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风水师诡谈 > 第189章 余旭看风水
    由于大一刚入学的时候根本没有课,所以,他们闲着也是闲着,倒不如来看个新鲜。

    途中,余旭从后勤社员口中得知,原来,这位怪叔叔名为杨爱国,一生乐善好施,方圆几十里都很有名气,故此,人们称他为杨大善人,虽然他年近六十,但精神矍铄,满面红光,见人总是喜喜哈哈的,几乎和谁都说得来。

    杨爱国并非二龙湾本村人,因老家遭灾荒,父辈时逃荒落脚到此,那时杨好善还很小,是父亲用扁担把他挑来的。他母亲七十岁去世,随便择一地下了葬,在他家乡那里称之为寄埋,这种寄埋的地方,不算正式确定的坟地。

    父亲现已八十多岁,前几天突然出现小疾,请了几个医生去治疗,都不见效,没过多久就离开人世,不过死的时候倒也无多大痛苦,人们说老人家积下德了。

    殡父要择吉地,将父母合葬一起,作为祖坟,这是农村非常讲究的事情,再加上沈江涛掀起的这股风随潮流,很多人都要请风水师好好看一看。

    按照风水说法,祖坟选得好不好,将直接影响后辈人的前程祸福,关系到家族兴衰,可不是闹着玩的。所以造坟地被称谓重中之重,须慎之又慎。杨爱国当然也不例外,他之前请了这一个风水师来。

    风水师嘴吃八方,一言九鼎,怠慢不得,杨爱国七碟八碗,招待热情周到自不必说。酒足饭饱之后,杨爱国就以墓地风水之说请教那名风水师,说:

    “阴宅地理,要得水藏风,亦称风水。水有吉凶之别,而风则为害。你明天带我到村子周围看看山势,察察水情,测风向,定吉穴。”杨爱国连连答应。

    第二天一大早,等到风水师起床洗漱完毕,万爱国就把早已准备好的一壶酒和四个菜端了上来。那名风水师倒也没有客气,见菜上来后,便吃了起来。

    太阳还未露头,风水师背着搭肩,杨爱国肩扛一把镢头,手提一把斧头,俩人相跟着出村了,当时那名风水师还说:“清晨正是观脉气定穴位的最好时间。”

    俩人来到村东面的山梁上,风水师将村北、西、南的山势、走向、地形细细观望一番,对杨爱国说道:

    “北山气势磅礴,脉气旺盛,将止村寨,山势渐稳,气势已缓,脉气能聚。山下两水相交,龙脉即止,好地方。故你村大多数人家生活富裕,人丁兴旺,咱就在那里寻觅吉地。”

    随后二人便直往北山走去。

    当杨爱国来到北山一处时,他心里却在暗想:北山这么好的风水使得整个村子里都跟着沾光,我要建的祖坟可千万不能为了得脉气而损害了村子里其他的村民。

    紧接着,万爱国将心里的担忧与那名风水师说了出来,风水师当即表示不能够,肯定不能做损人利己的事情。那风水师左观右看,好不容易寻一穴指给杨爱国,可他又要问:“对村子有没有影响?对别人家好不好?”

    当时风水师已经有些不耐烦说道:“坟地是给你家自己选的,又和他人有什么关系?”

    杨爱国嘿嘿一笑说道:“对自己好也要对别人好、对大家好。要是只对我好而对村子里其他人不好,那我心里不是滋味,我不会用的。”就这样折腾了一上午,也没寻下合适的地方。

    中午吃饭,杨爱国照样给那名风水师上酒上菜,但是二人到了下午却还是和上午一样,又忙又累了的找了半天坟地,最终还是没有任何的结果。

    第二天又是一上午,仍旧没有结果。当时风水师实在是不耐烦的很,来到一块大荒地便坐下不走了,对杨爱国说:“要不你还是另请他人吧,我实在是给你找不到,我要走了。”

    杨爱国再三请求让风水师留下。可那先生却说:“你的要求实在是太高了,我选的地方根本不能令你满意,你即便是把我留下来也没什么用。”

    “不是我要求高,我们都是老百姓家,能求个平安顺和就满足了,只是怕损害了别人,咱良心上过不去。”杨爱国认真解释道。

    “跑了这么多的路,北山的吉地几乎全看过了,我再也找不到了。”

    杨爱国再次恳求了一番,然而那名风水师却执意要走。一个要走,一个恳留,杨爱国软磨硬留了足足一个小时,但那名风水师依旧不在多留。

    “先生一定要走,我也不再多留,耽误您两天时间,再怎么也要给些费用,先生就请说个数吧。”

    只见那名风水师沉吟少许后伸出了五个手指头,随即说道:“五千!”

    当时杨爱国先是一愣,但很快便又恢复了正常:“要这样说,先生,你看咱坐的这地方咋样?我看这里和咱这两天看的地方都差不多少。”

    那风水师大致看了一下周围,不耐烦道:“还行吧,不过你用此地的时候最好再另请别的风水师看看,我所做的只能到这里,你好自为之吧。”

    然而就是因为这名风水师不耐烦的一句话,岂料杨爱国便信以为真,但是他并没有再请其他风水师前来观看,而是直接将祖坟安在了这里,但在祖坟安在那里的第三天,奇怪的事屡屡发生在杨爱国身上。

    每到夜晚的时候他都难以入眠,而即便是进入梦乡,也会出现一系列的怪异梦境,这些梦境基本上大致相同,都是一只羊在被五只爪牙舞爪的老虎疯狂追击,而每当老虎触碰到羊的那一瞬,杨爱国都会从梦境中醒来,每每都是被吓的一声冷汗无法再度入眠。

    与此同时,杨爱国在城里经营的一家饭馆原本每年都有固定的盈利,自从祖坟移动到这块地皮上后,整个饭店像是一下子没有了客源一般,顿时安静了许多。

    至此,他才想到了先前那名风水师说的话,当初风水师说让他在用这块地皮的时候再找一个风水师看看,他因为相信那名风水师而并没有再另请高明,所以才发生了这几天来的一系列怪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