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红海行动后续 > 蛟龙小队(二)
    夜深了,月光斜洒入休息室,四张高低床,就这么安静地躺在那儿,但是,在床上躺着的四个人,却都是翻来覆去地睡不着。

    “石头,你能不能别翻来翻去了,晃得我头晕。”李懂实在忍不住了,他是想睡,但是睡在他上铺的石头,一个劲儿的翻身,把床晃的吱吱作响。

    “你睡你的呗,哎,你说,明天要来的那姑娘,是不是文艺兵啊?会唱歌么?是不是上级,觉得咱们海军陆战队蛟龙小队生活太过于单调枯燥了,所以调个女兵过来,给我们调剂生活的?”石头突然觉得生活充满了美好,来军营这么多年了,也就见过几次女文艺兵来慰问演出了,他是有多少年没有和异性接触过了,他都感觉自己要变弯了。

    “你想什么呢、一个娇滴滴的女文艺兵能来这儿训练么?”陆琛开始也想过,但是后来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虽说这儿适合度假,但他们毕竟不是来度假的,那女孩子也不是。

    “你们在说什么呀?为什么我们要和女孩子一起训练呢?我们是不是该让着他们啊?你们以前也有过和女孩子一起训练的经历么?”庄羽很累,累到无法入睡,他听到几位哥哥们,在讨论女兵的问题,有些好奇,但又有些害羞。

    军校里面也有一些女孩子,但是庄羽平时都看不到,更别提一起训练了,没想到,在蛟龙小队,竟然有和女生一起训练的机会。

    “你怎么问题这么多啊?睡觉睡觉。”一听庄羽搭话,石头就不想说话了,用被子将脸一蒙,不想再同庄羽说话。

    “我听说好像以前有过男女同训的先例,但是,我服役以后,是没有听说过的,我觉得应该会分开训练吧,因为男女毕竟不同,在一起训练,必然是有很多不方便的地方。”陆琛感觉庄羽有些委屈,明明就没有做错什么事儿,现在反而被石头一直嫌弃。

    “男女同训怎么了?你们这些大学生啊,就是矫情。”石头转了个身,面向墙面转过去。

    陆琛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和庄羽一样,他是军医大学毕业的,他没有想到,石头对大学生,有这么强烈的抵触心理,对于队员们的心理健康,陆琛也是要负责任的,等有机会吧,一定得和石头聊聊,虽说队员们之间得磨合,但是,这样的情绪要不得。

    “都休息吧。”李懂怯生生的说了一句,这时候已经听到了石头打呼的声音。

    “狙击手罗星前来报到。”罗星,眉眼中透着英气,整个人散发着沉稳干练的气息。

    “罗星,这可是神话般的存在啊,你们这些新兵老兵的,应该也听说过吧。这才是我们蛟龙突击队的标杆啊!”杨锐眼睛扫过大家,他觉得眼前这些队员们,虽然专业技术都过硬,但是,总感觉,不像一个整体,希望罗星的到来,可以扭转这种风气。

    “是,向罗星同志学习。”李懂突然立正,大喊一声,把陷入沉思的庄羽吓了一跳。

    “李懂,喊什么喊,让你喊了么?让你现在表决心了么?”杨锐知道李懂同罗星有私交,却没想到他在没有经过允许,就随便发言。

    李懂脸通红,他从前有过同罗星的搭档,罗星是他同乡,在搭档的那段时间里,对自己也是照顾有加,今天就情不自禁地喊了一嗓子。

    “以后,不是我问你们话,你们谁都不准乱说话,私下里可以随便说,给你们布置的任务,不准说不,有意见可以下来提,想要说话,可以打报告,我看你们在原来的部队,是优越惯了,来了蛟龙突击队,就不准你们再这样了,这是最基本的,明白么?”杨锐决定先从纪律开始强调。

    “报告队长。”石头突然立正,然后喊报告。

    “张天德,有什么事儿?”杨锐看向石头。

    “不是说有位女战士要来么?”石头一直期盼着女队员的到来,却没想到,来的人是狙击手罗星。

    “你这小子,脑子里想什么呢?女队员,哪儿来的女队员?在蛟龙小队里,没有男女之分,你们,都是海军陆战队的精英,上了战场,敌人还会因为是女人,而给你们特殊优待么?”杨锐更头疼了,这孩子,还惦记着女队员呢。

    “是,知道了队长。”石头心凉了半截,难道,真的没有女队员来么?

    “报告队长,机枪手佟莉,前来报到。”石头话音刚落,远处走来一位小个子士兵,很是瘦弱,帽子遮住了半张脸,看不出长相,从说话的声音,才听出来,是一位女生。

    “归队。”杨锐一声高喊。

    “是。”佟莉径直走向石头,然后站在石头身边。石头用余光瞥了一眼佟莉,这个貌不惊人的女人,究竟有什么过人之处?

    “别说话了,现在开始训练,先热身,十公里,佟莉,五公里就可以了。”杨锐想了想,觉得男女还是分开训练比较好。

    “报告队长,我可以和男兵一样的训练量,队长不必特殊对待。”徐宏准备带队跑步的时候,佟莉突然打报告。

    “不是吧?这个女人,是要给队长来下马威么?”陆琛有些惊呆了,他没想到,新来的女生,看起来那么瘦小,喊出来的声音,却有着惊人的爆发力。

    “恐怕是逞强吧,一会儿啊,恐怕就撑不住了。”石头有些不敢置信,不过,他本来就对这女生有偏见,也不信她可以轻松的跑完十公里。

    “可以么?虽然你们在一起训练,但是,训练量可以调整的。”杨锐突然觉得,眼前的女人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为什么要调整训练量?队长是性别歧视么?到了战场上,难道敌人会区别对待么?”佟莉就这样,面无表情地说,她从前的训练,都是同男兵一起训练,从来没有因为自己是女生,就让教官做调整的。

    “好,那就入队,十公里跑完后,格斗训练。一会儿进行分组训练。”杨锐示意徐宏带领队伍跑步。

    “哈,哈,好累啊。”庄羽在跑完八公里以后,就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他本来以为来了一位女队员,自己就可以摆脱掉拖油瓶这个帽子了,但是,他现在发现,自己根本就看不到佟莉的背影,只看到了同样累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李懂。

    “懂,加油,调整呼吸,你可以的。”罗星一直跟在李懂身边,陪着他,跟着他的节奏跑步。

    “罗星,你先跑吧,别让队长发现,要不,你该受罚了。”李懂边跑,边看向队长,却发现队长并没有看向这里。

    “队长是允许的,你和我是搭档,就要在平日里培养这样的默契,你的体能不好,队长让我陪你练体能,恐怕,最近你要加练了。”罗星笑笑,自己知道,李懂这个弟弟,不是那么轻易容易放弃的,所以,他是个好苗子,作为哥哥,作为搭档,自己一定要好好带他。

    “好的,罗星哥,我一定会成长为优秀的战士。”从小罗星就是父母口中别人家的孩子,从小学习成绩就是拔尖的,小时候,常常给李懂补习功课,所以,李懂最后在高考的时候,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军校,而且,后来便进入了蛟龙突击队,这一切,都归功于罗星的鼓励与帮助,李懂没想到,罗星还可以继续帮助自己。

    “有老乡就是好,还可以这样。”庄羽眼前已经开始模糊了,他觉得自己要跑不动了,抬头看了看四周,石头都已经跑完了,就那样站在那里冷眼旁观,却没想到,第二个跑回来的,竟然是新来的佟莉。

