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魅倾错爱:帝少倾城妻 > 第一卷 云剪了时光,却凝固了美 第五章:坦白
    刚下飞机,沐倾城就抱着圣梵希的胳膊“我回趟玉家,小表妹回来了。”

    圣梵希虽然不舍,但也没反对,将车钥匙给了沐倾城“开车小心点。”

    沐倾城妖孽一笑,在圣梵希的脸上亲了一下,便潇洒的开着车走了。

    到了玉家,沐倾城换了身衣服,拿出手机给颜冰打电话。

    得到颜冰的具体位置后,沐倾城立刻出么了,她没有开圣梵希的车,而是开着一辆黑色的大众,极其的普通。

    到达酒店后,三人在房间商量一番,便前往烽火门。

    夜色如魅,三个穿着黑色劲装的女子出现在烽火门不远处。

    沐倾城在身上掏出零件,熟练的组装着,一分钟时间都不到,一架冲锋枪组装完毕。

    一旁的颜冰笑颜如花“看来特工岛的训练又加严了。”

    蓝霜一脸的冰霜,人如其名“行动吧。”

    两人对视一眼,身影一闪,抵达烽火门大门,枪声四起,警报声响彻四周。

    沐倾城拿着望远镜看着两人的杀戮。

    几十个人围着两个中年男人正一步步的往大门退,沐倾城嘴角上扬,定位,上膛,冲锋枪一阵扫射,沐倾城抬起左手,一把银色的手枪出现在她手中。

    她瞄准了两名中年男子,砰,砰,连开两枪。两名中年男子瞪着大大的眼睛直直的倒在了血泊中。

    几十个人还没反应过来,就命丧黄泉了。

    一时间,杀气狰狞,烽烟四起,惨叫声不绝于耳,沐倾城淡淡的看着下面的一切。

    十分钟后,两名黑衣女子缓缓的从烽火门大门走了出来,沐倾城拿出手中的遥控器,按了下去。

    爆炸声响彻云霄,火光四起。

    等到江城警察赶到的时候,三人早已经没有踪影了,留下的只有一大片死尸。

    在场的警察哗然,从他们接到警报,到达,也就二十分钟,可现场的战斗像是早就结束了。

    晚上圣梵希便接到了消息。

    圣梵希的书房中,圣家五兄弟,视频中。

    圣梵昊蹙眉“老四,能确定人吗?”

    “火狐与火玫瑰,还有一名不知名的女子,带着人-皮-面具,查不到任何信息。”

    “他奶奶,连着两天灭了两个组织。”圣梵昊怒不可遏。“老五,黑手党最近如何。”

    “无妨,这次暗夜家族是冲着旭影门去的。”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子不紧不慢的说着。

    墨浚烯,圣家老五,墨雅芙失忆期间生下的,如今是黑手党的教父。

    “金雕在东欧给布莱恩使绊子,导致布莱迪身中数十枪,至今还昏迷不醒,估计是惹怒了北辰。”墨浚烯陈述着事实。

    这次他们黑手党只需要隔岸观火就行了。

    “现在暗夜家族的势力日渐扩大,想必是要登山龙头老大的位置。”圣梵泽开口

    几人都赞同。

    “老四,多盯着第三个女子,尽快查清。”圣梵昊命令道。

    圣梵逸大翻白眼,丫丫的他们数据库里没有,他有什么办法“让我查还不如让老五查,此女子一定是暗夜家族的人。”

    黑道上除了火狐与火玫瑰前十都没女人,而这个女人能让火狐与火玫瑰行动,地位一定不高,一定是暗夜家族内部的人,很有可能就是某位高层。

    “暗夜家族没有女人出面,但也不排除是暗居幕后的。”墨浚烯眼里露出来杀气,这么多年了,他们对暗夜家族知道的少之又少,他们的保密工作做的极其的隐秘。

    道上并不知道暗夜家族到底有几个高管,目前只知道三个,北辰,南黎,布莱恩,青龙白虎玄武朱雀四大护法,其余的一概不知。

    “旭影门的血鹰已经抵达江城,看来是来晚了一步。”圣梵逸讥诮着。

    昨天与旭影门有合作的观海门被灭门,旭影门想必是已经猜到了这次是冲着他们去的。

    “明天周六,妈咪刚才打电话让我通知你们几个明天回家吃饭。”老大摊手说,他们几个确实很长时间没回去了“当然除了老五。”

