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芳华只为倾城 > 第二卷 入世冒险 第五章 绝非一剑
    「花无城内」

    漆黑的深夜,就似静悄悄地孕育着一种不安宁的气氛。

    叶开携小云,悄无声息的,在众多侍卫均未发现的情况之下,夜入「城主府」后院一处房门外。

    望着城主府的建筑和一花一草,以及昔日曾经在此的记忆,顿时思绪万千,片刻之后。叶开跪于后院房门外地上,朝房门外叩拜。

    许久,许久,叶开咬着牙开口道:“祖母,开儿回来了..”

    “祖母,开儿回来了。”

    “祖母,开儿回来了。”

    这一刻房门逐渐从里打开,一位年纪老迈的妇人,慢慢的迈出脚步,朝叶开走来。她看向叶开的眼神极为柔和,可只是瞬间,那温柔的眼神又渐渐的透着坚毅,在离叶开只有半尺距离之时,这位年迈的妇人,停住了脚步,竟又背身而去,似要离去。

    气氛就如此在这空气中凝固,片刻后,老迈的妇人开口道:“开儿吗...我不认识开儿,我只有我的灵儿和她的夫婿,灵儿,,已然身故。而她的夫婿也是堂堂正正的英雄,曾手握天下第一剑,从未退缩,只是可惜已在战场之上为城,为百姓牺牲,他走的极为安详。”

    叶开就静静的跪在哪里,看着这位年迈妇女迈着脚步离开的背影。他握紧了双手,终于一字一顿的说道“祖母,灵儿走时,最为记挂与你,托付我一定要照顾好你。今日见祖母安康,开儿甚为欣喜,这便是开儿在余下此生最为开心的事之一。”

    说罢之后,叶开的强忍数年的男儿泪,终于在这一刻,开始落下,就连小灵灵走的那一刻,叶开也未曾轻弹男儿泪。此刻却再也掩饰不住。年迈的妇女离开的步伐也似随着叶开的哭泣而停住,“剑在人在,剑已经不在城主府,你又何故回来,又何故叫我祖母,你若已然逃避,又何故毁掉在百姓心中已然存在的形象,开儿是一个英雄,而不是一个逃避者。”

    “祖母.....”只见叶开,朝地上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

    “城主府已然无势,我知你此行目的,应是再取天下第一剑,天下第一剑在「拜剑山庄」,拜熬手中,老身已然无法助你,这城主府的几张铸剑残章,留在我手上已然无用,或许这几张残章对你有用,望你重持天下第一剑之后,能以城中百姓为重,重铸花无城格局。”

    片刻之后,年迈的妇女已回屋内,房门也随着这位年迈妇女的进门,而逐渐的关上。叶开却在房门外,一直跪地,小云则一直站与叶开身旁,未言一语,直至第二天的凌晨。叶开缓缓起身,拉着小云,一个轻功踢步,跃之城中最高的哨塔之处。

    “小云姑娘,谢谢你”

    站在哨塔之上的小云,看着城内的景色,并没有回复叶开的话,因为这是她自愿陪伴叶开在房门外一宿,若她愿意做的事,早已不用言谢,若他不愿意之事,再多的谢谢又有何用。

    “小云姑娘,此处这便是花无城最高的哨塔。前方便能看到城中最强的三股势力,便是「拜剑山庄」「 名流之家 」和「城主府」 三府在花无城三分的布局。只是正如祖母所言,失去小灵灵和我的城主府,早已经是一个失势的空壳,唯一有发言权的,便只有几份和拜剑山庄共同持有的铸剑残章,好牵制荒人部落。”

    “叶开大哥,我想只所以拜剑山庄还愿意保留如今三局之势,还要一份原因正是,朝龙大陆中的三位顶尖高手,便也藏身与花都城之内把,「名流山庄」中江湖第一的无少老人,以及你这位不知去向的曾经让天下第一剑认主的江湖十一,便都是江湖第九拜剑山庄的拜熬所顾及。”

    叶开有些惊讶的看了一下小云,因为他发现这位小云姑娘,似比他所看的更远,知的更多,此时他甚至在想,若帮助了这位小云的姑娘,那这位姑娘是否有能力会助他一次,让这花都城的有真正的太平。只是想法只是片刻之后,叶开便摇了摇头,笑了起来。

    “咚----咚-----咚 。”深沉而悠远的钟声,响撤城内。这便是拜剑山庄早晨的晨响之钟,直到拜剑山庄三声之后,名流山庄和城主府的晨响才慢慢紧跟而上。

    这时拜剑山庄之内,清晨的剑练切磋,随着钟声的响起,开始了。一名金色长发,满身奢华穿戴之人,手持一柄黑剑,在擂台之上,一剑一个,轻易击杀,不断上擂台切磋之人,手段狠辣,凶残,堪称少见,并大声叫嚣