    “不做做放松,小心你的腿。”佟莉并没有停下来,而是慢慢地从石头面前走过,至留下这么淡淡的一句话。

    “我当兵这么多年了,不需要你来教。”石头没想到,这个丫头,竟然教育自己。

    “我没有想教你什么,只是提醒一下,没别的意思,你接不接受,都同我没有关系。”佟莉走到边上,接过副队徐宏递过来的毛巾,擦了擦汗。

    “累了吧。”徐宏看了看佟莉的脸色,觉得她没有什么异常。

    “还好,谢谢副队关心。”佟莉依旧是淡淡的,甚至都没有去看徐宏一眼。

    “陆琛,你看,她怎么样?”徐宏偷偷地同陆琛咬耳朵。

    “副队,看来这新来的姑娘,体力很好啊,你别担心了。”陆琛知道徐宏在看佟莉的深浅,看她究竟可以承受多大强度的训练量。

    “既然陆大夫说没事儿,那我就放心了,我去看看庄羽,他估计累得够呛。”徐宏看到这时候,庄羽刚跑回来,已经累瘫在地。

    “我去给他拿瓶盐水,别让他脱水了。”陆琛自己制作了很多及时补充能量的水,就是生怕庄羽体力一下跟不上。

    “副队,我,我没事儿,不用担心。”徐宏递给庄羽一条毛巾,然后细心地替他轻抚着后背让他慢慢缓口气。

    “不急,我让杨锐一会儿再进行格斗训练,你和我一组就行,我给你调整一下。”徐宏扶着庄羽,让他走一走。

    “陆琛,懂儿有些不舒服,你过来看看。”陆琛正准备拿盐水给庄羽,却被罗星拽了过去。

    “准备进行格斗训练。”队长一声喊,让所有还在忙着的人,赶忙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集合列队。

    “第一次格斗训练,可以自由组合。”队长想看看到底谁和谁的关系更好一些。

    “庄羽,我们。”陆琛转向庄羽,却看到庄羽直奔副队那里去了。

    “副队,我,可以和你搭档么?”陆琛在替李懂检查,却看到庄羽跑到副队身边,还一脸期待的样子。

    徐宏看看队长,队长并没有在看他,他心一沉,难道,队长真的不想和他一组,他和谁一组训练都无所谓么?

    “副队,可以么?”庄羽有些急了,难道副队是嫌弃自己实力太弱了?

    “可以啊,一会儿啊,让我看看你在军校的格斗学习的如何。”徐宏勉强地笑了笑。

    “陆琛,懂儿怎么样?陆琛,陆大夫。”罗星连喊了陆琛几声,陆琛只是呆呆地看着庄羽的背影。

    “陆大夫,你在看什么?”李懂看着自己一直被陆琛抓着的手,几道红印儿清晰可见。

    “哦,没什么,罗星,李懂没什么大碍,就是有点劳累了,要不同队长说一下,一会儿再进行格斗训练吧。”陆琛笑了笑,这孩子,和庄羽一个样,都是体力不太好。

    “没事儿的,我可以。”李懂嗔怪地看了罗星一眼,觉得罗星有点小题大做了。

    “那我和你一组,反正,以后我们也是搭档,你也跑不了,陆琛,你也快点找你的搭档吧。”罗星看了看大家,都在寻找各自的搭档。

    “哦,我看看。”陆琛看到石头和刚来的女兵佟莉还站在原地没有动,打女人,这种事儿陆琛做不来,那就和石头一组吧,陆琛正准备过去同石头说,要同他一组,就看到佟莉抢先一步,走到石头面前。

    “你,有搭档么?”佟莉话很简明。

    “额,没有,但是我是海军陆战队三年的格斗冠军,你确定要同我一组?”石头上下打量了一下佟莉,觉得这个浑身没有二两肉的女人,实在不足以为惧。

    “你是张天德对吧?我听过你的名号,所以,才想来蛟龙突击队看看,究竟是徒有虚名,还是有真材实料的。”

    “你这丫头片子,去打听打听,知道我是谁么?”石头明显被佟莉激怒了。

    “石头,你干嘛呢?大家都在做准备活动,你在打嘴仗,不如留点力气,一会儿和佟莉真刀真枪的干一场。”队长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

    “是,队长。”石头明显不服气,憋着一口气,要和佟莉来一场。

    “你可别一会儿把人家小姑娘打哭了。”徐宏看着有些不放心,跑过来和石头咬耳朵。

    “是啊,这姑娘,还这么嚣张,真的是不知道我石头,有多能打,看来我得手下留情了。”听到副队这么嘱咐自己,石头故意提高了声音,就是想让佟莉听到。

    “副队,你还是让着小子担心担心自己吧,一个大男人,要是当着战友的面哭出来,那才是成为蛟龙的笑话呢。”佟莉显然是听到了两个人的对话,她并没有动怒,就这样冷眼旁观地看着两个人。

    “准备好了么?集合。”队长一声令下,七个人站成一排,稍息立正的口号过后,队长审视了一下大家。

    “谁还没有搭档?”七个人,势必有一个落单。

    “报告队长,我没有搭档。”陆琛向前一步走,说话的时候,用眼角瞥了瞥庄羽,但是庄羽压根就没有看他。

    这小子,我真的是白疼他了,在这关键的时候,给我难堪啊,陆琛心里有点不痛快,但是,在这个时候,也不能表现出来。

    “好,那陆琛,你就同我一起搭档,第一组,罗星李懂。”队长一声令下,罗星李懂出列。

    完了,和队长一组,陆琛心中暗暗叫苦,这昨天才认识队长,今天就要和队长同台竞技,到底是应该全力以赴呢?

    还是应该放水啊,陆琛又看庄羽,但是庄羽依旧没有看他的意思。

    “懂儿,没事儿,放轻松,你就用全力打我,我会配合你的。”趁队长不注意,罗星在李懂耳边悄声说。

    李懂的攻击都被罗星轻柔地化解了,打了半天,却觉得罗星更胜一筹,都没有出拳,却可以游刃有余地接下李懂所有的攻击。

    “真没意思,你们蛟龙突击队,是玩儿的么?”一旁的佟莉哼了一声,自己仰慕已久的蛟龙突击队,却让她有些失望。

    “什么叫你们蛟龙突击队,难道你不是我们中的一员?”庄羽听着心里有些不舒服,便回呛了一句。

    “那要看我心情,如果把性命交给你们,我宁愿不在这里待。”佟莉看了看庄羽,一副书生气,到了战场上,恐怕要吓的尿裤子吧。

    “你。”庄羽有些生气,但是,自己实力确实不行,不过,他到是想看看这女人,究竟有什么本事,能说这些大话。

    “行了行了,你们两个别在这儿瞎比划了,下一组,石头,佟莉,你们上,让我们看看,蛟龙女兵的风采。”队长在一旁,听到了两个人的对话,不想石头继续同她打嘴仗,而且他对这个女兵也是充满了好奇,想看看,究竟她是有真材实料,还是只是一只绣花枕头。

    石头本来还想和眼前的女孩子说几句话,却没想到佟莉已经摆出了格斗式,随时准备着进攻。

    “这下,有好戏看了。”陆琛嘴里嚼着糖,胳膊肘就搭上了李懂的肩膀,李懂皱了皱眉头,晃动了一下身子,示意陆琛自己不喜欢这样的姿势,但是陆琛不为所动,还是饶有兴致的看着场上的两位。

    “陆大夫,胳膊放下来,懂儿肩膀上有伤,而且,他很累。”罗星却早就将这一切看在了眼里,他知道李懂不好意思说,只是走过去,将陆琛的胳膊从李懂肩上拿下来。

    李懂则是很感激地看着罗星,然后慢慢地,不动声色地挪动了两下脚步,离陆琛远一点。

    “有伤?怎么了?一会儿训练结束了,我给你看看吧。”陆琛却没有听出罗星话中的意思,还在想,为什么李懂受伤了,自己这个医疗兵都不知道呢?

