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开局从做质子开始 > 第19章 神算【求收藏,求票票】
    楚燕国中心街道一条人烟稀少的小巷,一位背着胡琴的老汉带着一位穿着华贵的胖子,绕过巷子走到一处寂静的宅院。

    那胖子穿着虎皮夹袄,一只耳朵上还戴着足金耳环,腰间还挂着一块玉珏,眼尖的人一眼认得出来,这胖子就是京都有名的皮货商陆飞鸿。

    陆老板拧着眉毛,站在宅院门口,有些不敢置信的问说书人王老头:“你说的地方真的是这里?王老头,你该不是蒙我吧?”

    王老汉把胡琴往背上一丢,不乐意的嘟囔着:“老朽在这京都混了这么多年,你可曾听说过我骗人?哼,是你有烦心事,我跟你说这京都来了一位神算高人,可替你解忧。”

    陆老板半信半疑,“可这里是远近闻名的鬼宅,你说的那位高人住在这里?”

    王老汉不服气道:“什么鬼宅?里面的脏东西早就被高人赶走了,如今人家平平安安的住在里面,也就高人可以做到。”

    “这高人虽然年岁不大,但通天地知鬼神之能,但凡算卦没有不准的,而且一天只算三卦,不准分文不取。若不是我和这位高人有过一面之缘,我才懒得把你引荐给他。现在已经走到门口了,进不进去随便你吧。”

    王老头这一说,把陆老板反而说得心动了。

    敲敲宅院的门,有一个年轻的小厮从里面开门。

    王老汉说:“我找你家主子算卦。”

    小厮一脸不乐意的神情,把两人引进房内。

    经过干净的院子,弯过一条长廊,在一间书房前面停下来。

    那小厮禀报道:“主子,有人找你算卦。”

    “叫他们进来吧。”

    王老头和陆飞鸿这才走进书房,看到书房里面坐着一位清秀的少年。

    “公子,这位陆老板想找你算一卦。”

    慕容玉轩抬头看了陆飞鸿一眼,就见这人的头顶浮现着一行行的小字:

    【这个毛头小子是神算?这王老头是来蒙我吧?】

    【哼,我就在这里问几句,要是说得不准,立马离开这鬼地方,到别的地方找那玉扳指的下落。】

    看过那几行字,慕容玉轩心照不宣的问道:“这位陆老板,你到我这里来,是想问一件东西的下落吧?”

    陆飞鸿心中“咯噔”一下,头顶上方又冒出一行字。

    【这家伙是怎么知道的?难道是王老头告诉他的?】

    【不对呀,我害怕其他人发现这事,对谁也没有说呀,他是不可能知道的。】

    【难不成这乳嗅未干的小子居然真的有通天之能?】

    陆老板盯着慕容玉轩,结结巴巴的问道:“你……你怎么知道的?”

    慕容玉轩却故作高深的神秘一笑,“呵呵,我不但知道你府上丢了东西,还知道那是一件价值连城的扳指。”

    这时候,陆老板看慕容玉轩的眼神就不对了,神情由最初的轻蔑变成惊恐,甚至有一丝紧张。

    “这位公子,不,神算先生,如果你能够替我找到那玉扳指,陆某愿意送上五十两,不,一百两白银当作谢礼!”陆飞鸿充满期待的问道。

    慕容玉轩又露出招牌式的纯真笑容,那笑容人畜无害,仿佛眼前的少年是未曾蒙尘的璞玉,温润淳朴又充满佛性。

    “我替人算卦,一般只看缘分,与金银无关。在我告诉你答案之前,你先回答我几个问题。”

    “先生请问,我一定知无不言。”陆飞鸿现在属于病急乱投医,一心想找到丢失的玉扳指,对慕容玉轩的态度殷勤许多,也诚恳许多。

    “你这玉扳指是什么时候丢的?怎么丢的?那玉扳指长什么样?发现玉扳指丢了,你为什么不立即报案?”

    “三天前,我在府上宴请了一位来自涟国的朋友。我这朋友是珠宝商,他进了一批贵重的玉器,想暂存在我这里。我平素和这朋友关系不错,便答应替他暂时保管这些玉器,其中就有这枚玉扳指。”

    “玉扳指全身如凝脂般透亮,扳指内侧有一点儿翠绿,听我朋友说,这玉扳指是所有玉器里面最值钱的,说它价值万金都绰绰有余。偏偏昨天我有事出门,回来之后便发现玉扳指不见了。我担心我那朋友会怪罪我,便不敢报官,而且把家中仔仔细细翻了一遍,依旧是一无所获。”

    慕容玉轩想一想,对陆飞鸿说:“你那朋友在哪里?能否带我来见见,在我见到他之前,你暂时不要告诉他真相。”

    “这……好吧。”

    没过多久,陆飞鸿把住在客栈里的朋友带过来。

    火克吐鲁鲁是来自涟国的商人,却精通几国的文字,他对来这里十分的不满,朝陆飞鸿抱怨着:“飞鸿,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我明明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不要耽误我的时间。”

    “火克吐鲁鲁先生,先不要着急嘛。您的朋友陆飞鸿遇上了麻烦事,想要你帮帮他,你只要回答我几个问题就可以走了。”

    慕容玉轩很肯定的把这个人拖住,因为他见到这个人的头顶赫然的写着一行字:【这家伙把我带来干什么?该不是那件事情败露了吧?】

    “火克吐鲁鲁先生,你放在陆老板家里的那枚玉扳指很值钱吗?”

