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佛系田园 > 第213回
    “我不用,你披。”

    罗青羽拒绝他的好意,在对面坐下,脱鞋上榻,抱起毛毛熊阻挡透进来的丝丝冷风。

    农伯年瞅她怀中的公仔一眼,“我送的?”特眼熟。

    “嗯。”保存得跟新的一样,罗青羽的下巴抵在毛毛熊的脑袋上,暖暖的。

    “长这么大,没有其他男孩子送你礼物?”他看回电脑,随口一问。

    “有,没收。”

    “为什么?”

    “收了就等于答应人家的约会,我哪敢收?”不管别人怎么想,反正她是这么想的。

    除了小学年代收过情书,其余礼物一概不要。

    现在的小孩特别精明,吃啥都行就是不吃亏,基于有付出必须有回报的原则,收了礼物就要跟对方处对象,否则就到处宣扬女方贪图物质,爱占小便宜。

    “不会吧?”农伯年惊讶得睁大眼睛看她,“你吃过亏?”

    他和她才差几岁,年轻人的价值观差这么远吗?在他那年代,给自己喜欢的女孩子送礼是不求回报的。只要对方肯收,男孩便已心花怒放,哪敢提要求?

    “嘁,”罗青羽鄙视他一眼,“我有那么笨吗?这是我初中女同学碰到的事。”名声一坏,人人踩,校园暴力接踵而来。

    哦,不是她吃亏就好。

    农伯年恢复平静,视线重新回到电脑上,缓声道:“不要被个别事例吓倒,遇到喜欢的,还得勇敢踏进第一步。”

    罗青羽抿一下嘴角,下巴搁在炕桌上近距离打量他,浅笑问:

    “年哥,你谈过恋爱吗?”

    农伯年头也不抬,唇角微弯,语气里透出一丝戏谑笑意:

    “撩我?”

    “不敢,偶尔不小心听说,在国外有很多女士想非.礼你。”罗青羽一脸纯真地观察他的表情,“可见你多受欢迎,你在外边那么久,一直没碰到喜欢的女孩?”

    “怎么,是我过年给你的红包小了,还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想让我给你介绍男朋友?”如果是后者,他手头真的有很多优秀人选。

    见他的表情一成不变,罗青羽颇觉无趣,不再看他,而是歪到榻的另一边瞅着外边的雪景。

    “我替干妈着急,你在国外极少回家,干爸有自己的应酬。干妈是女人,有再多朋友也代替不了亲人不在身边的空虚感,你不觉得干妈越来越落寞了吗?

    年哥,你是打算遵循国外的家庭模式,将来让逐渐老去的父母进养老院么?”

    如果她将来结婚,可能更喜欢传统的含饴弄孙的晚年生活,即便大家平时不住在一起。

    农伯年听罢心头微动,瞥她一眼,语调平淡,“所以你多给她打电话聊聊天,女儿是父母的小棉袄,你该知道她很喜欢你。”

    他当年到国外求学,曾经拜托母亲每年给她寄生日礼物,努力提高她找男朋友的品味,别让外边的混小子用一杯红糖水给骗得走人又走心。

    但看看这些年,她给小丫头寄的不仅仅是生日礼物。

    “干女儿再好,能跟亲儿子相比?”罗青羽无奈坐起,眉头轻皱,“举个例子,在你眼里,我和外边的女人谁更重要?”

    “当然是你重要。”看把她急的,农伯年好笑道,“小青,我们家有些事你不了解,但在我妈眼里,你和我是一样的。”

    呃,罗青羽抱着毛毛熊呆坐着,目光落在亭子的屋顶上。咋说呢,他这话听着好像不大对劲。

    “总之我和你哥一样,身在外,无法孝敬父母。你做妹妹的辛苦些,平时多关心关心四位老人家,好让我们放心。”见她呆若木鸡的,忍不住拍她后脑勺,“听到没有?”

    “听到了。”罗青羽抬头瞅他,神情无奈,“年哥,我脑震荡了,要给红包才能好。”

    农伯年:“……”好像没用力啊?

    瞅瞅她那双认真的滴溜溜转的眼睛,得,自己认的妹子,跪着也要宠下去。发个66666的红包,调侃她敲诈的功力越发6了。

    但罗青羽的手机不在身边,暂时没收到。

    “对了,年哥,你那间研究所是干嘛的?研究药物还是什么?”