    再看看庄羽,庄羽还是不看他,陆琛觉得庄羽在心虚。

    “没什么大碍,谢谢陆琛哥关心。”李懂松了口气,他觉得今天罗星不高兴,庄羽也不高兴,而且好像,两个人生气的原因,都是因为陆琛。

    “专心点,每次看别人训练,都是对自己的一次提高。”队长发现队员们在开小差,就示意他们专心一些。

    石头觉得,自己总不能先出手打女人吧,他仔细端详佟莉,对面这个女人,虽然剃了毛寸,但是,五官还真是长得精致,如果长发,肯定是个美人胚子。

    石头的思绪还没回来,佟莉的拳头已经直达面门了,石头赶忙侧身,他都感觉到佟莉的拳头带风的,扫过自己的面部。

    “专心一点,不然,我让你死的很难看。”佟莉感觉到对手根本不尊重自己,心中很是窝火。

    佟莉恢复了格斗式,石头个子很高,刚才的攻击,佟莉发现他下盘是弱点,她决定,利用自己重心低的优势,去攻击石头的盘。

    石头挥拳过来,佟莉一个闪身,双手抓紧了石头的腰部,然后右腿一个横扫,将石头放倒。

    “好。”这时候,几位

    “观众”鼓起了掌,叫起了好,和姑娘,力量真大,竟然这么轻松地将石头放倒了。

    “再来。”石头连滚带爬地起身,他觉得面子上有些挂不住,急于找回面子,他压低了身子,生怕佟莉再攻击他的下盘。

    但石头又失算了,石头压低了身子,佟莉正好够到他的脖子,一下用胳膊肘锁住石头的脖子,然后利用自身重量一翻,将石头重重地压到了身下,并用腿控制了石头的双手,让石头动弹不得。

    “这已经形成了断头台,让佟莉住手吧,别伤着了石头。”徐宏有些担心,觉得这姑娘出手没轻重,再把石头给打伤了。

    “别啊,好戏才开始。”杨锐觉得,这姑娘,有两下子啊,连海军陆战队的格斗冠军都不是她的对手,怪不得上级将她派来,自己开始可真是小瞧她了。

    “认不认输。”佟莉收紧了胳膊,勒地石头有些喘不过气来,但是又挣脱不了。

    “你,你轻点。”石头断断续续地从嘴里吐出几个字。

    “你说认输,我就松开你。”佟莉只想看他求饶。

    “我认输,姑娘,放开我吧,我认输。”石头实在受不了了,虽然心中还是有些不服气,但是,现在这种感觉太难受了。

    “好,你说的,认输了。”佟莉松开了石头,然后站起身来,拍拍身上的土,回头看着一众目瞪口呆的人。

    石头半天爬不起来,脖颈处,有一道很深的勒痕。

    “石头,你没事儿吧?”陆琛赶忙上前,查看石头的伤情。

    “你别管我。”石头觉得很丢人,一把将陆琛推开,陆琛猝不及防地摔倒在地上。

    “琛哥,你没事儿吧?”一旁的庄羽急了,赶忙拉起陆琛。

    “你怎么能这样呢?琛哥好心看你的伤,你怎么还推人呢?”

    “我没事儿,石头,你回来,我看看你的伤。”陆琛在石头身后急得大喊,却看到石头头也不回地走了。

    “现在先别管他了,他觉得输给一个女兵,肯定觉得丢人了。”徐宏走过来,替陆琛拍了拍身上的土。

    “要知道现在丢脸,当初就别说大话,你们,还有谁不服,可以来找我,我随时奉陪。”佟莉丢下一句话,转身回女生宿舍去了。”别发呆了,还要准备接下来的训练呢。”石头全然没有感觉到,这时候副队长已经和庄羽进行一对一的格斗训练了。

    队长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起立。

    “队长,我没想到,可是,我还是不服气,我小看她了,可能她只是在格斗方面比较厉害,我在其他方面,还是会胜过她的。”石头明显是感觉到了压力,他生怕自己如果被剔除出蛟龙小队,丢面子还是小事儿,如果不在蛟龙突击队里,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实现价值。

    “你压力太大了,佟莉的到来,不是来替换任何一个人的,你们每一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就像,庄羽一样,为什么我要留下他。”杨锐示意石头看一眼现在正在对打的两个人,徐宏已经放水了,但是,庄羽依旧没有办法近副队的身。

    “我也很不理解,我为什么要同这样的队友在一起,而且,副队,对他真的很好。”石头看到,副队已经是只在防守了,但庄羽依旧有些找不着北。

    “因为庄羽有着自己的特殊之处,其他方面,只要他肯下功夫,也是可以补上来的,我相信他,但是,他的专业知识,是你们每一个人都无法匹敌的,以后,到了战场上,你就会知道庄羽的作用了,这孩子,我也很喜欢他呢,是块材料,只是,璞玉也得雕琢啊。”杨锐笑的眼睛眯成一条缝,能进入蛟龙突击队的,每一个都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就看自己怎么去调整这些人才,让他们发挥最大的作用了。

    “队长觉得我也是么?”石头生怕队长否定了自己。

    “对啊,你也是啊,你们都是珍贵的人才,但是,人才也得多训练,下午,进健身房,要对你们进行体能训练。”

    “哎,看,那姑娘一个人坐那儿吃饭呢,石头,你是手下败将,也不过去陪陪人家?”中午吃饭的时候,佟莉并没有和任何人坐在一起,而是选择了一个角落坐下。

    突然间多了一个女生,这一堆汉子,还是不习惯,觉得做事儿都像被束缚了,天儿太热,刚才队长想脱掉背心好好拿凉水冲一下,却被副队制止了。

    陆琛也是不嫌事儿大的,这时候又去挑逗石头。

    “你偷我的糖,我还没找你算账呢,我心里还不高兴呢,也没见人来安慰我一下。”石头回房间整理东西,发现,自己的糖被人偷了好几颗,正寻思着找个机会问一下大家,但是刚才,石头发现了陆琛口袋里藏着的糖纸,就知道,原来是这小子,偷了自己的糖。

    “那你真的是冤枉人了,我现在是为你好,你过去和佟莉一起吃个饭,增进一下感情,说不定,人家还能收你为徒呢。”陆琛这时候可算是逮着机会,好好数落一下石头。

    “你这是公报私仇,以后,我不说你和庄羽了还不行么?就别埋汰我了。”石头脸红了,今天队长和他说的话,还在他耳边回响,虽然还不能接受像庄羽这样的人,但是,起码,他不想再敌对了。

    “真的么?”庄羽听到石头这么说,顿时眉开眼笑。

    “你瞎高兴什么啊?好像说的人家要娶你一样。”陆琛看了一眼庄羽,这孩子,啥事儿都能让他开心成这样。

    “快去吧,人家都要吃完走了。”陆琛这时候已经看到佟莉在喝汤了。

    “你好,我叫张天德,今天的事儿。”石头是被大家伙推过去的。

    “我对你叫什么没兴趣。”佟莉收好碗筷,准备离开。

    “今天开始,是我不对,我不该质疑你,你是好样的,以后我得向你学习。”石头今天一连向好几个人低头了,脸红红的,他挠了挠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哦,没什么,以后,多多关照。”