    “当然。那是我家的祖传之物,不到万不得己的时候绝对不会拿出来卖。在我的心目中,那枚玉扳指价值连城。”火克吐鲁鲁嘴上应道。

    【呵呵,我是不会告诉任何人,那玉扳指只是一件高级的仿品,拿到首饰店或是当铺里面变卖,不超过五两银子。】

    “火克吐鲁鲁先生,既然这东西那么值钱,你为什么要叫陆老板帮你看管?”

    【因为他蠢,好骗呀。】这才是那位狡诈的珠宝商人心中真正的想法。

    可是,他嘴里却说:“我住在客栈里面,带着这些价值不菲的珠宝玉器有很大的风险,这才暂且保存在飞鸿那里。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吗?”

    “那这枚玉扳指现在在哪里呢?”慕容玉轩抛出来他最想知道,也是其他人最想知道的问题。

    【呵呵,为了让我的计划得逞,当然是放在我自己的身上,要不然怎么骗那个傻瓜?】

    慕容玉轩听到这里,脸微微沉下来。

    虽然他没少见过那些两面三刀、狼心狗肺的骗子,但当他得知这个涟国人的伎俩,还是不小心被恶心到了。

    火克吐鲁鲁一幅疑惑不解的样子,摊一摊手,反问道:“你这个问题怎么问我?我早就说过,我的珠宝都放在陆老板那里寄存着。”

    真相终于大白,慕容玉轩也在心里面微微叹气,为什么这个世间就没有真正的友谊。

    “陆老板,我知道那枚玉扳指的下落,但是我要一锭黄金当作酬劳。酬劳你可以等东西找到后再给我,如果我算的不准,你可以分文不给。陆老板,你还愿意在我这里算一卦吗?”

    “算,当然算。”

    陆飞鸿觉得,能够找到朋友价值连城的玉扳指,就算花费一锭黄金也不算什么。

    “好,那你抽一卦吧。”

    慕容玉轩递给陆飞鸿一个卦筒,陆飞鸿很虔诚的摇晃着那个卦筒。

    一旁看着的火克吐鲁鲁朝两人抛了一个白眼:

    【哼,两个傻瓜!】

    【谁也不会知道,我把那枚扳指放在鼠皮袄的夹层之中。】

    【等会儿我就问陆飞鸿要回那个扳指,他拿不出来,我就靠到他倾家荡产!】

    慕容玉轩不动声色的接过陆飞鸿抽出的那根签,装模装样的盯着那根签瞅瞅,像是真的在推演着什么。

    没过多久,慕容玉轩又露出纯真无害的笑容,没有对陆飞鸿说什么,却先对另一边的火克吐鲁鲁问道:“火克吐鲁鲁先生,可不可以把你的那件鼠皮袄借我看一眼。”

    火克吐鲁鲁马上脸一白,紧张的问道:“为什么?”

    慕容玉轩扭过头又对陆飞鸿说:“你要找的玉扳指,就在他身上鼠皮袄的夹层里面。”

    “你胡说!”火克吐鲁鲁的脸涨得通红,同时心里面紧张到了极点。

    【他怎么知道这些?这件事情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难不成这个臭小子真的有通天之能?】

    众人都为之一惊,没有人相信陆老板搜遍整幢宅院都找不到的玉扳指,居然就在原主本人身上。

    “哼,我是不是胡说,你脱下皮袄一验便知。如果我说错了,你大可以事后把我带到府衙,告我一个诬陷之罪。但如果我说中了,麻烦你把那枚玉扳指还给陆老板,要知道他因为你的那枚假的玉扳指可是夜不能寐呀。”

    听到这席话,最吃惊的莫过于陆飞鸿:“公子,你说的可是真的?”

    他不敢相信,自己最信任的朋友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宫大人,还不动手?”慕容玉轩给一旁只顾着看热闹的宫安阳使了一个眼色。

    宫安阳正忙着吃瓜看戏,看到慕容玉轩的眼神,便心领神会的一把抓住火克吐鲁鲁,用力一扯,便把那件鼠皮袄给扯下来。

    可是,火克吐鲁鲁见事情快要败露,怎么会甘心。

    他奋不顾身的和宫安阳继续撕扯着,用力撕开皮袄的隔层,想要摸出那枚玉扳指,然后咽进肚中,这样就死无对证,可以空口白牙的抵赖。

    可是,宫安阳是一个武夫,力气本来就比他大,动作也比他迅猛许多,在他摸到那枚玉扳指的同时,一只手就抓住火克吐鲁鲁的手,一把手抢过那枚玉扳指。

    当陆飞鸿看到那枚玉扳指的时候,简直目瞪口呆。

    因为气愤,陆飞鸿的身体微微在发抖,他接过那枚扳指,确信这枚扳指真的是好友放在自己那里寄存的那枚。

    他的眼中划过悲伤和疑惑的神情,不解的问慕容玉轩:“他为何要这样做?”

