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婶见她是真的不用了,这才让两个儿子去抬了回去。

    自己则在一边和林母说起话来。

    林父在自家屋前屋后摸索着走了一圈,便被林钰给劝住了。

    欲速则不达,他这腿脚才刚有点起色,可经不得他这么折腾的。

    药浴三天一次,但行针却是早晚两次,每天还得配合着练习学步。

    就这样过了两日,林父依旧每天早上去镇上拉人,午时回来用饭,下午便不再进城配合林钰的治疗。

    虽然没有第一天效果惊人,但林父还是感觉到腿脚上渐渐了有力道。

    原本离不开的双拐,现在只要不走的远了,只拄一只拐也能在院里院外活动了。

    这对林父来说已是很大的惊喜了。

    林钰看着家里为数不多的草药,寻思着,也该去县城走一趟了。

    吃过晚饮,一家人坐在院子里消食,林钰便把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

    林父林母两人对视一眼,在彼此眼中均看到了不赞同。

    清河县里他们这里可不近,一来一回便要二三个时辰

    林父虽然有意做县城这一路的生意,可没想头一趟就把女儿捎上。

    毕竟这路途远,路上会不会发生什么事,谁也说不清楚。

    “钰儿,你要什么药,开张方子让你爹去的时候给你稍回来就是了。”

    林母想法和林父差不多,便如是劝道。

    林钰自然知道父母是什么心思,她提出同行,何偿不是因为不放心父亲。

    只不过若真之实话说出来,只怕爹娘更不会放她一起去。

    只好迂回着道,“我要的药材年份很有讲究,让爹去抓药我不放心,若是买错了失了药性,之前所做的可就白用功了。”

    林钰知道,现在她娘最担心的是什么,所以干脆往严重里说。

    果然,两人听到这话,脸上都出现了犹豫之色。

    林父还想一口咬定不让林钰一起去,而林母那边却是有了松动之色。

    林钰又加了把劲,这才两对一,定下了次日林钰和林父一同出行的事。

    去到县城这条路林父还是颇为熟悉的,虽然几年没走,但只要一闭上眼,梦中可没少见这条路上的情景。

    毕竟,当然他就是在这条路上救了,被山匪洗动的张家父子,林父当时仗着手底下有些真功夫,自然不怕普通的山匪。

    可谁知道碰到张父那个棒槌,就在林父要将那伙歹人的头人拿住之时,却被张父推出去挡刀,最后被打残了双腿。

    以前,林父从来没后悔过救人之举,可现在他去万分懊悔,若非他救了张父,又何至于让自家闺女沦落到被人退婚,遭人奚落的下场。

    林父因着这事打心里觉得对不起闺女,许多事情都愿意纵着她。

    到底是磨不过她,最后也只能答应下来。

    父女俩一大早便将牛车敢到村口,林钰仍然如以往一样,与前来坐车的人热情打招呼。

    便与他们说自家这牛车日后便要跑县城了,若是他们要去清河县的,可以直接坐他们家的车。

    那些人听到这话也就笑着应着,却没有说会不会去,毕竟,清河县可不近,这没个事谁会大老远过去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