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红海行动后续 > 蛟龙小队(一)
    杨锐觉得自己的手在颤抖,这么多年了,他开枪杀人,都没有这样抖过,一个小时前,他们还都是战场上的精英,他们还同自己并肩作战,但是现在,怎么就变成了毫无生气的两具尸体。他曾经想过无数次,每次在执行任务前,他都希望自己所带着的队员,可以平安归来,他可以将每一个人,完完整整的送回到他们父母身边。行动中,他会尽自己的全力,去保护每一个队员,舰长让他不要活的那么累,但是他无法忍受的是生离死别,他也想过,甚至连自己的死亡都想过。现在,两位战友就这样长眠了,他却似乎有点不能接受。

    “队长,我们的任务是否完成了。”副队长徐宏就靠在旁边,身旁是昏迷不醒的医疗兵陆琛,他的断臂已经被包扎起来了,在战场上救过无数的人,恐怕以后,在面对伤患或者敌人的时候,也无能为力了。“是的,你们都是好样的。”在战场上见过大风大浪的人,此刻却不敢去看战友的脸。“队长,记得我们的口号么?强者无敌,他们,都做到了。”徐宏知道,此刻杨锐心里在想什么,同他做了五年的战友了,对他的一举一动都很了解,现在的队长,恐怕又背上了包袱,觉得自己愧对这些战友们。“我没有,我只是,只是觉得,这样,真的?”杨锐捂住脸,失声痛哭起来,他不知道这样的牺牲,到底是不是值得。八人的队伍,两死两重伤,剩下的人,也是精疲力尽,当兵这么多年,他真的开始怀疑了。

    “队长,你知道庄羽在沙漠中待命的时候,同我说过什么么?”徐宏很虚弱,但是他不能就这样去休息,他放心不下这位队长,这位事事都要自己去承担的队长。“他,说了什么?这沙漠上,风沙真大,都迷了眼了。”杨锐使劲揉了揉眼睛。

    “他有些动摇了,在看到那大巴车上的血肉横飞,他开始出现了消极的情绪,认为自己不配当蛟龙,认为蛟龙不应该出现这样的情绪,在面对了那么多的演习,那么多的训练后,他认为,这是懦夫的想法,但是,他害怕了。我们除去蛟龙之外,也是人,也是活生生的人,会害怕,会胆怯。我们只是比别人多了使命感而已,每个队员都得对自己的生命去负责,你无需去担负这个责任。”徐宏说了太多,牵动了胸口上的伤,疼的“嘶”了一声。

    “你别激动,现在,一切都结束了,你要做的就是好好养伤,我现在需要你,现在支离破碎的一队,我没有办法去面对。”杨锐觉得自己有些崩溃,他知道自己不应该表现出这样,但是在离开战场,面对自己的老战友,面对自己最好的朋友,他还是不想伪装自己,反正,自己脆弱的、无助的、崩溃的神情,徐宏都看到过,也无需掩藏。“我知道,但是,队员们还都在外面等着你呢,你都崩溃了,他们呢?他们个个都是好样的,石头重伤的时候,还在奋力迎战。庄羽拼尽最后一口气,保证了我们信号的畅通,剩下的人,也个个都是铁血铮铮的汉子,他们希望你能重整旗鼓,这次,是一场漂亮的胜仗呢。”徐宏强颜欢笑,但随即伤口的疼痛让他皱起了眉头。

    “我知道了,你快放心地去医院吧。”杨锐知道,在这儿一直耗着,对徐宏的伤势很不利。

    “杨队长,直升机已经来了,我们要带徐队长走。”这时候,有两位当地政府的医护兵走过来,询问杨锐是否可以离开。“好,一定要好好养伤,我们等你们回来。”“敬礼。”杨锐一声命令,四人立正,标准的军礼目送战友的离开。“你,还记得我们刚在蛟龙突击队遇到时的情形么?”杨锐脑海里一直在回想着徐宏走的时候对他说的话。他当然记得,第一次遇到这一群“孩子”们时的场景,仿佛,还在昨天。

    三年前。风平浪静的海面上,让人无法联想,这里经常会发生惨无人道的商船劫持事件,鲜血融入到茫茫大海中,即刻便会消失不见,谁也不会记得,只有那些亲历者,恐怕会对那些事儿有着刻骨铭心的记忆吧。

