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红海行动后续 > 后来的故事4
    自己也像张天德的一样相信自己,并且引导别人关注作品……

    人生没有如果,也不可能有后悔药……

    很快,张天德和佟莉的婚礼被提上议程。

    两个人在群里发出邀请的时候,没想到直接被打击了。

    能到场的,只有杨锐、徐宏、庄羽,家属区只有刘沁和程琦。

    于是,佟莉发话:“你们不能来的,份子钱准备好了,要是没有诚意,直接拿你们擦地板!”

    “莉莉息怒,这种事不用你出手,我来就好。”张天德说。

    “莉姐,顾顺不让我多给怎么办啊?”李懂还附带了两个可怜的表情。

    “那顾顺就双份,代懂事儿受罚!”陆琛直接说。

    这一句迎来所有人的赞同。

    “哎哎哎,你们这样不好,怎么可以这么对我?”顾顺顺委屈。

    “谁叫你把懂事儿拐走的?”徐宏一点面子也不给。

    “……”顾顺已然说不出话了……

    不过说是这么说,真的到了婚礼那天,谁都想不起这茬。

    两个人一大早就起来打扮,张天德和佟莉从来都没有这么紧张过。

    迎亲,仪式,饭局。

    议程一项接着一项,所有在场的人都十分兴奋。

    两个人交换戒指的那一刹那,佟莉突然发现,自己原来这么需要这些满足感,从求婚到婚礼,佟莉觉得,她是真真正正存在的,和在临沂舰上每天把脑袋提在裤腰带上的日子完全不一样。

    那一刻,她才发现,原来人生最幸福的,就是彼此的信任,相守,相伴。

    事后,两人让庄羽处理了视频,才把它传了出去。

    看到视频的人们发现,张天德和佟莉两个人军中的爱情之花,原来这么可贵,这么灿烂。

    当然了,也有人想利用视频做些其他的事情,却发现视频早就处理过,只能分享,根本不可能二传二改。而这个时候,张天德在微博上晒出视频并且艾特了庄羽,配文:“感谢我们蛟一的通讯兵小羽毛为我们剪辑视频,今天我们一同分享喜悦。”

    看到通讯兵三个字,那些人自然就犯怵。

    后来的日子里,大家有回到了原来的状态,继续各自的生活。

    陆琛早已经习惯了庄羽每天三餐的投喂,导致一旦吃不上爱心餐就胃痛。

    张天德继续他在模特界的工作,佟莉有意无意总会过来探班,无形中总是撒着狗粮。

    杨锐徐宏每天继续运菜卖菜,程琦有的时候还会搭把手帮忙,转眼间也已是高三的学生了。

    顾顺李懂在军校也还是老样子,带教和操练,一晃神,有是一次军训带教归来。

    这次在J大的军训,陆琛和庄羽都来围观了。狙击组两个人也终于在多年之后又见到了庄羽。

    休息吃饭的时候,几个人说起,陆琛终于承认庄羽是他的了。

    “真不容易,你们俩终于在一起了。”李懂感慨。

    顾顺自然也不会放过这次机会:“说说,怎么回事?”

    庄羽有些不好意思,陆琛也有些脸红。

    “哎呀,你们俩倒是说啊!”李懂有些不耐烦了,“到底谁追的谁,谁表的白?”

    “哎呀懂事儿,你怎么也被带坏了?”庄羽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想了想,陆琛还是决顶坦白从宽。

    自从那次庄羽托苗五送饭之后,陆琛也算是知道了他的心思。

    “追我?不应该是我追你吗?”陆琛摇摇头,笑着自言自语。等到苗五下一次来送饭的时候,陆琛要了苗五的联系方式,苗五不解,陆琛说:“我要追庄羽,可能需要你帮忙。”

    苗五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说:“好吧,那你想我怎么帮?”

    “你先告诉我庄羽这段时间什么状态吧?”陆琛说,“以后要是有什么需要的,我在联系你。”

    苗五一耸肩:“好吧,那我跟你说说。”

    那个午休,苗五把她知道的和网管小哥哥有关系的所有的事情都说了一遍。说完了来了一句:“先这样,你有什么想法在说,我下午有课,先走啦!”

    陆琛以最快的速度发了一个红包过去,在苗五离开前说着:“给你发了个红包,自己买点饮料喝!”

    苗五打开微信,10块钱,嗯收着吧。随后就告知庄羽:“羽哥,您的小军医即将展开追求模式,还给了我10块钱的红包,请问您有没有什么对策?”

    “!!!琛哥要追我?还给你十块钱红包?”

