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这样做真的挺坏的啊。”时寻听完墨锦衣的话后拍了拍思旧的胸膛,“不过我喜欢,嘿嘿。”

    思旧抱着时寻坐在椅子上,星星乖乖坐在一边看着,这个时候的她特别羡慕思旧对时寻的感情,直到等墨子夜长大了之后她才知道,特么的,赶紧来个人把这个黏人精给老子丢出去!

    思旧把脑袋搭在时寻的头发,然后听到时寻的话后蹭了蹭,“时寻,我给你做耳饰那些好不好。”

    思旧已经想好了的,他要把那些材料给时寻做耳饰,首饰,项链那些,把它们通通做成防御系的,而且还可以通知他时寻在哪边,那样以后就不怕时寻会受伤了,只要有人攻击她,或者说时寻不知道跑哪去啦,那这些东西就会第一时间告知他,他就会立马赶过来,回到她的身边。

    “嗯?”时寻抬头,然后碰巧思旧也是低头,两人来了个四目相对。

    时寻笑眯眯的看着思旧那双眼睛,越看越觉得喜欢,便抬手反抱住思旧的脖子,随后把人拉下来一些亲了下他的眼睛,“真好看。”

    思旧被时寻亲的有些懵,可是却也是很快反应过来,随后也是把时寻抱过来面对面坐好,然后亲了下她的额头,毕竟星星还在边上坐着,不好太直接的。

    以额抵额,思旧笑了笑,“我说给你做头饰那些,可以保护你。”

    “好啊,而且,我感觉那些头饰估计就只能是头饰了,因为有你在我身边。”

    只要一句话,时寻便知道对方这是什么意思,但是只要有思旧在,那它们就只能是饰品。

    “嗯。”

    思旧点头,随后起身,把时寻吓了一大跳,吓得她跟个树袋熊一样抱着思旧,动作感觉有些许羞耻。

    “思旧你这是要去做什么?”时寻抱着思旧问着,她感觉她现在就是树袋熊本熊。

    “带你去换洗一下,清洁术清洁的可只是表面。”思旧淡淡的说着。

    时寻:……

    客厅里,其他的人看着思旧抱着时寻走了之后面面相觑,特别是辰非露和云浪这两个单身狗,只感觉自己好像收到了百倍的狗粮袭击,对视一眼,唉,满是心酸。

    而云归则是在思旧抱着时寻的时候就便回去房间了,眼不见为净,不然他那就是千倍暴击了。

    “忧儿,可要换洗?”墨锦衣笑眯眯的问着忘离忧。

    忘离忧瞥了墨锦衣一眼,随后起身,走了几步后发现墨锦衣没跟来,便又回头看向他,“不是说给我换洗吗?还不跟上?”

    “好的,这就来。”墨锦衣笑嘻嘻的起身,结果差点没摔一跤,那狼狈又色眯眯的模样叫两个单身狗看得有些无奈。

    “走吧,星星,哥哥带你去找子夜去。”辰非露一把抱起星星说着。

    “好。”星星乖乖说着,“云浪叔叔也一起吧,子夜和皇子哥哥在后院那边练功呢 他们说女孩子不要学打架的好。”

    “噗嗤。”虽然知道星星喊云浪是喊的叔叔,但是每一次听到都会忍不住想笑,云浪对星星也是没辙的,都说了叫哥哥,但是改了之后还是会叫叔叔,就由着她了。

    墨子夜和匪君如在后院练功,匪君如在教他一些简单的运功那些,并且给他解惑。

    匪君如发现墨子夜的年纪虽小,可是学起东西来却是特别快的,只要稍微指点一番那便是可以,而且他还会举一反三,绝对是个修炼的好料子。

    “子夜,今天就先学到这边吧,我等下还要去厨房给你们弄些吃的,时寻他们也该饿了的。”匪君如摸了摸墨子夜的头说着。

    “好。”墨子夜抬头看着匪君如,果然是在他心里思旧哥哥之后的男子,无论是说话还是什么都是极好看的。

    “君如哥哥,我可以去帮忙的。”墨子夜提议道,他其实就是想跟匪君如多待一会儿,他还没看过匪君如做菜呢。

    要知道之前他知道自己之前吃的那些好吃的饭菜都是匪君如做的时候,他自己是不敢相信的,他还以为匪君如只是皇子里头最优秀的一个,只是没有想到对方居然还会做菜,而且做的菜还特别好吃,完全不亚于那些厨子们做的。