    “陆琛,你不是说过去主动向她示好,她就会理我么?可是,事实上,并不是这样啊?”张天德很委屈,抱着饭盆气鼓鼓地坐到陆琛旁边。

    “今天,你帮我洗碗。”他将饭盆推到陆琛面前。

    “凭什么我帮你洗碗啊,自己洗。”陆琛又给他推了回去,陆琛心想,我还不高兴呢,天线宝宝坐在副队旁边,在探讨刚才格斗中遇到的问题,他故意晃了几下手,庄羽愣是不理他。

    “你偷了我的糖,还害我丢面子,我得让你负责。”石头一肌肉猛男,撒起娇来,有很强烈的违和感,让陆琛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要不我一会儿给你开点药吧,我觉得你病得不轻啊。”陆琛用手托着脑袋,看着石头。

    “你才有病呢,我去洗碗了。”石头嘟着嘴,极不情愿地拿着碗走了。

    “哎,你别浪费粮食啊,碗里还剩着饭呢,让队长知道了多不好?是吧队长?”陆琛故意拉高了声音,惹的副队身边安静地扒拉饭的队长对这边频频侧目。

    “星哥,你有没有觉得,大家都很奇怪啊?”李懂总觉得如芒在背,他一会儿看看身边的陆琛,一会儿看看远处在激烈讨论的庄羽。

    “没事儿哈,好好吃饭,下午还有大强度的训练呢。”罗星将自己碗里的排骨夹到李懂碗里。

    “可是,他们这样子,我吃不下啊。”李懂看着碗里的饭,犯了愁,其实主要是陆琛,身上散发着一股,怎么说呢,一股很强烈的占有欲。

    “来,咱俩换一下位子。”罗星很体贴地用自己将陆琛和李懂隔开。

    “好好吃饭,这样,才能茁壮成长。”罗星摸了摸李懂的头,这个动作,是两个人从小就做习惯了的动作,但是,放在今天这个场合,李懂总觉得怪怪的,他缩了缩脖子,想避开,但他看到罗星皱了皱眉,心下意识到不好,罗星在执行任务中,遇到很棘手的问题时,才会有这个表情,自己从前就做过罗星的观察员,所以他明白,罗星这样子,是生气了。

    “乖,听话,做为观察员,副狙击手,首先要做到的,就是要稳,大敌当前,你也要稳,明白么?”罗星忽略了身边的陆琛,继续吃饭。

    “我好像听到有人在喊我。”杨锐忍不住打断旁边一直在谆谆教导庄羽的徐宏,这两人已经在这儿唠了一中午了,碗里的菜都凉了,杨锐考虑一会儿要不要把他们两碗里的菜拿去热热。

    “有么?我没有听到啊。”徐宏仔细听了听,继续同庄羽讨论格斗中存在的问题。

    “哎,这事儿啊,还是交给我吧。”杨锐找来一个托盘,然后将徐宏和庄羽的碗放上去,准备找个微波炉,给热一下。

    健身房里,充满着雄性的荷尔蒙,就连唯一的女性佟莉,在短发的映衬下,都没有丝毫女性的温柔。

    “下面,我要对你们进行力量训练,首先进行卧推,我看看,你们最大承受能力有多强。罗星。”队长喊到了罗星的名字,很明显,要让老兵,来做个示范。

    “到。”罗星向前跨一步出列。

    “给年轻队员们做个示范。”

    “是。”罗星干脆利落。

    “李懂、陆琛,进行保护。”

    “是。”李懂和陆琛从队列中走出。罗星躺在杠铃下面,调整好自己的姿态,然后让李懂帮自己将重量调到了一百公斤。

    “可以么?要不先从轻的开始?”徐宏有些担心,虽然他知道罗星的实力,但是,万一受到损伤,便是不可逆的。

    “报告副队,我可以。”罗星声音洪亮且决绝。

    “好,批准,可以尝试。”杨锐并没有反对。

    “没事儿,我保护你。”李懂陆琛一左一右,站在杠铃两遍,将手圈住放在杠铃下面,防止罗星失手。

    “啊。”罗星大吼一声,然后将杠铃稳稳地举起来,弯曲小臂,将杠铃拉近自己的身体,再伸直,将杠铃举起,1、2、3、4.......99、100。

    “可以了,休息一下吧。”杨锐也不敢这么练队员,罗星一下子举了一百下,他赶忙喊停。

    “作为狙击手,手臂力量是一定要具备的,队长,我是否可以带我的搭档李懂去训练手臂力量?”罗星认为,在健身房训练,就可以自由组合。

    “可以,你们可以两两一组搭档训练,我会随时查看你们的训练情况。”

    “庄羽,我们。”陆琛兴高采烈地看向庄羽,但是,却看到,副队已经在指导他如何练硬拉了。

    “你落单了么?和我练如何?”陆琛没想到,新来的佟莉,竟然会选择自己。

    “我么?”陆琛没想到,佟莉径直走到他面前,钦点了他的名字,这时候,空气突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往这边看。

    “对啊,我看你啊,还不错。”佟莉竟然伸手在陆琛胸口上摸了一把。

    “我来陪你练。”石头不知道自己哪儿来的勇气,一个箭步冲上去,拨开佟莉放在陆琛胸口的手。

    “你不行。”佟莉鄙夷地看了石头一眼,然后将他推开。

    “我的力量也不比他差啊。”石头觉得自己遭到了侮辱,在原部队的时候,还没有人质疑过他的能力。

    “那你那天输给我。”佟莉不想被石头打扰,硬是要拉着陆琛走。

    “你都没有看过。”石头急了,一把将上衣脱掉,八块腹肌赫然出现在佟莉眼前。

    “你别拉着我,还是让石头陪你练吧。”陆琛明显感觉到石头的眼神没有那么友善,都脱衣和自己比肌肉了,这个是陆琛始料未及的,他的身体素质也不差,但是,自己练肌肉,并不是因为要同别人比什么,不知道为什么石头要在这点上一争高下。