    “嗯,我觉得我不收不大好。”

    “转给我吧,用来买菜,然后做好吃的还给他。”

    “好主意!”

    然后苗五愉快地把红包转给庄羽,顺便又发了一句:“要是以后还这样怎么办啊,也这么干?”

    “对,以后都这么干。”

    “好。”

    紧接着,陆琛就发现自己的爱心餐丰盛了很多。之后他询问苗五,这个伙食变好是个什么情况。

    苗五憋笑:“当然是想着把最好吃的最营养的给你吃啦,你难道不应该表示一下?”

    “是吗,是该表示一下。”陆琛发到。

    过了一会,苗五又接到陆琛的消息:“你觉得我应该怎么表示?”

    苗五差点吐血,回:“我怎么知道啊,追人家的是你又不是我,我又不知道羽哥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

    陆琛挠头,感觉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第二天一早,陆琛发消息给苗五让她去一趟医务室。

    苗五去了。出来的时候,抱着一个急救包、一瓶酒精棉球、两盒棉签、一大包创可贴。

    苗五一头黑线:“陆哥,就没有一个大一些的袋子吗?”

    陆琛摇摇头。

    无奈,苗五只好抱着这些东西来到了庄羽的房间。

    “羽哥,这是陆哥给你的,他说不够再问他拿。”

    庄羽看着这么些东西,默默问道:“没有药?”

    “额这个,”苗五突然发现两个人果然是都对对方有意思,陆琛早就跟她说了这个事,于是开口,“陆哥说,你要是觉得不舒服就打电话给他,他上门服务。”

    庄羽点点头:“那就先放这里好了。辛苦你啦!给你发个红包,去买点好吃的!”

    然后苗五点开手机,30块,她惊讶了。

    三个人就这样的状态持续了一段时间,直到张天德那档子事发生。

    那个时候,庄羽其实利用他高超的技术黑了不少专业黑子的电脑,而陆琛也在游戏直播的时候若有若无的谈起网络的利弊,后来身份曝光之后,人们才终于发现,蛟龙队没有一个好惹的。

    顾顺那条微博发布没多久,陆琛就让苗五把庄羽约出来。

    两个人出来的时候,都是迷迷糊糊的,完全不知道陆琛要干什么。

    陆琛带着两个人去了一处房子,两室两厅,是陆琛卖了原先那个一厅室之后又买的。

    开门进去的时候,才发现屋子在就被装饰过了。

    出于一个合格的腐女,苗五已经有些明白要发生什么了,然而庄羽还是什么都不知道。

    紧接着,陆琛带着庄羽来到客厅,这时候才发现,客厅已经被照片挂满。

    庄羽很快就认出来,那是以前在蛟龙的时候的照片,当然也有好多他不知道的时候拍下的照片。

    这个时候,庄羽才有些明白过来,而当他真正缓过来的时候,陆琛已经单膝跪在他面前了。

    “庄羽同志,今天喊你和苗五同志过来,是想让苗五同志做个见证。我陆琛想以后一直照顾陪伴庄羽同志,先做一个合格的男朋友,再做一个合格的丈夫,请问庄羽同志,愿不愿意做我的男朋友?”

    说着,陆琛伸出了手。

    庄羽被这一下弄得有些懵,不过他好好想了一下,也觉得应该大胆一点,他们两个就应该在一起,他也喜欢跟陆琛待在一起。于是把手放在陆琛的手上。

    “哦!!”苗五在一旁鼓着掌,笑得很灿烂。

    “就是这样了。”陆琛说着。

    “这么说你们还有助攻?”李懂问着,“那个叫苗五的小姑娘?”

    “嗯嗯嗯。”庄羽点头。

    “那还不把人家拉进家属群!”顾顺说。

    “拉进家属群?”陆琛不解。

    “队长说的啊,要是你们有助攻,一定要拉她进家属群的,不信你问队长。”李懂解释。

    “好好好,我拉她进去。”庄羽说。

    五年后

    顾顺李懂又一次被派去做就军训教官,显然的,跟陆校医和庄网管又一次碰面。

    没办法,军校和J大是就是邻居关系,四个人想不碰面都困难。

    庄羽一见到李懂就直接问他:“哎懂事儿,上次你跟我说的那个什么鸡翅是怎么做的?”