    墨浚烯身份特殊。

    “老三,你怎么一句话都不说。”圣梵泽问道。

    圣梵希全程一句话都没有说,他一直将目光放在第三名女子的照片中,女子一身黑色的劲装,一副西方人的面孔,他有一种直觉,这名女子是沐倾城。

    “道上的事与我无关,我是正大光明的商人。”

    几人默,你丫丫的哪里正大光明了。

    挂断视频后,圣梵希靠在沙发上,闭目沉思。

    第二天,江城的所有新闻头条全部都是关于烽火门的。

    今天不上班,圣梵希开车到玉家别墅外。

    沐倾城刚起床到阳台上呼吸新鲜空气,便看见圣梵希的车停在下面,沐倾城嘴角上扬,穿着睡衣便跑了出去。

    圣梵希看着沐倾城,轻叹了一口气,他今天要问清楚,如果真的是她,她也会替她保守秘密,他不想让他们之间有隔阂。

    沐倾城兴高采烈的上了车。

    “怎么这么早就来了。”沐倾城顺手拿起车上的水喝了一口。

    圣梵希将一个平板递给了她。沐倾城看着上面的内容,心里微沉,但面上并没有显露出来。

    “我看见了,昨天大半夜的,我还以为哪里的违建物在爆破拆除呢!”她风轻云淡的说,她知道圣梵希只是在试探她。

    平板上是卫星抓拍的一张照片,正是昨天她拿着冲锋枪的样子。

    “惜惜,我知道是你,就算你是暗夜家族的人,我也不在乎的,我对你的感情,你不明白吗?”他沉声说道“五年了,你消失五年了,回来一个解释都没有,我心里明白,我不希望我们之间有隔阂。”

    沐倾城沉默不语,他真的不在乎吗?暗夜家族与黑手党总有一天会交手的,到时候他真的能不在乎吗?

    圣梵希见她不说话,心中更加肯定了,他突然拿出枪。沐倾城见状,蹙眉,他这是做什么?

    她没有动,她相信圣梵希。

    圣梵希将枪放在沐倾城手中,让她持开枪的手势。

    “你手上的茧已经出卖你了,你还想否认吗?”他冷言,一开始他就注意到沐倾城手上的茧,因为墨浚烯在同一个位置也有一个茧。

    这是长期握枪的茧。

    沐倾城知道,她无从抵赖了,她一直都知道,瞒不了多久,圣梵希的嗅觉是何等的灵敏。

    “你说的,没错,照片中的女子就是我。”她沉眸,杀气腾起,一双紫眸,敛尽世间所有的冷森诡谲。

    圣梵希危险的眯着眼睛,果然,他不是沐倾城的对手。

    “如果暗夜家族与黑手党交手,墨浚烯被我杀了,你也无所谓吗?隔阂?我们之间搁着的东西太多了,你有未婚妻,我可以和你继续暧昧,你装作不知道我的身份,我们还可以继续,你非要捅破,你所谓的隔阂是什么?”沐倾城沉声,周身杀气四起,如同地狱的鬼魅般。

    圣梵希沉默的听着。她说的对,他们之间隔阂太多了,林雅的事都不算事,可暗夜家族与黑手党终有一战。

    如果墨浚烯死在暗夜家族的手中,他能原谅沐倾城吗?他家人能原谅吗?

    良久他才缓缓开口“惜惜,暗夜家族与黑手党我不管,在那场战争之前,我们还是可以好好在一起的,我绝对不干涉你,我只是在乎你的安慰,我只是希望每次有危险的时候,我都在你身边而已,如果你愿意,我立刻与林雅分手,我们马上去领证。”

    “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林雅并没有做错什么,不应该因为我们俩人而遭遇这些,和你结婚,暗夜家族的兄弟姐妹们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我的。”

    她说的是事实。

    “你已经离开我五年了,如果我们反目,你现在就一枪打死我,我不想继续生活在对你的思念中,你知道那种感受吗?”