    “我就要你陪我。”佟莉偏不答应石头要陪练的要求。

    “佟莉,我陪你练吧,正好,看看你的力量如何。”徐宏突然出现,让陆琛松了口气。

    “副队,你不是在和庄羽练么?”石头没想到,又杀出一个程咬金,但是,他是副队,又不能同他生气。

    “我已经指导了一下庄羽,陆琛,你去陪庄羽训练。佟莉,是队长让我看看你的实力的,对于每一个队员,我都有义务去观察和指导。”徐宏示意陆琛让他去那边看看庄羽的训练。

    “来,石头,你不是喜欢露么?来,过来让我看看你的肌肉。”这时候杨锐突然叫石头过去。

    “是,队长。”石头知道,自己的行为惹队长不高兴了。

    “来,你来做引体向上,我看看你能做多少个?”看到石头被杨锐叫走了,徐宏松了口气,这个石头,是个要强的主儿,有时候,还真不能用对待普通士兵的方法对他。

    “是。”佟莉毫不含糊,双手抓杠,然后轻松将自己身体拉上去。

    “哎,这新来的女兵,怎么样?”训练中,杨锐也在观察各个队员,他看到,这新来的女兵,不仅格斗拔尖,这力量也是不逊色于男兵。

    “真的是个好苗子,可以让她做重机枪手。”徐宏带过那么多兵,简单的了解,就可以判断今后战场上她的位置。

    “真是不错,这帮孩子,要技术有技术,要力量有力量,但是,就是个性都太强了,我们还得加把劲啊。”杨锐脱下自己训练戴的手套。

    “你的手怎么伤了?”徐宏眼尖,发现杨锐手上有一个很长的血口,一看就是刚伤的,还在往外渗血,徐宏一把抓住杨锐的手。

    “没什么,这点小伤。”杨锐想将自己的手抽出来,但是没有得逞。

    “这样很容易感染的。”汗水已经渗入到伤口中,如果不及时处理,很容易感染,队长,就是对自己这么不上心,如果不是自己及时发现,会有多么严重的后果。

    “没事儿,今天开始训练的时候,没戴手套,被器械划到的。”杨锐很无奈,看着徐宏给自己用碘酒消毒。

    “你能不能照顾好自己?”徐宏嘴里是抱怨,但心里是满满地心疼。

    “哎,我顾不上自己啊,这不,有你这个暖男么?小惠啊,真是没看走眼,把她交给你,我放心,嘶。”杨锐突然疼的龇牙咧嘴的。

    “抱歉。”徐宏突然变了脸色,粗暴地给杨锐包扎好伤口,整理好医药箱,就要往出走。

    “你怎么了?”杨锐发现了徐宏的不对劲。

    “副队,队长也在啊。”这时候,门突然被打开了,庄羽就这么呆呆地站在门外,他感觉到这里的气氛有点不对劲,但是,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

    “庄羽,你来了,我们走。”徐宏拿起训练用的枪,就往外走。

    “你们去哪儿啊?”杨锐有些慌张,徐宏是生气了么?

    “我陪庄羽出去训练,你,好好养伤。”看到杨锐的小眼睛,徐宏觉得,自己还是生不起气来。

    “副队,你怎么了?同队长吵架了么?”徐宏在前面走的很快,庄羽都有些跟不上了。

    “没有,难得你有这份上进心,肯利用晚上的世间,来赶上和别人的进度。”徐宏定了定神,在生活中的情绪,还是不能带到工作中来啊。

    “副队,我知道,从前课业比较忙,老师安排的实验什么的也非常多,我就忽略了体能方面的训练,现在,比大家差很多,这几天,也多亏副队肯提点我了。”其实自打来了蛟龙突击队以后,庄羽就很自卑,加上石头对自己的不满,让庄羽觉得寝食难安,又不好意思去打扰别的队友,那天在训练的时候,副队主动提出要和自己一起,便顺水推舟询问副队是否可以带自己加练。

    “没关系,只要你肯吃苦就行,先热身吧,跑个两千米。”考虑到已经训练了一天了,庄羽也比较疲惫,徐宏决定循序渐进地来。

    “好。”庄羽简单地活动了一下手脚,就去跑步了。

    “哎,庄羽去哪儿了?”陆琛就打了个水回宿舍,就没有看到庄羽。

    “我们哪儿知道啊?人家长腿的,你这么担心,就把他栓裤腰带上啊。”石头瞥了一眼陆琛。

    “刚才看到他穿好衣服出去了,不知道去哪儿了。”李懂正在和罗星一起练臂力。

    “不会是看新来的那女兵去了吧?”罗星打趣地笑了笑,说不定庄羽比较好奇,想私下接触一下佟莉。

    “不会的,庄羽那么单纯。”陆琛心中一沉,这孩子不会心里包袱太重,躲到哪里去哭了吧?

    不行,得去找找,陆琛想到这里,抓起外套准备出去。

    “都这么晚了,你去哪儿啊?别乱跑了,让队长看到了,又该骂人了。”罗星从前同杨锐打过交道,知道他是个对自己士兵很严厉的人,尤其是对纪律。

    “那这不是还有个没回来呢。”石头用眼神

    “指了指”庄羽的床。

    “我怕他出事儿,咱们这小荒岛上,说不定有什么呢。”陆琛想着,要不要带点消毒的碘酒什么的,庄羽不会在什么地方受伤了吧。

    “他好歹也是个特种兵,又不是未经世事的小姑娘,人家小姑娘还都不怕呢。”想到隔壁住着的佟莉,石头有点不寒而栗,这样的女人,太彪悍,自己总不能什么都不如她吧?

    抽时间,得找个机会再同她比试一场。

    “你们精力真是旺盛啊,聊什么呢?”这时候,杨锐突然闯进了宿舍。

    “队长。”看到是队长来了,大家连忙立正敬礼。

    “没事儿,自由时间,不需要这么拘束,你们有没有看到副队?”杨锐眨眨眼睛,他以为徐宏会到他们宿舍来,结果发现,根本没有副队的影子。

    “没有看到啊,而且,庄羽也不在。”石头赶忙向队长汇报室友违反纪律的问题。

    “哦,庄羽,刚才我见着他了,他来找副队陪他加练呢,以后,晚上,想加练的,我允许,但是,不能影响了第二天的训练,知道么?”杨锐只是过来确定一下,徐宏是不是同庄羽在一起,刚才也不知怎么地,就莫名其妙的生气了,不就是提了一下小惠么。

    “队长,我申请带李懂去加练。”罗星一看,队长同意队员们出去加练,却没有看到,自己说出这话的时候,李懂脸上痛苦的表情。

    “好,去吧,早点回来休息。哎,等等,我还是跟你们一起去吧。”杨锐觉得还是有点不放心,还是出去看看副队的情绪吧。

    “你们在这乌漆嘛黑的地方,能看到射击物么?”庄羽一边做俯卧撑,一边还有心思去看罗星和李懂的训练。

    “嘘,不要打扰李懂。”罗星冲庄羽小声说,在夜里,就是要锻炼李懂的夜视能力,作为观察员,要在任何天气情况下,分析出射击的角度。

    “庄羽,好好练你的。”徐宏觉得,庄羽的训练是不是该加量了,还有闲心去说话,说明还是不累。

    “都这么晚了,早点回去休息吧。”杨锐看了半天,徐宏也不理他,当他是空气啊,他有些沉不住气了。

    “要睡你先回去睡,不用等我了。”徐宏都没有去看杨锐一眼。

    “你干嘛生气啊,我没有招惹你啊。”杨锐始终不知道,徐宏是为什么生气。

    “我没有生你气,你想多了,下午就同庄羽说好了,晚上要加练的。”徐宏嘴上说着没生气,但是,语气中却透着生硬。

    “你看,你还是生气了不是,你平时不会这样对我说话的,你和我说说呗,到底因为什么啊?我以后好注意。”杨锐什么都不怕,就怕徐宏生气。

    “我这儿训练呢,别捣乱。”徐宏看到庄羽在偷偷抬头看他们,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副队,别生队长的气了,队长那么辛苦,白天还要带队训练呢,要是他心情不好了,折腾我们怎么办?”庄羽害怕队长在副队这儿受了气,再撒到他们身上。

    “好好练你的,训练都堵不上你的嘴,去,跑圈儿去。”杨锐觉得庄羽在这儿特碍事儿,想支走他。

    “我训练庄羽呢,要不,你来?庄羽,别听队长的,继续做俯卧撑。”庄羽刚要爬起来去跑圈儿,副队又下命令,他只好继续趴下,做俯卧撑。

    “好好好,你来,我不打扰你了,早点回来啊,也让庄羽早点回去休息。”杨锐认识徐宏这么久,太了解他了,现在看着生气,一会儿啊,就好了。

    “副队,可以了么?副队,我有点肌肉拉伤,副队,我真的受不了了。”庄羽不知道副队还要发多久的呆,副队一直摸着一枚子弹壳发呆。

    “啊,你叫我了么?可以了,你回去睡觉吧。”徐宏才反应过来,他发现罗星和李懂已经回去了,庄羽正满头大汗地看着自己,他的右手耷拉着,左手捂着右胳膊,好像很痛苦。

    他赶忙将那子弹藏起来,好像生怕庄羽发现了自己的秘密一般。

    “副队,我做了两百多个俯卧撑了,实在是受不了了,是准备把我第一天加训就练废么?”庄羽刚才没撑住,右的肱三头肌好像有点拉伤。

    “哦,你回去吧,哎,你胳膊怎么了?”徐宏才如梦初醒地发现庄羽不对劲。

    “是啊,副队,我得赶紧回去了,现在治疗,还来得及吧?”庄羽有些害怕,如果真的受伤了,影响了训练怎么办,自己的体能才刚有点起色。

    “你这孩子怎么傻啊?我不喊停,你就一直坚持着啊。”徐宏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了,刚才,是自己走神儿了。

    “军人首要的就是服从命令,我怎么能不听副队的命令呢,我没事儿,副队,你不要自责啊。”庄羽突然脸上一红,现在副队焦急的样子,是因为自己么?