    “什么鸡翅?你是要烧的还是炸的还是烤的还是什么样的?你说讲清楚我好对症下药啊。”李懂回答。

    “嘿,懂事儿学坏了啊,你以前不是这样的!”陆琛替庄羽打抱不平。

    李懂摊手:“没办法,近墨者黑……”话还没说完,直接接到一个暴栗。

    “什么叫近墨者黑,我要你赔偿精神损失费!!!”顾顺满脸的不乐意。

    李懂摸着头,转身狠狠瞪了顾顺一眼,随后转过头来:“看到没有,我是无辜的。”

    于是,所有人开始讨伐顾顺,今天顾顺依旧心里苦,但是顾顺不说。

    就在这时,庄羽手机响了,是消息。

    “羽哥,你最近怎么样,陆哥没有欺负你吧?”是苗五,“我交男朋友了,是武警哎。”

    “呦,苗五交男朋友了,还是武警。”庄羽因着周围都是自己人,于是直接把消息读了出来。

    “是吗是吗,那要恭喜了。”李懂说。

    陆琛微微皱起眉头:“武警?有没有职务啊?人怎么样啊,对她好不好啊?”

    “瞧你那样!”顾顺怼起人来丝毫不客气,“你跟苗五什么关系啊,这么关心?”

    陆琛嫌弃的看了顾顺一眼:“什么叫我跟她什么关系?好歹人家也是帮我追过小羽毛的好吗?”

    “不是她帮羽毛追你吗,陆大夫?”李懂幽幽开口。

    “这……”一句话,怼的陆琛什么都说不出来。

    一旁顾顺和庄羽已经笑得不行了。

    “不愧是哥的人,就是不一样!”顾顺嘚瑟。

    这边四个人开始为到底是顾顺带坏了最懂事的懂事儿还是懂事儿原本就有些小坏而展开了激烈的讨论,那边“鸿瑞蔬菜”和“不疼”展开了第n次商业会晤。

    说是商业会晤,其实也就是四个人碰个头,聊一聊两家店的近况。

    菜店是一直生意很好,“不疼”也因为张天德的身份而身价持续上涨。

    这五年来,“不疼”增加了喜糖业务,这是个面向所有人的业务。不同层次的人会配备不同价位的糖果。许多明星的喜事,都是从“不疼”采购喜糖。当然,普通老百姓喜事的喜糖订单更是躲到数不胜数。

    当然,“不疼”的一切事物都是佟莉全权负责,张天德偶尔会问一下情况。毕竟张天德还有一个国际名模的头衔在,更多的时候,他需要做好模特该有的本职工作。

    只是,最近这段时间,张天德再没有出来露过面了。

    如果要问原因的话,请移驾他的微博。

    几天前,张天德发了一条微博,图是“不疼”,配文:“‘不疼’要有新成员啦!!!即日起在‘不疼’闭关,期限:看老板娘心情。”

    微博一发出,网友纷纷祝福。

    游戏博主陆琛转发了他的微博:“恭喜老板!恭喜老板娘!小孩子吃多了糖会蛀牙的,不如我代他吃了吧哈哈!”

    当然这件事发生的时候,着实把三个在场的蛟龙退役下来的上过战场的大男人吓了个半死。

    原本蛟龙们对这种事就没什么经验,而佟莉的孕吐来的又突然,所以直到他们看到医院检验报告的时候,才把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听说佟莉怀孕,群里就叽叽喳喳停不下来,特别是家属群里。罗星在两年前喜得麟儿,所以交代了很多,刘沁也传授了不少经验。

    张天德和佟莉自然是拿小本本全部都记下来,张天德更是退了所有的工作,专门在家照顾佟莉和他的孩子。

    两个月后,李懂终于从家回到了宿舍,顾顺打开们的时候,就看到李懂衣服无精打采的样子。

    “顾顺,我好伤心!”李懂看着门内顾顺的脸,说着。

    顾顺连忙把人抱进屋,搂得很紧。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顾顺附在他耳边说。

    “……”李懂没有说话,只是紧紧抱着顾顺。

    李懂这样,顾顺突然觉得心被揪了一下。他忽然就想起几年前跟李懂回家时的情形,大概是家里人又给了他什么压力了吧,他想。

    “好了,回来就好了,其他的我们不想了。”顾顺说着,过了一会,他感觉到怀里的人点了点头。

    生活总是要继续,训练营总是源源不断的。

    新的训练营来了,顾顺好不容易才说服李懂让他打起精神来。

    开营之后顾顺才发现,自己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他的懂事儿只有在自己面前才会露出那样一面,而面前那些学员,顾顺觉得有必要为他们点个蜡。

    张天德这两天天天围着佟莉转,现在的他把陪着佟莉当做他唯一的工作。助手虽然希望他可以出来接些活,却被他一一拒绝。

    助手总说:“张天德你这样会少了很多资源的!”