    “这还用问吗?当然是想骗你了,他先是说这枚玉扳指价值连城,然后寄存在你这里,趁你不备又偷出来,等你焦急万分找不到之后,再问你要回那枚扳指,到时候就可以趁机讹你一笔银子。”

    “真是如此?”陆飞鸿转过头来问曾经的好友。

    火克吐鲁鲁却死鸭子嘴硬,“不,陆兄,别听他胡说!我们可是多年的好友,我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呢?”

    “哼,死到临头还要抵赖!你这个骗子,如果还不肯说实话,那么现在就随我去衙门,同衙门里面老爷去说个清楚吧。”

    火克吐鲁鲁听到这里,顿时脸一白,马上说:“我说,我说,是我干的!那些寄存在他那里的玉器,统统都是假的。”

    “什么?你这奸商,我把你当朋友,你却把我当傻子!”暴怒的陆飞鸿冲到火克吐鲁鲁面前,朝对方狠狠的揍一拳。

    还朝对方的脸上重重的吐一口唾沫,“呸,你这腌臜货色!以后别想在楚燕国呆下去,老子见你一次就打你一次,快滚吧!”

    火克吐鲁鲁捂着受伤的脸,踉踉跄跄的狼狈跑出去。

    原本陆飞鸿还因为这件事情而焦急万分,没想到被王老头带到这鬼宅内,一下子就解决他头疼的事情,还识破了一个处心积虑的骗子,也算是因祸得福。

    所以,对于慕容玉轩,陆飞鸿是心存感激的。

    “这位神算公子,多谢你今天帮我指点迷津,要不然我就得被这可恶的骗子给骗了。公子神机妙算,机智过人,让陆某佩服佩服。”陆飞鸿一顿彩虹屁吹得很是到位。

    “嘿嘿嘿,你不用谢我,只需要把那一锭黄金送到我府上就可以了。”慕容玉轩实话实说,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钱,最想的也是钱,其他什么赞美之类的,对他而言全是虚的。

    【想不到这神算公子年纪轻轻,却是一个财迷。】

    陆飞鸿尴尬一笑,朝慕容玉轩拱拱手:“公子放心,待我回家之后,一定把酬金送过来。”

    “好,我等你哦。”

    陆飞鸿的脸皮抽了抽,走出慕容玉轩的宅子。

    陆飞鸿一走,王老头就过来领功:“哈哈,恭喜公子头一回算卦,就旗开得胜,赚个盆满钵满!怎么样,老朽还派得上用场吧?我早就说过,这楚燕的京都就没有我不知道的事情。这一锭黄金,我也有一份吧?”

    一锭黄金,相当于两百多两白银,还真的不是一笔小数目。

    难怪王老头会眼红。

    花生有些不服气,“哼,你再厉害,还不是靠我家公子神机妙算!”

    慕容玉轩倒是心态平常:“老先生帮我介绍生意,我自然少不了你的好处。下回还有这样的生意,还可以给我带过来。”

    “老规矩,一天三卦。”

    说完,慕容玉轩丢了一两银子给说书人。

    王老汉见到银子,立刻眉开眼笑的说:“一言为定!”

    陆飞鸿倒是一个言而有信之人,回去之后没多久,就派人送来了一锭黄金。

    从那之后,鬼宅里面有一位神算公子的传闻在不知不觉之中就传遍楚燕都城的街头巷尾。

    借着能够探听心声这个能力,慕容玉轩倒是轻轻松松的做起算卦的生意。

    算卦也和现代的心理学差不多,大多数人求卦都是因为欲求不满,生活中越是没有什么,越想去算命求什么。

    没有成亲的想成亲,没有子嗣的想生儿子,人生多半如此。

    慕容玉轩会先问问这些人一些问题,然后结合他们的实际情况来算卦。

    有些人想求子,看他年纪不轻,只能让他断了这条心思,抱养一个也可以;

    有人问前途,看他身体强健,建议他去从军;

    还有人问姻缘,见她长得太丑,却厌倦仰慕他的表亲,喜欢城中的贵公子,那还是建议她珍惜眼前人。

    因为慕容玉轩先洞悉他们心中的想法,给出一些合理的建议,反而让这些人相信。

    渐渐的,鬼宅有一位灵验的神算先生,这件事情便传开了。

    ……

    耶律英杰和耶律英雄从马场回来,躺在寝宫的贵妃椅上,一个个都精神疲惫。

    “唉,累死我了。阿姐这几天天天让我们练骑射,把我骨头都快练断了!”

    “可不是嘛,这么多天都没管那个质子,也不知道那个从大兴来的废物现在究竟怎样?”耶律英杰把慕容玉轩当作自己消遣的玩具,叫来下人打听一下慕容玉轩的事情。

    当听到下人说起鬼宅和慕容玉轩的近况时,耶律英杰气得差点儿从椅子上跳起来:“什么?那个废物还成了神算公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