    杨锐就扶着栏杆站在那儿,就这样看着大海,在这蔚蓝的海域,有多少人前赴后继,保卫人民财产安全,已经有十年兵龄的他,现在却面临着渺茫的前途。“想什么呢?还在想你的处分?你这样的失误,可真的是少见,不过我想,上面应该不会处罚太严重的,你后来也是将功补过,抓住了海盗头子,顺便牵出了一个犯罪集团呢,武警已经打掉了这个犯罪集团。”徐宏头一次看到杨锐如此的沮丧,他拍拍杨锐肩膀,却也是说不出再多的话来。

    “你说,上级会把我调离军舰么?让我回到地方部队去?”当初跟随蛟龙突击队来到亚丁湾护航,是多么的风光,虽然没有时间陪伴家人,但是也适应了这样的生活,现在因为犯了错误,被打回原部队,杨锐总觉得脸上挂不住。

    “你就是这么好面子,不管你去哪儿,我都跟着你好不?小惠让我照顾你,你可是我未来的大兄哥啊。”徐宏和杨锐是过命的好兄弟,是在战争中完全可以将背后托付给对方的人,还有一层关系,那就是徐宏是杨锐的准妹夫。“可别,那小惠得骂死我。”杨锐摇摇头。

    “如果不是因为 小惠呢?我觉得只有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才能体现我的价值,如果是别人,我不放心,还是喜欢和你搭档,难道,你要抛弃我这个搭档不成?”徐宏的眼睛很漂亮,就这样扑闪扑闪的眨着眼睛看着杨锐。“好肉麻,真不知道你还会说这样的话出来。”杨锐故意打了个冷颤,没有理会徐宏,沿着甲板要回船舱去。“我和你说真的,如果你被调走了,我也会打报告跟着离开的。”杨锐已经走了很远了,但是徐宏还待在原地没有动,他朝着杨锐喊了一声。杨锐显然是听到了,他停了一下,并没有回答,然后径直走进了船舱。

    “杨锐杨锐,收到请回复,请不要做没有把握的进攻,如果正面不可突围,可安排两翼人员进行攻击。”海盗劫持了商船的船长,但是,却巧妙的避开了狙击手可以看到的位置。

    “队长,让我再试一试,换一个角度。”狙击手很急切地寻找位置,可以一枪击毙海盗,但是,气流太大,直升机根本无法控制。“让我来,你们都别管了。”杨锐的角度,正好可以击毙海盗,但是,风险确实极大地,海盗很狡猾,他将自己严严实实地藏在了人质的身后。

    “杨锐杨锐,不可冒险。”舰长明显观察到了这一点,他反复地提醒杨锐不可做冒险的事儿。

    “我可以。”杨锐决定尝试,他相信自己的经验,瞄准,海盗拿枪的手,露在了外面,杨锐果断开枪,一枪,便击中了海盗拿枪的手,但是海盗在疼痛中,还是将人质打伤了。部队的纪律是铁的纪律,即便是人质没有生命危险,杨锐还是违反了纪律,要接受他可能面对的处分。“蛟龙三队队长杨锐,从今日起,革除队长身份,返回原部队,培训新兵战士。”处分下来了,是意料之中的事儿,杨锐一下子从队长,变成了新兵的教官,这是大部分人不愿意的差事,新兵虽然是从各个部队抽调来的精英,但是这些孩子个性鲜明,谁都不服谁,每个带新兵的人都很头疼。“队长,我们不想你走,我们去舰长那里,我们去替你求情。”队员们也是跟随杨锐很久了,此刻,大家心中都很难受。“我只是调走而已,又不是牺牲了,你们没必要这样苦着脸吧?”在送别的人群里,杨锐并没有看到徐宏。

