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钰整理好背篓,临走前到底没忍住提点了一句。

    “你体内的寒毒我虽暂时替你压下了,但最好还是尽快下山的好,夜间山上湿气重,可难保不会再次诱发。”

    林钰背对着夜凌寒说随意,却不知她的话却在背后之人心中激起了怎样的惊涛骇浪。

    “姑娘说,在下体内的寒毒是姑娘出手压制的?”

    林钰转身挑眉看向夜凌寒,带着几分不悦的道。

    “除了我,你看到这里有第三个人在吗?”

    她最讨厌的便是别人怀疑她的医术了。

    前世的时候,人们一说起中医,多是一幅鄙夷不屑的模样,中医无用的理论更是喧嚣于世。

    她这个中医世家的传人走到哪都被别人用奇怪的眼光打量。

    没想到刚穿越到这个遍地中医的时代,竟还遭到同样的对待,林钰深觉不忿。

    夜凌寒被她突来的怒意搞得有些莫名。

    黑眸中一丝幽光闪过,还从来没有人敢在他面前如此无礼过。

    垂在身侧的手紧了紧,脸上却依旧一派谦和的模样,便似那教养良好的世家公子无二

    “在下并无此意,姑娘大恩他日自当相报。”

    林钰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刚刚有些迁怒了,语气软了软道。

    “不用了,我是大夫救人本就是份内之事,你若觉得过意不去,便将诊金付了吧!”

    虽然刚刚夜凌寒掩饰的很好,但是那与生俱来的高高在上的压迫感,还是让林钰心头一颤。

    这样的人还是不要再有过多交集为好,什么恩不恩的,都是虚的,还是讨了诊金划清界线的好。

    夜凌寒听到林钰说自己是大夫不觉一诧。

    女大夫他还是头一次见,不过他到没有过于大惊小怪。

    “诊金几何?”

    “一……十两”

    林钰原本想说一两的,可瞧着他衣着不凡,话到嘴边便又转了个弯变成了十两。

    反正,瞧着这人也不像是缺钱的主,这种冤大头,可不是天天都有的。

    夜凌寒似乎也瞧出了她的心思,到没有说什么,而是伸手在自己怀中摸索了一阵,最终脸色尴尬的停了手。

    林钰看着他那窘迫的模样,还有什么猜不想到。

    忍不住心中一阵腹诽。

    切,瞧你穿的人模人样的,不会连十两银子也拿不出来吧。

    而夜凌寒接下来的话,也印证了林钰的猜测。

    “对不住,在下出门忘记带银两了。”

    林钰心中不屑,但到也没有出言相讥。

    只道,“得,没有就算了,你也早些下山吧。”

    但她这话却更让夜凌寒尴尬不已,红着脸道。

    “姑嫁家住何地,在下下山后自当前去拜谢。”

    “不必了。”

    让人知道我和你在山里单独呆了这么久,指不定招多少口舌呢。

    林钰说完转身便待离开。

    却被夜凌寒叫住。

    “姑娘!”

    林钰回头正想问什么事,却见一物迎面飞来,林钰忙伸手接住。

    还没来得及查看是何物,便听夜凌寒认真的道。

    “姑娘携此玉去城中任何一家,与此玉佩上有相同印记的铺面,可凭此随意取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