    “通过基因组学为健康问题寻找解决之道,包括药物研究,怎么,你想报名应聘?正好我缺个秘书。”专门负责他在大洋彼岸发回来的研究报告,督促所里的同事努力工作。

    就这两样工作,忙完了,她爱去哪去哪,没人管。

    “诶?唉,我不是那意思,我现在好歹也是红人,用得着当你秘书?”罗青羽鄙视他一下,从宽松的袖袋里掏出一密封袋的五色药丸和一张配方,“给你。”

    “什么东西?”农伯年眸色微深,不动声色地伸手拿过来看了一眼,“咦?宁姨的药豆?”

    “嗯,”罗青羽点点头,组织一下语言才谨慎开口,“你知道我的眼睛是怎么回事吧?”

    农伯年抬眸,盯着她的脸点点头,“知道,你说。”

    “除了看见寿命,还有一个诅咒,救人的话我要用自己的生命作为代价。”罗青羽抱着毛毛熊,看着亭外的冰天雪地,“妈很害怕,在我小的时候到处寻人解咒……”

    纸是包不住火的,她既然做不到见死不救,那就想办法让世人把药研制出来。所以,她需要伙伴,需要一些能够信任的亲朋作为合作伙伴。

    “……一天,有位道人入了我的梦,打量我一番得出一个结论,说我是个道术废材——”这句话,她是万般不情愿撇着一边嘴角说的,“碍于我的眼睛有些特殊,他觉得我或许可以挽救一下……”

    于是教了她的武功,希望以武入道。

    “……定期给我一些药丸,就是这些。”罗青羽指指桌面的五行丹,“希望我能够开窍……”

    噗,听到这里,农伯年忍俊不禁险些笑出声来,让她开窍比登天还难。

    “你不相信?”罗青羽知道他笑什么,冷冷瞥他一眼扔开毛毛熊就要下地穿鞋,“不信算了,我不说了。”

    “哎哎,我信我信,你继续说。”农伯年连忙拉住她,忍住笑意一本正经地期待着。

    难得妹子有事相求,千载难逢。

    “结果多年过去了,他很失望,说我朽木不可雕也,师徒缘分已尽。他走了,留下几张配方和最后一些药丸给我当个想念。”罗青羽没好气地敲敲那张纸。

    “这张药方我不仅给你,还给了军方,给了民间的私人机构,包括你的研究所。”

    当然,这话有一半水分,目前为止她只给了年哥的研究所。

    但是,对于军方与民间其他的研究机构,她现在还没给,将来肯定给。为了自保,这份药物配方必须搞成白菜价,瞅准时机与对象把它抛出去。

    年哥是她目前最信任的人,亦不能全信,所以才说已经把配方交给军方。私人机构就算有私心,在国家面前亦不敢轻举妄动。

    另外,她把五行丹给了姓郑的,同样要防着他向有关部门出卖她。若警察或工商局、或药监什么的过来查,她同样会把这些配方交出去。

    人多力量大,无论哪一方研究出新药,都是人类的福音。

    “我妈能力不够,研究不出来,只能靠大家齐心协力了。”罗青羽表情无奈地说。

    这张药物配方是真的,人间只缺一把扇和一座重达15吨的炼丹炉,鼎盖5吨重这种。她无法告诉大家这药是炼出来的,普通人只能依靠科学手段研制新的配方。

    以原始配方为基础,成败与否,看大家的天赋与努力吧。她已经和家人统一过口径,与其等外人窥探真相,不如直接寻找强而有力的靠山。

    “年哥,你信吗?”虽有三分假,其余七分是真的。

    “信,当然信。”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他得信。从她眼里看出一丝不安,农伯年眸里含笑,伸手拍拍她的头安抚道,“放心,没人会伤害你,但这配方别再给其他机构了……”

    人心难测,只要其中一人生出异心,她麻烦就大了。

    “将来谁敢找你麻烦记得找我和你哥,如果找不到……”他顿了下,口不对心地说,“就找三中队,哦,就那个霸总也行。”

    霸总?罗青羽不自觉地撇脸子噘嘴,“年哥,这霸总几岁了?”

    “不知道,奔四了吧?没点阅历怎么赢我?”农伯年神情高傲,看着方子不忘调侃妹子,“怎么,对他感兴趣?”

    “怎么可能?”罗青羽一脸的不可思议,反驳道,“你不好奇他为什么关注我吗?还说我是他偶像!”

    “这有什么奇怪的?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别看他才奔四,就算是百岁寿星也有七情六欲……呃,当然,他肯定才奔三。”顶着妹子冰冷的死亡视线,农伯年生硬地圆场子。

    对于年轻女性而言,追求者越年轻能干,她越有面子。

    看着妹子气呼呼离开的身影,农伯年轻吁,虚抹额头的一把冷汗。

    默默摇头,女人,唉……

    ()

    搜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