    “你们副队呢?”杨锐心中暗想,这小子,不够朋友,知道自己降了级,都不来送送他。

    “副队啊,在舰长那儿呢,我刚才看到他去找舰长了。”队员们七嘴八舌地说。“找舰长,找舰长干嘛?”那天徐宏对他说的话,杨锐在心里过了几遍,难道这傻小子,真的去申请调令了?“不管他了,船来了,我要走了。”已经有人在催促杨锐离开了。“队长,去了要经常给我们写信啊,要照顾好自己啊。”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嘱咐。“好了,我知道了。”杨锐还是忍不住回头看看,看徐宏是不是真的不来送自己了。“等等我。”杨锐听到了徐宏的声音,只见徐宏拎着自己的行李,就站在那里。“报告教官,徐宏,副教官,向你报道。”徐宏立正,一个标准的军礼。杨锐同徐宏一起,被直升机带到了一个小岛上。“这儿风景不错啊,以后退伍了,来这儿养养老也不错,你要是没人陪,我可以来陪你。”徐宏拖着行李,还不忘了调侃一下。“你来陪我做什么?你和小惠来,还带一哥哥,而且,以后我也会有老婆的,难道我就只能孤独终老么?不过这儿环境是不错。”蓝天白云,杨锐抬起头,阳光晒地他有些睁不开眼睛。

    “对了,关于小惠,我想和你说。”“报告两位队长,几位特种兵队员已经集合完毕,等待队长指示。”这时候一位士兵的报告打断了徐宏要说的话。“好,我知道了,我这就过去。”“是。队长的行李,可以交给我,先行放回队长的休息室。”士兵立正,军力,杨锐徐宏回以军礼。“好,那就交给你了。”徐宏接过杨锐手中的行李,一起递给了来接他们的士兵。“是,首长请。”“看来,又是一支蛟龙小队啊!”杨锐很感慨,曾经那些艰苦的训练,他们都经历过,蛟龙突击队要全面的发展,入水蛟龙,陆上猛虎,空中雄鹰,反恐精英,时对蛟龙特战队员的美誉,队员们都要具备空中、陆地、海上和水下反恐作战的美誉。他们都是从层层淘汰中选拔出来的精英,想必马上要见到的这支小队,也是从各个支队选拔出来的尖子。“是啊,现在恐怕一代更比一代强,我们恐怕啊,要被后浪拍死在沙滩上喽。”徐宏拍拍杨锐的肩,示意他一起去看看这批苗子,是什么样的。

    海风将潮湿的空气刮进每一个人的肺里,杨锐闻过很多气味,有爆炸过后的硫磺味,也有医院里的来苏水的味道,他不得不承认,自己身上有大大小小的许多伤,也曾有过生命垂危的时候,但是,当穿上这一身军装,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了,他只是想保护好跟着他的每一位队友,包括身边的徐宏。但是这一次,他竟然失手伤到了人质,这是他生涯中最大的败笔。

    “想什么呢?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难道你还怕几个新兵蛋子?”徐宏看到杨锐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就知道他有心事儿,想必,还是在想自己的失误,不能让他总是陷在这个里面出不来。所以,就同他开个玩笑。

    “怎么会呢?我训过的兵,恐怕比他们见过的人还多。”杨锐暗自偷笑,这点自信还是有的。

    “那就打起精神来,第一印象很重要,让他们看到你这垂头丧气的样子,以后不把你当回事儿怎么办?”徐宏想办法让杨锐打气用气。“对了,刚才,你是要说什么来着?”杨锐突然想到,刚才徐宏好像要说什么,但是被打断了。“没什么,你先想好怎么管你的兵吧。”徐宏突然不知道从何说起,他觉得,小惠是两个人心中的横亘的一条梗。

    “不对,你心里有事儿。”杨锐停下来,转过身看着徐宏,两个人这么多年的战友,他这点心思,自己还是能看出来的。“你不如多花点时间在你的兵身上,干嘛总是看我啊。快走吧,他们该等急了。”徐宏有些心虚,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同他过多纠缠。

    “杨队长,这就是您要带的蛟龙小队,完毕。”

    杨锐面前站着几位精神奕奕的年轻人,他仿佛看到了十几年前的自己,也是这样充满着希望,充满着斗志,在一些列严酷的训练前面,有人被淘汰了,但是自己坚持了下来,救援、撤侨,自己也经历过国外的战争救援,但是每当有战友在自己身边倒下,他总是会内疚,会觉得自己是否哪里做的不到位,现在,在他面前站着的这几位年轻人,最严酷的训练与考核,就是为他们的生命做保障,哪怕在训练考核中被淘汰,也不要在战争中流血牺牲。

