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万历新明 > 第三百六十七章 洗礼
    格里历1584年12月10日,在徐光启到达里斯本后的第三个月,使团终于到达名义上的目的地——罗马。作为对罗马使团到大明的回访,徐光启的到来毫无疑问达成了格里高利十三世教宗生涯的最高成就——即便格里高利历的颁发与之相比,只能排在次要位置。

    徐光启到达罗马教廷后休息了两天,就开始参加各项活动。第一项活动为罗明坚举办的红衣主教祝圣仪式。罗明坚作为罗马使团的代表,荣升圣保禄大殿司铎之职,接受了病榻上的教皇为之亲手戴上的红帽,并获颁枢机戒指——从即日起,枢机主教阁下终于名副其实。

    其实,早在使团在大明获得巨大成功的消息传回教廷,新任枢机名单中范礼安、罗明坚就赫然在列——也就是说他两个早就荣升红衣主教之职。但按照法典规定,红衣主教必须履行宣誓和领受红帽的仪式,而在一个红衣主教都没有的大明教区,是不能做到这一点的。

    在罗明坚被祝圣的同时,因身体原因未能返回罗马的范礼安和留在大明京师继续传教事业的利玛窦,也获得遥封。范礼安因为在亚洲传教事业上的开创性工作,被册封为亚洲总教区大牧守。

    利玛窦这个小传教士,则一跃而过了本堂神父、主教执事等阶段,直接荣升主教。此次虽未能列位枢机,但只要他不突然暴毙,将来一袭红衣是必得的。

    罗明坚在获封枢机主教之后,即可作为教宗代表,在返回大明之后完成祝圣范礼安和利玛窦的仪式。到那时候,范礼安仍然为罗明坚的顶头上司——按照两人的地位和贡献来说,这也是应有之意。

    在参加完这个仪式之后,第二天就是徐光启的受洗仪式。作为第一个受洗的大明人,且身为驸马、伯爵之尊,他的皈依充分体现了罗马使团的传教工作成果,更是罗马教廷政治生活的一件大事。

    在教廷的宣传中,此事证明了天主的光辉无远弗届——拥有一万万六千万人口,面积超过欧洲的赛里斯大帝国,皇室成员在罗马受洗将成为里程碑,标志着教廷的传教事业达到了最高峰!因此教宗给予其洗礼以最高规格就不足为奇——徐光启受洗将与欧罗巴诸国国王的洗礼仪式等同。

    来自后世的朱翊钧非常清楚教廷需要什么。即便罗马使团在大明京师建设了十个教堂,洗礼万人,也没有徐光启一人受洗更容易获得教廷的重视——头头们就喜欢这种政绩,古今中外,概莫能外。

    因此,本时空的徐光启虽然受到了格物思维的洗礼,但背负皇命仍然走上了原时空的道路,并不情愿的成了一名基督徒。

    按照原定计划,格里高利十三世要参加徐光启的受洗礼,并主持弥撒。但最近半个月以来,格里高利十三世突患疟疾,身体状况迅速恶化,此时已经卧床不起。于是,圣伯多禄教堂的司铎,枢机主教乔瓦尼.巴蒂斯塔.卡斯塔纳代表教皇,为徐光启主持了洗礼。

    在圣伯多禄大教堂里面观礼的很多——欧罗巴诸国几乎都派出了使节。徐光启穿着真丝织成的红色天鹅绒浴袍,在侍者引领下从更衣室走出的时候,大殿内诸人的注目令他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对十万里之外的皇帝不由自主的产生一丢丢的不满之情。

    此际天主教的洗礼多为“浸礼”,即将全身都浸泡在水中。其实,从基督教的传播历史来看,从西元第二世纪开始,因“浸礼”仪式繁杂不利于传教,此后将近有十个世纪的时间内,很多教派用“洒水礼”替代浸礼——即主持者用水珠在脸上淋几滴就完事。

    但中世纪的教会势力达到鼎盛之后,浸礼全面“拨乱反正”,欧罗巴即便婴儿的出生受洗也都是浸礼,他们从产房被直接抱出后到最近的教堂举行仪式——很多幼儿因此死于呛水导致的肺炎或感冒。

    在仪式中,这一盆水就不是水了,而是基督的“宝血”。所谓基督用血洗净原罪就是指这一下——在浴盆里泡过一次,就相当于宣示与主同死及同活,出了浴盆,那就生是天主教的人,死是天主教的鬼。

    ......

