丹青的名声便传了出去,旁人只知道工部少府监明洵之女常年卧病,却是人如其名,及擅丹青,不过是幼时涂鸦之作便也能令人大为赞赏,曾经甚至达到一画千金的局面。后来因为身体实在太过虚弱,夫人不忍姑娘受苦,便逼着她封了笔,只许在家画些小品习作,不许多画。姑娘这两年很少动笔,可不曾想如今竟痴迷一幅画到此等地步!真是令人十分不解!
  
  明婳没想那么多,只是瞧着窗外行人如织,淡淡道:“我觉得跟那幅画有缘,便想寻了看看!”
  
  青楸见自家姑娘如此,也不多问,只是心中对那幅画更加期待。
  
  大概一炷香的功夫,马车缓缓停下。青楸小心的将明婳馋了下来。
  
  明婳站定,抬眼望着这个久违了的楼阁,不禁面上闪过些许怅然。率先拎着裙摆往阁中走去。
  
  因着是清晨,阁中客人不多,若是每逢年节,只这一层便有许多士子打扮的读书人在这饮茶清谈,针砭时弊,各抒己见,一派百家争鸣的繁荣之景。
  
  赵掌柜的见有贵客前来,连忙上前招呼:“哎呀!不知是明姑娘前来,在下有失远迎,真是失礼。”
  
  “赵掌柜言重了”明婳显然注意力并不在这一层之中。
  
  “不知明姑娘此次前来,可是又绘新作?自您封笔以来啊,这求画之人却是屡见不鲜,这……”
  
  赵掌柜一番奉承的话还没说完,便听得明婳出言打断道:“赵掌柜,小女此次前来的目的怕是您一早便已知晓,咱们明人不说暗话。那画,可是真在这九录阁中。”
  
  “在是在,只不过那卖家着实太过难缠,您若真想要那画,还得亲自跟他谈。”赵掌柜边擦着额头上的冷汗边道。
  
  “那便请掌柜的带路吧!”
  
  赵掌柜一脸恭敬地将明婳等人带到顶楼之时,却不料一名美貌侍婢款步而来,瞧见明婳便笑道:“主子一早便听闻有贵客前来赏画,一早便备了酒水点心,还请姑娘过去!”
  
  明婳闻言移步,青楸想要跟上时,不知从哪来的两名护卫,拦住了她的去路。
  
  青楸恼怒的话放到嘴边,便听得那女子笑道:“我们主子不喜人多,只能一人前去,若是您的婢女偏要上前,那奴家可不敢保证她会不会出事!”
  
  明婳闻声回眸望去,吩咐道:“你且在这等等,不过是看个画,没事的。”
  
  青楸闻言只好敛了神色,颇为担忧地点了点头。
  
  明婳随着那侍婢进了九录阁三层雅间。
  
  雅间不大,明婳方进门,一股白檀的气味扑面而来,起初闻着醇厚圆润。就在明婳步入内室,那股檀香独有的凌冽辛辣之味弥散开来。
  
  明婳有一瞬间忽觉这味道有些熟悉,熟悉得令她心头巨颤。
  
  在她印象中,那人最爱熏此香。他总说,白檀佛性深重,能压住人身上的肃杀之气。
  
  忍不住开口询问,却听得身后侍婢婉转着嗓音淡淡道:“主子说,姑娘想看的画就在那屏风后,案上备了些酒水点心,姑娘自娱便是。”
  
  明婳刚想拦住她问她家主人的去向,却不料她却微微一笑,低着头退出雅间。
  
  明婳无奈转身,望着那架红木嵌贝壳五彩琉璃屏风前的小几上摆着的酒水茶点。
  
  方一走进,扑鼻而来一股酒香。明婳心道,这卖家当真不是寻常人物!竟然饮得起胭脂醉!她从前在太子府上倒是常喝,李珩知她嗜酒,每每寻来哄她开心。可她呢,总是面上曲意逢迎,背地里却伤他无数。
  
  明婳望了望四周,见无人便拿起案上的琉璃盏,顺势给自己斟了一杯,熟悉的酒香钻入鼻间,明婳有一瞬间的错愕。望着这嫣红如血的酒液,此时竟有些不敢入口。
  
  她怕啊!她怕这只是一场梦,醒来后仍是那冰冷刺骨的牢房,与那人一声声锥心刺骨地质问。
  
  酒未入口,明婳只是捧着那琉璃酒盏,往屏风后瞧去。
  
  目光触及挂在屏风上的卷轴,明婳愣住了。握着琉璃盏的手一时间忘记放下,怔怔地举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幽冥异闻录 冷家二小姐 我为王者我荣耀 妇贵 系统之当软妹子穿成BOSS [综娱主BTS]欲戴王冠 三寸人间 战朱门 [综]向死而生 关于我那无可救药的弟控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