    “我首先做一下自我介绍,我叫杨锐,从今天开始,我是你们的朋友,是你们的队长,今后也是你们战场上的生死兄弟,今后,你们会接受一系列严酷的训练和考验,能不能通过考验,就要看你们自己的本事,我今天对你们的严苛,就是对你们生命的保障,有不服,可以来找我单聊,你们可能有个性,可能有想法,但是,不能在训练中显现出来,听到没有?”杨锐突然提高了声音。“听到了。”清脆的三个字,在海岛的上空盘旋。“这位是副队长徐宏,兼职爆破手,来,你们挨个自我介绍一下。”杨锐简单介绍了徐宏,便转身挨个审视他们,在来的路上,每个人的资料杨锐都已经看过了,他们的特长,专业,也都经过了了解。

    “报告队长,机枪手张天德。”机枪手在战斗中扮演了重要角色,通过近距离目标压制和杀伤任务。“报告队长,观察员李懂。”观察员是狙击手的眼睛,绘制射表,为狙击手提供正确的狙击数据。“报告队长,通讯兵庄羽。”保持信号畅通,进行无线电干扰与反干扰,是通讯兵首要具备的能力。“报告队长,医疗兵陆琛。”在战场上,及时为受伤人员医治,是医疗兵存在的价值。“为什么没有狙击手?”杨锐记得自己看简历的时候,明明看到有狙击手,而且还要一位机枪手。“报告队长,狙击手罗星,执行任务去了,等任务结束,就会前来报到。”李懂向杨锐汇报。“哦,原来咱们队里的狙击手是罗星啊,他可不是新兵,为何也要来这里训练?”杨锐一听,也是老熟人了,也经常在演习中遇到,可是,他为什么会来这里?“报告队长,罗星,是,是。”李懂有些接不下去话了。“报告队长,罗星是李懂的老乡,就是罗星鼓励李懂来参军的,听说他来蛟龙队特训,特地打报告要同李懂搭档。”一旁的张天德接过了李懂的话。李懂的有些紧张,张天德把这件事说给了队长听,别让队长以为自己是因为什么关系而进蛟龙的。“好啊,罗星是蛟龙里数一数二的狙击手,想和他搭档的观察员不计其数,你小子,运气不错啊。”杨锐没有责怪李懂,而是示意他归队。“好了,先给我把宿舍整理好,我要和你们副队,先休息休息。明天开始,先给我看看你的本事。”“罗星?罗星为什么会来这里训练?以他的水平,完全不用参与这种训练。”队伍解散后,徐宏跟着杨锐回到宿舍,他们的行李已经被放到了这里,宿舍是干干净净的二人间。

    “呦,我们住的还是海景房啊,看外面。”杨锐明显没有将徐宏的话放在心上,而是推开窗户,看起了外面的风景。“腻害有心思在这里看风景,外面那几个小孩儿,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你不是也看过他们的资料了?各个都是佼佼者,但是,谁都不服谁,你准备怎么训?再加上一个罗星,这下,有你好受的。”徐宏都开始为杨锐担心了。

    如果说海军陆战队是一把匕首,那么,蛟龙突击队就是匕首的刀剑,是要精准地插入敌人的心脏。这些孩子,都是海军陆战队里最优秀的队员,可能他们在单打独斗方面更胜一筹,但是,聚集到蛟龙突击队里,就是一个整体,就是要将性命交托给队友,如果他们不能配合默契,如何训练,将来在战场上如何对敌?这些,徐宏都要考虑到。“你觉得我没考虑过这些么?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走一步看一步喽,总会有办法治他们的,至于罗星,他是老蛟龙队员了,其中的道理他不会不懂,我还指望着他,能帮帮我呢,再说,我不是还有你么?你不就是我的好政委?思想工作,就等你来帮我做了。”杨锐咧着嘴,笑嘻嘻地看着徐宏。

    徐宏有些欲哭无泪,都这个时候了,还说这些?“别担心,我们就当是来这里度假的,不可以么?不就是几个毛头小子么?有那么难对付么?把在战场上歼敌无数的你,给为难成这样?”杨锐搭着徐宏的肩膀。

