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米苔利落地应一声,丢开纸巾,“马上好!”

    再见鬼还是要吃饭,还是要挣钱。空下来汤意替她分析:“那是你自己受了精神打击,所以出现了幻觉,也许那碗面是你昨天自己泡的……”

    “不可能,那是热的。”

    “你淋雨回家,吃冰棍都是热的。”

    “我不可能泡得出那么好吃的面啊!”

    “人啊,饿极了,吃什么都是香的。”

    “还有那字条……”

    “幻觉。”汤意搁下筷子,托着腮,看着她,“长期的独居生活,让你非常渴望有人来关怀你,照顾你,可是,赵哲明却让你失望了,于是你在内心深处幻想出了这样的字条……”

    “幻你个鬼!”

    “总之亲爱的你需要的就是健康一点的生活。”

    两人从大一开始同宿舍,工作又被同一家公司录取。只不过,汤意风情万种,八面玲珑,米苔则运气欠佳,明明是同一天进公司,眼下汤意却已经是董事长的特助,而她还在企划部每天累得手脚抽筋。不过两人的交情一向很过硬,虽然汤意不相信米苔昨天的遭遇,还是推掉了约会,一起回米苔家。

    今天不是大暴雨,但雨量仍然不小,下了公交车,要十分钟才能从林立高楼间穿到那曲里拐弯的巷子找到米苔的家。两人共一把伞,衣服的下摆都给打湿了。在家门口停下的时候,米苔发现餐厅的灯又亮着。

    “看吧,”米苔绝望地说,“我早上绝对绝对绝对检查过开关的。”

    “那就是你家的老开关通灵了。”汤意很不当一回事,跟她一起进去,目光第一时间放在那碗面出现的餐桌上——

    今天上面没有面碗,上面摆着两菜一汤。

    菠萝咕噜肉,油炒小青菜,奶油白菜汤。

    这下不用米苔解释,汤意也呆掉了,凭着多年的了解,她比谁都明白米苔的厨艺——这家伙的最高水平,也不过是西红柿炒鸡蛋而已。打死她,也不可能烧得出这样一桌色香味俱全的菜。

    那边米苔已经开始挪盘子,汤意问:“干吗?”

    “找字条。”

    但今天没有字条。她把昨天的给汤意看。汤意一边看字条,一边看菜,“唔,字写得不错,菜也很香。”

    “请问你那一脸赞扬的样子是什么意思?”

    汤意不答话,抓起桌边唯一的一双筷子,夹了块肉放进嘴里,急得米苔恨不得用手把肉抠出来,“你怎么敢随便乱吃?”

    “你昨天吃了不是没事?”

    “昨天是昨天,我吃完就后悔了。”米苔按住汤意的筷子,“你知不知道,很多研究毒品的人,会先找人来做试验,在这人不知情的情况下,让她上瘾,然后观察她的反应,以检验产品是否需要改良……”

    “你禁毒剧看多了吧……”

    “听我说!”米苔道,“我想过了,一碗方便面,不可能会那么好吃,我心情那么烂,就算是满汉全席也不会有胃口,可是,竟然挡不住一面碗的诱惑——肯定是被下药了啊!这菜不能吃——”

    “啧啧,”汤意推开她的手,拍拍她紧张兮兮的脸,“所以说你情商低,这么明摆着的事都看不出来。”

    “什么明摆的事?”

    “这是个有心人啊!”汤意脸上有妩媚的笑,“他就在你身边,了解你的习惯,知道你的作息,他喜欢你,但是不敢说出来,可又忍不住偷偷照顾你……真是难得啊,这么好的厨艺——”

    米苔鄙夷她,“你恋爱谈多了吧?”

    汤意不以为意,自己去厨房拿碗盛饭,揭开电饭锅,“咦”了一声,“好像已经有人吃过了。”

    米苔冲进来,果然,里面已经凹下去一个坑,“哼!”米苔满面杀气,“用我的煤气,用我的电,还吃我的饭!”

    ——不过,她忽然想起来,她好像从来不在家里储备米的。这只电饭锅的作用也只是摆在柜子里承灰。

    当然,她也很少买菜的。

    那这桌上……

    而汤意已经替她做了决定,两碗饭盛上桌,“不吃白不吃。”

    等两个人搁下碗,桌上的汤和菜已经被干了个底朝天。

    汤意摸着肚子惆怅,“要减肥了。”又仰天道:“上天啊,请赐给我一个会烧菜的好男人吧!”

    米苔白了她一眼,“目前这一任不是会下厨吗?”

    “但跟这位比起来,他只是‘能把菜烧熟’而已,苔苔你运气真好……”汤意满足地靠着椅背,“我本来想建议你直接报警或者找个男人来同住,现在看来,你应该继续享受美食然后等待他出现。”

    这个女人是永远不会给出有用的答案的。米苔低头反省了一下自己的交友不慎。

    第二天清早,汤意问:“我们要一直待在家里等吗?”

    “不,我们先假装出门,等快到饭点时杀回来。”

    “守在墙外吧。”

    “也行,我们在王奶奶家观察。”米苔说着,把读高中时买的望远镜翻出来,塞到包里。

    汤意道:“最好有相机拍下照片。”

    “没相机,用手机凑合着拍吧。”

    当下计议已定,两人早上像平时那样拎着包上班去,在外面逛了一圈还买了点水果折返到王奶奶家蹭饭吃。王奶奶是米苔爷爷奶奶的好朋友,米苔的爷爷奶奶去世之后,王奶奶给了米苔不少照顾,就当她是自己孙女一样看待,王同跟米苔也熟得不得了,今天休息,一定要米苔煮方便面吃。

    米苔扭不过这小孩,“不好吃别怪我啊!”

    “一定好吃!那天闻着就馋死我了!”

    “好吧,反正你吃过就知道了。”米苔说着,认命地下厨,留汤意一个人在窗前观察自己家的动静。

    烧水,水开下面,蔬菜包同下,然后可以空出时间来切火腿肠,然后放酱包和盐包……看到边上有新鲜小青菜,顺手丢进一把去。谁都是这么煮的吧?为什么那一碗会有那样特别的香气,会那样好吃呢?

    就在准备起锅的时候,阳台上的汤意“啊”了一声,米苔火速冲了出去,“怎么怎么?”

    “来了来了,”汤意抓着望远镜,忽然发出“咦”的一声,嘴角轻轻地勾了起来,“想不到是个美少年……”

    米苔一把抢过望远镜,她没能在第一时间看到那人的脸,只能透过早上出来时刻意打开的窗户看到屋子里走动的人影。他穿着花不溜秋的T恤,下面穿破洞牛仔裤,腰间坠着长长的闪闪亮的链子,爆炸头,还是粉红色!

    变态!

    竟然是个变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