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权宠狂后:冷王,请和离 > 第十三章 你真狠
    奴仆逮上来的那一刻,她才明白陈袁青撂下的狠话不是过过嘴瘾,而是要动真格。她弯起两腿,曲膝跪走到他的脚边,拉着他的裤腿,泣声哀求:

    “爹爹,十几年前你为了迎娶夫人进门要了娘亲的命,今日你为了陈杰保全陈家要我的命,你这么做,对得起我死去的娘亲吗?”

    陈袁青无动于衷,蹲下身来捏起陈瑶的小下巴,“跟我打感情牌,是不是晚了点?小娼/妇,行为不检点的东西,把你娘不要脸的本事学了个全。实话告诉你,你娘不是我杀的,她为了个破落书生投湖殉情,让我陈家祖宗蒙羞,你以为提到她我就能心慈手软不同你计较?”

    大手一挥,示意奴仆手脚麻利拖走,省得碍眼。

    陈瑶死命挣扎不允许奴仆碰她,与陈袁青感情讲不通索性翻脸,径直从地上爬起来,“陈袁青,我倒了八辈子血霉有你这样势利眼的爹,你对我还不如一条狗。分明是你指使我去诱惑江叶寒,拉拢他让他心甘情愿做你的女婿,怎么,我丢了清白,就骂我不要脸了?”

    “住口,大逆不道的畜生!”陈袁青双目赤红,扣住她的脖颈往围墙旁的水缸里按。

    没用的赔钱货!他是说过要她去同江叶寒交好,但江叶寒连个名分都没给她,她便提前将自个稀里糊涂交出去,联合外人一起算计自家人,枉他狡诈一生,生的女儿蠢笨如猪,省得陈家继续被这祸害连累,早早解决为妙。

    “放……”陈瑶求饶的话没来得及说出口,大片水渍往她嘴巴鼻子里涌,涨红的脸憋不住气一声咳嗽,水全呛进胸腔的窒息感太难受。

    她趴在水缸边缘,试图把头浮出水面,刚昂起一两公分又被重新按回水里,反复三四次精疲力竭。正当她以为必死无疑时,手触到头上倾斜的金钗,她反手握住往身后捅去。

    既然陈袁青不留余地要她的命,那他也别想活了,要死一起死。

    这一击让陈袁青始料未及,他松开陈瑶歪身子没躲过,大量的血沿着钗头流出来,染红了衣裳,他吃痛捂着胸口,撤到奴仆身后,“陈瑶赏给你们。谁拿下她我陈袁青不仅把他奉为陈府的贵人,还为他去除奴籍。”

    在南宁,奴仆跟牛马一样是贩卖的牲畜,一旦沦落成奴仆,一辈子没有自由。眼下陈袁青发话要脱奴籍,遇都遇不到的喜事,能不把握住?一个二个争先恐后撕陈瑶的衣服……

    陈袁青对院角传来的尖叫声充耳不闻,深夜又寻了两位大夫。

    次日,客栈。

    容笙拿锦帕将血色珊瑚里里外外擦了个遍,长枫看得心累,“我说容小姐,你擦了少说有十几次,还擦,不怕擦掉色了?”

    “血色珊瑚价值连城,掉色岂不说明你主子给我送的东西是假玩意?”她瞅了长枫一眼,搁下帕子,掏出怀里的小放大镜欣赏珊瑚细节做工。

    长枫性格欢脱,坐不住板凳的人,闲来发慌跟容笙聊几句还被怼得哑口无言。

    他掰着指头望了望天花板,无聊至极。不知主子怎么想的,派他来护容笙的周全。容笙擅长攻心,他哪是她的对手?

    突如其来的安静,让容笙不大适应,她撇眉问了句:“怎么?没话说了?”

    “这不是怕吵着你看珊瑚嘛。”长枫略带敷衍的应道。其实是找不到合适的话题,没法交流。

    她头也不抬,“没事随便说,话痨装哑巴我特别不习惯。”

    长枫一下起劲,凑到容笙跟前,一脚踩在装珊瑚的匣子上,勾了勾眼:“跟你讲个有趣的八卦。”

    她不解,“嗯?”

    “陈家大小姐你记得吧,昨个夜里谋害她亲爹,被抓当场。她亲爹一怒之下断绝关系,还让自家奴仆把她糟蹋了,啧啧,虎毒不食子,你说陈袁青怎么狠得下心?”

    “陈瑶?”容笙将放大镜装回锦囊中,由衷感叹:“你还是太低估人心,要不是陈瑶设计害死陈杰,让陈袁青中年丧子,陈袁青不会对她下死手。”

    长枫震惊不已,“你怎么知道是陈瑶?看你表情好像对陈家所发生的事毫不意外……”说着他大腿拍了一巴掌,后知后觉道:“莫不是你设的局,让陈家人自相残杀?”

    自相残杀?罪有应得不是更贴切?容笙没有正面回答长枫的猜想,微微一笑。他脑子转得快,人也机灵,身手一等一的好,不知道百里扶苏把这样得力的手下派到她身边,是何用意。

    喋喋不休的长枫见容笙神色微变不说话,心里有几分害怕,收回腿,绷直了身子,“那个……我说着玩的……你别……”

    容笙拍了拍长枫阔实的肩膀,她步至他面前,声色冷淡,“我不介意,你说的,都对。”

    长枫不禁流冷汗,他避开容笙的手心,“你真狠。”

    “狠?”容笙红唇浮过一丝讽刺的笑迹,“你知道陈袁青为了利用容家,命陈瑶把我打个半死不活吗,容家每年给我送来的银子,半道上全让陈袁青劫了去,我身为容家的庶女,都遭到陈家的报复,那些没身份没地位的百姓呢?有谁站出来替他们说说公道话。”

    “陈瑶为争夺家产,杀了陈杰,又为了对付我,将陈杰的死栽赃到我身上……你说她被奴仆毁了清白,我倒想去看看她。”

    长枫听完她的话,对她嫉恶如仇的性情有几分钦佩,只不过他觉得容笙跟陈瑶同为女人,没必要以命相搏。可他不知道,上一世的容清漪善良温柔真心待人,结果呢,换来家破人亡剥皮剔骨死无葬身的下场,她害怕呀,害怕一时心软放过一个恶人,又落个害人害己结局。

    她懒得跟长枫辩论,有些事情,长枫没有切身经历过,没办法体会她的绝望痛苦与恨,说她狠就狠吧,至少这一世,她要让所有人知道她的狠,不敢冒犯,对她敬而远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