    “你别在这儿和我套近乎,将来,队员们有什么事儿,你别来找我。”徐宏用力将杨锐的手甩下去。“我知道,你不会见死不救的。”“队长,副队,不好了。”李懂满脸通红地跑进来。“出什么事儿了?”徐宏一下子站起身来,难道,这么快,这帮小子就耐不住寂寞要来生事儿了?‘’快去看看吧,张天德和庄羽吵起来了。”李懂有些害怕,不知道为什么看其来面善的庄羽,会同张天德发生口角。“什么?这帮臭小子,看来还是太闲了,我先去看看,完了,再收拾你们。”杨锐指着一脸无辜的李懂,生气,但是觉得气没有地方发。“不就是大学生么?有什么了不起的?我看你到了战场上,看到那些碎尸,还不吓得尿了裤子?”

    “同样都是士兵,为什么我要给你去做这些粗活累活?”庄羽的声音透着委屈。“吵什么吵?有本事,去外面打一架。”杨锐一声吼,屋子里的两个人都禁了声。“队长。”三个人马上立正,向杨锐敬礼。“对我有礼貌算什么?你们在吵什么?吵什么?这才第一天,你们就对我这个队长这么不满意么?”杨锐火了,这是在给自己下马威?“报告队长,不是,只是我们的个人恩怨。”张天德胸脯挺的直直的,好像在向队长报告自己立功了一样。

    “个人恩怨?你们才第一天来这里,有什么恩怨?看来你们是真的不知道蛟龙突击队训练强度有多大,好,既然你们有力气没地方使,那么,全体都有,整理装备,先负重五公里,跑完以后,再和你们算账。”累不累?”

    五公里后,庄羽的体力便有些跟不上了,而张天德却是气定神闲。“你就承认你累吧,我们不会笑话你的,是不是啊?”他转头看向陆琛和李懂。“你别说了,队长还看着呢。”陆琛在轻抚着庄羽的后背,帮着他顺气儿。“报告队长,不累,不过,有些人就。”张天德瞥了一眼直不起腰的庄羽,脸上是掩饰不住地窃喜,连五公里下来都累得要死要活的,队长还不因为这个生气啊,身为蛟龙突击队成员,连这点体力都没有,以后怎么上战场?怎么打击敌人呢?“张天德,你笑什么笑?蛟龙小队,不是凸显你个人主义的地方,你们是一个整体,到了战场上,要互相配合,能进到这里来训练,就说明每一个人都有长处,都有过硬的本事。”

    “可是队长,这体能,是必须达标的啊,就这五公里都下不来,以后,别再蛟龙混了,回你的军校去。”张天德明显感觉到,队长是冲自己来的,但是,他心中也有一口气,跟着这样的队友,将来真刀真枪的时候,还不把自己给卖了啊。“我让你说话了么?看来你精力很充沛啊,去,武装泅水,不到天黑,不许回来。”杨锐一看,这小子,简直无法无天了,连自己都不放在眼里。“为什么要罚我?明明是他体能没达标,不是应该给他加练的么?我不服气。”张天德明显很不服气。“石头,别这样。”李懂小心翼翼地拽了拽张天德的衣角,小声在他耳边说,又小心翼翼地看了看队长,这初来乍到的,还没摸清楚队长的脾气,石头就敢这样。“你知道一句,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么?如果将来有一天,我们在战场上,联系不到大部队,我们的行动得不到上级的指示,你身边只有我这个队长,要不要听我的?”杨锐没有发火,指示心平气和地说。

    “要,那时候,我只听队长的指示。”张天德很羞愧,他以为新来的队长,是个只会吆五喝六的人,却没想到,自己如此过分,队长都没有生气。“我只是,想把你们带出去,完成好任务,再安全地带回来,不仅要活的,还要完完整整的,你现在就不听我的指挥,而且,你不能很好地团结队友,我怎么放心?”“队长,不听指挥,牺牲了,我自己负责任。”张天德知道自己错了,但是,却不好意思去承认。“你负责,你拿什么负责?到时候你拿一具冰冷的尸体给我,让我去向你的父母负责么?”杨锐突然大吼,眼泪几乎要夺眶而出。“张天德,少说几句,去做训练。”徐宏看到这情形,想杨锐的情绪稳定一下,他明白,杨锐肩负的责任太多了,也太重了,快要将他压垮了。“是。”这次张天德并没有狡辩,转身去做泅水训练了。