    “你赶紧回去吧,找陆琛看看,明天不行,就休息一天。”徐宏意识到,可能庄羽因为自己受伤了。

    “副队,那你也早点回去休息。”还好天黑,还好庄羽的皮肤晒的够黑,要不,非得被副队看到自己脸红的样子。

    “走吧,一起回去。”

    “庄羽,你怎么了?”陆琛并没有睡,庄羽没有回来,他没有办法安心睡觉。

    “陆琛,你快给庄羽看看,他可能有点肌肉拉伤。”徐宏有些不好意思。

    “我没事儿,副队,快回去休息吧,你也回去吧,走。”庄羽生怕副队为难,急急忙忙地将陆琛推回了宿舍。

    “这些孩子。”徐宏摇摇头,一回身,杨锐就站在自己身后。你杵在这儿做什么?

    又不帮我。”徐宏想生气,但是,在看到队长嬉皮笑脸的样子,又觉得气不起来。

    “我就是来看看你啊,本来想帮你的,但是看你训的挺好的,就觉得算了,还是就这样看着你就好。”杨锐知道徐宏并不是真的生气,要不,就打一架好了。

    “别在这儿贫,回去,打水去。”徐宏抬起膝盖,杨锐屁股上结结实实地来了一下。

    “你解气就好,虽然,我不知道哪儿得罪你了。”杨锐看了看四周,队员们都已经回去休息了,他就放心了。

    “你放心,在队员面前,我会给你留足面子的。”徐宏白了他一眼。

    “好好好,我们回去休息吧,开水都打好了,喝的水,洗漱的水都有。”杨锐一边赔笑脸,一边拉着徐宏离开。

    “哎,好疼好疼。”庄羽受伤的胳膊,被陆琛攥在手里,正在擦药油。

    “能不能别嚎叫了?连这点疼都忍受不了,还怎么当特种兵?”石头看见庄羽那一身细皮嫩肉的就来气。

    “你们男生,能别打扰人休息么?我在隔壁都听到了。”门突然被打开了,佟莉就这么闯进来,庄羽羞的赶忙去捡自己的衣服。

    “佟莉,你怎么就这么进来了?不知道这是男生宿舍么?”石头已经睡下了,虽然盖着被子,但是还是紧张地掖了掖被角,生怕有哪个地方被佟莉看到了。

    李懂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他看了看罗星,罗星闭着眼睛,不知道是已经睡熟了,还是假寐,他可不想被误伤,李懂缩了缩脑袋,假装自己不存在。

    “大男人家,还怕被看?”佟莉自己也穿的很简单,看来是睡下了,被这边吵的不行,然后随便披了件外套,运动内衣就展现在大家面前。

    “佟莉,你穿的是不是有点太清凉了?”陆琛皱了皱眉头,看着庄羽羞红的脸。

    “我又不是过来干嘛,你们,安静点,谁还看我?小心明天把你们都打得爬不起来。”佟莉这时候也意识到了自己的穿着,她拉了拉衣服,用手护在胸前,一摔门走了。

    “天哪,这儿还是人待得地方么?这女人,怎么一点儿女人味儿都没有啊?”石头仰天长啸,自己总不能输给一个女人吧,自从这个女人来了以后,他觉得自己的尊严都被踩在了脚底下,真是丢人,传出去了,让他还有没有脸见以前的战友了?

    “嘘,声音小点,不然,一会儿她又来了。”李懂赶忙制止了石头,宿舍里陷入了一片安静。

    六点钟,起床号响起,大家同时都是条件反射般从床上弹起来,十分钟以后,所有人已经全部列队,准备出早操。

    “这是20公斤沙袋,从今天开始,每天早上,大家要负重晨跑,明白了么?”杨锐又恢复了威严,天知道昨天晚上回到宿舍以后,徐宏再没和他多说一句话。

    “报告队长,庄羽有伤。”陆琛担心庄羽的状态,于是提前打报告。

    “报告队长,不碍事儿。”庄羽没想到,陆琛会帮他打报告,但是他不想拖大家后腿。

    “伤哪儿了?”杨锐也不是法西斯,不能让队员们带伤训练,然后给练废了。

    “伤在胳膊,不影响跑步。”庄羽大声说。

    “好,好样的,全体都有,戴沙袋,准备跑步。”杨锐发号施令,徐宏带队,全体队员排列整齐,在海岛上跑步。

    “为什么要帮我请假?”吃早饭的时候,庄羽有些不高兴陆琛的行为,他喊住陆琛。

    “没什么,作为医护兵,我要对你们的健康负责。”陆琛转过头,面无表情地看着庄羽,没想到,这孩子,因为这件事儿生气。

    “以后,我的事儿不用你管,伤了,练不下来,我自愿去受罚,我不想再因为体能的问题,被人瞧不起。”庄羽气鼓鼓的,涨的脸都红了,前几天石头对他的敌视态度,让他下定决心,不能再让人瞧不起。

    “呦,还挺有骨气的。”正好这话被石头听到了。

    “你少说两句会死么?”石头的态度,引起了佟莉的不满。

    “你个新来的,说什么呢?”石头看到,一个新来的女兵,都敢和自己这么说话。

    “别忘了,你是谁的手下败将。”佟莉毫不示弱,瞪着石头。

    “别,别因为我吵架。”庄羽有些害怕了。

    “谁说是因为你了?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那天格斗,我是给他留面子,怕他在大家面前出丑,你还来劲儿了,一而再再而三地挑衅?还欺负队友?”佟莉爆发了她的不满。

    “我这是为他好,让他上进呢。”石头没想到,这女兵,竟然敢挑自己的刺儿。

    “蛟龙突击队,不是应该互帮互助的么?为什么队友之间要相互拆台么?你觉得,他体能不好,到时候牵连的不是你自己么?”佟莉所知道的蛟龙小队,可不是现在这样。

    “那天,我让你是个女的,来吧,今天,我可不让你了。”