    “好。”匪君如摸摸头,“子夜真乖,待会儿要的想学什么就跟哥哥说,哥哥教你起火做菜,到时候你长大了就可以给在乎的人做了。”

    “嗯嗯。”墨子夜星星眼,等他学会了,就不要星星下厨了,每次星星下厨都会弄得脏兮兮的,他不想星星脏兮兮的样子,他要星星每天都干干净净开开心心的。

    “君如师兄这是准备去厨房了吗?”辰非露抱着星星走了过来。

    “星星。”墨子夜看到星星就特别开心的跑了过去,然后云浪便一把把人给抱起来。

    “云浪哥哥好。”墨子夜乖乖被云浪抱着,然后跟一边的星星扮鬼脸逗她笑。

    “对啊,去厨房,你们要来帮忙吗?”匪君如说完,随后又想起什么补充了一句,“非露你还是切菜的好,其它就不要碰了。”想起之前那些炸厨房的事就觉得心惊胆颤,就没一个是叫人省心的。

    辰非露白眼,“嗯,知道了。”

    辰非露表示自己原本也想学做菜来着的,但是貌似最后都没有做好,烧过三次厨房,也救了三次的火,从此之后,嗯,她进厨房,那就是只能动菜,其余的什么也不给碰,为的就是防止炸了。

    云归也是不会做菜的那一种,通常匪君如没在的时候他就会给弟子们派发辟谷丹等各种丹药,嗯,表示吃药就好了,吃什么饭。

    墨锦衣的话就更加不用说了,会是会做,但是他不做,要他做的话还不如吃云归的丹药呢。

    三个大人两个小孩来到厨房,匪君如便给他们安排了一些任务。

    “非露你负责切菜,素菜,切素菜就好,鱼和肉什么的我来就行。”

    记住,这可不是因为怕非露会觉得油腻什么的,而是因为怕被非露切得太完美了,完美的都成了肉沫。

    嗯,平时要是做丸子的话匪君如表示自己肯定会找辰非露来帮忙,但是切片剃鱼鳞什么的就算了。

    “好。”辰非露说完便唤出了自己的剑,这可把星星和墨子夜吓了一大跳。

    “非露哥哥这是要干嘛?”一边正在捡柴的墨子夜侧头,“这是要切菜吗?”

    辰非露点头,“嗯,菜刀用着不顺手,还是用剑好一些,放心,我用剑很稳的,不会误伤到你们的。”

    原本是不担心的,但是听到这句话后突然就觉得担心起来了,希望是真的稳吧。

    云浪看着辰非露那熟练的削皮动作默默的捂脸,他就知道这个家伙不会叫自己失望的,拿剑切菜,估计也就只有她了。

    匪君如看了一眼辰非露那削皮式剑法,随后看向云浪,“会摘菜不?”

    云浪点头,这摘菜应该跟摘花差不多吧,不就是拿起,一扯,一拔,完事的事嘛,简单,这有什么不会的。

    “星星,还是你来教教你们云浪哥哥吧。”匪君如表示自己已经看不下去了,这好好的菜给云浪当草拔了,看来以后菜地的草有人会拔了。

    “好的。”星星看见匪君如从后院那边的菜地回来后点点头,随后跑过去教云浪摘菜,虽然一开始还有些疑惑这有什么好教的,只是当她看到那坑坑洼洼的泥洞时,她就知道为什么匪君如要她来叫云浪摘菜了。

    “云浪哥哥,这是草。”星星见云浪那把草当菜摘的时候有些无奈,教会了是,但是他好像还是分不清草和菜。

    “是吗?”云浪看了眼手里的草,“为什么这草长得跟菜一样?整一副快来拔我的模样。”

    星星:……

    厨房里墨子夜看着辰非露那剑法觉得是又惊喜又无语,惊喜是因为这剑耍的特别不错,无语是这剑法居然是辰非露特的为了切菜想的,这是有多无聊才会这么做?

