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墨池准时出差考察项目,林安娜顺理成章地接管了腹黑的两小只。

    她的新计划也开始悄然酝酿。

    “她就是妈咪说的那个“巫女姨妈”吗?”两小只扒在二楼栏杆上,偷偷往楼下瞅。

    酷宝冷光灼灼的眼神,折射出一股无畏的刚毅。

    “我才不怕她,谁是狼还不一定呢……”

    林安娜用眼角的余光看向了楼上两个乳臭未干的小鬼,唇角暗暗弯起了一抹阴鸷的浅笑。

    “星瀚、昊泽……你们看,这是姨妈送给你们的见面礼。”

    她取出两块一模一样的智能手表递到了哥俩面前。

    不得不说,她在如何抓住孩子喜好兴趣的这方面是下过功夫的。

    这款手表不论是炫酷的外形,还是时髦的性能都吸引了两小只的目光。

    “我帮你们戴上吧?”

    两小只交换了一眼复杂的眼神,免费的礼物,收下也无妨……

    走吧,姨妈带你们出去吃好吃的……”

    海景餐厅里,林伊然正在翻阅菜单,徐光赫则绅士地坐在她对面,温柔地注视着她。

    这四年的时间里,他费了不少心思想要获得她的好感。

    比如想在物质上满足她的一切需求。

    可她宁愿挺着肚子住在地下室,靠代唱和配音生活,也不肯接受他的帮助。

    每逢节日,他为她精心挑选礼物,珠宝、钻石、包包、车子……

    这些对女性都有着绝对吸引力的东西,送到她面前却都失去了“魔力”。

    渐渐地,他发现她不是一个会为了满足虚荣心,而没有原则和底线的女人。

    相反,她勇敢乐观、善良自信,并且知恩图报。

    她力求自给自足,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不会妄想沾染半分。

    这样一个少见的女人,的确让他颇感意外。

    他甚至一遍遍幻想,如果她不是寒墨池的女人,那该多好!

    “我点好了,你要吃点什么?这顿饭我来请。”林伊然将菜单递给徐光赫后爽快地说。

    “既然你都这样说了,就当是庆祝你成功晋级决赛了……”

    此时,林安娜也带着两小只来到了这家餐厅。

    她将两个小鬼安置好,就准备先去一趟洗手间。

    可在路上,无意间就发现了坐在窗边聊得正欢的林伊然和徐光赫。

    “他们怎么会在一起?”

    她警觉起来,有意靠近了些,想听听他们在聊什么……

    等她捧着手机里的“意外收获”回到两个小鬼所在区域时,却发现桌边早就没了人。

    故意躲在角落里的两小只正在暗中观察她的动态。

    “谁让她扔下我们跑开的,吓死她……”腹黑的酷宝抱胸冷冷地说。

    然而林安娜却并不着急,她点开手机上和手表关联的程序。

    很快就通过定位功能,发现了两个躲在不远处的小鬼。

    “你们闹够了没有?不想吃东西的话,我们就回去了……”

    两小只吃惊地看着猛然出现在头顶的“巫女姨妈”,两双小眼神瞬间懵了。

    回到寒墨池的洋楼,林安娜借口支开了酷宝,将星宝单独带到了庭院里。

    她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定制糕点,放到了桌上。

    “饿了吗?”她挑眉问。

    “嗯。”星宝点头。

    “那就吃吧!这些都是你的了。”

    由于去餐厅没吃东西就回来了,星宝早就饥肠辘辘,所以拿过点心就吃了起来。

    林安娜见他正大块朵颐,便坐过去冷幽幽地问:

    “星瀚,你喜欢你弟弟吗?”

    “喜欢呀!”

    “你知道你爹地为什么只分给你一半的资产吗?”她深沉的目光划过一抹狡黠。

    “为什么?”

    “因为还有一半是要分给你弟弟的。”

    “我们一人一半,那不是很好吗?”星宝觉得理所当然。

    林安娜陡然变了脸色。

    “没出息!你想过没有?你要是没有弟弟,爹地的所有财产就都是你的了。”

    “可妈咪说我们是兄弟,一定要懂得分享。”

    “那我要是把你现在吃的高级点心分一半给你弟弟,你还能填饱肚子吗?”

    “不能。”

    “那不就对了,你想要填饱肚子,就得听姨妈的话,知道了吗?”

    星宝似懂非懂,“知道了……”

    回到房间,星宝关好门后就从口袋里掏出了几块偷藏的点心递给了酷宝。

    “快吃吧!我偷偷给你拿的。”

    “女巫跟你说什么?”酷宝问。

    “她把我当傻瓜,还想挑拨我们兄弟的关系。”

    “哼,我们一定要给她一点教训,让她知道我们不是好惹的……”

    林安娜通过手机打开手表的监听功能。

    她听着两个小鬼“密谋”的整蛊计划,气得直咬牙。

    “这两个自作聪明的臭小子,等着瞧吧……”

    隔天,林安娜刚到门口,就被热情的星宝迎接了进去。

    “姨妈,你昨天请我吃点心,我今天也请你吃小蛋糕。”

    客厅的茶几上摆着几杯逼真的刺球蛋糕。

    星宝跑过去主动给她选了一杯,递给了她。

    “这些尖尖的刺是用巧克力做的哦,下面的“泥土”是可可粉,很逼真吧?”

    林安娜暗暗勾唇冷笑,居然想用真刺球来扎她舌头。

    她早就知道他递过来的这个是唯一的真刺球了。

    酷宝见她迟疑了,假装若无其事地抓起一杯蛋糕就舔了一口。

    “真甜……”

    “我觉得那边的比较好吃,这一杯你们还是自己吃吧!”

    林安娜得意地挑挑眉,径直走向了茶几。

    星宝愣了愣,一转头,两小只却不约而同地露出了一抹机智如我的眼神。

    当林安娜端起桌上的蛋糕,伸出舌头一舔,刺球的尖刺便狠狠从她舌尖上划拉了过去。

    “啊!这怎么是真的?”

    她大叫一声,口中顿时充满了血腥味。

    原来这个特制蛋糕表面的刺是从真刺球上剥下来装饰在奶油上的,所以才会跟蛋糕一样轻。

    “哈哈哈……让你敢挑拨我们兄弟的感情,这就是教训!”

    “啊噗——”林安娜忍痛吐着断刺,愤怒地神情骤然狰狞。

    “你们太可恶了,难道这就是你们的教养吗?”

    “教养是跟有教养的人讲的,对付流氓就要用流氓的招。”星宝理直气壮地说。

    “我告诉你们,我可不是你们的爹地,今天这事可不会就这样善了……”

    林伊然来到寒墨池家,一进门就见林安娜正坐在客厅沙发上,悠然自得享用着家佣奉上的水果。

    星宝则埋头坐在她对面,一语不发……

    “星宝,酷宝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