    这五年他过的生不如死,一想到会失去她,过回到之前的生活,他就崩溃。

    沐倾城看着眼前的男子,她怎么会不知道呢,圣梵希想了她五年,她何尝不是呢!

    她也想抛开自己的身份,义无反顾的和她在一起,可是她肩负的东西太重了,她做不到。

    “惜惜,别离开我,我什么都可以不在乎,我真的不能没有你。”哪个一向高傲的男人,苦苦的哀求着她。

    沐倾城对他始终下不了狠心。

    两人说了会话,圣梵希便会圣家大宅了,而沐倾城则是吃完早餐与玉诺逛商场去了。

    玉诺她表妹,比她小三岁,现在就读于江城设计学院。

    一路上玉诺跟沐倾城说着她学校的事情。沐倾城也听的津津有味。

    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在学校就开始攀比,沐倾城摇摇头。

    沐倾城带着玉诺来了江城最有名的一家商场,一楼是护肤品与彩妆,他们直接上了六楼。

    商场越往上面越贵,他们决定从上面往下面逛。

    沐倾城一边陪着玉诺逛街,一边给圣梵希发微信,圣家老宅离这座商场很近,这家万宝商场也是帝景圣世旗下的。

    圣梵希正好没事,便准备过去陪沐倾城。

    逛了几家店,都没有两人相中的衣服。

    玉诺突然兴高采烈的将沐倾城拉进了一家店里。

    玉诺拿起一条藕粉色的长裙,一名穿着黑色裙子的女子,一把抢过来“这个裙子我要了。”

    “你有礼貌没有,这衣服是我先看上的。”玉诺怒不可遏。

    女子转头摘下墨镜讽刺的说到“幼,这不是玉诺吗?真巧啊,这件衣服我看中了,你也买不起,你说是吧。”

    女子将衣服递给服务员讥诮的说到“她就是看看,不会买的。”

    “黄小姐说的是,您这边看,都是才上的新款”服务员附和着。

    玉诺是出了名的好脾气,也不跟她计较,继续挑。

    “包场, 请他们出去 。”哪位名为黄小姐的女子对着服务员说的。

    黄小姐高傲的看着玉惜,好像是在说,我可不想跟你这种穷酸鬼穿一个牌子的衣服。

    尽管好脾气的玉诺脸色也变了,她不想公开身份,才一步步退让,实在是欺人太甚。

    “你有什么权利商场是你家开的。”玉诺怒问道。

    黄小姐听见这句话哈哈大笑“你还真说对了,这商场的经理就是我爸爸,我是这家店的黑-卡会员,我有权利包场。”

    “是吗?我家的商场什么时候成你爸爸的了。”一到冷冽的声音传了过来。

    沐倾城嘴角微微上扬,她知道是圣梵希,而这家商场正是帝景圣世旗下的。

    几人闻声看过去,之间圣梵希一身灰色的西装站在店门口。

    黄小姐立刻站了起来,圣梵希在江城能有几人不认识,跟别说这黄小姐了,自然是认识的。

    “圣,圣总。”黄小姐颤颤巍巍的说着“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口无遮言。”

    一名中年男子火急火燎的敢了过来,只见黄小姐叫了一声来人“爸。”

    来人正是黄小姐口中所说的商场经理,圣梵希刚进入商场门口的保安就告诉了黄经理。

    “你的女儿。”圣梵希危险的眯起了眼睛“黄老板就是这样管理商场的?”