    “来,子夜过来,我教你怎么处理鱼。”匪君如朝墨子夜招招手,看到匪君如唤自己,洗菜中的墨子夜便立马跑了过去。

    只见匪君如把盆子里的活鱼拿出来,这鱼还挺大的一条,随后拿起一边的圆棍一砸它的脑袋,吓得墨子夜缩了缩脖子。

    看到墨子夜反应的匪君如一笑,“别怕,这个鱼是活的,得先弄死了才可以,不然等下弄鱼鳞和扁骨会比较麻烦。”

    在鱼死了之后,匪君如便拿过一边准备好的半弯小刀快速的把鱼鳞去掉,“这种鱼的鱼鳞得去掉,因为比较硬,而且也不好吃,所以去掉不会影响口感,像是红鱼那种就不需要去鱼鳞,但是你们时寻姐姐不喜欢吃那种有鱼鳞的,所以要是红鱼的话,那估计也得去鱼鳞。”

    “嗯,时寻姐姐不喜欢,那就都去了,影响口感也没有关系的。”墨子夜点点头,星星好像也不太喜欢鱼鳞,那以后做鱼的话就都去了就是。

    “咦,君如哥哥,鱼,它还会动。”看着鱼尾巴动了一下的墨子夜吓了一大跳,不是说鱼死了吗?怎么还会动?

    “别怕,这是正常反应,是鱼的神经还没有死光,就好像人一样,人在死了后的一段时间头发和指甲还是会长的。”匪君如跟墨子夜解释着。

    “咦~君如师兄还是不要这么解释的好,感觉哪里怪怪的。”一边正在拿剑切胡萝卜的辰非露听到后有些无语,鱼怎么可以扯到死人身上呢,要是吓到人家小孩怎么办?

    “额~”匪君如看了墨子夜一眼,“咳咳,就是正常反应,不需要害怕的。”

    “对了,鱼胆记得不要弄破了,不然煮出来的鱼会苦的。”说着便把鱼胆给取了出来,完整的一颗,没有破。

    随后便拿过一边的小刀划破鱼的肚子清理里头的肠那些,“鱼肠也是可以吃的,只要洗干净了就可以。”

    这还是墨锦衣跟他说的,他一开始其实不怎么吃那些肠什么的,因为那都是排泄经过的地方,但是墨锦衣却说可以吃,只要洗干净了就行,毕竟那也是一种美味。

    为此,墨锦衣还破天荒的给他们做了一次菜 ,嗯,猪大肠。

    吃得那是贼香了。

    只不过一开始的时候,各个都是拒绝的,直到墨锦衣逼迫那些弟子们吃,不吃就给他们丢出去给那些弄得满身是泥的兽们洗澡,免得他们痒了把树蹭倒。

    要知道给兽洗澡那可是个体力活,没准刚刚洗完,就是那么一个伸腰的机会,这兽啊,就又不知道哪弄了一身的泥。

    所以各个都一副舍命陪君子的模样吃了,但是最后发现真的挺好吃的。

    后边他就去找墨锦衣学去了,学会之后就也有做,但是做的不多,因为墨锦衣说不能经常吃。

    “可以吃的吗?”墨子夜好奇,他以前都没有吃过。

    “嗯哼,只不过要洗干净一些。”匪君如把鱼肠放一般的盆子里,然后放了一些盐和醋在水里,然后开始洗,洗了个两三遍觉得差不多了便拿出来放一边。

    “这个鱼呢 骨头有大骨和小骨,大骨呢,是这脊骨最为明显,可以扁开做成鱼排骨。”熟练的把鱼分开。

    “今天就不蒸鱼吃了,因为时寻昨天吃了,今天就做汤,鱼头和鱼排骨做汤是最好的。”把鱼肉给放到另一个碗里,“这个就拿来做鱼丸,等下叫非露哥哥给你们弄,他很会弄的。”