    “谁稀罕你让?”佟莉也毫不示弱。你们干什么呢?在私斗么?这么有精神?”徐宏赶到的时候,石头正被佟莉反剪着双手按在地上。

    “副队。”佟莉看到副队来了,赶忙松开手,石头却半天爬不起来。

    “把他扶起来。”徐宏看了旁边陆琛一眼,示意他把石头扶起来,然后检查一下他的伤。

    “庄羽,是你去告密的吧?”石头站起身来,看到庄羽在一旁低着头,就猜到,肯定是他去把副队长请来的。

    “你干嘛?要报复啊?庄羽就是不想告密,才来告诉我的,要不然,就直接告诉你们队长了。”徐宏直接用手打在石头的头上。

    “你应该感谢庄羽,要不是他把副队找来,我估计就把你打残了信不信?”佟莉看到庄羽委屈的小脸通红,觉得眼前这个瘦高瘦高的士兵,实在有些欺人太甚了。

    “莉哥,不,莉姐,你别这么说石头哥,他功夫挺好的,是碰到您这克星了。”庄羽小心翼翼的,生怕惹恼了眼前这位女壮士,挨打。

    “莉哥?这个称呼挺好的,以后,你们可以这么叫我。”佟莉看自己得到了队友的认可,心中很是骄傲。

    “佟莉,你有完没完了,觉得自己会功夫了不起了?你来和我过两招么?比什么,你定。”副队觉得这女孩儿,越来越把自己当回事儿了,如果不杀杀她的锐气,定时不知天高地厚。

    “您是副队,我怎么敢和您比赛。”佟莉看着徐宏,虽然不矮,但是却不是精壮的感觉,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的,长得比她这个女生还好看,真看不出有什么过人之处。

    她觉得,这人可能就是嘴巴厉害点,会给人做做思想工作,才走到今天这个位置,而且,他总是和队长在一起,别得罪了他,让队长给自己穿小鞋。

    “你放心,队长不会知道的,我现在不是副队长,你就把我当成普通队友。”徐宏知道佟莉在担心什么。

    “好,有这句话就行,那就三局两胜,第一场,比射击,如何?”佟莉对自己的枪法是很有把握的。

    “好,罗星,你是狙击手,你来当裁判,还有,佟莉,如果你输了怎么办?”徐宏觉得,有些话还是要放到明面上。

    “如果我输了,我就拜你为师,怎么样?那你输了呢?”听到拜你为师这句话,陆琛带头起哄。

    “我输了,我就申请调离蛟龙小队,可以么?”徐宏话音一落,大家都吃了一惊。

    “副队,不要这样。”庄羽心中一惊,他没想到,徐宏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佟莉,看起来真的很厉害,如果副队万一输了,自己,是不是就再也见不到他了?

    “没事儿庄羽,我会对自己的话负责的。”徐宏脸上没有一点波澜。

    “好,我去拿枪,我们比射击。”佟莉看到徐宏都说了这样的话,也是很震惊,本来就是一个比赛而已,副队竟然用这么大的赌注。

    “既然要比赛,就要认真,你准备好拜师宴就行了。”

    “比赛规则,每人十发子弹,环数高的人,获胜。”罗星简单地宣布了规则。

    佟莉和徐宏都已经呈卧姿射击的状态。枪响了,两个人都聚精会神,大家也都屏息凝神,谁都不敢出大气儿,仿佛呼吸声都会影响了两个人。

    “李懂,读靶。”罗星看了李懂一眼,发现他愣在原地。

    “哦,好的。”李懂才回过神来,这么快,两个人就打完了十枪,这比他这个每天练射击的观察员速度还要快,他赶忙跑过去,仔细看着两个靶子。

    “佟莉,99环,副队。”李懂仔细看了看,揉了揉眼睛,又看了看。

    “副队,副队也是99。”李懂没想到,两个人在这么快的速度下,都可以打出这么精准的环数。

    “李懂,是副队胜了。”罗星在那边喊。为什么?”佟莉一下子跳起来。

    “因为,副队的速度,要快于你。我不服,再来。”佟莉本来以为,自己和副队长打了个平手,但是,副队却快于自己,而赢得了第一场的比赛。

    “好,再来,你来定,可以定你最拿手的。”徐宏微笑着看着佟莉,这小姑娘,如果不拿出点真本事来,她是不会服气的。

    “那有点欺负人了,不知道副队水性如何?我们蛟龙小分队,最重要的,也要看水性了吧?”佟莉觉得,自己最拿手的是近身格斗,但如果在这个上面赢过副队长,恐怕会让他面子上下不来吧。

    “这个,也可以,怎么比呢?”徐宏想了想,这水性,该怎么比呢?

    “副队,你不是。”陆琛这时候急了,作为医疗兵,他看过每一位队员的体检报告和就诊记录,副队长去年在执行任务中,受过一次大伤,当时伤到了肺叶,按现在的恢复情况,肯定是不能潜水的。

    “陆琛,我没事儿。”徐宏知道陆琛想说什么,他及时制止了陆琛。

    “可是副队。”陆琛有些急了,如果副队出什么事儿,该怎么办?

    “我自己有分寸。”徐宏看着陆琛摇摇头。

    “副队,你有什么事儿瞒着我们?”佟莉看着‘眉来眼去’的两个人,心中直犯嘀咕。

    “没什么,去准备一下,准备下水,你来说,怎么比。”徐宏不想打击队员的积极性。

    “很简单,就比谁憋气时间长。”佟莉扬起脑袋,虽然徐宏个头要比她高很多,但是,在气势上,她不能输。

    “陆哥,副队到底怎么了?你刚才要说什么?”庄羽也看到刚才陆琛欲言又止的样子,有些担心。

    “副队不能下水憋气啊,去年他的肺部动过大手术,近两年,是得注意,就怕感染。”陆琛叹了口气,这副队长,完全是在硬抗啊。

    “那,潜水,会有危险么?”庄羽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我回去拿我的药箱,要守在那儿不能松懈,你去找一下队长吧,告诉一下队长,看看他有没有办法阻止。”陆琛觉得,现在只有队长能阻止副队了。

    “可是我害怕,如果让副队知道,是我去告密的,我怕副队以后都不会理我了。”庄羽想到自己的做法,可能永远看不到副队对自己笑了,他心乱如麻。

    “那你不怕以后都见不到副队了么?”陆琛揉了揉庄羽的头,却被他躲开了,庄羽还是个孩子,在这些问题上,还是权衡不出利弊。

    “好多,我去找找队长去哪儿了。”庄羽想到会这样失去副队,心里更加沉重了。

    其实陆琛是说的严重了些,如果潜水,无非就是感染,最重也是肺炎,用些抗生素就可以恢复了,不至于致命,可能也是这样,副队才同意同佟莉比潜水这项。

    这时候,徐宏和佟莉已经换好了潜水服,走了过来。

    “陆琛,你别那么紧张,我没事儿。”徐宏看到陆琛一脸严肃,拎着医疗箱,走过来,准备和他说什么。

    “我不紧张,但是,副队,你要注意啊。”陆琛对徐宏千叮咛万嘱咐。

    “好啦,我知道了,你这样说话,我还以为是杨锐来了呢。”想到杨锐,想到杨锐如果知道了,可能要说的话,徐宏浑身一颤,这可比窒息的感觉还要难受呢。

    “副队,准备好了么?”佟莉已经站到了海水里,在做热身运动。

    “准备好了。”徐宏走进了海里,海水很冰冷,淹没了他的腰,还真是,自从去年受伤以后,自己就再没有进过海里,被冰冷海水包围着的感觉,好久没有感受到了。

    “石头,你过来,给我们计时。”徐宏看了一圈,发现,庄羽不在人群里,他去哪儿了?