    “你们都是废物,连我一剑都接不下,几个给我一起上,” 台下鲜有几人,上前应战,也被金发男子,手中利器,横扫而击伤,更是把一个人当场斩与自己剑下。

    “哈哈哈,爹,竟然让你们这群废物,陪我练剑,真是不知所谓,你们真是一群废物。”

    叶开和小云,在钟声响后,便从哨塔而下,在拜剑山庄大门外,递交城主府拜帖,入门.正巧碰到金发男子的行径,甚为吃惊。

    起先因有求拜剑山庄,而选择不去理会庄内之事,怎料想,此金发男子竟直接将于自己陪练的对手,斩杀剑下,下手如此凶残。

    “这位公子,他怎么说也是你们拜剑山庄的人,你怎么能如此行事!”小云上前言之。

    金发公子轻蔑一撇,正想看谁敢对他这位拜家公子如此讲话,当看到小云绝美的容颜之时,脸上的表情一抽搐,轻蔑的表情瞬间消失,陪笑的说道:“姑娘,不知道你来拜剑山庄何事,我拜剑山庄一直要求严格,生死训练皆为正常,若在我手上几招都过不了,那在战场上岂不是白白送命,与其送命在战场,不如让我给一个痛快,姑娘认为有何不对之处吗?”

    “若无练习,若无给他时间修炼,你怎知他无力抗敌,你这明显是草菅人命。”

    “哈哈哈哈,笑话,姑娘,我看你未经世事的样子,已然给你最后的宽容和解释了,岂料姑娘,竟如此冥顽不灵,凭姑娘的姿色,那就留在拜府,为我妾,如何。”

    只见这位金发男子,持剑一个箭步而上,直至小云方向而去。

    叶开此刻,已是忍无可忍,虽手无兵器,但凭多年剑道之境,聚凝内力,汇聚于手指之上,一股澎湃的内力化为剑气,直击金发男子冲来的方向。金发男子,见此,竟不慌不忙,反而大笑“哈哈哈,今日竟然遇到一个内力化剑的境界的剑道高手。哈哈哈 那就让本少爷看看,你是否抵挡了本少爷之剑。”

    拜剑山庄,身为铸剑第一庄,虽天下第一剑,只有一把,但其他的剑也绝非凡品,而这位少主所持之剑,更是少有的好剑,虽不及天下第一剑,但其威势,也绝非一般可挡。

    只见金发男子,几剑横扫而下,顿时破开了叶开袭来的攻势,直攻叶开而去,叶开以手再次御起剑气,内力所形的无形剑气和金发男子的长剑交击在一起,数个回合之后,金发男子甚为吃惊,竟然有人能以剑气抗住他长剑的攻击,身为拜见山庄的少主,何时受过此等委屈。

    继续攻向几招之后,见自己还未占上风,便大喊:“你们一起上啊,” 可此时却未有一人上前而来,金发男子大怒,“看我到时候怎么收拾你们,”此刻,便咬牙大喝一声,“拜家神诀。”只见内力不断涌像他的长剑而上,攻势霸道非常,直冲叶开命门而去,叶开虽对这位少主深恶痛绝,但碍于有事求于拜剑山庄,已然留手数次,岂料金发男子处处紧逼,此时,如此霸道攻势下,已然无力在退。

    叶开后退一步,顿时内力涌向全身,汇聚与一点之上。广场之上的兵器似感受到此招之强,纷纷抖动,只见叶开,大喊一声:“「绝非一剑」”这招便是叶开的成名绝招,曾经代表叶开的巅峰时刻,顿时无数内力似剑气一般,在聚集一点处,喷涌而出,威力之强,竟直接让金发男子的攻势瞬间被其击散,余下剑气,更是喷涌而出,直击金发男子。

    金发男子虽也为剑道中人,但其实力,几乎全仰仗于手中之剑,此时攻势已破,竟愣傻般呆在原地。

    “「拜家三浪」”一声大喝,携带着超强的攻势,出现在金发男子身前,以自己的攻势硬生生的抗住了叶开的攻势,并在以手中的连环金环,直破的叶开的剩余的攻势,叶开顿时后退数步,似受到重伤。

    小云赶忙拱手说到:“拜熬庄主,这位是我大哥,我们由城主府而来。带着铸剑残章而来。”

    拜熬看向小云,微微一笑,收起攻势,他岂会不识叶开,只是叶开在众人心中皆为英雄形象,竟然这位女子不愿提起,那便自然最好,免得没必要的骚动。虽然自身的连环金环在叶开之上,但叶开毕竟先开启攻势,自己才出手,已然失去了先势。还好叶开手中无兵器,不然刚才一碰,只怕自己也会重伤。此刻还有残章现身,息事宁人,便是最好。

    “没想到,当年叶开大人的「绝非一剑」,还有传人,老夫,真是老了,江湖去的少了,阅历也少了。两位随我去内院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