    “是的,绝对很棒。”辰非露点头。

    把该弄的弄好了之后,匪君如便开始给鱼挑骨头,虽然说等下弄鱼泥的时候骨头也会弄碎,但是大骨那些还是要弄出来的好。

    “子夜会烧水吗?”匪君如问道。

    “会。”墨子夜乖乖点头,眼睛却还是看着匪君如熟练挑刺的手,虽然比不上思旧哥哥,但是也是感觉好厉害的说。

    “好,子夜去给君如哥哥烧水,等下哥哥给你弄鱼丸。”匪君如说着,“要小心点,不用勺太多水,慢慢来,会重,火已经生好了的,慢慢加柴就好。”

    “好的。”墨子夜说完便去弄水去了。

    等他弄好添柴的时候,就看见辰非露那剑花耍得那叫一个快,没出一会儿那些鱼就被她弄得好像泥团一样了。

    “哇~好厉害。”墨子夜不由赞叹。

    “厉害吧,我特地为了这肉泥想的,不然拿刀打,也不知道要打到什么时候。”

    表示之前试过拿菜刀打肉后她就用三天想出了这么一套厨房剑法,专门拿来切菜捣鼓肉沫那些的。

    为此,她还挺骄傲的。

    墨子夜:……

    厉害是厉害,但是估计为了切菜而特地去想剑法的也就只有辰非露哥哥一个了。

    墨子夜想着。

    “嘻嘻,子夜要是想学,非露哥哥我可以教你的。”辰非露说着,“这剑法讲究的是快,在菜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就把它们给弄好,那样就不会到处飞了。”

    拿过菜刀切菜的她第一次切的时候可是切得到处都是菜来着,后边自己钻研出来厨房剑法之后,这菜啊,那就不飞了,而且切得也是特别好看的。

    “可以吗?”墨子夜眨巴眨巴眼睛。

    “可以啊,又不是什么武林秘籍。”辰非露笑着说,“就算是武林秘籍,那只要你喊哥哥,那我也教你。”

    “好。”墨子夜表示自己记住了,这也是后来为什么他会在剑法上有那么多稀奇古怪的招式的原因,很大一部分都是听了辰非露的话学的,当然,辰非露也有教他,只不过在他长大后教的就是一些比较狠的招式了。

    而墨子夜和星星,也算是一种奇人,因为在他们那个时代,传说中的那些大人物都抱过他们,喊过他们,有的甚至还送了他们礼物……

    “子夜。”星星抱着菜从菜地里回来,而她则是被云浪抱在怀里。

    “星星回来了。”墨子夜的脸有些黑黑的,因为烧火的时候没注意被熏到了,而且他还拿手擦脸了,越擦越脏的那种。

    “子夜好像小花猫。”星星笑了。

    “你啊。”云浪把星星放下,“你不也是只小花猫吗?”

    “嘻嘻,我和子夜不一样呢。”星星笑眯眯的说着。

    “什么不一样?”辰非露表示自己听得有些糊涂,反倒是匪君如笑得有些开心。

    “没有什么不一样的,都一样。”匪君如洗了下手后擦了擦,然后摸了摸星星的脑袋,“子夜长大以后可要保护好星星,别叫星星被人欺负了去。”

    “我会的。”墨子夜坚定的说着。

    菜很快就做好了,而时寻他们也是已经把吃饭的地方给布置好了,在菜端上来的那一刻时寻就来了口。

    “为什么这些萝卜切得会这么工整?”看了眼那大小一样长短一样厚度也一样的萝卜片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这是我切的,嘿嘿,厉害吧。”辰非露笑眯眯的朝时寻邀功。

    “厉害。”看向那绿油油的菜,“这个我猜是云浪和星星摘的。”

    “是的,时寻姐姐好厉害啊。”星星星星眼的说着。

    “嗯,就只有云浪会把菜叶和菜根分开摘了估计。”时寻表示脑子里的画面出来了。

    云浪:星星没教我菜叶和菜根不需要分开来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