    徐宏的心顿时一沉。

    “好,预备,开始。”石头掐好秒表,喊了口令,然后两个人就淹没在海里,不见了。

    “徐宏,徐宏。”这时候,大家听到了队长喊副队的声音,然后看到杨锐满头大汗地跑过来,他顾不得自己穿的什么衣服,一个猛子扎进海里,不一会儿,他抓着一个人浮了上来。

    “徐宏,你不要命了?你还有伤,比什么潜水?”还没等徐宏反应过来,杨锐就发火了。

    “你干嘛呢?我在比赛呢!”徐宏觉得比赛刚开始,自己就被人抓着,离开了海水。

    “这轮比赛,徐宏认输了,不比了。”看到佟莉茫然地浮出水面,杨锐冲她摆摆手,然后示意,杨锐输了这场比赛。

    你凭什么替我做决定?你太小看我了吧?潜水,还是我教你的,你忘了?

    怎么会输?”徐宏甩开杨锐的手,溅起一片水花。

    “你觉得是你的身体重要,还是这个比赛结果重要?你可以离开部队,但是我不允许你拿自己的身体当赌注。”杨锐刚才听到庄羽过来报告,腿都下软了,当时手术的时候,他也在场,医生千叮咛万嘱咐,不允许徐宏近几年再潜水了,但是他却同别人来比这个,幸好他来的及时。

    “你,你真是。”徐宏觉得,胸口有些刺痛,其实刚才在水下,他就感觉到了,但是,为了比赛,为了蛟龙小队,也是为了杨锐以后可以更好地带领这支队伍,他必须坚持。

    “陆琛,快给副队检查一下,有没有问题。”杨锐发现徐宏的脸色有些铁青,不知道是在水下憋的,还是气的。

    他拉住徐宏,想将他拉上去,但是却再一次被甩开。

    “陆琛。”杨锐一直给陆琛使眼色。

    “好,我知道了。”陆琛赶忙拿起自己的医药箱,看来,准备这个,肯定是对了。

    “副队没事儿吧?”佟莉有些害怕,她悄悄地靠近庄羽,想问问情况。

    她是真不知道副队的肺有毛病啊,早知道第二场比试就直接比近身格斗了,看队长担心的样子,如果副队有个三长两短,队长还不把自己的皮扒了啊。

    “不知道,但是,你要感谢陆琛啊。”庄羽想了想陆琛对自己说的话,唯一可以让副队长俯首帖耳的人,就是队长。

    现在,副队虽然有许多不满,但还是乖乖地让陆琛给自己做检查。

    “为什么要感谢他?”佟莉有些不明白。

    “别担心了,副队没有那么脆弱,我原来就听说过他,徐宏是海军陆战队的狠角色呢,如果今天不是队长赶来,你不一定能赢呢。”这时候罗星走了过来,他知道佟莉在担心什么。

    “是么?副队这么厉害?”佟莉心中对眼前这个看似儒雅的男人有了些许敬佩,挑战题目是自己选的,他并没有反对,即使身上有伤,也没有提出异议,在挑战时,也是一丝不苟,很尊重自己这个对手。

    “今天的比赛不算,是我输了。”佟莉也不想趁人之危,她走过去,想看看副队的伤怎么样了。

    “明明就是你赢了,怎么不算呢?”陆琛给徐宏检查了一下伤口,发现并没有发炎感染的迹象,佟莉走过去,正好看到了那条长长的疤。

    “但是,我胜之不武,我虽然是女子,但是也懂得礼义廉耻,更何况,趁人之危,本就是为人所不齿的。”佟莉从小习武,师父曾经告诉他,习武之前,要先学习做人,人,就是要有武德。

    “你是好样的,挑第三场的题目吧,我会奉陪到底的。”徐宏提出了第三场的比试,说明,他在这场比赛中,认输了。

    “副队,您的身体。”佟莉眼前还是晃动着副队胸前那道疤。

    “我的身体没问题,不信你问陆琛。”徐宏看向陆琛,所有人也都看向陆琛。

    “我不同意,你们都闲的没事儿做了吗?那么多训练,都可以达标了?你们以为蛟龙小队的训练很轻松?你们随时会被淘汰的。”杨锐黑着脸走了过来,没想到,徐宏还要继续比赛。

    “我们是利用休闲时间来比赛,也算是促进队友友情的,你别那么严肃嘛。”徐宏笑笑,他知道,杨锐是真的生气了。

    “我没生气,但是,如果影响了你的伤,再复发了,别喊疼。”杨锐撂下这么一句话,然后就离开了。

    “第三场,我不会因为副队你有旧伤,我就放水,我要比近身格斗,这个是我的专长。”佟莉觉得,这是对副队的基本尊重。

    “好,第三场,就比近身格斗,但是,下午的训练就要开始了,怎么办?”徐宏看了看手表,这么一折腾,时间已经不早了。

    “那就明天中午,就这么说定了。”

    “好,一言为定。”

    “副队,你和我说说,你胸口的伤,是怎么来的?”庄羽看到副队胸口的疤痕,心中莫名地揪着疼,他想知道,想知道更多关于副队的事儿。

    “小家伙,训练完了,不累啊?”徐宏拿着毛巾,擦头上的汗,下午的训练,杨锐一定是故意的,加了这么大的量,连他都觉得有些吃不消了。

    “不累,我想听。”庄羽其实身体很疲惫,但是,他觉得如果现在不问,以后说不定就没有机会了。

    “好,等明天和佟莉比赛完了,我慢慢讲给你。你真的打算把那件事告诉庄羽么?”泡了半天冰冷的海水,徐宏被杨锐赶去洗澡,杨锐就坐在外面等着,干净的换洗衣服已经准备好放在了浴室门口的柜子上,就等着徐宏出来,杨锐嗓门大,即使浴室里开着水,他说的话,徐宏也可以听得到。

    “那孩子,好奇心重的很,如果不告诉他,恐怕啊,他要睡不好觉了。”徐宏抚摸了一下右胸口的伤疤,还是很明显,杨锐每次看到这个伤口,都会很愧疚,所以,徐宏再也没有在杨锐面前露过,换衣服,也会钻进卫生间,他不想看到杨锐的那种眼神。

    “好奇?我看他啊,对你是另有居心啊。”杨锐想了想,自从来到这岛上训练,庄羽这孩子,就一直粘着徐宏,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徐宏收了个小跟班的。

    “他还是个孩子,能有什么居心,只不过啊,你这队长,对队员们都太严肃了,所以他们不和你亲近。”徐宏有些心虚,杨锐说这话,他不知是该开心还是该生气。

    “我有那么严肃么?你所谓的亲近是什么?就是鼓励他们私斗啊?你还加入?真的是已经和他们打成一片了?”杨锐觉得心里有点堵得慌,没想到,徐宏这么受队员们欢迎,经过今天的事儿,恐怕徐宏又要收获几枚小粉丝了吧。

    他站起身来,照照镜子,本来他就不善于同队友们交流,他只能是在训练中严格要求他们,却从来不知道怎么同队员私下交流。

    “你不需要,明白么?队员们的思想问题,我来解决,你天生就不会,所以,我来。”徐宏已经洗完澡,杨锐已经将衣服放到了他顺手就可以拿到的地方。

    他看到杨锐在对着镜子一直看自己,恐怕是在质疑自己的亲和力,他作为队长,本来就不需要太强的亲和力,如果让队员们觉得太好说话,训练效果,可能会大打折扣,自己则是杨锐的助手,来帮助杨锐处理和队员们之间的关系,他,应该就是润滑油的存在。

    “说的也是,这帮小兔崽子,如果给他们好脸,就会蹬鼻子上脸了。”杨锐回过头,徐宏已经穿好了衣服。

    “把头发吹一吹,别感冒了。”想到今天徐宏泡了那么长时间的海水,杨锐就有些揪心。

    “我也是特种兵,又不是林黛玉。”徐宏觉得杨锐实在是担心过度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