    张天德霸气回应:“资源可以随时争取,但是家人的陪伴缺失是无法挽回的。于我而言,最重要的不是什么钱权,而是可以给我家人最好的生活最好的陪伴。你如果受不了你可以走,我不会挽留。”

    助手吃瘪。

    杨锐家

    这天杨锐和徐宏还有程琦坐在餐桌旁,主要是杨锐觉得有必要开一个会。

    “锐哥,宏哥,叫我过来有什么事情吗?”程琦问,这个时候,程琦正在办理大学毕业的事宜。

    “小琦,”杨锐说,“你也毕业了,所以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吗?”

    “别有顾虑,我们只问问你,看看你有没有什么想法。”徐宏补充。

    程琦看着两个人,犹豫着开口:“我在学校看到了征兵的广告,想服两年兵役,可以吗?”

    杨锐徐宏互相看了一眼,随后徐宏问:“你想好了?”

    程琦重重点了点头。

    “想好就去吧,”杨锐说,“有什么需要的跟我们说。”

    程琦笑着,她很开心。

    J大

    今天难得的,陆琛没有收到来自庄羽的爱心餐。处于担心,他打了个电话过去,却发现没有人接。

    于是陆琛一最快的速度回了家,却发现庄羽闷头睡得很沉。他想起来,早上起床的时候,看到他睡的很沉就没有忍心叫醒他,谁知道他就这么睡到了中午。

    陆琛仔细检查了一下,还好只是有些发烧,给他喂了退烧药,煮了点粥放在了床头,还留了一个字条就回了学校。

    庄羽想来的时候还有些迷迷糊糊,不过他看到了粥还有纸条,回了条消息过去,心里暖暖的。

    生活就是这么简单,充斥着开心的不开心的小事。当然更多时候,我们也总是碰到很多预料不到的巧合。

    就比如杨锐的一次去卡夕饭庄送菜的经历,误打误撞碰到了警方的行动。于是在之后的沟通中,在卡夕饭庄定了一个位置,杨锐决定,蛟龙八个人好好聚一下。

    当杨锐在群里打出这个消息的时候,迎来了大家伙的一致同意。

    关键是,八个人因为地域原因,被工整的均分为两部分,而且退役之后,八个人就再也没有聚齐过。

    所以那一天到来的时候,八个人的心里都是高兴的。时隔多年再相聚,很多话要说,也有很多事情要回忆。

    李熏然听到他们的谈话过来敬酒。他没有想到,顾顺李懂和杨锐他们是战友。对于顾顺的事,他听季白说过。这么多年案子办下来,杨锐徐宏也帮过他们不少忙。可显然他是今天才知道他们的关系。当然对于顾顺李懂,杨锐徐宏并不知道他们跟刑警大队打过交道,反之亦然。

    于是几个人都在感慨“世界真小”。而李熏然也很识趣,敬完酒就离开了,没再逗留。

    这个小插曲结束之后,大家就开始对每个人每一对的经历感兴趣了。

    关于杨锐徐宏菜店的经营,关于顾顺李懂带训练营的趣事,关于张天德佟莉娱乐圈内外的平衡,关于陆琛庄羽校园生活的日常……

    当然,不可避免的,他们还提到了徐宏那次拆弹,顾顺父母的故事,李懂家里的反对,张天德那次闹笑话的绯闻,佟莉肚子里的宝宝,陆琛浪漫的表白,庄羽香甜可口的爱心餐……

    所有人就仿佛还在临沂上的时候,有什么就说,有什么就表达。杨锐还是那个掌控全局的队长,徐宏还是那个胆大心细的副队,顾顺还是那个自信拽酷的狙击手,李懂还是那个听话乖巧的观察员,张天德还是那个嗜糖如命的机枪手,佟莉还是那个巾帼不让须眉的战地玫瑰,陆琛还是那个什么都会修的医疗兵,庄羽也还是把握全队WIFI的通讯兵……

    聚会因为有个孕妇,所以大家也没敢放肆。结束之后,就各自回家。

    两年后

    程琦从军队退伍转业,开始了她人生新的征程。杨锐徐宏为她接风,同时为她感到自豪……

    张天德和佟莉的孩子也一岁了,佟莉天天哄着他,张天德也终于开始慢慢恢复一些工作……

    李懂家里终于默认了他和顾顺的关系,两个人也开始和家里逐渐恢复联络……

    陆琛和庄羽继续在J大相爱相杀,顺便争抢在苗五面前的话语权……

    (全文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