    这一句黄老板把黄经理吓得不轻。

    黄经理连忙道歉“对不起圣总,小女还小,冲撞了圣总,属下该死,属下回家一定好好管教。”

    沐倾城在一旁憋着笑意。

    “是该好好管教了。”

    黄经理抹了一把冷汗,心想着应该不会有事了。

    此时圣梵希的声音如冬月的冰霜“你也不用来了,还有你们店,限期三天,给我搬出商场。”

    留下震惊的三人,圣梵希便带着两人出了服装店。

    后面传来一阵阵骂声,玉诺莫名的痛快。

    “对了,这位是我表妹玉诺。”沐倾城对圣梵希说,接着对玉诺说“这位....”

    话还没说就被玉诺打断了“圣梵希,江城谁不认识他。”

    一句话给沐倾城说直翻白眼。

    玉诺自来熟的跟圣梵希打招呼“姐夫好,以后多照着妹妹我。”

    圣梵希听见这声姐夫,立刻笑的花枝乱颤,这个小姨子果然懂事。

    沐倾城狠狠的瞪了玉诺一眼,就你丫的话多。

    圣梵希陪着两个女人逛了一下午,目送她俩离开,他才回圣家老宅。

    圣梵希回去的时候,家里的人已经到了,三兄弟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如出一辙的欣长漂亮的身形,优美的让女人们尖叫,圣家父母和老爷子也在,什么叫做高颜值,什么叫与天俱来的霸气,什么叫浑身自带气场,看着这家人就明了了。

    圣老爷子已经七十多了,身子骨很硬朗,双眼浑浊,却极为锐利,穿着一套唐装,他没有驼背,站得笔直,衬得他身材修长。

    经过岁月的沉淀,那种凌人的霸气完全收敛隐藏,却并未消失,反而更显得强劲,足可窥视到当年在商场上呼风唤雨的冷酷和果断。

    五官依稀可见年轻时的美貌。

    圣江明坐在沙发上,举手投足一种举手投足宛若帝王的气派,然而少了少年时期的狂傲不羁,多了一抹岁月沉淀的内敛,她身边坐着一位貌美如花的女子,女子一头黑色的长卷发,穿着一身蓝色的长裙,宝蓝色的长裙衬出她岁月沉淀出来的美丽和神秘,虽然四十几了,人看起来却是非常年轻,妆容精致,仪态万千。皮肤白皙,玉臂纤细,身材窈窕,保养得极好。

    “妈咪,叫我们回来有什么事吗?”开口说话的是老大,圣梵昊。

    “没有事就不能叫你们回来吗?”墨雅芙大翻白眼。

    “妈咪每次叫我们几个同时回来,都会有事,有事妈咪就直说吧!”老二圣梵泽说道,语气里没有任何的感情。

    你们三个小兔崽,一个星期都不回来一次,你们妈咪叫你们回来吃个饭,还需要接受你们的盘问。”圣江明发话了,一股威严弥漫整个客厅,不怒而威。

    “咳咳...”圣老爷子咳嗽了两声。

    “也没什么事情,你们三个都老大不小了,是时候考虑婚事了吧!”墨雅芙说道,这三个小兔崽子,每次一提到婚事就给她打哈哈,这次当着他们爷爷和爸爸的面,一定要定下来。

    “妈咪,每次回来你都说这个问题,你累不累。”老二抱怨道,他一天到晚的忙工作,哪有时间去管老婆。

    圣梵希耸耸肩,一副老大和老二都没结婚,哥哥我还小,别催我。

    “老三,你也抓点紧,赶紧和小雅完婚吧!”墨雅芙说道,自己就盼着那一天呢!

    “对她没兴趣。”圣梵希站起了身,欣长的身形压力十足,冷艳的脸没有起伏,直接上楼了,最后还不忘说了句“吃饭的时候记得叫我。”

    圣江明看着圣梵希猖狂的样子,气的吐血,这变态儿子到底是怎么来的。

    “妈咪,别看我,我暂时对女人不敢兴趣,我看你还是去找老四吧!”老二冷淡的说道,也起身上了楼。

    老大最孝顺,在客厅陪着三位长辈聊天。

    突然,门外传来了车子熄火的声音。

    “老四回来了?”圣江明开口问身边的墨雅芙。

    墨雅芙正在看电视,淡淡的点点头,算是回答了圣江明的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