    在肃穆的氛围中,优伶唱诗班高唱起圣咏。乔瓦尼主角手持圣杯,罗明坚主教在其侧后方高举金色的十字架,另有教廷侍者单膝跪地,捧着盐、油膏等洗礼用的宗教物品。

    副使王家屏按照礼仪安排,着大明礼服在浴盆侧后方站立,手持徐光启的节杖。此时他见徐光启穿着大浴袍,想笑又不能笑,表情非常精彩。徐光启瞥见了,心中对皇帝那一丢丢不满越发多了,并逐渐变成了幽怨。

    待开场圣诗唱完,乔瓦尼首先进行弥撒仪式,带领大厅众观礼来宾进行祷告:“主啊......今天我们在你和众位见证人面前,为着这些听信福音而作你儿女的朋友徐光启伯爵阁下,举行施洗的仪式,求你垂临并祝福我们。主啊,是你感动了......阿门!”[注1]

    在祷告过程中,徐光启面上表情古井无波,低头聆听。祷告完成后,他在侍者示意下,走近施洗的主教乔瓦罗。

    乔瓦尼用拉丁语问道:“为得享天主子女的自由,你弃绝罪恶吗?”

    徐光启答:“弃绝!”

    就在他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眼前突然出现了那一串令他时常惊醒,至今仍毛骨悚然的文字:“我声明我没有自己的意见和意愿......我将会秘密的或公开的对整个地球上的异教徒、新教徒和自由主义者进行一场无情的战争......”

    这段文字来自于西班牙马德里“刺杀预警”事件,克莱默党被费利佩二世连根拔起之后,英国女王特使沃辛海向他提供的“耶稣修士会”的内部誓言——这是一段令徐光启内心坚决“弃绝”这罪恶渊薮的文字。

    乔瓦尼再问:“为脱离罪恶的奴役,你弃绝引人犯罪的人、地、事物吗?”

    徐光启定定神,回答道:“弃绝!”

    但那段文字继续显现着:“我不会在意他们的年龄、性别或者阶级,我将吊死、烧死、煮烂、烹饪、剥皮、勒死以及活埋这些该死的异教徒,扯掉他们妻子的胃和子宫,把他们的孩子的脑袋在墙上撞烂,以摧毁他们那可憎的种族。直到永远......”

    乔瓦尼又问说:“你弃绝万恶之源的魔鬼吗?”徐光启继续答说:“弃绝!”

    “如果这些行为不被允许,我将悄悄的准备一杯毒酒、勒脖子的绳子,锋利的匕首和铅弹......”

    宣发信德的三问结束了,在徐光启公开声明弃绝罪恶和魔鬼后,乔瓦尼问在胸口划十字,与观礼众人一起宣声“阿门!”王家屏虽不信这玩意,但也跟着凑热闹张张嘴。

    随即乔瓦尼继续仪式,问说:“你信全能的天主圣父创造天地吗?”

    徐光启答道:“我信。”

    “我证实我将奉献自己的生命,灵魂及肉身力量到这把我如今得到的匕首上,我将用鲜血写下我的名字作为证言,如果我的决心被改变或削弱......”

    乔瓦尼继续问道:“你信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天主的惟一子,由童贞玛利亚降生,受苦受难,死而复活,现今在天上享受光荣吗?”

    徐光启低头回道:“我信。”

    “......弟兄们将砍掉我的双手双脚,割破我的喉咙、切开我的的腹部,以及用硫磺灼伤我的身体......”

    乔瓦尼最后问说:“你信圣神,圣而公教会。诸圣的相通,罪过的赦免,肉身的复活和永恒的生命吗?”

    徐光启答说:“我信。”

    “......这些惩罚落在我在世的身体上,我的灵魂将在永恒地狱里受到恶魔的折磨直到永远!”

    ......

    当徐光启解开浴袍,腰间围着白色的亚麻长巾,迈腿进入那由整块白色理石雕刻而成的浴盆之中时,神圣恢弘的教堂里圣诗的咏唱再次响起了。

    乔瓦尼待徐光启全身浸入水中后,边念念有词边俯身搀扶他,令他半跪,随即用黄金铸造的“圣杯”盛满水,从徐光启头顶浇下,如是者三次。

    最后,他又在徐光启额头、嘴唇等处涂抹了盐,并抓了一把油膏涂在他的胸口——那油膏充斥着浓烈的香气,让徐光启不由自主的感觉有些反胃。

    他强忍着不适,对皇帝命他“信仰天主”强烈腹诽。等侍者擦干他的头发和脸颊之后,就看到乔瓦尼身后的罗明坚眼睛里充满泪水,正对着他微笑。

    徐光启对着他勉强微笑了一下,心中暗道:“也许你心中信仰的主是干净的,但我——将在皇帝的带领下,剜掉这威胁文明的恶疮,使天道煌煌之下,罪恶永无施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