    杨锐一言不发,转身离开。“庄羽,你还好吧?要不要去检查一下?”徐宏看到愣住的几个人,知道他们被杨锐吓坏了。“副队,我没事儿,今天都怪我。”庄羽不知是因为跑步太累,还是因为羞愧,他满脸通红。“副队,队长他。”陆琛看了看杨锐离开的背影,有些担心。

    “没事儿,陆琛,你先陪庄羽慢慢走一走,我先去看看你们队长,一会儿去宿舍找你们。”徐宏也有些担心杨锐。“好,队长,今天这事儿,是我不对,我应该劝阻两个人的。”陆琛在所有队员里,算是最稳重的,今天这事儿,他也充满了愧疚。“这不是你的错,这也是小队成员的磨合,没关系。”副队拍了拍陆琛的肩膀。“好,副队,有什么事儿要叫我们,我先去看看石头,他那又倔又硬的脾气,别一会儿把自己淹死了,而且,这快要涨潮了。”李懂看看已经暗下来的天色,叹了口气,怪不得,大家都叫他石头,真是石头,硬的很。日头慢慢西沉,庄羽就一直站在那儿,看海里的一个黑点。“能看到么?放心吧,能成为蛟龙,水性都好的很,更极端恶劣的天气啊,都能来去自如呢,别担心了。”庄羽已经在这儿足足站了有一个小时了,石头在海里游了多久,他就站了多久。陆琛知道他是因为内疚,生怕一会儿石头上岸了,再把怒火撒到他身上,就一直陪着他站在这里。“可是,已经开始涨潮了,风浪也开始变大了,他是因为我才会被罚的,琛哥,风大,你先回宿舍吧,晚饭你都没有吃。”庄羽满脸通红,不管是对于海里的石头,还是对于岸上的陆琛,他都充满了愧疚。

    “没事儿,我有储备的粮食,而且,我已经让李懂多打几份了,连石头的都有了,石头那脾气,你也别往心里去,他没坏心思,就是人直了点,脾气大了点,他没有针对谁。”陆琛帮着庄羽宽心。“他上岸了,我去看看他。”庄羽看到海里的小点儿在慢慢往岸边移动。“你现在别去,省得他再同你吵架。”白天的事儿,陆琛看的真真儿的,庄羽什么都没做错,但是,就是做什么都入不得石头的眼。“哎,你别去啊。”庄羽却头也不回地跑过去,陆琛只得在后面跟着他。“张,恩,石头哥,是不是,感觉很累?装备我来帮你拿吧。”庄羽跑过去,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就你这小身板?拿得动么?快回去好好练练再说吧。”石头筋疲力尽,已经没有力气再吵架,但是,也不想理会眼前这个小毛孩儿。

    “石头,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庄羽也是好心,他在岸边等了你好久了,生怕你出什么意外,你上来确实这般冷嘲热讽,凉了队友的心。”一旁的陆琛赶忙打圆场。“你们这些管后勤的,在战场上,还不是得靠我们保护啊?陆琛,你就别瞎凑热闹了,带着你的小弟,赶紧回去吃饭去吧,我先去洗个澡,你们,别跟着我啊。”石头连陆琛也一块儿喷了。“你。”陆琛被气得说不出话来,他虽然是个医疗兵,但是,不管是体能,还是射击成绩,可都不逊色于他。“琛哥,我们走吧。”庄羽拽了拽陆琛的衣服,像个受了气的小媳妇儿。“石头,我们是一个整体,到了战场上,就是生死兄弟,你这样,到时候你怎么能信得过我们?你明摆着,就是对我们有偏见。”陆琛想同石头争论一下。“我不想和你们说话,我累了,要回去休息了。”说完,石头并没有理会站在原地的两个人,头也不回地走了。“你看他们,哪里有一个集体,一个团队的样子,这真的是上级对我的惩罚啊。”远处,杨锐和徐宏已经将一切都看在了眼里。“杨锐,难道在一开始,你就对我没有偏见么?有一次演习,你宁愿冒着被打中的危险急着去救人质,也不依靠我,我当时可是有着天时地利人和啊,后来你记得如何了么?你被打中,然后我们任务失败。”徐宏心里暗笑,杨锐还怪别人有这种心里,他不也是从那时候过来的。

