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奇怪的习惯。米苔想。透过半掩的房门,可以看到里面重新刷过的墙漆以及被子的一角,“房间竟然也弄好了?方便参观吗?”

    “当然没问题。”阿白笑得又乖又漂亮,“你才是这房子的主人。”

    他说的无疑是事实。但进入房间的米苔却忍不住怀疑这是不是真的是自己的房子。

    墙壁重新刷过,老式的橱柜换成了与墙壁同色的壁橱,床和桌头柜也通通换过,阳台的玻璃门折射着漂亮的光。

    而卫生间里,四壁与地面铺上了大理石,洗脸池的质地可以与五星饭店媲美,大小毛巾整齐地放在应有的位置上,镜前琳琅满目的洗护用品让身为女性的她忍不住咋舌……但这些都不算什么,奢华的水晶隔断后,三级台阶抬级而上,里面是一只巨大的浴缸……或许,用“浴池”来形容更合适。

    浴缸边上放着一只冰箱,对面是一台四十寸的超薄平板电视,底下放着DVD,两边则耸立着高大的音响。

    这、这就是……“稍微装修一下”?

    而且楼上的洗手间什么时候这么大了?

    阿白径直走过去打开冰箱,拿出另一杯饮料,“还有冰淇淋,要不要?”

    而米苔的舌头已经不太管用,“这、这里……这些……”

    “光是泡着水不是很无聊么,总需要一点消遣吧!我把书房也打通了,米苔姐你不介意吧?”

    “……不介意,”米苔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我说,你花了多少钱?怎么这么快就弄好了?而且你家里到底是干吗的?你很有钱?非常有钱?这钱的来路没问题吧?即使有钱也要省着点用哦,‘有钱’这种幸运,不一定会跟着你一辈子的哦,万一以后没钱时想用钱会很后悔的哦……”

    “你说的是你自己吧——”吸着饮料的阿白随口说,说完自己就刹住了,可惜,米苔已经听到了,念叨的话猛然止住,将阿白上下打量,“你知道什么?你到底是什么人?”

    “高中生啊……”阿白的眼神稍微退了退,但瞬即重新迎上来,“那个……你昨天晚上说梦话了,说什么爸爸、妈妈、弟弟、钱……之类的,我听了个大概……”

    “胡说,我根本不会说梦话!”

    “那不然难道我会读心术?!”阿白非常无辜地反问,“我们是才认识的,不然我怎么知道你的事……”

    ……说得有点道理……以她的相貌和现状,怎么样也不至于引来某些处心积虑来接近的人吧。

    ……对于她,真正对这些东西感兴趣的人,想逃都来不及吧。

    嘴角浮现一丝淡淡的苦笑,米苔抓了抓头,“也是哦。那个,吃过了吗?”

    阿白刚刚松了一口气,脸上却因为这个话题而变得垮兮兮,“没有……今天没有人点水晶虾仁。”

    “吓?”

    “大厨没烧这道菜。”

    这是什么逻辑?“你自己去点他不就烧了?”

    “我不能出去……”沉浸在“吃不到东西”的沮丧里的阿白没有注意到自己说漏了嘴,待发现米苔的眼神已经变得宛如警察审视犯人一样严厉又锐利的时候,想补救已经来不及,“那个……那个……”

    “阿白!”米苔严肃地看着他,“你到底是什么人?做了什么事?学生证和身份证拿出来,班主任电话给我!”

    根本就是有问题!高中生离家出走,身边携带大量首饰……

    “那个,那个,因为有人在外面堵着我!”阿白抬起低着的头,两眼清澈无比,“有个女生一直喜欢我,走到哪里都要黏着我,我不喜欢她,可她认识一大堆在外面混的人,又没办法得罪,所以,所以……”

    “所以就躲起来?但高考你总得出现吧!”

    “那也没有办法……”

    “这样啊……”米苔深表同情,但下一秒,眉毛一挑,“学生证拿出来!”

    阿白一脸要去击鼓鸣冤的表情,叫:“哇,米苔姐你竟然不相信我!”

    “拿出来!”米苔说,“不然就搬出去!”

    “呜呜……”阿白很受伤地去开抽屉,“好无情……女人真是翻脸如翻书……”

    抽屉里放得满满的,他在里面翻了一阵,找到一本学生证,递给她,还没等米苔接住,布满软红晚霞的天空忽然传来一道雷声,“啊呀!”阿白立刻扑到米苔身上。

    真是晴天霹雳!这种天气真是太奇怪了!

    米苔一边去看学生证,一边单手推开阿白,“大白天怕什么?又没下雨!”嗯,照片和姓名都相符,印章也不像假的……“姓阿啊?真是奇怪的姓。”开始还以为是“阿白”只是个方便的称呼而已。

    阿白抱着她的胳膊,“不要啦,没这么快停的啊!”果然,像是为了响应他的话似的,雷声轰隆隆从头顶滚过,把阿白吓得屁滚尿流。可恶!不就是动了一点点法术吗?竟然也被发觉了!现在是白天哎是白天哎!

    怎么会这么怕呢?米苔真是没办法了,“哪哪,乖一点,我给你叫水晶虾仁,好吧?”

    阿白的身子打着抖,口齿也受到影响:“那、那里不、不、不外送……”

    “你是叫我自己去咯?”

    阿白连连点头,发现她脸色不善,赶紧补充:“你帮我去买,我帮你完成一个愿望。”

    “切,干吗不三个?”米苔白他一眼,“应该给我的是菜钱吧!”要知道那家的菜好贵!

    “三个就三个!”阿白露出一副流浪小狗般的眼神看着她,明明穿的是裕袍,翻手却带出几张大钞,“总之快去吧……啊……求你了……”

    这种样子……说是要吃不要命应该不过分吧……

    她招进来的到底是房客呢,还是祖宗?

    在工作了一天之后,还要穿越大半个城市去给他买吃的,而且只要一盘。

    但是饭盒一打开,祖宗立刻皱起了眉,“味精怎么放这么多?”尝了一口,“蛋清少了,淀粉多了!可恶,竟然偷工减料!”

    啪,餐桌对面的女人拍案而起,“你到底吃不吃?”

    阿白为难地看看她,又看看面前的菜,送了一只到嘴里,表情相当之勉强,迟迟不肯吞。

    “打雷啦!”米苔蓦然吼。

    阿白倒抽了口冷气,立刻想往桌子底下钻,嘴里的虾仁咕嘟吞下去,才反应过来自己被耍了。

    肇事者在对面懒洋洋地站起来,坐到客厅去看电视,声音凉凉地飘过来:“有得吃就吃吧!你这样下去,就算没有被雷吓死,就要被自己饿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