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必了!”

    大当家嘴角抽搐了一下便恢复了正常。

    见他不再装傻,干脆也不端着,摊开了说。

    “你该知道我们都是些什么人?小心谨慎了这么久,便是为了这次能顺利出海,你手下那些人虏谁不好,弄几个官小姐上船,是嫌出海太容易了吗?”

    听到大当家的质问,二当家的也觉得委屈。

    “大哥,你这也不能怪我呀,那官家小姐又没在额头上写几个大字,‘我是官家小姐’。

    上面给的时间又那么紧,还一个个都要黄花大闺女,哪是那么容易找的。

    这不赶上七夕这未婚的小丫头们放灯求姻缘嘛,正好一捞一个准,谁想到会捞到官家小姐的。”

    大当家也知道他说的是事实,再加上二当家一幅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都到了这个时候,他也不能因着这事就和他翻脸,只得忍耐下来。

    那二当家的,也没想现在撕破脸,先低了头解释道。

    “大哥,你也别太担心,那小丫头不过是布政使的闺女,又不是水师提督的闺女,就算他爹想抓咱们,哪有那么容易的。

    江临又不靠海,惠河水浅行不了大船,再加上大晚上的,就算是布政使大人想弄船也不容易啊。等他们弄到船追上来,咱们早入了幽江换了大船,他们又不似咱们早有准备,等他们再弄到大船,咱们都已经进了东海了,茫茫大海,他们上哪找咱们去。

    再者,我可没动布政使的亲闺女,那丫头留着,回头他爹真追上来,把她捏手里,还怕她老爹不乖乖给咱们放行。”

    大当家闻言定定的看着他,他以前怎么没看出来,这人看着粗莽,却还有这份心思。

    看来以后还是要多防着点好。

    其事现在再说这些也没有用,他不过是想趁机敲打一二。

    只他这么说,便知深究下去,自己也不一定占到便宜。

    “罢了,事已至此多说无益,那个表姑娘差不多让人也收拾收拾先关起来,等到了海上交了货,你想要再领回去就是,现在别生事,这筹码能多一个,就多一分保障。”

    对于大当家这点要求,他也没与他对着干,反正他已经爽过了,送回去也没什么。

    “知道了大哥,我这就让人给她洗干净送回去。”

    大当家得了台阶自然也跟着下了,挥挥手将人打发下来。

    二当家的将凌霜月从一众人身下掏出来时,她已经翻白眼了,要是再来迟一会,说不定就真的没了。

    瞧着那一身雪白之上遍布青紫,尽是凌虐的痕迹,二当家的当场又起了火。

    干脆将人一捞,让人送热水到自己房间,不能动真格的,借机吃点豆腐还是行的。

    东方犯起鱼肚白,匪船终于离开幽江进入东海。

    大当家的也是狠狠的松了一口气,在江上没被截住,现在已经入了海,再航行半个时辰,把货交上去,他们一行人便能换海船,远走海外换种身份再也不回来了。

    林钰敏感的发现,船上的气氛也变得不一样起来。

    比起之前的压抑,现在船上的人可以说前所未有的情绪高涨。

    估摸着这应该是出海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