    “后来是你救过我,而且是在很危急的关头啊。”杨锐回忆起来,那次是他们去执行护航任务,在救人质的过程中,有一颗*,在千钧一发之际,徐宏将*拆除,拯救了所有人的性命,从那以后,杨锐和徐宏变成了生死兄弟。“你开始不是说什么,觉得我书生气太重,还说,蛟龙突击队,不需要政委什么的。”徐宏想起来那个时候的杨锐,都感觉有些哭笑不得。“好,那就必要的时候,我们再出马,我相信,他们之间肯定可以处理好关系的,既然上级将他们组成了一个团队,那就是有上面的考虑,我们做的,就是训练他们,让他们在可以活着从战场上回来。”

    “石头哥,这鸡蛋是庄羽没有吃,特意留给你的。”李懂捧着两颗鸡蛋,小心翼翼地推开门,石头正在换衣服,因为泅水太累了,也没有去吃饭。他知道,今天石头被罚了,心情肯定不好,其实,石头发起脾气来,李懂也觉得害怕,但是他又推辞不掉庄羽,他同庄羽是同一批的兵,也在一起摸爬滚打过,看着庄羽期待的小眼神,他就推辞不掉。“他给的?”石头满眼的不屑,但是还是将鸡蛋接了过来。“那石头哥是不是可以原谅庄羽了?他可是愧疚的很,但是又怕你看到他不高兴,所以,特地让我送过来。”李懂小心翼翼地提到了庄羽,一边看看石头的反应。“那个小屁孩儿,我至今还没有看到他有什么本事,不就是会学习么?不就是有个叔叔是司令么?如果我家里有钱,我也可以上大学,也不用早早地就出来当兵。”石头说着说着,眼眶竟然有些湿润了。“石头,你误会庄羽了,他从来没有拿家里的关系说过事儿,我和他是一批进来海军陆战队的,他是凭本事进来的,并没有靠什么关系,而且,庄羽很刻苦,体能不好,是先天的,但是,他很努力的。”李懂拼命地想为庄羽辩白,但是感觉越说越乱。

    “努力了?那为何跑个五公里就累成那样?他就是太优越了,以后,小心他不把你放在眼里。”石头摸了摸李懂的头,毛剌剌的,有点刺手。“他不会的,如果他是享福之人,就不会来蛟龙突击队了,到地方的部队,多舒服啊?”李懂不喜欢别人这样摸自己的头,觉得有一种征服的感觉。“好啦,你先回去吧,我一会儿就回宿舍了。”石头 不想看到庄羽,想自己待一会儿。“那你记得把鸡蛋吃了。”李懂知道,自己再说什么都没有用。“好啦,鸡蛋我会吃的。”石头将鸡蛋往桌子上一磕,却看到了蛋花四溅。“我X,竟然是生鸡蛋。”石头看着满手黏糊糊的东西,咒骂了一声。“什么?你把鸡蛋换成了生的?”庄羽一听,急了,自己好不容易想同石头建立好关系,却被陆琛搞砸了。

    “是啊,为什么你要被他欺负呢?我想看看,他满手是蛋花的样子。”陆琛脑补了一下,突然笑出了声。“你还笑,我以为你会帮我的。”庄羽赌气地转过身去,不看陆琛。

    “庄羽,鸡蛋给你送到了,但是,石头好像,不是那么领情啊。”李懂推开门进来,搬出小马扎,坐下,揉自己的小腿。“听说,明天你的狙击手就回来了,而且,好像还有个女队员要来和我们一起训练,激动么?”陆琛说到女队员的时候,李懂分明看到了有光芒从他眼中射了出来。“女队员?还要女队员来蛟龙么?那怎么训练啊?”庄羽想想自己训练都很辛苦了,来一位姑娘,怎么受得了。“罗星要来了么?太好了。”李懂听到罗星要归队了,很是开心,他从前和罗星搭档过,罗星特别地照顾他,他在蛟龙,心中也有底儿了。“早点休息吧,明天,恐怕还要更厉害的训练呢。”庄羽挠了挠头,只有充足的睡眠,才能必须保证训练的质量,这是他一直坚信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